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十五章 这该死的现实

第十五章 这该死的现实


  林易还是答应了。
  说实话,他在刚听到白晓潇要相亲的时候,险些就炸毛了。
  不过还是深吸一口气,强压下了心里头的不适,毕竟他跟白晓潇说到底也只是个普通朋友而已,又没什么特殊关系,凭什么不让人相亲?
  就是心里头那股子憋屈劲儿,唉,别提了。
  第二天。
  林易特意打扮了一下,穿得精精神神的,头发也梳了好几回,才出门。
  不久后,就看到白晓潇穿了一件纯白的雪纺衫,搭配一件洋气的小披肩,下半身则是黑色短裙,美腿上套着丝袜,高跟长筒靴,手里拿着一个小皮包,长发披肩,女神范儿十足,款款走了过来。
  一只手捋了捋耳畔的长发,漂亮的大眼望向林易,问询道:“这一身还行吧?”
  “太行了。”林易闻着那淡淡的馨香,由衷赞了句:“好看的不要不要的。”
  想起这一身打扮纯粹是为那个相亲对象准备的,心里头不免泛起一股子酸味。
  “呵呵。”白晓潇笑着上下打量了林易几眼,“你也不错,挺精神的嘛。”
  摆摆手,林易扯了扯嘴角,强笑道:“嗨,精神个什么?今天的主角可不是我。”
  大眼扑闪了两下,“没关系,就当我请你吃饭了。”
  “也对,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吃大户的机会是吧?”
  “哈,先说好,超过一百不给报啊。”
  “一百?”林易瞪着眼睛,“你觉得你选的这家餐厅一百块钱能够干什么?”
  “那我不管。”
  “这么的我可不去了啊?”
  “大男人的这么小气,大不了再给你加一百。”
  林易翻了她一眼,“要不要再凑个五十?”
  “二百五啊?”白晓潇笑,眨眨眼,俏皮道:“我就勉勉强强答应了。”
  “答应你个头!”
  ……
  打了车,坐了一会,来到餐厅跟前。
  白晓潇先下的车,故意磨蹭了一会,林易才跟着下来。
  进门,选了个抬头就能看见白晓潇那边,又不太显眼的位置,翻开菜单,上边大多都是些西餐,牛排意面之类的,而且价格齁贵。
  点了个牛排,外加肉酱意面,就坐那等着了。
  白晓潇相亲的对象貌似还没到,回头望了林易一眼,眨巴了两下,用口型示意他省着点,才转了回去。
  林易无语,这么抠。
  再说这价格,就算让他放开了点,也舍不得啊。
  没多久,牛排和意面上来了,就吃呗。
  想想白晓潇上次相亲碰到的那名中年男子,看起来都有四十岁上下了,她家里人介绍的要都是这种,估计白晓潇也不能够看上。
  吃了一会,白晓潇的相亲对象可算来了。
  林易一下子绷直了身体。
  来的人看起来约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戴了个眼睛,斯斯文文的,一身西装革履,关键是长得还很帅!
  有没有搞错,反转这么大?
  皱着眉,饭都没有心情吃了,眼看两人笑眯眯的互相介绍、聊天,尤其是那位帅哥,时不时的拽出一句流利的英语,显得特有礼貌,行为举止也颇具绅士风度,搭配白晓潇甜美迷人的笑容,简直给林易这条单身狗造成了成吨的打击。
  牙齿咬得咯咯响。
  过了好一会儿,就看白晓潇掏出手机,一面微笑着聊天,一面玩着手机。
  “叮咚……”
  林易收到了两条信息。
  打开,都是白晓潇发的,第一条:
  “没光顾着吃吧?”
  第二条:
  “我对面的人……叫李韩生,听他自己说是从英国牛津大学刚留学回来的,目前在父亲的公司学习管理,似乎家里条件似乎不错的样子……”
  林易眼角青筋挑了挑,迅速打了几个字:
  “不怎么样,太能装了,肯定是个臭不要脸的骗子!”
  不过又删掉了,纠结半天,改成:
  “看起来还不错,你可以先试着聊一下看看,如果真像他说的那样海归富二代,那绝对是个金龟婿,没跑了。”
  违心的发了过去,林易也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等了一会,白晓潇又发了一条信息过来:
  “他说想约我一会儿去看电影,之后再开车送我回家。”
  林易心中一紧,呼吸都重了几分,手指在手机上狠狠戳着,回道:
  “吃过饭,再看完电影那都得几点了,不好吧?”
  白晓潇很快回了过来:
  “我也觉得是,所以拒绝了,不过他坚持一会开车送我回去。”
  林易看着信息,松了口气,想了想,又打字道:
  “那多好,吃完饭也不会太晚,正好看看他开的什么车,是不是富二代标配。”
  “那你呢?”
  “我……反正也吃饱了,就不搁这当电灯泡了,下午的漫画还没画呢。”
  白晓潇犹豫了一会儿,才回过来:
  “……那好吧,今天谢谢你。”
  “都是朋友,别客气。”
  深吸了一口气,买单结账,林易没有往白晓潇那桌再看上一眼,走了。
  出门的时候,心里头突然说不出的压抑与难受。
  自嘲的笑了笑,揉了揉眼角,刚进沙子了。
  这该死的现实,真他娘的……
  餐厅里。
  白晓潇下意识的往林易刚刚离开的门口望了一眼,一阵恍惚。
  “嗨,你……没事吧?”李韩生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回过神,抿唇笑了笑,“抱歉,我没事。”
  对面的这个男人,有钱、帅气、高学历……典型的高富帅,这不是自己应该喜欢的类型吗?可是为什么心里反而,空落落的?
  吃过饭。
  白晓潇坐在宝马车的副驾驶,静静托着腮,看窗外杨树一棵棵快速掠过。
  开车的李韩生殷勤的说着什么,白晓潇不时回应一句,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天色,已经有点儿发昏了。
  突然,车子猛地刹住,白晓潇身体不禁向前倾,蹙了蹙眉,有些不解的望向身旁的李韩生。
  扶了扶眼镜,李韩生看了眼后视镜,开始打方向盘掉头,“前边出事故了,只能换一条路回去……”
  白晓潇透过车窗望了过去,不远处,横在前方道路上方的一座高架桥,竟然发生了局部坍塌,小半截碎裂的石体塌落在地,还有一大半的桥体悬着,也显得摇摇欲坠。
  这个时候,车也不多,仅有两三辆车远远的停着,里边的人纷纷走了出来,拿着手机正对着高架桥拍摄着。
  李韩生打着方向盘,“应该有人报警了,咱们还是走吧。”
  “等等。”白晓潇喊了一句。
  她摇下车窗,紧紧盯着高架桥下,那里似乎有个熟悉的身影,正用力将几块碎石扒开,吃力的搬抬着什么。
  “这个家伙,难道不要命了吗!?”白晓潇咬牙,解开安全带,拉开车门就冲出去了。
  “喂喂,你干什么?”李韩生没来得及拉住她,也熄了火,正要追上去,突然一声巨响,高架桥又落下一大块桥体,砸在马路上,扬起了大片的粉尘。
  李韩生被这可怕的场面吓得脸都白了,骂了一句,也顾不上白晓潇,坐上车掉头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