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713、锁定的位置,鸣人和带土

713、锁定的位置,鸣人和带土

一旁静默待在带土身侧位置上的黑绝自然很清楚这一位宇智波斑的‘继承人’在想着一些什么,也必须要说,幸好宇智波一族从他们的先祖——因陀罗那一代算起来,真的是拥有极致‘病态心理’的人太多、太多了,多到黑绝做梦都会笑醒的地步,从最早的因陀罗、到后面的宇智波斑,以及现在的宇智波带土,如果没有这些宇智波一族的天才们前赴后继的协助下,黑绝很清楚自己的计划哪怕是一万年都不可能都丝毫的推进!
  
  这一次的计划虽然功败垂成,但好歹也是黑绝自己在这数千年的谋划里第一次看到胜利的曙光,失败的经历也可以化为下一次计划顺利执行的经验!
  
  这多年下来了,黑绝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
  
  一次失败又算什么?
  
  因陀罗那一次,也算是一次失败了。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而且有了这些经验之后,黑绝有充足的自信,下一次的计划一定可以顺利实现,总不能波风鸣人这个家伙还可以永恒活下去吧?
  
  羽衣、羽村那两个逆子都顶不住时间的吞噬!
  
  人类果然就是下等生物!
  
  只有母亲大人那样的伟大存在,才是拥有着永恒存在的资格,而自己得益于是母亲最纯粹的能量诞生品,也是拥有着接近于永恒的生命,所以,时间这种东西,对于黑绝来说,是最没有概念的存在,只要可以将母亲从封印里拯救出来,那么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反正波风鸣人又找不到他们。
  
  只要躲避一二十年,这一位雪影大人就只能被迫放弃,即使还有零星的搜查,那不妨事,到那个时候,他们就可以重新开始行动了,这是黑绝暂且给自己定下的一个计划。
  
  当然,这个时候自诩机智多谋的黑绝童鞋并不知道雪忍村大部队的地毯式搜索只是表面工程,宁次、佐助的行为更是一种诱饵,而实际上进行真正搜查的却是小南和香燐两人,香燐是鸣人团队里最擅长感知和搜查的存在,小南则是最痛恨带土之人,当这个任务鸣人告诉给两人之际,小南瞳孔里绽放而出的那一抹红光,是那么的浓郁。
  
  不只是当着自己的面,虐杀掉长门的这一个仇恨!
  
  自从鸣人那里知道了曾经的真相之后,弥彦的死亡,小南也是主观性的将责任的一部分算在带土头上,虽然的确是双标了一点,但盛怒之下的女人是不会讲道理的!
  
  自己所最挚爱的两人都是因为带土直接或者间接的原因死亡!
  
  小南才不可能忍耐下这样的怒火!
  
  况且小南的纸遁也是适合用来搜查!
  
  身份合适!
  
  能力契合!
  
  两人的实力也基本都是稳定在影级之上。
  
  带土即使想要对两人动手,也不是短时间里可以解决掉,虽然说带土已经是取回了自己的另外一只万花筒写轮眼,配合上神威的恐怖效力,带土的个人实力可以说是远超一般影级,但还是属于‘影级’这个常规范畴!
  
  小南和香燐搭配之下。
  
  如果可以规避掉一些风险,都不能说是毫无胜算!
  
  况且两人身上都有鸣人留下的飞雷神坐标印迹,以着鸣人目前的实力,和对飞雷神术式的进一步认知、掌握,除非是被特殊的空间术式、结界术式,亦或者是封印术式给限制掉,不然的话,鸣人心神一动,就可以马上感应到两人的坐标,进而飞速传送过去。
  
  这便是鸣人最大的自信和底气所在。
  
  有本事带土你一出现,就可以马上将小南、香燐拖入到他的神威空间里,不然的话,只需要一两秒的时间,鸣人就可以立即赶到战场,这也是鸣人可以大胆选择让小南和香燐两人结伴行动的缘故。
  
  自己、亦或者是佐助、宁次的目标还是太大了。
  
  有脚趾头想都知道。
  
  带土、黑绝那两个家伙会重点监控他们三人的存在。
  
  这也是为什么要做三手准备的最大缘由。
  
  而小南、香燐也是很好的遵从了鸣人的指示,一点一点的搜查,而且还是从最可疑的那些区域开是排查,利用上宇智波斑所留下的那一部分手段,仅是只能确定一个大概范围,但是六道仙人给予的那一部分和黑绝同根同源的大筒木辉夜的气息,却是可以更为精准的锁定黑绝的位置!
  
  香燐也是依靠这一点,耗费了整整一周多的时间终于将黑绝的位置锁定在一个最小范围的区域里,而宇智波斑给的情报,也是可以确定带土一样身处在这一片区域里。
  
  在二者相互印证成功之后。
  
  小南那芳菲妩媚的面容上便是流露出一缕不可抑制的狰狞之色而来。
  
  “宇智波带土!”
  
  靓丽的美眸之中。
  
  于这一刻流露而出的一抹极其冷冽的杀意!
  
  “小南桑,我们先通知鸣人吧!”
  
  香燐可以很理解小南的心情,但也担心小南一个不理智就直接自己冲进去了,所以在第一时间里也是扭头看着小南沉声说道。
  
  “嗯,我知道的!”
  
  小南在听到香燐的话语之后,也是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心情暂且平复下来,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小南很清楚,自己即使很想要亲手报仇,但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允许,通过从鸣人那里知道的宇智波带土的术式之后,小南便是知道自己不是带土的对手,虽然这样会有一点遗憾,但小南的最低要求便是要看到宇智波带土死在自己面前,然后拿带土的人头去祭奠自己的两位挚爱之人!
  
  这里自然也不会失去理智,冲动行事。
  
  看到小南还是很冷静的样子。
  
  香燐便是松了一口气。
  
  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一个特制的苦无,上面还刻画着一些神秘的纹路,香燐将其插在面前的地表之上。
  
  然后以着苦无为中心,刻画出了一个圆形法阵而来。
  
  旋即而后。
  
  双手结印之下。
  
  面前的法阵闪烁起一阵微光。
  
  然后苦无一震之下。
  
  倏然之间,从法阵里消失不见。
  
  于此同时。
  
  远在火之国,木叶忍村,曾经的火影办公室里的鸣人,正在和鹿久、亥一等木叶忍村的那些忍族掌权之人商议着接下来的一些重要事项之际,心头之间,蓦然一热。
  
  然后之前被香燐所掏出来的那一把苦无。
  
  也是在这一刻。
  
  径直出现在了鸣人的掌心之上。
  
  看到这一幕的鹿久、亥一等人也是眉毛微微一扬,露出一缕若有所思的神色而来。
  
  ‘看来是可以确定位置了啊!’
  
  鸣人轻轻摩挲了一下掌心里的这一把特制苦无,嘴角之上也是扬起一道十分好看的弧度而来。
  
  “大人?”
  
  一旁的鹿久大概是猜到鸣人接下来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当下之际也是侧步来到鸣人的身侧,那微微躬身的姿态,面容之上露出一抹恰到好处的恭谨和询问之色。
  
  鸣人也是回过神来,笑着点了点头。
  
  “啊,最后的那一只老鼠已经确定位置了,我接下来要去料理一下,剩下的这些事情就交给你来负责吧,鹿久桑,由你来和三太夫桑对接,细节之上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征询泰山、伏见两人的看法,明白了吗?”
  
  “是,雪影大人!”
  
  鹿久瞳孔里先是闪过一缕了然之色,然后微微躬身行礼点头回道,旋即而后,便是带着亥一等人从办公室里退步而去,看着离去的鹿久、亥一等人,鸣人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也难怪原著里自家父亲、纲手,还有自己那一个本尊是如此的信赖奈良父子,必须要说鹿久的办事能力是真的强,而且总是可以很快的领悟到‘上位者’的意思,并且还可以每一次都做到恰到好处,到位而不越位,这其实是很考验一个下属的水准和眼力的。
  
  在这一次处理各国忍村留存力量的事情上。
  
  鹿久真的是办了鸣人很大的忙。
  
  鸣人当然也很清楚,这是奈良鹿久迫不得已做出的选择,鸣人更是知道早在那一次大战结束的商讨里,这几位对木叶算是比较忠心的上忍们是做好了保全家族之后,就选择自裁的方式来明志,然而后面的事情发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自家内部里的问题也十分之多,就拿猪鹿蝶三家来说吧,底下那些小年轻的问题,就是三位族长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一旦真的选择赴死的话。
  
  他们自己是轻松了。
  
  可是家族怎么办。
  
  鹿久一直觉得自家儿子聪明才智虽然不下于自己。
  
  但还是输在不够成熟(原著里想要凭借第十班三人就去找飞段、角都两人复仇就可以看的出来,鹿丸毕竟是一个年轻人,偶尔也容易失去理智,没有卡卡西的话,他们三人早就被飞段、角都杀掉了!绝对实力面前,再高超的谋略智慧也很难发挥出应有的水准来,甚至一点用都没有!)
  
  鹿久很担心自己不在之后。
  
  整个奈良一族就直接垮掉。
  
  无奈之下做出的选择。
  
  那便是接受鸣人的邀请,作为他的雪影智囊团来处理整个雪忍村的所有事务,其他人鸣人或许还要担心一点,鹿久这里,鸣人反而是大大方方的放权,他相信鹿久的为人,也更相信仍旧还存在的‘奈良一族’,尤其是那还生活在木叶忍村里的鹿久妻儿,聪明人往往都是最容易打交道的那一批,因为他们会在任何时刻里做出最正确的选择来。
  
  ‘嘛,如果可以的话,一切顺利的情况下,真正的融为一体,至少也需要十年以上啊!’
  
  新加入到雪忍村里的这一批忍者数量,都已经是要超过雪忍村本身的忍者数量了,不过一切都还是可以控制的范围里,鸣人并没有任何的担忧,下一代的问题也是要慢慢来处理解决掉的,鸣人有这个自信,包括奈良鹿丸,这一个前世原著里自己成为七代目火影后的最佳臂助,鸣人相信这一世里,这一位奈良家的新一代‘军师’一定会真正‘成熟’起来。
  
  成长为一名雪忍村,雪之帝国所需要的人才!
  
  “撒,接下来就该去处理那一位最后的BOSS先生了,带土桑,希望你可以给我带来最后一点乐趣吧!”
  
  鸣人冷冷一笑。
  
  然后一个闪身,金光一作之后,便是从办公室里消失不见了。
  
  在前往宇智波带土藏身之处那里之前。
  
  鸣人需要先去另外一个地方。
  
  那便是自己父母所在的位置。
  
  早在木叶包围战结束的第二天里。
  
  波风水门和漩涡玖辛奈夫妇便是带着雏田返回到木叶忍村里,虽然说早是知道了结果,但是看到木叶忍村真的被覆灭,尤其是自己的火影岩都没掉的那一刻,水门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包括一旁一直都是很支持自己儿子的玖辛奈也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
  
  木叶都是承载了他们太多的回忆。
  
  哪怕玖辛奈不是在木叶出生的,但在很小的时候也是来到木叶忍村里,对于这一座‘忍村’,玖辛奈也是有着一股别样的情感,人和人,事和事,还有村子和村子,那都不是一码事,只不过如今一切都是尘埃落定,夫妇两人也没有再多加感慨,反而是从自家儿子那里知道了自来也、纲手并没有战死,而是选择离去,卡卡西、鹿久、亥一,包括三代火影之子—猿飞阿斯玛都还活着,水门、玖辛奈都是松了一口气,该做什么,又不该做什么。
  
  水门和玖辛奈是希望自己儿子可以成为一个‘明理’之人。
  
  特别接下来就是要成为统治整个世界的唯一忍村之影。
  
  器量和心智是尤为重要的属性条件。
  
  仁慈和心狠这一对矛盾属性
  
  这是一个‘上位领导者’该有的基准条件。
  
  只有这样才可以成为一名优秀的领导者。
  
  而且为人父母,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不管成长到什么地步,都可以有一点人情味,不仅是针对于自己的亲朋好友,也包括那些‘陌生人’,现在看来,自家儿子真的是一个十分符合他们夫妇预期的优秀孩子!
  
  看到这一点之后。
  
  水门和玖辛奈就对鸣人再也没有任何担心了。
  
  接下来唯一一点便是希望可以看到鸣人和雏田的婚礼,虽然年龄略早了一点,但是订婚应该还是可以的,然后相伴一段时间,夫妇两人便是准备离开现世,返回到冥土里了,终究他们是‘已死之人’,不是不愿意,而是不能够继续留在现世里,这是一种违背基准伦理的行为,水门、玖辛奈夫妇可是理智之人,自然不会做出这种已经是在破坏世俗常规秩序的事情来。
  
  而这一点水门和玖辛奈也早就和鸣人说过了。
  
  鸣人虽然还藏着一双宇智波斑的轮回眼,但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做到说在不需要牺牲自己生命的情况下来复活自己父母,所以也是暂且没有提起这一件事情,而且要复活之人可不仅仅只是自己父母,包括宁次、佐助、香燐等自己所最亲近的那些同伴里。
  
  他们的亲人们。
  
  鸣人肯定也要将其考虑在内。
  
  只不过需要复活的人越多,施术者要提供的生命力便是越庞大,别看长门那风烛残年的身体还可以动用‘轮回天生之术’复活那么多的木叶忍者,那也是因为这些木叶忍者根本就没有死多久,现在鸣人要复活的这些人最短都是死了七八年了,而且还要考虑到先秽土转生出来才可以复活。
  
  这就要考虑到祭品问题。
  
  不过有那么多的白绝残留。
  
  抓一些来充当试验品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能这么说会显得鸣人太过于双标和无耻,但还是要提前声明的是鸣人真的无意要他们这一群人长长久久,永世活下去,而是想要填补一些遗憾,自己的父母,宁次的父亲、佐助的父母、还有香燐的母亲,都是死于不应该的‘死亡’之中。
  
  鸣人希望这些人可以再来一次,好好的活上一辈子,到最后寿终正寝了,就是最好的落幕了!
  
  鸣人不会说还要搞一些反复复活,或者说永生之类的东西。
  
  在这一点上,鸣人一直都有一个很理智的观念!
  
  言而总之。
  
  这些都是需要较长一段时间的准备。
  
  现在这个时候。
  
  鸣人也是将这些东西按捺在自己的心里不提。
  
  留待以后再说。
  
  当前之际。
  
  还是要优先处理掉带土和黑绝的事情。
  
  而也是当鸣人利用飞雷神之术,径直出现在日向日足为自己父母所安排的房屋里之际(日足和水门、玖辛奈也是商量好了下个月找一个合适的时间给鸣人和雏田办订婚仪式,两人来到木叶之后,自然也是直接入住日向一族里。)
  
  水门、玖辛奈也是在第一时间里感应到了自家儿子的到来。
  
  “鸣人?”
  
  “有什么事情吗?鸣人?”
  
  虽然秽土之体不需要进食,也不可能进食,但这几天里鸣人也是在办公结束之后,返回到这里来,和父母一起就餐,鸣人很清楚,作为父母,特别是母亲,有时候就是单单看着孩子吃饭,就已经是一种很幸福的事情,尤其是对于玖辛奈而言,鸣人出世之际,自己和水门就战死了,好多母子之间应该有的家庭温馨事件,玖辛奈一件都没有经历过,自然是羡慕,也很想要过这样的生活,想要多在人间界里滞留一段时间,也是因为如此。
  
  鸣人自然可以读懂自家母上大人的这点意愿。
  
  作为孩子。
  
  鸣人也很愿意和自己的父母相处一段普通家庭该有的日子。
  
  所以这段时间里,再忙,必要的家庭亲子时光,鸣人都不会拉下,只不过今天这还不是‘下班时间’。
  
  鸣人便是直接返回而来。
  
  着实是让水门、玖辛奈两人感到有些惊讶。
  
  “嗯,稍微有一点事情,所以提前回来了,父亲,有兴趣要去重新见一次你的那一位弟子吗?”
  
  鸣人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波风水门,用着一抹很是郑重的语气说道。
  
  “弟子?你是说带土吗?鸣人!”
  
  水门在微微一怔之后,也是立即反应过来,那抬起的眼帘,直视着鸣人问道。
  
  一旁的玖辛奈也是停下手里的事,视线投放在鸣人身上。
  
  “是的,父亲,香燐已经是锁定了宇智波带土的大致位置了,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过去了!”
  
  鸣人点了点头说道。
  
  不需要犹豫。
  
  也更不可能拒绝。
  
  不管是15年前的那一次殊死搏斗。
  
  还是因为带土的特殊身份。
  
  水门都想要再见一次自己这一位曾经的‘弟子!’
  
  毕竟,这也是算水门内心深处里的一个心结。
  
  “嗯,我跟你一起过去,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