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七章 潜规则

第七章 潜规则


  电话另一头急了:“诶,这是什么人啊,有病呢吧?凭什么打人,你呢,报警了没?”
  “您说什么呢?人家帮我,我去报警?人有病还是我有病?”
  “你个死丫头,就想气死我是不是?”电话那头被气得不行,“你有没有为你哥考虑过?本来托人介绍个工作就不容易,咱们家穷,现在彩礼又这么贵,你想让你哥以后打光棍啊,让咱们家绝后吗,啊?”
  “我哥他又不残疾,有手有脚,不能自己出去找工作挣钱?别整天游手好闲,不好好上班,尽整这些有的没的。”
  “你……气死我了,当初我就不该生你!现在你翅膀硬了,妈管不住你了是吧?哎呦,真是气死我了……算了,你哥前两天换了个手机,家里没钱了,这个月再打一万过来吧。”
  “再打一万?”白晓潇一听就急眼了,“上半个月我已经打一万回去了,这个月我连饭都省着吃的,还打一万,真把我当作开银行的啊?我手机都几年没换了,我哥换的手机,您找他要去。”
  “你哥花点钱怎么了?当初要不是你,咱家就算是买,也能给你哥买上个大学!妈不管你,妈也管不了你了,记得把钱打过来,就这样吧,电话费贵,妈先挂了。”
  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
  咬着水晶色的下唇,握着手机,蹲在墙角。
  足足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手机滴咚一声,收着条短信,点开后:
  “你好,我是林易,打扰了,腰应该已经没事了,刚到家,跟你说一声。”
  白晓潇没回,也实在没有什么心情,拿手机查了查银行余额,发现只有一万多,这还包括她刚刚提现的几千块钱收入。
  她是一名魔音平台上的主播,平日里的工作就是化完妆,在家开直播。
  很少出门,也几乎没有什么朋友,签约了一个平台公会,但基本不参加公会的交际活动,开直播就是唱唱歌,不太会聊骚,成绩也是不上不下的。
  魔音上那些知名的女主播,要么会聊骚,出口就是各种污段子,要么是有自己的特长,像是秀舞、美妆、流行成名曲之类的,而白晓潇就属于那种唱歌还不错,人长得漂亮,但大多是翻唱别人的老歌,手里没有什么能让人记得住的原创爆款歌曲。
  犹豫再三,白晓潇咬了咬唇,看着手机,翻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老大,是我,晓潇。”
  手机另一头传来一个男声,正是白晓潇签约所在公会的大哥。
  “晓潇啊,有事吗?”
  “我想跟马老板约首歌……”
  马老板本名马志明,是主播圈内有名的音乐制作人,制作过不少爆款的口水歌,只不过这人风评不太好,听说潜规则过好几个圈内的女主播。
  “……知道了,我帮你约一下。”
  挂了电话,白晓潇望着天花板,不知在想些什么。
  ……
  第二天。
  林易起了床,弄了点早饭,感觉腰已经不怎么疼了,就外出晨跑了一圈,神清气爽。
  回到家,打开电脑,登录ES漫画国内网站,看着《蜡笔小新》那坑爹的各项数据,心情瞬间跌落至谷地。
  强打起精神,开始画新的一话。
  一直到下午两点,林易画的头昏脑胀,大约画出了十几话。
  将五话上传到《蜡笔小新》作者后台,其余的全部当作存稿,随便弄了点东西吃,就躺在床上补了一觉。
  等睡醒了,大约四五点钟。
  看了看作者后台,坑爹的数据依旧,顺手关掉网页。
  弄了点吃的,顺便找了部电影来看。
  当然了,绝对不是什么那种两三人就演完了的小电影,是大片,国内魔幻爱情恐怖动作悬疑大片。
  没错,就是这么高大上。
  不知不觉的,天就黑了,林易正沉迷于电影的第二部,那恐怖的解谜氛围,掺杂的狗血三角恋情之中,手机滴咚一声,受到一条短信。
  随手拿起了看了一眼,突然打了个激灵,短信是白晓潇发来的:“我喝多了,能不能来XX饭店XX包间接我?”
  ……
  白晓潇这会儿非常的后悔。
  今儿一天,就因为那位亲哥被老板炒掉了,哥和妈轮番打电话,各种闹事吵骂,让白晓潇的心情很糟。
  晚上的这个饭局,或许是因为心情很乱,多喝了两杯。
  作陪的公会大哥非但不替自己挡酒,反而跟马志明一起向自己劝酒,眼看有点儿喝多了,自己签约公会的那位老大反而找不着了。
  只剩下白晓潇跟马志明两人在包间里。
  “晓潇,再来一杯,只要你干了这杯,马哥就给你写歌,保证你能火。”
  “不……不行,我真的不能再喝了。”
  心中大感不妙。
  但这会儿想走,双腿似乎站都站不稳了,白晓潇平日里又没有什么朋友,那些主播圈子里的所谓朋友恐怕还巴不得自己出事呢!
  慌乱之下,借着玩手机的借口,拖时间。不经意间又看到了昨天林易发的那条短信,趁着还有点清醒,鬼使神差的,一条短信就发了出去。
  渐渐的,白晓潇就醉了。
  真的醉了。
  隐隐约约似乎听到了马老板戛然而止的笑声,还有……惨叫?
  第二天一早。
  白晓潇头非常的痛,嗓子也干得厉害,下意识拽了拽身上的被子。
  ……等等,被子!?
  漂亮的大眼一下子就瞪圆了,白晓潇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一个完全陌生的房间,俏脸一下子吓得苍白。
  扭头,正好看到反趴在靠椅椅背上,留着哈喇子,下巴枕在手背上,直打盹的林易。
  下意识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呼,还在。
  嗓子里火烧一般的干,刚要翻身起来,就看到趴在靠椅上的林易一个激灵,醒了,抬起脑袋,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怎么了,又吐了?”
  白晓潇顺着林易的目光,下意识望向了床前的地板,很干净,似乎被拖了很多次的样子。
  这才意识到,嘴里味儿酸酸的。
  “能不能帮我倒杯水,谢谢。”
  “噢。”林易如梦初醒,“好的。”
  连忙去倒水。
  不过就一个喝水的杯子,是林易自己用的,毕竟平日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宅在家里。
  似乎是看出了林易的尴尬,白晓潇道:“就用你的杯子吧。”
  “平常家里就我一个人,所以……别嫌弃就好。”
  倒了杯温水,递了过去。
  咕嘟咕嘟漱了漱口,吐进垃圾桶,才托着杯子喝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