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医侦朝野 > 第360章 找上门

第360章 找上门


  热门推荐:
  苏劲松的身子微微一颤,将手中的绣活儿放下,看着丈夫脸上的表情和眼中望着自己的目光,夫妻多年,她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意义,不禁含羞道:“华神医说之前的药可以停了,暂时不用吃药了。”
  秋无痕见自己妻子如此这般含羞模样,想了想,顿时明白过来,凑到自己妻子耳边低声耳语:“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
  “讨厌!”
  “赶紧的,良辰美景啊,不可虚度。”
  “你都不想我?”
  “想啊,可是……别别,”
  “我想要当爹啊。”
  “哎呀,青天白日的,雪花和丽娘还在外面呆着呢。”
  屋子里窸窸窣窣几声,门外也是急促远去的脚步声合着几声偷笑,窗外的阳光恰巧投进半开着的窗缝里,一阵风吹过带起窗帘上挂着一串风铃叮当作响,房间里渐渐是比这夏天还要火热的激情。
  傍晚时分,秋无痕带着苏劲松一起去苏老夫人的院子和大家一起吃饭,苏家这才在一起说话,问了秋无痕这一路的经历,秋无痕知道家里的这些女人一天到晚都被桎梏在这方寸天地,也是十分好奇外面的世界,便也捡了一些路上新奇好玩的事情说给大家听,大家边吃边听,时而欢呼时而紧张,时而大笑,气氛也是十分的活跃,就连一直情绪都不是很高的罗姨娘仿佛也被这样的气氛给带动了,比之前见到的心情好了些。
  秋无痕问家里的生意做的怎么样,苏劲松他们告诉秋无痕,这苏家的生意做得越来越好,尤其是黄老太医的小妾和女儿来了之后,使他们的种植水平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大鹏蔬菜的产量大幅提升,如今后院已经没有养鸡鸭,只是种了一些花草和当季的蔬菜,所以丽娘他们便让人将后院整理了出来有修了两个大的院子,目前已经修缮好了,等房间里的家具做好,等到天气凉爽了便可以搬进去住了。
  只听苏老夫人说道:“小松给这两个院子取了松鹤堂和听荷雨榭,我的意思是让你们夫妻两个住听荷雨榭,你们的客人多,我和云纹住松鹤堂,那个地方大,我一个人住着冷清”
  云纹是苏劲松的母亲,秋无痕道:“我是没有意见的,老夫人和母亲怎么说就怎么做,我一切都好。”
  苏母则微笑着说道:“你和小松如今这个院子委实小了一些,以后等你们有了孩子,加上乳母和婆子丫鬟,自然要一个大一些的院子,等你们搬去了那个院子,你们从前的院子便腾出来,维修一下做一个客房,有客人来便住如今的院子。”
  苏劲松也没有因为母亲说孩子的事情不好意思,因为华烨已经说了,如今自己的身体可以有孕了,所以既然可以怀孕,那么提前为以后规划,那也是很有必要的。
  秋无痕又问了庄子上的事情,大家好像都有意将三姑娘的事情避过了,只说现在虽然已经听春暖花开,但蔬菜还是没有大量上市,都是他们苏家的蔬菜统治了整个京城。大小酒馆百姓的餐桌吃的都是苏家的蔬菜,苏家已经把所有的空地能用的全都拿来种菜了,光是蔬菜一项都赚翻了。
  鸡鸭鱼猪这几项也是赚了不少,尤其是猪肉。按照秋无痕的方法把猪阉了之后来饲养,这猪果然就好养多了,也不会整天哼哼着干别的,只是吃了睡睡了吃,一门心思养膘,不仅又肥又胖,而且这肉还特别好吃,所以苏家养的猪在整个京城也是打出了名气了。
  很多人都想跟着苏家养猪赚钱,他们也知道苏家是通过把猪给阉了来养膘的,这也不是什么新方法,自古就有。可是问题是基本上都做不到像苏家那样的好办法把猪阉了,十个有七八个伤口会感染。因为猪不像人,他没办法老老实实躺在那儿养伤口,还会到处跑,到处蹭蹭,伤口一旦弄脏,沾上泥土,就很容易感染死掉。
  而古人又没有细菌病菌之类的知识,也不知道对伤口的抗菌消炎。所以虽然知道该把猪阉了来养膘,但却做不到苏家这么好,所以这技术先不过去,也就对苏家的猪肉市场形不成半点威胁。
  苏家现在的钱养整个苏家这么多仆从和种地的菜农都绰绰有余,还有钱来添置一些东西开展好生活,现在的苏家早已经不是每人一碗白米饭一块肉的水平了,纵然整天大鱼大肉都吃不穷。只不过苏家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钱不是拿来吃的,是拿来投资的,所以钱大部分又重新用于投资了。但是没有去买当铺店铺之类的传统产业,这是老太太的意思,要秉承皇太后懿旨,勤劳致富,这是皇太后给他们家的称号。而勤劳致富,那就是种植养殖,这两项在朝野上下都极力鼓励的,至于经商则并不会得到主流社会的认可,认为那是奸猾小人才做的事。所以苏家为了给秋无痕树立光辉形象,对这一块秋无痕听到之后连声赞叹,觉得老太太真是目光长远,做的再好也不过了。
  吃完了饭,大家纷纷散去,只留了老夫人说是要找秋无痕说话,等大家走完了。
  苏老夫人这才说道:“罗姨娘想到庄子上陪着香儿,给我说了好几次了,我犹豫不定,也问了小松和丽娘的意见,还有你们母亲的想法,她们也都意见不一,我思前想后,还是想着等无痕回来问问你。”
  “老夫人,我之前听小松也说了二妹妹和董哲的婚事,我走后具体是个什么情况我不清楚,但是我觉得暂时还是不要让他们母女相见,免生枝节,当然我的意思也仅仅只是建议。”秋无痕对后宅妇人们的事情还真是一窍不通。
  苏老夫人却是笑了,看了丽娘一眼,道:“还是你知道你家大人的心思,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三姑娘我之前也是问过了,这个孩子心思活泛,一心想攀上高枝,竟然连自己姐妹情谊都不顾了,好在发现及时,所以等梅儿嫁到济州再说吧。”
  秋无痕又道:“老夫人觉得牛光远这个孩子如何?”
  苏老夫人听见这个名字却是一脸茫然,一旁的丽娘提醒道:“老夫人,就是牛水缸啊。”
  苏老夫人恍然,不禁笑道:“哈哈,瞧我的记性,总是忘了这个孩子已经改了名字,前日给我送他娘包的粽子给我,还提醒我,说是他如今叫牛光远,是熙妍给改的名字,嗯,这个名字是好的,比以前那个水缸好听多了。”
  大家都笑了,秋无痕发现苏老夫人将金熙妍的名字总最初的金姑娘如今也改叫成了熙妍,甚至字里行间透出的亲热都超过了对苏劲香的感情。
  苏老夫人继续说道:“这个孩子从前看着只觉得是个老实本分的,如今时间一长,其实发现是个大智若愚的,不声不响的,其实有主意着呢,而且一点儿不笨。”
  这个评语其实超过了秋无痕的想象,他知道苏老夫人其实是一个不太会夸奖晚辈的人,自己跟在她身边这么长时间,也是很少能够让她这样夸奖一个人的,想到这里,秋无痕正要说话,突然看见张奇急匆匆进门,拱手道:“大人,不好了,庄子里传来消息,说是三姑娘找不到了。”
  大家听了这话,顿时脸色都变了,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渐晚,秋无痕怕苏老夫人年纪大了,禁不住这样的事情,便走到老人身边,缓声说道:“祖母,您别着急,我先去看看。”
  “相公,我和你一起去。”苏劲松也走了过来,神情却没有意思慌乱。
  丽娘见状,赶紧让绿柳扶着苏老夫人回房,苏老夫人走到门口,看了看秋无痕和苏劲松,道:“你们直接去董哲那边找一找,赶紧去吧,暂时先不要让梅儿那边知道了,她在绣嫁妆,不要打扰了她。”
  二人会意,送走了苏老夫人,正要出门,远远看见苏夫人过来,看表情像是已经知道了,苏劲松上前两步,将苏老夫人的意思说明了,道:“母亲,我们先去看看,天气热,您别出门了,让人不要去二姑娘的院子打扰她,另外罗姨娘那里也让人看着不要出门去了。”
  苏夫人什么也没有,只是长叹一声,目送他们走远,这才赶紧吩咐下人去了。
  丽娘陪着苏劲松坐着马车,好在这个时候暑气渐消,天色已经要黑了,很多人家都已经点了灯,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都是出来乘凉的,秋无痕便和张奇还有猩大猩二骑马跟着,一行人果然直接去了董哲在京城的房子,这个地方离刘辰的家很近,不过一条街而已,当初也是安一茹帮忙给找的,方便这个孩子在京读书,最近因为亲事的原因,董哲准备过了中秋就回济州去了。
  一行人来到董哲所在的那条巷子,却远远看见董哲的房门前有很多的人,隐约还可以听见哭声和争吵的声音。
  大刘将马车靠在一棵大树下停了,苏劲松在丽娘的搀扶下下了车,秋无痕看一眼远处的情况,道:“我们先看看情况。”
  苏劲松明白丈夫的意思,一阵风吹来,也将她沉郁的心情吹散了一些。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