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五十四章 哭泣的女人

第五十四章 哭泣的女人


  “老师,您没事吧?”
  范老师被绊的趔趄了一下,倒是没有什么事儿,反观师母那边……
  “范伟!!!”师母拿起中间弯成九十度的U盘,怒火中烧,“你个老扑街,知道这是我费了多大功夫才从国外弄回来的吗?!”
  在学生面前,被师母这样骂,范老师的面子上也有点挂不住,“李雅琴,你看看你,还有没有一丁点人名教师的觉悟?我又不是故意的,你……简直有辱斯文!”
  “天天有辱这个斯文那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还说你不是故意的!”师母发起了飙,“不就是没有给你们范家生个儿子吗?你母亲在的时候就看我不顺眼,现在轮到你了是吧?行,我走,我现在就收拾东西,到闺女那住去!”
  眼看事情越闹越严重,林易检查了一下笔记本电脑和U盘,发现电脑已经开不了机了,忙举起U盘,开口劝道:“师母,U盘虽然折了,但没有断,家里还有电脑吗?没准里边的东西还能够读出来。”
  “真的?”师母狐疑接过U盘看了看,尚不解气的瞪着范老师,“卧室里有电脑,先试试看,实在不行了我再跟这个老家伙算总账!”
  林易偷偷望了范老师一眼,“其实吧,我觉得范老师真不是有意……”
  “你闭嘴。”师母捡起U盘,“用不着替那老东西说话,跟我过来。”
  林易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就留下范老师在客厅里气呼呼的坐着。
  卧室里,师母打开了那台看着就挺高端的台式电脑,进入系统后,师母将U盘插入USB后,等了一会儿,电脑右下角弹出提示:发现新硬件。
  没等林易松口气,电脑桌面又迅速弹出个框:驱动器G中的磁盘未被格式化,是否现在进行格式化?
  只有是和否两个选项。
  “稍等,我来试试。”
  林易从计算机管理里找到磁盘管理,捣鼓了几分钟,一旁的师母蹙眉道:“怎么样,还能打开吗?”
  林易略显尴尬,“……估计是不行了。”
  U盘和机械硬盘不同,一旦损坏,里面的数据就基本不可能再恢复出来了。
  “我知道了,幸苦你了啊小林,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师母一脸杀气,“这幅画我准备拿去给学生们上课的,这下好了,全毁掉了!不行,今天我必须跟那老东西好好算算账!”
  看着师母顺手抄起电脑桌边一个花露水瓶,看这架势,就跟街头斗殴似的,吓得林易冷汗唰的一下子冒了出来。
  “师母,那个……先冷静一下!”林易急忙拦着,脑袋里快速思索着,突然看到电脑桌面上那熟悉的绘图软件,灵机一动:“您千万不要冲动,我没准有办法还您一幅《哭泣的女人》。”
  师母气得直喘气,听这话,有点儿不信,“真的?”
  “您只需要给我点时间……师母,冲动是魔鬼,请务必保持冷静。”林易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块手绘板。
  吃饭的家伙,当然要随身携带。
  重新坐回到电脑跟前,脑袋里回忆起前世曾看过的那幅完整版《哭泣的女人》,点开绘图软件,改为油画笔。
  试着用压感笔画了几笔,又删除,找找感觉,调了调色。
  油画和普通的绘画是不一样的,油画的笔触能够呈现出一种立体感,前世有一款叫做AdobeProjectWetbrush的软件,能够在2D的电脑画面上营造出3D的油画效果。
  而这个世界上的绘图软件,已经包含了类似的功能模块,直接点开即用。
  “你这是要现画一幅《哭泣的女人》?”师母望着林易的举动,有些被气乐了,“小林啊,我知道你也是好意,不过油画跟国画可不……嗯?”
  师母眼睛,渐渐舒张开,直至彻底瞪圆!
  就看到电脑桌前的林易,眼神突然变得无比专注起来!握着压感笔的右手抽风似的疯狂摇摆,或快或慢;同时左手在键盘上啪啪啪的快速敲击着,各种快捷键以及色彩的切换在屏幕中央一闪而逝,一副色彩略显暗沉的油画,正在林易的手下快速成型!
  “这……”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雅琴压根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快的作画速度!
  客厅里的范老师突然发现卧室里没有了动静,好奇心驱使之下,也走了进来,结果就看到了林易那打桩机般的绘画表演。
  抬头朝显示器望去,范老师皱起眉,“这画的是个什么鬼东西?”
  “嘘!”师母连忙嘘声,唯恐打扰到林易作画,压低声音,激动道:“你能懂个什么?毕加索大师喜欢在艺术里把丑化为美,同时又在现实里义无反顾的使美向丑沉沦。这副画上的女人名叫玛尔,她与毕加索大师相恋十年,后来毕加索大师爱上了女画家吉诺,极度伤心的玛尔整日以泪洗面,被毕加索大师画了下来,才有了这副世界名画——《哭泣的女人》。”
  范老师瞪着眼睛,有些替画中女人忿忿不平的意思:“就这种无耻小人,也配得上大师二字?”
  “大师说的是他的画,又不是他的为人?”师母冲着他:“叫你小声点,非得跟我作对是吧?”
  被师母狠狠剜了一眼,范老师哼哼两声,不说话了。
  就看电脑上,林易笔下那些散乱而紧凑的线条,剧烈变化着的粗犷色彩,以挺直有力的笔触交汇着;画中女子倒悬着锯齿般的眉毛,悲愤的大眼和前额颠倒支离,面部色彩黄绿对半夹着片紫,唇齿区间蓝白惨淡,一手抓着腮帮,极显肌肉的僵硬和情绪的张力……
  收了最后一笔,林易左手按下了保存快捷键,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十指,松了口气:“终于完成了。”
  站了起来,“师母您看一下,我画的行不行?”
  师母:“……”
  这哪里是行不行的问题?
  这可是油画啊!而且还是毕加索大师著名的立体派巨作,就连海勒·布鲁斯大师也得耗费五年多的时间去研究、复原,李雅琴甚至怀疑,哪怕毕加索大师重生,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这幅杰作!
  而且从客观角度来看,林易的这幅画竟然比刚刚那幅海勒大师的复原画更为接近《哭泣的女人》所表达的涵义:
  首先整幅画色彩更加阴沉悲观,其次,形象也更为惊悚。画中女子嘴唇因痛苦而紧皱,苍白如骨,牙齿紧咬手帕,带着死气的绿色和黄色浸染了她的脸颊,泪珠滚滚,汇聚成河,化作她的发,一只昆虫正舔舐着从她眼中淌出的溪流……
  这幅画,看得李雅琴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范老师自然是看不懂这些的,只是好奇,“你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林易不解,“什么?”
  “就是你刚刚,怎么在电脑上画的……那么快?”
  “噢。”林易恍然,解释道:“我这两年一直在网上上画漫画,可能是这个原因吧,用电脑作画时特别顺手,大约会快那么一点。”
  李雅琴听着很无语。
  你那是快一点吗?你那是把人家五年多的时间,无限压缩到二十分钟左右好嘛!
  师母突然站起身,顺势挡住了范老大爷,和颜悦色开口:“小林啊,有没有兴趣跟师母学艺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