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八章 大田后生

第八章 大田后生


  放下水杯,白晓潇抿了抿红润的嘴唇,“昨天,是你送我回来的?”
  “是啊。”林易接过水杯,正准备给自己倒杯水喝,随即想到这是人家刚刚才喝过水的杯子,不由舔了舔唇,放那了。
  “昨天我到饭店里,看到那个戴耳钉的家伙正在解……咳,解你的衣服,就狠抽了他一顿,把你背回来,不过我没有你家的钥匙,当时你又喝多了,说不清楚,所以就先到我家凑合一晚。”
  林易本想问那戴耳钉的男人跟你是什么关系,不过回头又暗骂了自己一句,人什么关系,有你什么事啊,问这么多干毛?
  “我在魔音平台工作,是一名主播。”白晓潇先开口说了,“昨天是我们公会大哥帮我约的一名音乐制作人,本来是打算请他帮忙写首歌,结果却借机一个劲的灌我酒……”
  林易恍然,原来是魔音平台上的的网络主播啊,难怪天天打扮那么时尚,又长得那么甜美好看。
  啧啧,这长相……要身材有身材,要气质有气质,搁我我也得灌酒。
  可惜了,要是哥们也有个首富的爹就好了,没准……还是算了,脑子里想想就得。
  自嘲的笑了笑,白晓潇接着说道:“更可笑的是,我们公会老大在那个时候正好消失了,你说巧不巧?”
  “这……还用问啊,明显那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串通好了,一伙的!”林易缓过神,皱着眉,“这种事有一就会有二,要不还是报警吧。”
  “报警……还是算了。”白晓潇神色有点儿迷茫,“我只是想不通那个口口声声称建公会只是为了交朋友,平日里也很照顾我们这些新人的老大,为什么突然会变成这样?”
  报警只是林易的气话,人家毕竟没有实质性的做出什么,反而闹出去后,对于白晓潇的名声也是个很大的伤害。
  叹了口气,林易突然想起了前世网络上曾看到的一句话,喃喃念出:“这个年代,真心未必换来的就是真心!都是互相利用,真正的不忘初心,谁能做到?或许终有一天,我们都会变成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个人。”
  “或许吧……”白晓潇瞥了过来,多看了几眼,随后洒然一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回去后,就跟公会摊牌!
  “另外,昨晚的事……”大眼认真的望着林易,“真的非常谢谢你。”
  “嗨,别客气,邻里邻居的,那啥……”单说邻居大晚上的打车跑那么远去救人?林易自己都有点不信,不过还是道:“我抽了那个家伙,会不会影响你工作?”
  “抽的好。”白晓潇咬了咬牙,“要不是昨天大意了,多喝了两杯,我不得亲手抽死那个人渣!”
  下了决定,今天就去跟公会摊牌,大不了不再干主播这一行,回老家去。
  当初也是因为签约公会的原因才在京城租了房子。
  林易诧异的望了白晓潇一眼,抽死那个人渣?这可不是她印象中的女神能说出来的话,有种野蛮女友的赶脚……
  “哦,对了,这应该是你的包吧?我也给你带回来了。”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柜子上取下一个挂着的亮红色斜跨小皮包。
  “这个,又得谢谢你。”白晓潇此时已经下了床,接过小皮包。
  “别别,哪有那么多谢谢,好像从前天晚上开始就全是这俩字儿了。”也算熟了不少,林易也就贫了一嘴。
  “前天那是客气。”白晓潇漂亮的大眼眨了眨,捏捏指节,“我跆拳道黑带,就算没有你,那男人也不是我对手。”
  “黑带?”林易不太懂,不过貌似听说过,像他上辈子那样的,能打三四个。
  嗯,别误会,是一个黑带打三四个他。
  “这个很厉害了……”
  “没有没有,是开玩笑的。”白晓潇俏脸红扑扑的,心情放松了不少。掏出皮包里边的手机,点开魔音软件,登上了自己的主播帐号。
  “呵。”翻了一会儿,白晓潇被气笑了,“还有没有脸?”
  “怎么了?”
  “马志明,就是昨晚你抽的那个音乐人,在魔音上还批判我唱歌时带福健口音,根本不适合唱他写的歌。”
  “福健口音,完全听不出来啊。”林易倒不是客套话,白晓潇的普通话听起来非常标准,声音略微糯糯的,很好听。“你是福健人?”
  “是的,福健三明大田xian人,不过我是大学学的是播音主持专业,普通话是基本功。”
  “难怪了……等等,大田xian?”林易突然想起来,就在他穿越不久前,一首非常洗脑的歌曲正红火着,貌似唱的就是大田xian。
  瞪着眼睛,“你是想要找人帮你写歌,然后在魔音上唱对吧?”
  “原本是这么打算的,不过现在无所谓了……”白晓潇不知道林易为什么会问到这个问题,捋着长发,自嘲的笑了笑,“看来网络主播这个行业真的不太适合我,我准备回家乡县城去了,或许能有什么发展。”
  “不至于,真的。”听到白晓潇打算回去,林易心中突然有些紧张,“其实我之前也写过一首歌,恰好是跟大田xian有关的,要不我写出来给你看看?”
  说干就干,林易从抽屉里翻出纸笔,沙沙沙写着。
  歌词不算长,不一会功夫就写齐了,也亏着林易当初因为听不懂曲子里的词儿,刻意从网上对照歌词听了一段时间,不然还真写不下来。
  接过歌词,说实话,白晓潇倒是没太在意。
  一个人的才华基本是和经济划等号的,这十来平的出租房,打扫的很干净、整洁,也没有什么怪味儿,但要是拿来说明房间主人的才华,恐怕就有点……
  纸上是一首白晓潇没有听过的新歌,歌名也很有意思,《大田后生》:
  我出生的地方叫做大田xian,
  县里很多的乡镇,他们都很团结。
  东街口的路边,有很多奶茶店,
  零零后的同学,你不会说方言。
  做人一辈子,快乐没几天,
  一条大路分两边,随你要走哪一边。
  不怕不怕就不怕,我是年轻人,
  风大雨大太阳大,我就是敢打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