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七十一章 实在不叫玩意儿

第七十一章 实在不叫玩意儿


  就看艾维拿起一支毛笔,蘸了蘸墨,写下:
  大雪北风催,家家贫白屋,
  玉树犹难伸,压倒千竿竹。
  高节志凌云,不敢当滕六,
  君子本虚心,甘自低头伏。
  ……
  这几句,是清代环山樵的《薛宝钗·雪竹》中的诗句,大意是农村大雪之中,屋顶积压了厚厚的雪,在这大雪之中,连大树都无力伸展,更何况是笔直的竹子?
  竹子虽有凌云的志向,却也难逃暴雪之威,再加上最后“君子本虚心,甘自低头伏”这么一句,意思就很耐人寻味了。
  “好字,好字!”范老师看着艾维的字,也不禁叫好!不愧是名家张大山的儿子,用墨老道,一笔一划都透着一股子灵劲儿,就是最后的落款……
  ——lvy。
  范老爷子锁了眉,简直胡闹!
  好画,好字,诗也不错,但加上个英文名是什么鬼?
  倒是这几句诗里,又是凌云又是君子的,像范梓菁没听过这首诗,还真不了解其中的意思。
  艾维盯着林易,“林易是吧,不知道我这几句怎么样?”
  林易笑了笑,“真要我说?”
  “还请指点。”
  “要我说的话……”林易顿了顿,“实在不叫玩意儿!”
  艾维本来还挺得意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住了,冷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易指了指自己的画,“我本来画的是竹石,结果你这诗里偏偏写的是雪竹,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范老爷子看了看,“是有些词不达意。”
  脸涨的有点儿红,“那行,看来林易兄弟早就胸有成竹,是我多此一举了……不然,林易兄弟来题上一首,让我也开开眼?”
  很直截了当,你行你上啊,不行就少BB。
  林易也不客气,拿起笔。
  君子本虚心,甘自低头伏?你丫的一个假洋鬼子也配称君子,还想让哥们低头伏?
  就看林易笔走龙蛇,写道: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开头一个咬字,一字千钧,图中所画劲竹的个性特征显露无疑!次句中的破岩,更是衬托出竹子顽强的生命力。
  仅此一句,范老爷子就忍不住叫了声好!
  林易下笔如神,所用的正是郑板桥的“板桥体”,这位诗书画三绝的“板桥先生”,书法风格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独树一帜的。
  艾维是识货的人,他没有想到,这个被他视为“土鳖”的年轻人,书法造诣竟然也是如此的高深。
  就看林易的第二句: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不管风吹雨打,任凭霜寒雪冻,苍翠的青竹仍然坚劲,傲然挺立!
  这一句,明显是对艾维那句“君子本虚心,甘自低头伏”的回敬!
  “好一个‘任尔东西南北风’!”这句话,是范梓菁说的。
  被女儿抢了台词,范老爷子有点儿尴尬。
  “小林啊,这首诗是你自己写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郑板桥这个人,因而自然也就没有了《竹石》这首诗。
  林易又尴尬了。
  你说诗要不是他写的,那是谁呢?历史上又没有郑板桥这个人?
  只能厚着脸皮应承下来。
  反观艾维这边,书法没有压过人家,借用的诗还被人家原创的压了一头,你说多尴尬?
  不过好歹是书法大师张大山的儿子,一眼就看出林易是仿的某位书法大家的笔迹,字是不错,但火候还差了点儿。
  艾维是铁了心的想要林易出丑,提笔在纸上写了个“龘”字。
  “我看林易兄弟的书法挺有火候的,能不能请教一二?”
  范梓菁蹙了蹙眉,刚要开口,就听林易反问道:“请教倒不敢当,只是我有个问题,这个字该怎么读呢?”
  艾维一下愣住了,他本来就是随便想个复杂的字,让林易用他那并不娴熟的书法出出洋相,结果反被林易问住了。
  他肯定是见过这个字,但是怎么读甚至是什么意思真的已经记不清了。
  范老爷子盯着艾维看了一会儿,见他半饷不作声,怒其不争道:“这个字念dá,形容巨龙腾飞的样子……张洋,记住了,学国外文化没有什么问题,可也不能把咱们自己的文化给丢了呀?”
  艾维尴尬了,“伯父教训的是,这个字我是认得的,只是一时没想起来……”
  “老师,这个龘字用的太少,一时没想起来也是正常的……”
  范梓菁闻言还挺诧异,不知道林易为什么要替艾维说话。
  就看林易提起笔,在纸上唰唰唰的写着:
  茕茕孑立、沆瀣一气,踽踽独行、醍醐灌顶,
  绵绵瓜瓞、奉为圭臬,龙行龘龘、犄角旮旯,
  娉婷袅娜、涕泗滂沱,呶呶不休、不稂不莠……
  “这些成语,我想艾维兄肯定认识其中绝大部分,对吧?”
  “……”
  艾维一看,险些两眼一黑。
  我认识你大爷!
  这些都是个什么鬼?
  除了醍醐灌顶、犄角旮旯……剩下的成语完全不认识。
  不过艾维这个郁闷呐,林易看起来样貌普普通通的,怎么能认识这么多生僻成语?
  其实他并不知道,在林易的上一世,有一首叫做《生僻字》的神曲,当时的林易听完之后恰好有点儿兴趣,专门研究了一下……
  看着艾维拿捏不定的样子,林易淡笑着,“认识的不多?没关系,我这里还有。”
  只见林易笔走龙蛇:
  咄嗟蹀躞耄耋饕餮,囹圄蘡薁觊觎龃龉;
  狖轭鼯轩怙恶不悛,其靁虺虺腌臜孑孓;
  陟罚臧否针砭时弊,鳞次栉比一张一翕……
  “蹉跎?不对不对,这个……这个……”艾维支支吾吾了半天。
  这下范老爷子都有点儿看不下去了,因为有的生僻字,他都已经忘了怎么读或者什么个意思……
  但范老爷子能承认吗?
  不能!
  老爷子“痛心疾首”,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呐,就知道崇洋媚外,连祖宗传下来的汉字都不记得了?”
  范梓菁瞥了他一眼,“爸,要不您教教我们呗?”
  范老爷子老脸一红,干咳了一声,“这些字儿还用得着我教呐?那个,小林啊,你来给他们讲讲……”
  “是,老师。”林易指着第一个成语,“这个叫茕(qióng)茕(qióng)孑(jié)立,用来形容无依无靠,大约也就是孤苦伶仃的意思;沆(hàng)瀣(xiè)一气,沆瀣,是指古时的一对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