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688、于路程之上

688、于路程之上

    终究还是要涉及到最关键的问题。
  
      玖辛奈就是直来直往的性格,哪怕是面对着大名鼎鼎的忍者之神——千手柱间,玖辛奈也没有任何的怯场,就是这么大大方方的将自己的意愿清清楚楚的表述出来,一旁的雏田也是在听到玖辛奈的话语之后,耳根微微一动,眼帘也是重新抬起,看着面前的这几位真正意义上的‘大人物’,可以这么说,初代火影——千手柱间真的是在当今忍界里拥有着独占鳌头的威势,毕竟距离木叶创立也仅仅只是过去了60年,忍者之神的赫赫威名,仍然是不可磨灭的,哪怕是现在整个忍界里都将鸣人视为新一代的忍者之神。
  
      而且鸣人的实力在实质意义上也的确超越了千手柱间。
  
      但只要鸣人没有真正正面击败过千手柱间,亦或者说完成过千手柱间未曾达到过的伟业(指一统忍界!)
  
      千手柱间就仍然还是第一人。(现在马上就可以实现了,正面击溃千手柱间,然后再完成一统忍界的伟业,从个人实力到整体战绩,全方面超越千手柱间。)
  
      而于雏田这样一名最纯正的木叶忍者来说,更是听着千手柱间的威名长大的,从刚才的交谈里,聪慧如雏田自然可以听的出来,回归而来的初代大人,目标就是自己所挚爱的鸣人君,而其中所提及到‘宇智波斑’,也更是让雏田所注意,现在的雏田既有些担心说话太过于直接的玖辛奈,更是担心接下来百分百会和初代火影迎来碰撞的鸣人。
  
      但她也很明白。
  
      现在这个场合,不是她可以轻易开口的地方。
  
      安静倾听才是唯一的选择。
  
      而面前位置上的水门、初代火影、二代火影等人在听到玖辛奈的话语之后,也是各自露出一抹不同程度的神情而来。
  
      “你放心吧,玖辛奈君,不只是你,包括四代,我们是不会多说什么,更不会做什么的,你们生前已经是为木叶付出一切的,一如玖辛奈君你所说,现在的我们都是已死之人,本不该影响现世,只不过我身为木叶的创立者,多少还是有一些个人的私欲在里面,而且我还是觉得鸣人君的做法显得太粗糙和暴虐了一点,不过这都是我和鸣人君之前的事情,断然不会影响到你们夫妇的,你们就按照你们自己的意愿去行事吧!”
  
      拿得起,放得下!
  
      这才是一代英杰。
  
      别说玖辛奈和水门都是提前说明会保持‘中立’。
  
      即使说这一对曾经的木叶火影夫妇要和木叶为敌,千手柱间在这个时候也仍然会笑面相对,不是虚假之言,而不是做作之行,而是千手柱间就真的是这样一个存在。
  
      一如曾经的他和宇智波斑那样。
  
      你可以说柱间有时候太过于天真甚至显得有点愚蠢。
  
      但他的伟大之处和他的卓越之处。
  
      仍然是不可掩盖的耀眼光芒。
  
      玖辛奈虽然之前本身就很信赖,也很佩服初代火影的人格,但在这个时候,听到初代火影说出这样的话语来,还是微微一愣,实在是初代火影的话语太让玖辛奈惊讶了。
  
      毕竟这都已经是彻底摆明的立场了。
  
      初代火影还可以摆出如此恢弘的气度来。
  
      必须要说。
  
      不愧是平定乱世的豪杰人物。
  
      “是,初代大人!”
  
      玖辛奈深深看了初代火影一眼,然后也是再次对着柱间躬身行礼,这一次的敬意是要比之前更加郑重,更加真切。
  
      “既然你们夫妇都是这样的想法的话,那就在这里分开吧,我和扉间、日斩就直接回到村子里了,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仍然代表木叶感谢你们两个位村子所作出的一切!”
  
      千手柱间也是正色看着水门和玖辛奈,一样是身形微躬,用着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如此说道。
  
      水门和玖辛奈也是立即欠身回礼。
  
      “不,初代大人,这是我们应尽的责任!”
  
      “那么,就这样吧!扉间,猴子!”
  
      重新挺直身躯的柱间在最后看了水门、玖辛奈夫妇一眼之后,扭头对着一旁的千手扉间、猿飞日斩喊道。
  
      “是,大哥!”
  
      “是,初代大人!”
  
      在两人彼此应答之后。
  
      柱间便是身形一纵,直接朝着木叶忍村位置而去。
  
      千手扉间一样身形闪烁跟在自家大哥的身后。
  
      而三代火影则是看着水门和玖辛奈夫妇,在两人那十分吃惊的表情之中,深深鞠了一躬说道:“鸣人和村子会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全部都是我这个老朽的错误,是我对不起你们夫妇,虽然我知道这样的道歉没有任何的实质意义,但至少算是我个人的一个聊表慰藉,水门、玖辛奈,和初代大人说的一样,你们夫妇已经是为村子付出的一切了,没有对不起村子,而是我和村子对不起你们夫妇,不管接下来的结果是如何的,你们永远都是村子的英雄,只不过我仍然还是作为一名火影,去履行自己的职责,我的罪责和错误,只希望有下辈子可以来偿还了!”
  
      最起码态度还是要有的。
  
      你不要去管三代火影的内心深处里到底真的是如何去想。
  
      但至少现在这个摆出来的态度。
  
      还是让玖辛奈还是有所震动的。
  
      有的时候。
  
      一个人的态度就算不能够真的影响到什么。
  
      但还是有着很重要的意义的。
  
      “三代大人!”
  
      水门也是立即踏步上前扶起了三代火影。
  
      玖辛奈则是在眼眸微闪之后,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那神情也是真的恢复了往昔如常。
  
      “三代大人,我也可以理解您的做法,终究是每一个人的身份和立场会限制每一个人的判断和做法,过去的种种就让他过去吧,至于未来如何,那就看未来自己的选择了!”
  
      那轻声说出来的话语。
  
      也是让三代火影那苍老的面容上姑且算是流露出一缕极淡的笑容。
  
      “啊,未来就让未来自己来决定吧!”
  
      三代火影在说完这么一句话之后,也是转过身去,身形一晃,朝着之前柱间、扉间离去的位置疾驰而去。
  
      水门和玖辛奈则是在默默看了一眼三代火影离去的方向之后,各自的瞳孔里也是流露出一缕很是复杂的神情而来,真要说起来的话,水门、玖辛奈夫妇其实还是对三代火影很敬重的,包括其在忍界里的地位,为木叶所做的一切,但若是具体到自己儿子鸣人的事情上的话,夫妇两人很难说没有任何怨言,终究两人都还是一名拥有着七情六欲的正常人类,任何一对常规父母只要是听到自己的儿女受到歧视和虐待,内心里肯定都是不舒服并且有一定的怨怼之心的,而且还要加上自己还为了这个村子付出了一切,年纪轻轻便是战死,双重加持之下,哪怕是圣人都不可以说一点怨气都没有。
  
      只不过,立场的缘故。
  
      还有生前两人的身份的原因。
  
      导致在这一件事情上。
  
      水门和玖辛奈真的是很为难,本来还没什么,反正都是已死之人,但现在被人秽土通灵出来,夫妇两人就是面临着选择,帮助村子对付自己儿子?水门和玖辛奈可没有发疯,但站在自己儿子那一边,和昔日的同伴们对上,甚至还要覆灭木叶忍村,水门和玖辛奈两人心里也是过不起,木叶承载了两人太多、太多的回忆和情感了。
  
      于最终的最终里,夫妇两人还是极有默契的选择了‘中立’,这看似很狡猾,实则也是两人最无奈之中的选择了,也是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唯一可以做出的选择。
  
      千手柱间、千手扉间,还有猿飞日斩三位火影都是可以理解两人的立场,本身也是对两人报以歉意的态度,倒不是说因为两人的战死,而是因为让英雄流血又流泪,这才是最大的罪责之处。
  
      所以柱间才会说出哪怕水门、玖辛奈真的站在木叶的对立面上。
  
      他会理解这样的话语。
  
      终究还是不同一路之人。
  
      这也是鸣人在做出和原著里截然不同的选择之后的必然结果。
  
      水门和玖辛奈夫妇内心深处里也是难免有诸多复杂情绪,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拿得起,就要放得下,水门和玖辛奈都不是那一种会犹犹豫豫的窝囊之人。
  
      “撒,那我们也走吧,按照时间来算的话,鸣人应该也是快要进发来到火之国里,这算是我们和鸣人最后的一段相处时间吧!”
  
      水门扭过头来看着一旁的玖辛奈,用着一抹无比温柔的表情,轻声说道。
  
      “是啊,就让我们一家人好好的相处一段时间吧!”
  
      玖辛奈微微仰头,看着自己的丈夫,眼神深处里尽显柔情之色。
  
      “走吧,雏田!”
  
      “是,玖辛奈阿姨!”
  
      也不知道是因为即将要重新见到鸣人的缘故,亦或者是说玖辛奈刚刚所提到的‘一家人’的话语,在玖辛奈和水门的视线同步落在自己身上时刻,雏田的粉嫩脸颊又是羞红一片,那轻点臻首的姿态,一样是让水门面容之上的笑容愈发温润起来。
  
      ‘这就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啊,看来会是一个和鸣人相伴一生的贤妻啊!’
  
      看着这样的雏田。
  
      这一位四代火影也是在内心深处里如是想到。
  
      不再耽搁的三人。
  
      在柱间、扉间、猿飞日斩三位火影极速返回木叶忍村之际,也是重新调整了方位,朝着西北位置而去,在那里正是鸣人所统领的雪忍村大军驻扎处,并不知道包括自己父母在内,还有初代火影、二代火影、三代火影已经是被秽土通灵出来的鸣人,在这个时间点上,也是在汤之国区域里等待着雪之国的后援部队以及相应物资的到来。
  
      后面在和鹿久、亥一等木叶忍村里那些中小忍族代表谈完相应的‘合作方式’之后。
  
      鸣人也是分配好了自家小伙伴的战略任务。
  
      在佐助、鼬还有八云带领着别遣分队,朝着西北方位的土之国区域进发而去之际。
  
      主力部队这里。
  
      鸣人也是整编完毕。
  
      在所有雪忍都集结完毕之后。
  
      鸣人就直接打算带领着自家麾下这些的精锐部队正式攻入到火之国!
  
      此时此刻。
  
      踏立在汤之国和火之国边境某处高山之上的鸣人。
  
      眺望着眼前那无比熟悉的风景,那瞳孔里也是流露出一缕极淡复杂情绪而来,不是为这一世,而是为了上一世里看原著时刻里的本尊,有的时候鸣人一直都是在想,到底是自己魂穿,夺舍了鸣人,还是说死去之后,转生为了鸣人,虽然这样的问题听起来好像不是很重要的样子,但是对鸣人来说,却是有着一种别样的意义,而且最重要的是前世是透过荧屏看这个世界,如今则是自己亲自踩在这个世界上,重叠的这种感触是非常微妙和特殊的。
  
      原著里的自己是为了木叶,为了佐助,去奋斗了一生。
  
      鸣人在前世曾经有看过一个动漫迷说过这样一个句话:‘鸣人的一生从来都不是为他自己而活着,所做的努力,要么是为了木叶,要么就是为了自己喜欢的女孩,要么就是了自己的挚友,但就是没有是为了自己而活!’
  
      虽然这一句话主观偏见性质很强烈。
  
      但不可否认的是,还真有那味了。
  
      这也是为什么当这一世里的鸣人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居然来到火影的世界之后,会有那么‘叛逆的思维’,原因很简单,人不为自己而活着那还有什么意义?
  
      可能这么一句话说出来会显得很自私,很双标。
  
      但鸣人还是要说。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活的不快乐,不幸福的话。
  
      他又有什么资格说可以给予别人幸福和快乐?
  
      而这也是这一世里的鸣人一直所奉行的人生准则之一。
  
      12年里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里的不甘和愤恨,足足3年时间里的筹备和积累,如果一朝得以宣泄。
  
      鸣人透过面前那重重茂密的森林,看着底下自家那无数极速前行的雪忍部下。
  
      “三年之期已到,木叶,我回来了,带着我的愤怒和失望回来了,这一次我将真正踏平一切,缔造属于我波风鸣人才有的传说!”
  
      伸出那昨天利用刚刚掌握的阳遁之力重新长出来的右臂,遥指着木叶忍村的所在方位。
  
      其瞳孔里流露出一缕无比坚毅而又凝峻的色彩而来。
  
      踏立在鸣人身后位置上的宁次、香燐两人其面容之上也是流露出一抹不同程度的神情而来,香燐还相对比较单纯一点,她的苦难都是在草忍村时期里,包括自己母亲被活生生吸死的那一幕悲惨局面,都是一直深深烙印在香燐的记忆深处里,香燐曾经以为自己的结果应该就是和母亲一样悲惨,但后面遇到了鸣人,是自己人生彻底改变的重要轨迹,毫不客气的说,从那一刻开始,香燐便是决定自己要为鸣人而活,鸣人的理想就是自己的理想,鸣人的目标就是自己的目标,鸣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鸣人!
  
      对于鸣人曾经在木叶里所遭遇的一切。
  
      香燐更是感同身受一般。
  
      三年前跟着鸣人一同来到雪忍村里创立自己的势力,她一直都相信着鸣人迟早有一天会重新回来。
  
      而如今。
  
      正是时机!
  
      为鸣人而愤怒,为鸣人而高兴。
  
      在鸣人的这个小团体里,香燐可能真的是最单纯、最直接的那一个。
  
      而宁次的想法则是和香燐相差无几,仅是在个人身份上,宁次作为正八经的木叶忍者出身,在木叶忍村里,有着自己的族人,有着自己的朋友,还有着自己的家人,现在是以着这样一个方式重新回到火之国,更是马上要兵临木叶忍村。
  
      论内心的复杂程度。
  
      和鸣人相较起来。
  
      宁次也是不遑多让的。
  
      “怎么样?宁次?佐助那一边的进度如何?”
  
      感慨就是那么一瞬间。
  
      鸣人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过度沉湎于所谓的过去。
  
      直接进入到的主题里。
  
      在自己已经是率领大军来到火之国边境区域时刻,鸣人自然是需要多关注一下佐助那一边的进程了,原定计划里,本来就是兵分三路,但风之国那一边就是一个小分队监控作用,真正的兵力还是一分为二,佐助、鼬、八云所带领的分队主力是直接前往土之国、岩忍村那里,砂忍村已经是彻底失却抵抗能力了,但岩忍村还有一定的抵抗力量,这也是之前战略会议里所定下来的策略,优先瓦解掉岩忍村所有的残存力量,等其解决掉土之国后,才是专向朝南去灭亡风之国和砂忍村,按照预定计划里的时间安排的话。
  
      现在的佐助应该是带领部队挺进到岩忍村那里了。
  
      之前也是佐助、鼬等人先行离开。
  
      到了惯例规定的时间。
  
      鸣人作为雪影自然是需要询问一下具体的进度。
  
      “佐助那边刚刚也是传来的讯息,已经是全部覆灭了岩忍村安排在边境区域里的守备力量,现在正式挺进到土之国腹地内部里!”
  
      宁次轻轻点了点头应声说道。
  
      “已经是全面清除边境据点了?看来佐助的效率还挺高啊!”
  
      鸣人眉头一扬,带着一缕讶然的表情说道。
  
      二柱子带领部队出发,也就是比自己这一边的主力部队快上半天,现在就已经是完成了第一层的外围清理了,这手脚的确很快。
  
      “大概是急于想要快一点完成任务然后来木叶这一边吧,毕竟对佐助君来说,木叶应该也是拥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啊!”
  
      右侧位置里的香燐发梢一甩,似有所指一般的笑着说道。
  
      毕竟真要说起来的话。
  
      宁次、佐助和木叶村的仇恨还比鸣人要大。
  
      鸣人虽然说是收到了不公正的待遇,但水门和玖辛奈夫妇至少还是出于本愿为木叶忍村而战死。
  
      但宁次的父亲,还有佐助的父母可就不一样了。
  
      没错!
  
      宁次的父亲也是出于自愿顶替自己的哥哥日足去死,杀死佐助父母的直接凶手更是自己的亲哥哥——宇智波鼬。
  
      但究其根源。
  
      还不是因为木叶忍村?
  
      如果说宇智波一族的事情,其一族本身也要背负一定的责任的话。
  
      在日向日差的事情上。
  
      就纯粹就是木叶高层的锅了。
  
      什么叫做用一人的性命来换取来自不易的和平很划算?
  
      直白一点说,作出这个决定的三代、团藏、还有那两位顾问真的就是脑子进水了。
  
      和平是打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
  
      作为三次忍界大战的获胜方,木叶凭什么还要对云忍低声下气?说到底,还是三代火影年迈之后,内心深处里浮现出来的软弱根性导致了其做出种种昏庸的决策而来。
  
      所以,从这里算起来的话,日差的死亡是百分百可以算到这些以着三代火影为核心的木叶高层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说,硬说仇恨值的话,宁次和佐助比鸣人更要有理由仇视木叶忍村。
  
      二柱子会有这样的想法。
  
      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之前分兵之际,鸣人也是明显可以看到自家这一位二柱子少爷一脸不愉快的神色。
  
      但这里同样可以看的出来佐助在器量之上的成长,不然的话,以着以前二柱子的性格的话,肯定就是直接扭头不干,然后自顾自的朝着木叶忍村进发而去了。
  
      ‘我要复仇!谁也别想阻挡我!’
  
      这就是原著里二柱子的思维。
  
      这一世里受到鸣人的影响比较多。
  
      二柱子还是有区别于原著里的。
  
      在这一点上。
  
      也不仅仅是佐助,宁次、香燐、八云、羽高等人也都是如此。
  
      “嘛,那也行,反正有鼬桑和八云跟着,岩忍和砂忍也是没有什么重要人物在了,就随他去吧。”
  
      鸣人哑然一笑,轻声说道。
  
      站的位置不同了。
  
      看的高度也就不同了。
  
      虽然说岩忍村、砂忍村还拥有着一战之里。
  
      村子里更是还有着黑土、我爱罗这些无限接近影级的准影级存在。
  
      但在现在的鸣人看来。
  
      真的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都不要说佐助那边是带着两三千的雪忍大部队,更是有着宇智波鼬和鞍马八云两位强影级的辅助。
  
      自身的力量本身就是稳稳处于超影级最顶尖水准里。
  
      一人踏平两大忍村。
  
      虽然有那么一点浮夸感觉。
  
      可若是真要说起来,对于佐助来说,还真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