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二十一章 病倒了

第二十一章 病倒了


  无事可做的林易发现白晓潇已经三天没有登录魔音直播间,也看到了各种恶毒的辱骂以及人身攻击,林易也尝试着辩解,可是留言很快就被淹没在谩骂的人群当中。
  是不是要去看看她?
  林易这样问自己,不过又很快否决了。
  人家有男朋友陪着呢,没准这几天都在外边游玩散心,双宿双飞,自己没事去凑什么热闹?
  至于她哥,那个打扮流里流气的家伙,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务实的家伙,赌博不奇怪,但你要说白晓潇私生活不检点,爱打牌赌博?
  扯淡,纯粹是扯淡!
  实际上这三天里,白晓潇没有开直播,也没有出门,而是把自己锁在屋子里。
  网上各种恶毒的辱骂和留言,比上次带节奏那一波更加可怕,因为那只是少部分黑子在恶意带节奏,可现在,却已经算得上是全网的抵制和谩骂了。
  官方那边也来过电话,问她要不要重新换个小号,或者公开的解释一下什么的,都被白晓潇给拒绝了。
  重开个小号,只是治标不治本,公开解释就更不可能了,她哥确实参与赌博了,还欠了几十万,这都是事实,牵扯出来,那可是违法的事情。
  这几天她根本没有休息好,人累,心更累。
  唔,感觉头好痛,像是要裂开一样。
  滴咚,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母亲发过来的,问她钱借的怎么样了。
  强撑着坐了起来,是啊,还差二十万的贷款要还,难道这么一直逃避就行了?
  ……
  出租屋内。
  百无聊赖,正在刷魔音的林易,突然收到一个提示:您关注的主播小小上线了。
  一下子来了精神,进入直播间。
  白晓潇一如既往的甜美、漂亮,可是精致的妆容下,却掩盖不住那深深的倦意,就像是好几天没有合眼休息过了一样。
  刚上线,一大波涌进来的游客就开始了辱骂吐槽,一连串的绿茶、不要脸、滚、去死之类的恶毒言行,充斥整个直播间。
  也有一部分像林易这样帮忙说话的,但很快就被更多的谩骂声所淹没。
  “这群人是不是有病,人家说什么就信什么,现实中那么多的人渣不去管,女主播女明星之类的但凡有点风吹草动,立马跳出来骂,不是有病是什么?”
  林易抱着手机忍不住破口大骂,好吧,曾几何时,他也是这群病人中的一员。
  直播中的白晓潇神色有点儿恍惚,看着直播间的各种谩骂留言,突然身子一晃,倒在了镜头前。
  林易心中咯噔一声,连外套都来不及穿,直接冲出了房间,穿过院子,来到白晓潇门前,用力拍打着门:“喂,有人吗?查水表的,开开门……白晓潇,听到没,你开开门。”
  同时盯着手机。
  似乎是听到了门外的动静,白晓潇捂着额头勉强睁开了大眼,很难受的样子,吃力地看了眼镜头,伸手关掉了直播。
  过了好一会,门咔嚓一声开了。
  白晓潇难受的翻了他一眼,“你……干嘛,吵死了。”
  说着,身体就是一晃,林易连忙扶住了她,“你没事吧?”
  “不对!”感觉到体温有点儿不对劲,摸了摸她的额头,神色一变:“怎么这么烫?你发烧了!不行,得赶紧去医院。”
  “我……没事。”白晓潇蹙了蹙眉,“估计休息……一会就好了,你……先回去吧。”
  说着就要推开林易。
  “开什么玩笑,这么烫,是休息能好的吗?”林易瞪着眼,扶住她,“听话,我带你去医院。”
  “我不去……”白晓潇大眼一张一合的,好像随时能睡着,“用……不着你管。”
  林易望着她,“好好,我不管,你男朋友呢,我帮你叫他。”
  白晓潇突然睁大了眼睛,“什么男朋……”
  话还没说完,就像迷糊睡过去。
  林易吓了一跳,哪里还管她男朋友不男朋友的事情,急匆匆背上她,关了门,赶紧就往医院去了。
  医院里。
  大夫一量,高烧四十度了都,林易啥也没说,赶紧的交钱,办理输液,还弄了个单人的高级病房,毕竟林易现在也算有点钱了不是?
  病房里,看着白晓潇静静睡在病床上,有种儿病态的美。
  心里头噗通噗通的跳着。
  这一个月里,他已经尽量不要去想白晓潇那甜美的样子,漂亮的眼睛,可他越是刻意回避,心里头就越难以放下,甚至忍不住悄悄下载了魔音软件,每天偷偷的看着白晓潇直播。
  不过他也很清楚,人家已经有男朋友了,他没有资格,更不应该,去打扰她的生活。
  或许,也只有这么一会儿,才能静静的陪着她。
  这也是林易花钱找个单人高级病房的原因,其实倒没有什么龌撮的想法,只是想要单独的陪她一会儿。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是白晓潇的。
  怕打扰到白晓潇休息,林易拿着她的手机,走到了病房门口,看了一眼,似乎是白晓潇母亲的来电。
  犹豫了一会儿,接通了。
  “喂。”
  对面听到声音不对,语气变得严厉起来,“你是谁?”
  “伯母你好,我是白晓潇的邻居,她今天突然病倒了,高烧,是我把她送到医院来的,这会应该刚睡着不久。”
  “真的假的?”白晓潇的母亲似乎有点儿不信,“你找大夫或护士接个电话。”
  林易也能理解,找到护士站,照做了。
  “对不起噢小伙子,我误会你了。”
  “没事的伯母,能理解。”
  “晓潇她,没事吧?”
  “这会儿正输着液,烧应该差不多退下去了。”林易笑了笑,“也亏着我强拉她来医院,要不她还不来呢,结果一量,四十度,高烧了都,差点给我吓一跳。”
  “真的啊,那太感谢你了。”
  “没事没事,都邻里邻居的。”
  “对了,小伙子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林易。”
  “小林是吧,多见谅,晓潇就这脾气,打小跟她爷爷学功夫,身体一直不错,很久没生过病了,估计是不习惯去医院。说起来也怪她哥,没脑子,被人家联手骗去了三十多万,晓潇给垫了十几万,这不还差二十来万要还嘛,晓潇估计也是为这个操心,才急病了。”
  “骗了那么多?”林易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想到网上那些曝光白晓潇她哥赌博欠下几十万的事情,看起来似乎是真的。
  “是啊,那群杀千刀的骗子,真是该死了,没见过钱的……”
  农村大妈骂起人来着实不大好听,林易耳朵自动过滤掉了。
  “伯母,那具体的还差多少?”
  电话那头,白晓潇母亲迟疑了一下,“大概……二十四万吧。”
  “二十四万……”林易大致算了一下,《蜡笔小新》的稿费基本还没动,但手里头也有二十万出头的样子,全部借给白晓潇的话,也还差几万。
  “这样。”林易道:“伯母您别着急,钱的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等一会输完液,白晓潇醒了,我再让她给您回电话。”
  “好好,小伙子,那就麻烦你了啊。”
  “别客气伯母,那我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