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五十三章 上帝的嫉妒

第五十三章 上帝的嫉妒


  林易大喜,正愁没有手段反制漫天下呢!
  面对漫天下的一次次强势剥削,林易除了断更表示抗议,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就算以对方不发稿酬的理由来上诉,网站也有很多扯皮应对的办法,诉讼时间一般很长,甚至最后也不一定能够讨回一个公道。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太谢谢您了,老师,我敬你一杯。”
  灌了几口冰啤,林易好奇道:“听口音,师母是香江人?”
  “对,她以前在香江长大,接受那边的西式教育比较多,比较喜欢那些乌七八糟的国外画作。”
  “噢。”林易汗颜。
  对于范老师这样传统的国画大师来说,那些国外所推崇的人体艺术之类的,可不是“乌七八糟”嘛?
  这个世界的香江并没有被殖民,但曾经有一段时间,为了促进东西方交流,曾“租借”给号称日不落的帝国几十年,文化和思想相对来说较为接近西方国家。
  几杯酒下肚,范老师带着微微的醺意,打了个嗝,“对了小林,毕业这么久,谈对象了没有?”
  林易迟疑了一下,“谈了。”
  “哦?”范老师好奇道:“谁呀?老师教过的学生吗?”
  “不是,您应该……不认识。”
  “这样啊……”范老师又吃了口菜,“叫什么名字?做什么工作的?”
  “这个……”
  林易不知道该咋说了,他答应了白晓潇的经纪人冯琳不把两人的关系说出去。
  范老师盯了他一会,安慰道:“小林啊,没事的,你的性子老师还能不了解?没谈对象就没谈对象,用不着搁老师面前逞强,等有机会,老师帮你介绍一个!”
  林易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老师,真不是,我……”
  “嗨,就这样定了,跟老师还客气什么?”
  林易发现自己跟范老师说不清楚,只得老老实实闭嘴,反正过不了几天就回去了,没准到时老师就忘了这事。
  吃完饭,林易主动去收拾桌子刷碗,范老师则眯眼补了个午觉。
  趁着范老师休息的功夫,林易出去了一趟,买了点菜,鱼呀鸡肉之类的,回来的时候,范老师已经醒了。
  “你怎么买菜去了?等你师母回来,叫她去买。”
  林易将菜放进冰箱,笑道:“那我也总不能一直白吃白住吧?等晚上,我给您和师母做几道拿手菜尝尝。”
  范老师指了指他,失笑:“你小子是在讨好我还是讨好你师母……”
  林易打了个哈哈,“都一样,都一样。”
  又画了一下午的画,林易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及时收了笔,开始洗菜做饭。
  五点半的时候,师母拿钥匙开了门,一进屋,就闻到一股子香味儿,见林易在厨房里忙活着。
  “师母,您回来了?”
  师母好奇的望着桌子,“这些……都是你做的?”
  就看桌上:
  白灼菜心、清蒸草鱼、可乐鸡翅……
  林易干咳一声,“那个,师父也帮忙了。”
  “他?你问问,结婚这么多年了,你师父做过饭没有?”
  范老师假装没有听见,别过头去看报纸。
  “……师母稍等,马上就可以吃了。”
  饭桌上。
  师母夹了一块可乐鸡翅,动作很优雅,轻轻咬了一口,眼睛一亮:“嗯,挺好吃的,小林呐,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份手艺嘞,以后哪个女孩能嫁给你可是有福喽。”
  这道菜是跟白晓潇学的。
  林易笑着:“您再尝尝别的。”
  “嗯,这个味道也不错的……”
  吃过饭,林易抢着洗了碗,师母就瞥了范老师一眼,“你在家一天,也不知道帮帮忙,净让人家小林一个人干活啊?”
  范老师哼了一声,“他是我徒弟,搁过去徒弟就是半个儿,干点活怎么了?”
  林易正好从厨房里出来,笑道:“老师说的对,现在外头酒店贵的要死,老师让我在这住着,还亲自教我画画,我也就做个饭洗个碗,算起来,还是我赚了呢!”
  “小伙子挺会说话的哦。”师母笑了笑,说着想起了些什么,“对了,你也是学美术的,有没有听说过《哭泣的女人》?”
  “哭泣的女人?”林易感觉有点儿耳熟,很快,一副油画在他的脑海之中成型。
  林易恍然,“毕加索大师的代表作之一?”
  “没有错。”师母遗憾道:“可惜啊,这幅不朽巨作,也伴随着那次火灾遗失了……”
  这个世界由于历史与林易所处的上一个世界有所偏差,许多名人字画的命运也不一样。
  七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出现了这么一个家族,他们从各个国家收集了无数的世界名画,其中就包括毕加索的那副《哭泣的女人》。这个家族的本意是想要打造一座世界上最具名气的画廊展览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展览馆即将开业的头一天,竟发生了一场可怕的火灾,将无数的名画就这样化为了灰烬。
  有人说这是艺术界的巨大损失!
  也有人说这是一个可怕的阴谋,是想要掩盖那些名画的真正去向,可是至今为止,这些消失的名画都还没有出现过,而那场大火,也被人们称之为“上帝的嫉妒”。
  据传,正是那些艺术巨作,令上帝生出了妒忌之心,才会将其付之一炬。
  有感而发了一句,师母又笑着:“我托国外的朋友,好不容易弄来了海勒大师的复原版本《哭泣的女人》,据说这是海勒·布鲁斯大师走访了几十个国家,寻找到十几位曾见过《哭泣的女人》原画的老人们,耗费了五年多的时间,才完成的。”
  师母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从里边小心翼翼的取出一个U盘,冲林易开口,“别整天跟你师父学他的破国画,没什么用,来,师母带你见识见识真正的艺术!”
  打开笔记本电脑,把U盘插了上去,范老师也不服气的凑了上来,想要看看师母口中的真正艺术。
  师母瞥了老师一眼,把适配器递给了他,“喏,把电源接上,笔记本快没电了。”
  点开那几十兆的图片,鼠标箭头转了十几秒,一副颜色艳丽的油画,展开于屏幕之上。
  范老师呵了一声,“真正的艺术……就这个?”
  “你懂个什么?”师母不爽了,“这是毕加索大师的立体派手法,曾代表着现代艺术史上的革.命性突破!算了,跟你这个老古董说了也是白说。”
  “就革.命出这么个玩意啊?”
  范老师不屑道,也不乐意看,顺势往沙发上坐去。可他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适配器电源线,笔记本被带着啪的一声摔在地板上,长条形的U盘顺势给压了个对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