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十七章 谁跟他是小两口

第十七章 谁跟他是小两口


  “首长?”
  林易探着脑袋往里边望了望,视线不是很清晰,但后座上似乎确实有个人的样子,呼吸声很重。
  努力扯了扯林易的衣服,那名军人咬牙道:“不用……管我,把首长……救出……就行……”
  说着,忍痛尽量向后靠,想要给林易腾出空间。
  “别说了,我先救你出去。”
  解开安全带,林易想要将年轻军人拖出来,却发现他的腿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外边传来“咔”的一声巨响,还有白晓潇焦急的喊声:“动作快点,高架桥快撑不住了!”
  年轻军人一只眼睛已经被血水糊住了,勉强睁着另一只眼,额头青筋抽搐着“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你丫的少废话!”
  林易也焦急的不行,时间就是生命,早点救人出来就能早点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伸出右手摸索了一会儿,用力一掰,只听“喀嚓”一声,不知什么东西被掰断了。
  终于挣脱出了腿,林易将年轻军人一把拽了出去,交给白晓潇,喘着气:“你赶紧扶着他到安全的地方……”
  白晓潇瞪着大眼,“那你呢?”
  “这都什么时候了?”林易皱着眉:“快点去!”
  “喂,你……”白晓潇蹙起眉,望了眼又重新钻回车子里的林易,又望了望摇摇欲坠的高架桥,咬咬牙,搀扶着年轻军人,往马路边安全的地方走。
  大约出了危险的距离,几名围观的行人围了上来,慢慢接过年轻军人,招呼着:“赶紧叫救护车!”
  白晓潇刚要回去,一个人伸手拉住了她,“姑娘,别再去了,太危险了。”
  转过头,是一位大妈。
  “可是……”咬着唇,白晓潇望向高架桥低下,“我的朋友还在那。”
  “轰——”
  仿佛地覆天翻,整片大地都摇晃了一下。
  大妈吓得慌忙捂住了耳朵,白晓潇也被吓了一跳,心中一紧,迈步朝着高架桥跑去。
  “喂,姑娘……”大妈这回没来得及拉住。
  高架桥的中间部分已经彻底断裂,砸在了地面上,呈一个V字型,大量的粉尘吞没了视线。
  而那辆车,就在V字型桥体右下方的角落。
  耳中嗡嗡作响,白晓潇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高跟靴子与地面接触的哒哒声,伴随着桥体碎石渐渐脱落,最终轰隆巨响声淹没一切,整座高架桥全部塌陷,与此同时,哒哒声也达到了最密集的时刻……
  “喂,你四不四傻啦?”奔跑中的白晓潇被一条强力的臂膀给拦了下来。
  灰尘中。
  林易的身影显露出来,重重咳了几声,皱眉捂着嘴,“人家都往安全的地方躲,你倒好,哪儿危险往哪跑,是吧?”
  “你这家伙!就你不怕死,就你有本事……”白晓潇眼角有点湿,死死瞪着他,心里压抑的怒火一口气爆发了:“有病啊是吗?”
  “说的没错……”死里逃生,林易激动啊,终于活着逃出来了!不过内心又忍不住破口大骂,这该死的林二,害得哥们儿差点就见不着明天的太阳了。
  恶狠狠的:“我也感觉自己有病,还是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他这会儿后背上背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人,正被粉尘呛的剧烈咳嗽了起来,林易回头望了一眼,“先离开这再说好吧?”
  另一只手下意识想要拉住白晓潇往外走,却被一把挣脱。
  “你干嘛?”
  “抱歉哈,意外,意外……”
  终于走了出来。
  将老人放在了路边,林易大口喘着气,正打算一会儿坐下歇一会儿。
  就看白晓潇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无奈,只能跟上。
  “……小伙子。”老人狠狠喘了几口气,恢复了一些精神,伸手去抓林易,“今儿的事,太谢谢你了。”
  “没事的,别客气。”林易毫不在乎,本来嘛,也不是他要去救人的。
  又抬头看了一直往前走的白晓潇,问:“你女朋友?”
  “不是,普通朋友。”林易叹了口气。
  老人点了点头,“刚刚搬石头的就是你吧?小伙子,力气跟胆量都很不错,有没有兴趣到军队里来耍耍?”
  林易刚刚就听到那名军人称老人为首长,当然了,也别误会,只要是连长以上的级别,在部队里,都可以被称之为“首长”。
  所以眼前这名老人,最起码也是个连长级别。
  眼看白晓潇走远了,林易有点儿急了,“还是别了,就是一平民百姓,军队里的那些纪律我可受不了。大爷,有机会再跟您聊,我得先走了……”
  这个时候,警笛还有救护车的声音相继传来。
  老人松开了手,问了一句:“嗨,像你这样的年轻人现在已经不多了,我觉得应该在社会上起到一定的带头作用,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林易拍了拍身上的粉尘,站了起来,神秘一笑:“请叫我雷风……”
  说完,挑了挑眉,冲着白晓潇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雷风?刚才明明听那个小女娃叫他林什么来着……”老人默默的望着林易离开的方向,摇摇头,笑了:“有意思的小家伙……”
  林易追了有一会儿,可是已经失去了白晓潇的踪影。
  他也实在是累得不行,浑身酸痛,一屁.股坐在了马路牙子上。
  远处,一辆出租车突然掉头开了过来,停在林易前边马路上,车窗摇了下来,白晓潇瞪着他,“……上来!”
  屁颠屁颠跑了过去。
  出租车上。
  白晓潇一言不发,林易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倒是开出租的师傅笑了句,“看你们一身灰的,也是碰着了事故吧?”
  见白晓潇不说话,林易回了句,“是啊。”
  “嗨,现在哪儿都不安全,没受伤就是好事……”师傅很健谈的样子,从后视镜望了一眼,“小两口闹脾气呢?”
  “谁跟他是小两口?”白晓潇有点儿听不下去了。
  林易也道:“师傅误会了,咱俩是朋友,普通朋友。”
  “抱歉。”师傅笑了笑。
  见两人还是半天没什么动静,司机师傅又来了句,“老弟,男人嘛,有时候就得主动点,别管什么事,生气了,咱就先道歉。”
  林易恍然,对着白晓潇,诚恳道:“我道歉,今天不该带你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
  白晓潇瞪着他,“我用你带?”
  “也对哦。”林易点点头,“又不是我带的,我道个什么歉?”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道歉?”
  “喂,这话没意思了,又没有谁对谁错,干嘛非得道歉?”
  “随你吧。”白晓潇又扭过头去。
  “哦,明白了。”林易见她这态度,呵了一声,也有点儿窝火。“打扰到了你跟那个李韩生的约会是吧?那行,我道歉。”
  白晓潇看着林易,故意道:“是啊,人家可不会没事去玩命,还比你高,比你帅,比你有钱,没错吧?”
  林易被噎的一句话说不出来,冲着前边喊了一句,“师傅,前方靠边停,我要下车。”
  司机师傅道:“别急嘛,已经快到了……”
  林易一看,可不是,已经到公寓外的巷子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