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叫波风鸣人 > 716、终决!
说到底,任何世界里,即使有着许多不同,但某些真理却是永恒不变的,比如成王败寇,不管是原著里,还是这一世,假使黑绝成功的将自己母亲——大筒木辉夜从月球之上的封印里解救出来,黑绝的所言所行就是正确的,只不过黑绝是一个失败者。
  
  那自然他的所言所行。
  
  就成为了败者的理由而已。
  
  鸣人也只是在内心里感慨两句。
  
  不会真的多做计较,有那个闲工夫,还不如多多研究一下黑绝的力量构成呢,这对自己接下来进一步掌握阴阳遁,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鸣人在认真研究从黑绝身上分离出来的那一部分特殊黑色物体之外。
  
  也不忘分出一部分注意力来观察不远处的战团。
  
  虽然说主要目标是黑绝。
  
  但带土在可以确保顺利解决的情况下,也还是不能够让其逃窜而出的。
  
  事实上,鸣人也不需要任何的担心。
  
  一如之前所预料的那一般,水门+小南的组合,带土要应对起来就已经是十分吃力的,尤其是九尾查克拉模式下的水门,爆发而出的极致战斗力,都快要达到超影水准的最低限度了,一记螺旋丸,都可以差一点击破带土的须佐。
  
  小南的纸遁虽然很难伤及到拥有着须佐保护的带土,但是纸遁的特性,也是让带土不得不分心应对,这就更容易给水门攻击到自己弱点的机会,而现在有了香燐的加入,带土的处境更是变得险象环生起来。
  
  难以预测,甚至可以说根本无法抵抗的封印之术。
  
  即使说万花筒写轮眼对尾兽有着极强的克制和控制作用,但带土的瞳力毕竟没有达到宇智波斑那样随心所欲的地步,之前可以控制九尾和前代三尾人柱力——矢仓,那都是得益于宇智波斑所埋下的伏笔,尤其是九尾,没有宇智波斑教授的特殊通灵之印,以及自身的血液用来引导的话,再来两个带土都控制不了九尾。
  
  如今虽然是双眼齐全的状态。
  
  但是香燐也不是一个迎战。
  
  而是将自己定义为一个辅助位置。
  
  就是在一旁策应着小南和水门。
  
  偏偏就是这样的一种进攻模式。
  
  让带土十分难受。
  
  想要突破又突破不了。
  
  想要后撤更是找不到合适的区域。
  
  就这样被一步步紧逼之后。
  
  迫不得已必须要动用神威之术来虚化身体进而避免某些致命攻击,次数一上来,出现破绽的概率便是提升。
  
  在一次虚化身体出现意外。
  
  而导致身体没有遁入到神威空间里。
  
  “螺旋丸!”
  
  眼疾手快的水门便是立即抓住这一个机会。
  
  一个飞雷神之术的闪身。
  
  迫近到带土身前位置时刻。
  
  右掌之上凝聚而起的一团璀璨光影。
  
  丝毫没有犹豫的朝着带土的背部位置猛按下去,恰如15年前的那一次交锋一样。
  
  正中要害的一击。
  
  “哇!”
  
  而且还是威力更胜一筹的螺旋丸。
  
  重击之下。
  
  带土整个的表情都是变得极度扭曲起来。
  
  克制不住的颤动。
  
  喉咙一甜。
  
  一口鲜血也是随之喷射而出。
  
  “金刚封锁!”
  
  一击得手。
  
  随之而后。
  
  香燐也是趁此机会。
  
  直接释放出自己的金刚锁链。
  
  “嗖”
  
  “嗖”
  
  “嗖”
  
  一条条飞窜而出的金色锁链。
  
  绽放一抹极致耀眼的光泽。
  
  在带土根本就无法做出反应之际。
  
  “铿!”
  
  十分轻易的将带土重重缠绕而起。
  
  于刹那间。
  
  带土便是感受到自己的身形一沉,就连体内的查克拉流动都是变得延缓起来。
  
  然后紧贴而来的小南。
  
  “纸遁—秘封之术!”
  
  也是迅速来到宇智波带土的面前,双掌之上,那迅速结出的印迹,飞舞而起的数量庞大的白纸,环绕至带土周遭时刻,在小南的控制之下,又在外层位置上,将带土强行包裹起来。
  
  “封!”
  
  萦绕而上的圈圈特殊纹路。
  
  这也是小南在早先时间里,为了应对带土的空间秘术而特意提前准备好的封印之术。
  
  虽然说必须要是行动受限的对象才可以被封印。
  
  但一旦被这个封印之术完美封印住的话。
  
  被封印者,将会彻底失去对体内查克拉的感应!
  
  此刻的带土便是这样的感觉,在被小南顺利封印之后,带土便是彻底感应不到自己体内的查克拉,双瞳之中的万花筒写轮眼也是随着查克拉的消退而逐步退化,先是变成勾玉形态,然后再变成黑白分明的普通眼眸,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一如之前被鸣人擒拿的黑绝一样,带土在这一刻整个人都是瞪大双眼,面容之上尽显而出的那一抹绝望之色,在这一刻是如此的明显,如此的具有嘲讽意味!
  
  “宇智波带土!没有想到吧,你也终于是落入到我的手里了啊!”
  
  而小南则是在看到带土那一副绝望表情时刻。
  
  瞳孔里流露出一抹极致畅快的神色而来。
  
  复仇要什么样的才是最酣畅的!?
  
  那自然是要让仇人不仅是肉体上,更是在精神上感受到双重折磨,只有这样,复仇之人才会真正有一种复仇成功的实感!
  
  带土也是因为在那一瞬间。
  
  脑海里浮现出了自己计划失败。
  
  自己永远无法实现忍界和平。
  
  最重要的是再也见不到自己心爱之人——野原琳,所以才会一度感到绝望,但也是在一秒之后,看到小南那充满复仇之火的双眸之际,带土的表情也是变得扭曲狰狞起来。
  
  “小南!”
  
  一旁的水门则是看着自家这一位曾经的弟子这一副根本就是完全陌生的样子,忍不住在内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
  
  ‘到底是为什么,你才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啊?带土,难道真的是琳的死亡吗?但即使是这样,这也太。。。唉。。。。。’
  
  虽然说带土是造成自己夫妇战死的直接元凶,但是真看到带土如今这样一幅‘扭曲疯狂’的样子,水门内心里的悲哀是胜过怒火的,毕竟曾经自己小队里,带土可是最善良的那一个,水门甚至都有在私底下和玖辛奈说过,卡卡西未来是可以成为一名十分出色的忍者。
  
  但带土同样不会差上多少,甚至有超过卡卡西的可能。
  
  因为水门很看重带土的‘内心’!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曾经让水门寄予希望的弟子后面却是义无反顾的走上了和整个世界对立的道路。
  
  没错,就是和全世界对立的道路。
  
  从鸣人那里,水门清楚的了解到带土和斑的计划。
  
  那便是借助复活而来的十尾,向月球投射无限月读,从而让全世界之人陷入到无尽的梦境之中,不提这本身就是被黑绝所利用的计划,即使没有大筒木辉夜这一档事在,水门也是觉得带土的做法是错误,那是一种极其滑稽的做法,所缔造出来的和平不是真实存在的,而是一个巨大的谎言!
  
  自家儿子的行为真要说起来,并不是什么错误的做法。
  
  只是因为水门自己是作为四代火影的身份,站在木叶的立场来看,一开始有那么一点接受不能而已,后面既是因为自家儿子的遭遇,更是因为自己早就是一个已死之人,以及最重要的一点是重新现世之后,看到鸣人真正拥有一统忍界,并且给世界所有人民带来真正和平的希望,这才是真正认可了自家儿子的选择。
  
  可是带土就是极大的不同了。
  
  这种虚假的谎言。
  
  站在整个世界对立面的选择。
  
  是水门最不认同的选项,也是水门认为带土最为可悲的一点。
  
  他想要对带土说些什么。
  
  可是在看到带土这一副明显精神都扭曲到骨子深处里的样子。
  
  任何言语都是在这一刻又一次化作一句深深的叹息。
  
  鸣人也是在看到带土被顺利擒拿之后。
  
  将研究黑绝力量的事情暂且放下来。
  
  轻步靠近过来。
  
  和宇智波带土面对面而视,看着带土那根本无法动弹的模样。
  
  鸣人也是带着可怜的眼神轻轻摇了摇头。
  
  “疯狂之人,到最后终究还是只能落败,世界是不公平,也是公平的,宇智波带土,你的野望到此为止了!”
  
  “波风鸣人!”
  
  没有任何的感情波动,甚至连一点点轻蔑的神色都没有,有的仅是那淡淡的语调,还有那微微流露而出的可怜之色,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鸣人的这一副神态反而是最容易激怒带土,看着眼前这一名将自己计划破坏殆尽的金发少年,带土怒目而视的样子,就好似要将鸣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在这一刻。
  
  带土内心深处里涌现而出的那一股无尽悔恨之感。
  
  若是可以重新来过的话。
  
  在鸣人彻底成长起来之前,带土必定会倾尽一切先手解决掉鸣人,包括鸣人从木叶叛逃出来,其实都是一次不错的动手机会,那个时候的鸣人在借用九尾查克拉的情况下,哪怕已经是拥有了影级的实力,但带土,亦或者说是晓组织在倾尽全力的情况下。
  
  仍然可以在付出一定代价的基础上顺利将鸣人擒拿!
  
  而且还可以顺势嫁祸给其他忍村,引发新一轮忍界大战,从而给自己的计划制造很好的机会!
  
  最糟糕的局面无非就是晓组织的意图提前暴露。
  
  计划被动提前开始。
  
  但这无疑都是小问题!
  
  筹备了这么多年了。
  
  计划稍微提前一点。
  
  这是完全可以的。
  
  只不过可惜的是那个时候的带土并没有意识到鸣人的成长性,更不知道鸣人居然可以在从木叶叛逃之后短短的三年里,不仅个人实力达到碾压宇智波斑的地步,更是创建出一个势力如此之庞大的组织而来。
  
  如果!
  
  如果!
  
  如果可以的话!
  
  然而这世界上终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落败者的无能狂怒。
  
  在这一刻。
  
  在带土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而鸣人则是看着带土那充血的双瞳,瞳孔里的那一缕可怜之色也是愈发浓郁起来。
  
  “你终究是一个失败者,而且还是一个被欺骗的失败者,宇智波带土,这里就是你生命的终焉,虽然我一直觉得你的生命如果是在17年前就彻底终结在神无毗桥之战里才是最好的,但是看在你这么多年还是一如坚持的份上,我还是大发慈悲的告诉你真相吧,你其实是被骗了,当然,不是被宇智波斑,或者说不完全是,毕竟那一位自称是智谋无双的斑先生,一样是被欺骗的可怜之人,什么六道仙人的使命,什么无限月读来制造永恒梦境,缔造真正的和平,那些都是虚假的,而欺骗你们的,呵呵,我想你应该也心里有底了吧?没错,就是那一位黑绝桑!”
  
  “你在胡说八道!不可能!不可能!”
  
  “而他之所以欺骗你们的理由,也是为了利用你们,从而达到复活自己母亲,也就是六道仙人的母亲,忍界真正的查克拉之祖——大筒木辉夜的意图!”
  
  “你别想欺骗我!计划是正确的!忍界和平必须要由我来实现啊!”
  
  “魂淡!魂淡!”
  
  “所以,哪怕你的计划成功了,你的琳也永远回不来,你的梦想也根本无法实现,所谓的真正和平?那只是你这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永远不可能实现的虚幻之梦而已!”
  
  恶魔一般的低语。
  
  亦或者说比起肉体上的报复,
  
  鸣人更喜欢在精神上彻底的摧毁带土。
  
  还有什么比让这一位火影世界里独一无二的‘纯爱战士’梦想崩塌来的更有效,更直接呢!?
  
  宇智波带土,曾经将野原琳视为了自己人生的一切。
  
  在野原琳死亡的那一刻。
  
  带土疯狂到整个人的性格都变得扭曲起来。
  
  后面十几年的布局和努力。
  
  都是为了可以实现重新见到野原琳的梦想!
  
  而如今。
  
  鸣人不仅仅是要亲手阻断掉带土的计划,更是要从精神上,从根本层次上彻底摧毁掉带土的‘梦想’
  
  告诉他!
  
  你这17年来的努力,全部都是在做无用功的!
  
  不管带土如何发泄式的怒吼和否认。
  
  鸣人就是保持着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一字一顿的将这些忍界真相逐步告诉给了宇智波带土!
  
  而看着带土那都似是要发狂到极致一般,还仍旧是高喊着‘不可能’的样子。
  
  这才是复仇的真谛!
  
  小南更是有一种身心极度愉悦的感觉。
  
  而终究水门还是对自己这一位曾经的弟子心存一丝仁慈,在轻轻叹了一口气之后。
  
  “鸣人。”
  
  那温声喊出的话语。
  
  “!”
  
  鸣人在神色一怔之际,也是在第一时间里get到了自家父亲的意思。
  
  “嗯,我明白了,爸爸!”
  
  轻声应答之后。
  
  看着那仍旧是在狂怒大吼的带土。
  
  “所以,永别了,宇智波带土,下辈子,做一个正常人吧!”
  
  鸣人眉宇之间流露出一缕浓烈至极的煞气。
  
  “噗呲!”
  
  单掌之上,浮现而出一柄查克拉风刃。
  
  剑光一闪之下。
  
  鸣人也是瞅准着带土的左胸膛。
  
  毫不犹豫贯穿而下。
  
  “唔!?”
  
  精准而又凌厉的一击。
  
  在轻易没入带土左胸膛之际,那随之蔓延开来的风旋查克拉,也是瞬间搅碎了带土体内的各个器官。
  
  “哇!”
  
  克制不住的钻心痛感。
  
  那径直溢现而出的大量鲜血。
  
  “小南桑。”
  
  “啊!”
  
  然后在鸣人轻唤一声之后。
  
  一旁早就迫不及待的小南,也是在翻掌之间。
  
  径直凝聚而出一把锐利无比的‘纸剑’!
  
  瞄准着带土的脖子。
  
  凶狠一挥之下。
  
  “噗呲”
  
  一刀两断!
  
  轻松横截而下的首级。
  
  伴随着那大量四溅喷射而出的鲜血。
  
  “扑通!”
  
  那被小南径直斩断而下的头颅,在地上滚动几圈,浸染了整片地表,也是宣示着这一位火影最终BOSS之一的死亡!
  
  仅是那瞪大的双眼,还有那在临死之前仍旧高呼的‘不可能’!
  
  表示着带土的不甘和愤怒。
  
  但不管如何。
  
  这一位在幕后作为黑手,操纵了忍界整整17年的宇智波带土也是正式宣告退场。
  
  而鸣人也是终于了解掉了自己最后一个敌人。
  
  完成了自己三年前所制定计划里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