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六十三章 玩一玩

第六十三章 玩一玩


  闫昆雄指了指刚刚放下的杠铃,“这是140公斤的杠铃,对你来说可能有点沉。”
  说着,又指了指那边小了一圈的杠铃,“那边是56公斤的,想不想试试?”
  林易弯下身子,摸了摸140公斤的杠铃。
  闫昆雄伸出食指摇了摇,笑着摇头,“NO,NO,不是那个,那个对你来说……”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林易单手攥住140公斤的杠铃,“锵”的一声提了起来,掂量了几下,自言自语道:“嗯,确实有点沉。”
  闫昆雄:“……”
  四周几个本来想看林易出糗的,瞬间瞪直了眼睛!
  我去你二舅姥姥的,那可是140公斤啊,一只手就提起来了?
  ……我读书少,你可千万不要骗我!
  闫昆雄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
  “看不出来啊小老弟,力气还真不小。”
  闫昆雄打了个哈哈,他实在是看不出来,林易这个浑身没有二两肉的家伙,是怎么单手提起140公斤杠铃的!
  搓了搓手,闫昆雄有点儿兴奋,“要不咱俩玩玩?”
  林易放下了杠铃,不解道:“怎么玩?”
  “掰手腕。”闫昆雄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在这宬都,我大熊还没碰着过对手,我看你力气也不小,怎么样?咱俩试试?”
  看着壮的跟熊似的闫昆雄,林易也有点跃跃欲试,“那……试试?”
  “老李,王二,来,把老子掰手腕的桌子抬过来。”
  桌子被抬了过来,两边还有扶手。
  闫昆雄冲着林易,“老弟怎么称呼?”
  “林易。”
  “哈哈,林老弟,习惯左手还是右手?”
  林易想了想,“左手吧。”
  嗯,左手力气小点。
  就看到一条跟林易小腿差不多粗的手腕,“啪”的一声,跟林易的左手握在了一起。
  健身房不少人都凑了过来看热闹。
  “预备……开始!”
  就在开始两个字刚刚落下,闫昆雄那粗壮的手臂就被林易瞬间压倒!
  没有什么激烈的交锋对抗,开始和结束都是这么的突兀。
  闫昆雄涨红了脸,“那个,我还没有准备好,要不……再来一次?”
  林易笑着点点头,“行。”
  第二回合开始。
  这一次倒是僵持了一段时间,就看闫昆雄头顶青筋冒起,卯足了劲儿!
  林易还是笑着,“这下准备好了吧?”
  闫昆雄呃了一声,下一秒瞬间被林易的左腕压倒,再次宣告失败。
  心里那个不服气呀,老子健身十几年,还不如一个从来不去健身房的人?
  死要面子的闫昆雄伸出了右手,“再试试!”
  比右手?
  林易诧异的望了他一眼,“要不,就算了吧?”
  闫昆雄大概以为林易是属左撇子的,“嗨,我左手前两天受过伤,使不上劲儿,这回换个手试试。”
  一旁看热闹的人恍然,难怪壮的跟牛似的大熊会连这么一个清瘦的年轻人都掰不过,原来是手腕受伤了。
  林易盯着闫昆雄的右手,“这只手没受伤吧?”
  闫昆雄只能硬撑,“那当然。”
  “行。”林易伸出了手。
  开始后,一时间势均力敌!
  不过明眼人能够看得出来,闫昆雄咬着牙,青筋暴跳,脑门都渗出了汗。
  反观林易,还是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显得游刃有余。
  林易突然开口了,“要不,你两只手试试?”
  闫昆雄听这话,那个气呀,你丫的看不起谁呢?
  他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干脆另一只手也扣了上来,两只粗壮的手腕一齐发力,眼看着胜利的天平终于向着闫昆雄这边倒了下去……
  可是下一刻,闫昆雄感觉到对方攥住自己的手臂突然扣紧,就像是铁腕钢钳一般,纵使两只手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被对方咚的一下死死扣住,狠狠压倒在桌面上!
  闫昆雄脑门冷汗直冒,这尼玛还是人吗?啊?
  简直比老子还牲口!
  林易松开了手,还是那副如沐春风的笑容,“承让了,承让了。”
  连一向飞扬跋扈的大熊都被按在地上摩擦,这一下,谁还敢小看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
  老子……输了?
  闫昆雄有点儿傻眼。
  “慢着!”闫昆雄大喝一声。
  “怎么?”林易不解道:“还想要再来一次?”
  说着,无所谓的伸出了手。
  闫昆雄手臂的青筋还在因为之前的用力而微微的抽搐着,看到林易又一次伸出了手,下意识扯了个笑脸,“不是,林老哥……”
  “林……老哥?”林易很诧异。
  闫昆雄“腼腆”的笑了笑,“林老哥,别看我长了一副沧桑的面孔,实际上我年纪还小……”
  围观的几人忍不住了,“剧烈”咳嗽起来。
  林易打量着那明显看起来三十多的面孔,默然无语。
  年纪还小?
  我就想问问是谁特么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吗?
  “林老哥,我承认力气上比不上你,正应了那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老话!不过,掰手腕什么的属于野蛮人的游戏,我大熊一向看不上,咱们还是玩点文明人的游戏——象棋,你看怎么样?”
  旁边几个跟大熊比较熟的年轻人都听傻了,一向野蛮的大熊什么时候开始讲文明懂礼貌了?这不扯淡嘛!
  闫昆雄让小弟重新摆上了象棋棋盘,他心里还是不服气啊!
  通常四肢发达的人,头脑铁定简单。
  这是亘古不变的铁律!
  闫昆雄觉得自己既然力气比不上林易,那肯定要在智力上碾压对方。
  要求不高,真的,占一样就成!
  不过话说回来。
  闫昆雄的象棋水平很业余,也就那样。
  问题林易的象棋水平也不高啊,也就初中的时候跟同学们经常下,再后来基本就没怎么碰过了,现在的水平甚至还不如初中那会儿……
  各执棋子厮杀了起来!
  等范梓菁换上运动服出来的时候,正看到闫昆雄“啪”的一声落子,“将军,死棋!”
  紧接着就是哇哈哈哈的狂笑。
  反观林易那边,脸色铁青,非常的难看。
  他这人别的方面都挺好,就是棋品,有点儿差。
  “不对,我走错了,刚才不该走那步……”
  闫昆雄好不容易赢了一局,证实了自己智商方面的优越感,哪能同意林易悔棋?
  “那可不行,落子无悔!”
  “什么!”林易听这话,两只眼死死瞪着他,“你……再说一遍?”
  闫昆雄瞬间怂了,“讲道理嘛……”
  不远处的范梓菁目瞪口呆,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