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医侦朝野 > 第358章 刺客

第358章 刺客

因为有几个人能见过太子呢?可惜那天人太多,没机会跟太子说说话,那也是长脸的事。她又有些后悔,当年在云端县,那邋遢和尚她也没正眼瞧过,而且那和尚神龙见首不见尾,经常都见不着人,如果知道他就是建文帝的太子,那怎么着都要想办法跟他见个面。
  
  她在脑袋里翻来覆去的想着这几天的事,突然,静谧的房间里她听见有细微的声响,仿佛是有人在拨动窗户的声音,不由心头一凛,难道锦衣卫或者居然有不开眼的小孩找自己占便宜,那可真是提着灯笼上茅厕,找死了。
  
  她不动声色静静地躺在床上,接着翻身的动作,手已经插到了枕头下面,握住了枕头下面短剑的刀柄。这是她靴统中时常藏着的一柄刀,如果那人对他有什么企图,便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窗户逐渐打开了,黑影晃动,进来了一个人,这人身材十分高大,一直来到了床边,俯身瞧着。
  
  钱金芝刀光一闪,那柄刀直接切下他的手腕,就听当啷一声,居然冒出一串火星。他的手居然是钢铁的一般,原本这一刀指望着能把他的一只手掌切下来,没想到却砍在钢铁之上一般。那只手还是猛的抓向了钱金芝的脖子,好在里面也不乱,猛地一滚,躲了开去,这一下抓在了她的枕头上,枕头被扯下了一大块。
  
  钱金芝知道对手厉害,大叫道:“有刺客。”
  
  那黑大个横着又是一掌,直接扫了过来,又抓向钱金芝的胸膛。钱金芝不敢恋战,一个倒翻筋斗,落在了床外,打了个滚,站起身回头一看,只吓得魂飞魄散,原来的黑影如影随形,已经到了她身后,又是一爪朝着她抓了过来。
  
  这一掌似乎直接划过了她的肩膀,顿时脸上火辣辣的痛,也许是被划伤了。对手手指异常尖锐,钱金芝赤脚将手里的匕首朝着他抓过来的手掌一剑刺了过去,就听当啷一声,匕首居然折断,那只手一下抓住了她的断刃一把扯了过去。
  
  钱金芝居然握不住手里的短刃,被他这一转,硬生生给抢了过去,吓得她心脏都停跳了。这是什么鬼?用刀剑砍都伤不了,难道是钢铁之躯吗?
  
  她马上一个箭步冲到窗户,准备破窗而出逃走。可是人影一晃,壮壮的黑衣人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又是一爪当胸抓来,似乎并不是想伤她,而只是想把她拿下。钱金芝急速后退,那一抓却如他的影子一般,一直追着抓了过来,而且快速靠近。
  
  钱金芝身后再退就是墙壁了,避不可避,眼看就要抓到了钱金芝胸膛,只见白光一闪,一柄单刀破窗而入,劈向了黑大个的脑袋。黑大个这一招果然能抓住钱金芝,而脑袋这一招却是躲不开的,对方速度比他还快。
  
  他已经不考虑抓住钱金芝了,先考虑如何躲开这一刀,稍稍耽误的一会儿工夫,钱金芝已经转身,乳燕投林,直接从窗户扑了出去。
  
  与此同时,从窗户旁边另外两扇窗户搜搜串起两个人来,身形灵动,手臂长过膝,正是轻功高强的猩大和猩二,两人一左一右朝着黑衣人扑了过去。他们手里拿的是钢刀,黑衣人似乎没怎么怕他们的刀,直接用手去抓,这简直太吓人了。不过猩大和猩二动作快捷超过了对方,又是以二打一,最有意思的是那黑大个似乎压根没想逃走,而且也没想跟猩大和猩二对决,他的目的是钱金芝。所以避开猩大和猩二的时候,居然又再次朝着钱金芝扑了过去。
  
  而猩大和猩二又怎么可能让他得手,两人动作都是快如闪电,跟那壮汉打起来。而就在这时,贺将军也已经带着御林军赶到,窗户四周被撞开了,御林军抓人有专门的法门,有一种特别材料打造的网状的绳索,直接扔过去将黑大个罩在其中,将他跟捆粽子似的扑倒在地。
  
  开始黑大个还以为这就是一般的网,他能够轻松将撕烂,结果被网套在其中之后才发现,这东西别说用手撕烂了,用刀子都未必能割烂,于是乎被当场拿下。
  
  猩大和猩二又是几拳,才将这黑大个直接砸昏了过去,不然他就算在网里面也很难就擒。
  
  将他打晕在地,拉住他的手,刀剑指向了他,这才把绳索解开,用牛筋绳牢牢捆住,加上琵琶骨都给他穿了个铁链。
  
  而这时这黑大个才悠悠醒转过来,他被猩大猩二怒火压顶之下,一顿拳头直接打的昏死过去。不过能够这么快就苏醒过来,也可见他的厉害。
  
  秋无痕抓住他的脸上蒙的纱巾一把扯了下来,露出了他本来面目。只见是一张马脸,跟马猴一样,脸上都满是皱纹,但的的确确是个人。
  
  秋无痕问他:“你到底是谁?”
  
  那人把头扭到一边,根本不予理睬。
  
  钱金芝很好奇,他的手怎么会刀子都戳不烂,扯开他衣服看了一下,这才哑然失笑,原来他手臂之上躺着钢铁护甲,包括他的手掌,都带着护甲。难怪他敢直接伸手去抓刀剑,也不怕钱金芝砍切。
  
  贺将军忽然上前几步,仔细辨认了一下,指着他高声说道:“我认出来了,他就是上次咬死了周太医的那个眼神,不过他脸上的毛哪去了?他当时这样子你我还记得,他头上长的毛,脸上脖子上都有毛,现在都不见了。”
  
  秋无痕对贺将军说道:“那就交给你了,你来撬开他的嘴,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贺将军立刻答应,吩咐士兵将他押到院子外严刑拷问。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这看着挺坚强的壮汉就松口了。
  
  秋无痕问他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果然,方才还看见挺直身板十分倨傲的人,再看已经是他说道:“我是瓦剌的细作,我来是想阻止你们救治疫区的病人,好使明朝天下大乱。我们也知道建文党一直在做活动,事实上他们很多的私下的行为都得到了我们瓦剌的支持,我们还给他们提供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秋无痕一听,这什么鬼,建文帝的余党都阻止他救治这些可怜的百姓,目的只是想让天下大乱,以便他们有可乘之机,将来能够重新夺回天下。而瓦剌当然只是想分一杯羹,侵吞大明王朝,重新卷土重来。
  
  这次抓到了这条大鱼,押解回京向皇上禀报。
  
  人都走了之后,钱金芝才松了一口气,对秋无痕说道:“多谢你过来帮我,不过我都叫了好半天你都不过来,怎么费那么半天劲再来?我进去就被这小子抓到当人质了。”
  
  “你当真是说话不腰痛,谁知道他会突然袭击?而且又是半夜,都睡下了。我们听到你的叫喊赶来,时间已经非常短了。”
  
  事实上钱金芝也知道,在秋无痕他们赶来的时候,总共也没有过多久,连半盏茶都没有,秋无痕他们便赶到了。
  
  可是女人有时候是不讲道理的,她偏偏就是想埋怨,说道:“下次你可得快点,不然我再遇到袭击,你来迟了恐怕就只能见到一具尸体,到时候你别后悔。”
  
  秋无痕说道:“我后哪门子悔呀?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不好好感谢我,居然还埋怨,听着,以后去你金芝堂看诊的出诊费我要涨了啊。”
  
  不过人家这么说了。而秋无痕也是过来人,知道女人有时候你是没办法跟她说道理的,只能听着。
  
  钱金芝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好好好,知道你要养家,不容易!”
  
  虽然把罪犯已被押解回京,但病毒已经变异,秋无痕的药基本上是一部分人就会失效,而这种变异还真不是哪个人为而成,它就有变异,因此治疗变得很是有些棘手。
  
  他们一直又治了两个多月,这才彻底控制住了疫区的疫情,开始进入打扫卫生,埋葬尸体善后的工作。这时秋无痕脑海中闪现一行字:“救治疫区的百姓,任务结束,获得提升官职一级,获得奖励白银一千两,大米一百担,一百只鸡鸭鹅鱼猪。”
  
  哇咔咔,这个意思是……,岂不是自己如今和刘辰同志可以平起平坐了?这样以来,妻子也不用每次去人家家里就感觉是要救济去了一般,虽然……如今自己就算是四品了,可是怎么还是有种继续要救济的赶脚呢?
  
  唉,悲情的无产四品某某某啊!
  
  不想了,秋无痕知道自己想也是白想,但是毕竟日子是一天比一天好过了,如今这个官也是像坐火箭一样蹭蹭蹭地网上升,感觉自己连朝里五品的官还没有认完,怎么自己出来一趟回去就成了人家的上司了,哎呀,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秋无痕很高兴,这就意味着他们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而事实上也的确完成了,可以返回了
  
  于是秋无痕便将防疫工作交给了当地衙门,办理了交接。也没有吃当地衙门的庆功酒,直接带着剩下的太医,御林军和钱金芝的郎中一起乘车返回。
  
  秋无痕他们返回京城得到了隆重的接待,因为他们是去疫区出生入死,拯救百姓的。根据皇上的旨意,吏部组织了不少百姓夹道欢迎,让他们享受了一次万众瞩目的隆重欢迎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