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十六章 桥塌了

第十六章 桥塌了


  林易也搞不清楚,自己这算是倒霉,还是幸运。
  出了餐厅后,他就从路边扫了辆共享单车,慢悠悠的骑着,反正心情也不大好,就当散心了呗。
  路上遇着了一对小情侣,正便走便刷着魔音,手机里传来熟悉的调子:“零零后的同学,你不会说方言……”
  没有错,是那首《大田后生》。
  火了,真的火了!
  听声音,应该不是白晓潇唱的。
  想起那位时尚甜美的女神邻居,林易又感觉有点儿堵得慌,她现在应该跟那位戴眼镜的富二代聊得正欢吧?
  自己这辈子是成不了富二代了,富一代倒是能努努力,现在《蜡笔小新》的平均订阅已经突破五千了,要不改成一天十话?
  正想着呢,也不知骑了多久,突然而来的一声巨响,把林易险些吓尿了!
  那座完全是石头堆砌而成的高架桥,竟然发生了坍塌,好巧不巧的是,有辆车正好从桥底下路过,被塌落的石堆瞬间埋在了底下。
  林易呛了一满嘴灰,但屁事儿没有,算是跟死神擦肩而过没错。
  刚刚哪怕高架桥再晚塌陷一分钟,这会儿就没有自己了。
  你说巧不巧?
  莫非是老天都觉得自己混的太惨,起了恻隐之心,不忍心下手?
  摇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心思驱逐出脑海,捂嘴咳嗽着,退了几步,观察了一下眼前的高架桥。桥体在塌陷了一部分之后,没有继续塌落,但看它摇摇欲坠的样子,谁也保不准,它什么时候还会继续坍塌。
  咬了咬牙,林易决定,闪人!
  倒不是说林易不愿意救人,他也实在是有心无力不是?
  谁的命不是命了?你说万一出个意外啥的,自己的父……大伯大娘,谁给他们养老送……好吧,有大哥小哥在,就算不需要林易养老送终,终究也是会伤心的嘛。
  找了个安慰自己的理由,刚想离开这危险的地方,却发现两只脚怎么也迈不动。
  脑袋里突然冒出小时候的一个画面:
  七八岁的林易正蹲坐在门口的黄泥路上,捧着缺了个小口子的大瓷碗,扒拉着面条。
  突然,表叔家的儿子金三儿一路小跑了过来。
  “易子,易子!你大伯回来了,还有好大一群人咧。”
  这是属于这个世界“林易”的记忆,时不时的出现在林易的脑海中,为了方便区分,林易将这副身体原来的主人称之为“林二”,也就是第二个林易的意思。
  “林二”打小生活在农村,那个时候人们都很穷,母亲在生他的时候难产,来不及送到县医院,就去世了。
  自小起就是父亲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照顾着“林二”。
  等大家的生活水平都好一些了,眼看同龄的孩子都上起了学,“林二”总不能还跟着去庄稼地里打滚玩泥巴吧?
  可那个时候家里除了糊口的粮食,真的是几块钱都拿不出来。
  为了给年少的“林二”挣点学费,没读过什么书的父亲只能将林易寄放于大伯家,自己外出打工,据说是在外省某个工地干活,小时候的“林二”每次都要盼很久,才能盼到父亲回家一趟。
  端着大瓷碗的“林二”猛地吸溜了几口面条,放下碗筷。他记得前些天大伯说过,父亲这两天就要回来了,每次回家,父亲都会带上一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给“林二”,这都是他童年记忆中最美好的东西。
  怀着兴奋的心情,跟着金三儿一起跑到了村口,看到大伯一脸难过的跟村里的叔伯长辈们在谈论些什么。
  “大伯呀,俺爸呢。”
  “林二”憧憬的眼睛在人群里找寻着,却始终没有看到父亲的身影。
  看到“林二”的小身板,大伯一下子泪目。
  “易子啊,你爸他……回不来了。”
  年少的他当时还不太理解这句回不来是什么意思,后来才知道,是父亲干活的那个工地发生了事故,盖的楼塌了,父亲正好被压在了下面,很久才被后来赶到的消防员挖了出来,可那时已经太晚了。
  当时赔的钱搁现在也不算多,其中大部分都供给“林二”后来上大学了。
  大伯每每回想起这些,都会禁不住感叹,要是当时有人能够挺身而出,带头救人,或许父亲就能够抢救回来,“林二”的人生,也会完全不一样了。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林易”,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遗憾。
  “林二呀林二,你父亲……算是咱爸吧,出了那种意外,我也很遗憾。但眼前这情形不一样啊,这桥可没塌完,随时都有可能二次塌陷,咱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慢慢考虑救人的办法好不好?”
  林易都要哭了,他确实没有骑到高架桥的底下,但问题是他离得也太近了。
  一旦高架桥全面坍塌,他这个位置倒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乱石飞溅,被砸中了,受个伤残个疾什么的,也完全受不了啊!
  “你丫的,别来这套我跟你讲!现在这副身体里我才是主观意识,林二你最多算是一段记忆,哥们儿不信了嗨,还治不了你了。”
  林易咬着牙,想要骑车后退,感觉浑身的肌肉都在用力,但身体就是不动弹。
  他穿越后这么多天,还是头一回感受到这副身体原主人的影响力。
  折腾了好一会儿,林易放弃了,“好吧,好吧,我回去救人行了吧!?”
  说来也奇怪,林易想要后退是根本不可能,但刚说要去救人,身体立马动了起来,直接蹬车往前窜了一截。
  林易欲哭无泪,哥们就是这么试验一下,结果距离危险更近了一大步。
  好吧,现在也没有什么退路了,抬起头,打量了一下高架桥,还有堆积的乱石,以他现在的臂力,估摸着清开石堆,应该不难。
  不上前救人,走不了,上前救人,没准还有机会。
  林二你个二舅姥姥的,不管了,硬着头皮上吧!
  将共享单车扔到了路边上,动手,救人。
  重达数十斤,甚至一两百斤的石块,对林易来说并不算什么。
  天赋异禀的右臂有着远超正常人的力量,左臂虽然差上了一些,但那是相对于右臂而言的,就好比普通人里的“右撇子”,这让林易可以轻松的将石块扒拉到一边。
  可哪怕只是整座高架桥的“一小部分”,对于林易来说,也是个十足的庞然大物。
  头顶摇摇欲坠的剩余大部分桥体,简直是悬在林易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救人的每一分一秒,都是在与死神赛跑!
  汗水嘀嗒嘀嗒的落着,一块块石头被林易扒出来并快速的清理到一边。
  一边清理,一边碎碎念着:
  “林二,你大爷的。”
  “林二,你二大爷的。”
  “林二,你三大爷的……”
  体质虽然比刚穿越时强了不少,但进行这种高强度的搬运,还是非常的耗费体力,身上的衣服很快便被汗水浸湿。
  林易不知道花了多长时间,不时抬头看一眼高架桥的状态,这样的每分每秒,对于他这种惜命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可怕的心理煎熬。
  期间也有人想要上来帮忙,可是看到头顶摇摇欲坠的桥体,还是退缩了。
  砰的一声,随着一块大石被搬开,终于,那被压在乱石下的轿车,露出了一角。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林易的心跳都因这声响动停止了那么几秒,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一块足有两人来高的巨石,从头顶的高架桥脱落,重重砸在了林易不远处的地面上,粉尘飞扬。
  大口喘着气,如果刚才那块石头是砸在自己身上的话……
  林易快要哭了。
  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从物理角度来讲,一旦支撑着的碎裂桥体发生石块脱落,那么距离下一次的坍塌,恐怕也不远了!
  将旁边散落的石块清理干净,就只剩下一大块横在车顶上的巨石,仅凭目测来看,怕也得有上千斤。
  搓搓手,托举着这块巨石,双臂用力,让巨石的另一边撑在地上,借着力,一点点将巨石从车顶挪开。
  “喂喂,林易,你是不是疯了!?”
  一声熟悉的大吼,让林易憋的一口气差点儿泄了个干净,抬起头,发现竟然是一脸怒容的白晓潇。
  “你怎么来了?”望了眼头顶随时都有可能塌陷的高架桥,苦着脸道:“知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那个姓李的帅哥呢,搞什么?赶紧让他送你回去!”
  说着,又要扛起车顶的巨石。
  “别废话。”白晓潇咬着牙就要去拽林易:“你也跟我回去!”
  林易倒是想回去啊,问题两只脚就像是生了根一样,任白晓潇怎么拉拽就是纹丝不动。
  “看来不行,我……得留下来救人。”
  老子也特么的想回去啊,问题不救人,哥们就走不了啊。
  林易心里内牛满面。
  不敢再耽搁时间,双臂再次用力托起巨石。
  白晓潇蹙着眉咬了咬唇,突然捋了捋袖子,也走了上来,帮林易一起搬。
  “我的个姑奶奶……”林易服了,“赶紧走行不行,没看桥就要塌了?”
  白晓潇看也没看他,“是啊,就你伟大,就你高尚,我就不能帮忙?”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
  “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你还真就是这个意思!”
  好吧,林易被这句话噎了回去。
  说实话,有人帮忙搭把手,确实让林易轻松了一大截,尤其是发现白晓潇的力气可不小。
  砰的一声,巨石被挪开,扔到了一边。
  重重蹭了一把汗,林易喘着粗气,“没看出来啊,你力气还挺大。”
  白晓潇一蹙眉,刚要说话,突然头顶传来闷重响动,林易脸色一变,想也没想,直接将白晓潇扑倒在地,护在了自己身下。
  等了几秒,想象中的可怕场面并没有到来,似乎只是虚惊一场。
  白晓潇甜美的脸蛋有点儿发烫,拍了拍林易的肩膀,“没事儿。”
  “还好……”林易有点儿后怕的爬起来,又怕白晓潇误会,“刚才我以为桥要塌了,那个……纯粹是本能反应。”
  白晓潇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下次就未必有这么好运了,先救人要紧。”
  轿车也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质量似乎很不错,被那么大一块巨石砸中,竟然只是陷了一点儿下去。
  清开车门前的落石,隐约的能够听到车内的求救声。
  可由于被巨石的力量拍中,车身下陷,车门也变形了,正常方式根本打不开。
  咬咬牙,砰的一声,一拳砸碎车窗玻璃,之后用手抱着车门,猛地用力一拉一扯,竟然将整个变形的车门硬生生拽了下来!
  没有理会有点儿傻眼的白晓潇,林易扔掉车门,低头看去,发现主驾驶座上是一位头部染血的年轻人,一身军装,似乎是名军人。
  嘴一张一合的,如虾一般努力弓着身体,极其费劲的向后指了指,声音虚弱发颤:“先……先救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