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690、必要的情报和抉择

690、必要的情报和抉择

        ps:今天有点忙,晚上还有一点事,只能先码这么多了,略少一点,明天尽量多码一点!
  
          鸣人可以想到的事情。
  
          宁次、香燐自然也可以联想到,在鸣人神色阴沉的跑在最前面之际,后面位置上紧跟着的宁次和香燐两人表情也是极其的肃穆,若是这一件事情处理不当的话,是很有可能影响到他们雪忍村的计划的,虽然他们都很相信自家这一位‘领袖大人’,可若是真的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因素的话。
  
          宁次和香燐互相对视一眼。
  
          也是可以从彼此的眼帘之中看出各自的决绝而来。
  
          双方奔赴的彼此。
  
          鸣人带着宁次、香燐出城之际。
  
          水门、玖辛奈也是在第一时间里感应到了。
  
          这一股无比熟悉的查克拉波动。
  
          正是自己儿子!
  
          察觉到这一点之后。
  
          两人面容之上也是露出一抹十分放松和喜悦的神色而来。
  
          纵使说他们现在是以着禁忌的姿态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可以和自己的儿子重逢,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值得高兴的事情呢?曾经水门和玖辛奈牺牲时刻,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够看着鸣人长大成人,之前一次分别在鸣人体内里和长大之后的鸣人见面,终究只是非常短暂的相处,而这一次,他们夫妇却是可以相伴儿子很长一段时间,水门和玖辛奈自然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是非常理的存在,不可以久留于现世里,他们也早就做好觉悟要尽快返回净土里,但在此之前,并不妨碍他们和鸣人好好相处一段时间。
  
          以着一家人的身份!
  
          这也是玖辛奈内心深处里最强烈,也是唯一的心愿。
  
          而作为父亲、作为丈夫的水门也是同理。
  
          不算太远的这一段距离,在双方都刻意提速的情况下,没有多长的时间,在各自的视角里便是看到了对面的身影,修长而又笔挺的身形,飘逸而起的金色发丝,看到自家儿子那陌生而又熟悉的模样之际,水门和玖辛奈的瞳孔深处里都是隐隐有一点湿润的感觉。
  
          紧跟在水门、玖辛奈身后位置上的雏田也是在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鸣人君’之际,小脸之上容光焕发。
  
          而鸣人则是在看到自己父母的那一刻。
  
          将自己的感知力散发到极致地步。
  
          一点都没有感应到的任何埋伏。
  
          面前位置上自己父母,包括雏田的神色都似是十分正常的样子。
  
          让鸣人悬着心的稍微放下来了一点,似是需要二次确认一般,看向一侧位置上的香燐。
  
          香燐也是轻轻点了点头。
  
          这更是让鸣人眉头之上的阴霾顿时消去了许多。
  
          大踏步迎接而上的身影。
  
          “鸣人!”
  
          “鸣人!”
  
          “鸣人君”
  
          迎面而来的彼此。
  
          水门、玖辛奈、雏田都是带着不同程度的感情喊道。
  
          “爸爸、妈妈,雏田。。。”
  
          鸣人仅是刚刚喊出三个字眼之际。
  
          面前的玖辛奈便已经是眼眶略红的猛然抱了上来,那似是要用尽浑身力量一般的拥抱,还可以隐隐感受到的那一丝丝颤抖。
  
          “鸣人,鸣人,我的鸣人。。。”
  
          “妈妈。。。”
  
          让鸣人的内心也是为之颤动起来,下意识环绕回抱向自己的母亲,虽然说这是秽土转生的姿态,但鸣人就是可以在这个时候感受到那来自于母亲的温热。
  
          感情的宣泄是很难控制的。
  
          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当然也最直接的原因也是在于现在旁侧可还是有着其他人存在,玖辛奈好歹也是一个成年人了,自然是要稍微控制一下自己,在松开自己儿子之后,玖辛奈的眼神也是落到跟着鸣人一同到来的香燐、宁次身上,后者不说,应该就是跟在鸣人身侧的那一位日向一族的天才少年,雏田的堂兄,但是在香燐的身影映入到玖辛奈眼帘时刻,玖辛奈的双眼便是顿时一亮。
  
          熟悉的查克拉气息。
  
          惯例的火红长发。
  
          “看来,这一位便是宁次君,另外一位是香磷吧?鸣人?”
  
          因为鸣人在上一次的会面里的确是和身为母亲的玖辛奈说了很多事情,所以玖辛奈也是可以在第一时间里认出宁次、香磷的身份,对于自家儿子的这些志同道合的同伴们,玖辛奈也是报以最高的好感,特别是香磷,单单漩涡一族后裔的身份,就足以让玖辛奈喜欢上这个孩子了,而且香燐的面容和气质好像都和自己有一点相似的样子,这自然是更容易让玖辛奈有好感。
  
          “对的,妈妈,这两位就是宁次和香燐,是一直以来都帮助我的挚友,宁次,香燐,这两位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
  
          看到自家父母的的确确没有被任何人控制,而且就真的是拥有自主意识的情况下,鸣人之前紧绷的内心也是在这个时候彻底放松下来,脸庞之上重新浮现出来的笑容,在自己母亲松开自己后,也是扭头对着后面的宁次、香燐说道。
  
          “四代大人、玖辛奈大人”
  
          宁次和香燐也都是大幅度躬身行礼,面容之上带着十分明显的敬意问候道,不要管两人的其他身份是什么,就单单是鸣人的父母这一身份,就足以让宁次和香燐尊重了。
  
          毫不客气的说。
  
          鸣人就是将两人从绝望的地狱里拯救出来的存在。
  
          之前就已经说过了,鸣人的一切就是他们的一切,现在鸣人的父母出现了,不夸张的说,宁次、香燐两人都是将水门和玖辛奈当做自己的直系长辈一般来敬重。
  
          “嗯!宁次君、香燐君,初次见面!”
  
          水门和玖辛奈也是面带笑容的轻声应道。
  
          “宁次哥哥、香燐桑。”
  
          跟在身后的雏田也是轻声问候道。
  
          “雏田大小姐!”
  
          “嗯!雏田,好久不见!”
  
          面对雏田,香燐就是直接一点,鸣人是哥哥的话,雏田就肯定是自己的嫂子了,虽然说从感情上,香燐是比较支持风花小雪的,但是说来说去,一切都还是要以鸣人的意志为主,自己‘哥哥’既然选择雏田了,那香燐肯定也是要将雏田当做是嫂子来看待的。
  
          虽然说香燐不止一次在内心里想到。
  
          大不了鸣人就两个一起收了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可没有一夫一妻制这种说法,,正常来说那些国家的贵族政要们会娶多个妻子。也就是忍者的存在比较特殊一点,一般忍者之间倒都是一夫一妻,就极个别少数的忍者会有多个妻子,不过这都是鸣人的私事,香燐也不会掺入太多。
  
          而且雏田看起来也很不错的样子。
  
          香燐就更加不愿意去管什么了。
  
          而宁次就还是老样子,在雏田的眼神落到自己身上时刻,宁次还是以着比较严肃的表情的微微欠身应道。
  
          雏田也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反正自从那一年,‘日差叔叔’去世之后。
  
          宁次哥哥对待自己就一直是这样的态度。
  
          倒是玖辛奈鼻子微微一皱,瞳孔深处里似是流露出一缕淡淡不太满意的神色而来,不过在这个时候玖辛奈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一个是场合和时机不对,另一个也是因为玖辛奈多少也了解一点宁次和雏田关系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宗家和分家之争,然后还有当年日差牺牲一事,里面的是是非非的确很难用一句两句话说清楚,再说了玖辛奈也相信这些事情,自己儿子未来肯定可以处理好。
  
          ‘老人家’就不要插嘴什么了。
  
          玖辛奈眨了眨眼,在内心里默默想着。
  
          而鸣人虽然很想要直接问水门和玖辛奈一些问题,但毕竟现在还处于郊外,当下也是直接迎着自家老爸、老妈,先带着他们回到京都城里,在一回到里面鸣人的临时居住地之后。
  
          才刚刚入座。
  
          “那个?爸爸、妈妈,你们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和雏田出现在这里?特别是爸爸,我之前有通过相应的一些渠道了解过,爸爸的灵魂应该是被尸鬼封尽之术束缚在那个死神的体内吧?如果没有通过我们漩涡一族纳面堂里面的死神面具,是无法破除尸鬼封尽之术的限制吧?”
  
          鸣人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鸣人你既然这么问了,那看来一族所有的那些特殊面具应该是落入到你的手里了吧?”
  
          在来到京都城之前。
  
          玖辛奈便已经是从水门那里了解到了一切事情的始末。
  
          包括是宇智波斑利用大量的生祭之术来破除‘引诱死神’,进而来破除尸鬼封尽之术限制的事实。
  
          必须要说。
  
          在这个世界上,基本不存在任何无敌的术式。
  
          只要是被人为创造出来的术式,就必定有限制和破绽。
  
          尸鬼封尽之术也是如此。
  
          原本是漩涡一族代代相传的秘术,没有想到宇智波一族里,亦或者准确一点说宇智波斑居然就有相应的破解术式,这也是很好的解除了之前玖辛奈的困惑。
  
          “嗯,在离开木叶村之前,我便是将我们一族所拥有的那些面具全部收走了,为了就是防止出现某些意外情况。”
  
          鸣人轻轻点了点头,用着比较隐晦的方式说出了自己之前的某个担忧,在场之人,包括雏田在内也都是可以听出鸣人这一番话语里的潜在含义。
  
          而当下之际,玖辛奈和水门也是没有对自家儿子有任何的隐瞒。
  
          “其实我和水门是被不同之人秽土通灵出来的。。。。。”
  
          包括破除尸鬼封尽之术的人是宇智波斑,秽土通灵出来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鸣人,以及初代火影、二代火影、三代火影已经是提前返回到木叶忍村里这些事情。
  
          夫妇而人交替说出的这一部分‘事实。’
  
          让鸣人的表情也都是在这个时候变得十分难精彩起来。
  
          鸣人是真的没有想到在没有死神面具的情况下,宇智波斑居然还有其他方式可以用来破除‘尸鬼封尽之术’的限制影响,而且还是由这一位忍界修罗来秽土召唤出包括自己父亲在内的四位火影。
  
          而木叶忍村那边,纲手、自来也等人居然也是抱着相同的想法。
  
          这一样是多少有些超出鸣人的预料,虽然这的确是属于情理之中的选择的吧,但从自己老妈这里听到这一部分事实之后,鸣人的神色还是略显阴沉了一丝,可能这么说会显得鸣人很双标,但必须要承认的是自来也从一开始在鸣人内心深处里是有着比较特殊的地位的。
  
          不可否认那是有前世看原著里的影响。
  
          鸣人就是真的认为自来也无愧于‘豪杰’这样的称呼。
  
          哪怕说也有着明明知道自己弟子夫妇战死,‘徒孙’处于不太友好的生出环境里,但却没有回来照顾一二这样的‘黑点’,可这也是因为自来也性格里的‘温柔’所导致的,一边是自己弟子的唯一儿子,一边则是自己亲如父母一般的恩师决定,以着自来也那生性偏‘软弱’的性情来说,的的确确是很难做出决定的。
  
          这不单单是在‘鸣人’的事情上。
  
          还包括大蛇丸事件里,一样可以看的出来自来也那略显可悲的‘温柔’。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
  
          诺大一个木叶里。
  
          上数过去的这些高层里,鸣人仅仅就对自来也有好感不是没有理由的。
  
          自来也是一个不像忍者的忍者。
  
          豪迈、直爽,这是鸣人对自来也的最深看法。
  
          在鸣人看来,如果这个世界上一定存在着一个永远不会使用卑劣手段的忍者的话,这个人一定就是自来也,但是如今,鸣人对自来也失望了,当然,从身份和立场的角度这么说非常没有道理。
  
          还会显得鸣人太小肚鸡肠。
  
          但这真的就是鸣人此刻内心深处里的最真实情绪写照。
  
          虽然说为了保护村子,使用秽土转生之术不算什么,但考量到里面的一些具体细节,就不得不让鸣人感到寒心了,不过这些都还是立场不同所带来的看法。
  
          这个世界里。
  
          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绝对正义。
  
          一方的正义,很有可能就是建立在对另外一方的罪恶之上。
  
          人类的历史一直以来原本都是如此。
  
          谈谁一定是正确的,谁一定是错误的,就太显得可笑了一点。
  
          ‘自来也大人,这就是你的选择了吗?’
  
          从理智上,鸣人可以理解自来也的选择,毕竟换做鸣人自己的话,为了保护自己最珍视的存在,鸣人也会不择手段,但就是偏偏在情感上鸣人接受不了。
  
          你可以当做这是鸣人的‘神经病发作’!
  
          但真的就是在这一刻。
  
          鸣人对自来也的情感发生了极具的变化。
  
          包括之前就从自己妻子那里知道这样一切信息的水门,他的情绪多少也是和鸣人有一点相似,但是没有鸣人那么夸张就是了。
  
          “所以,现在初代火影、二代火影、还有三代火影已经是返回木叶忍村里了?然后宇智波斑还在一旁等待着我给机会了啊!”
  
          听完自己母亲、还有父亲相继说出的这些情报之后。
  
          鸣人也是眉毛微微一挑,瞳孔里似是带着一缕森然之色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