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七十四章 艾维找人

第七十四章 艾维找人


  另一边,艾维出门后。
  对着车里的后视镜,看着自己那被打成猪头的脸,艾维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
  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喂,雄哥,我是艾维……不认识?好吧,我是张洋……嗯,拜托你一件事儿,帮我教训一个人……”
  跟艾维通电话的正是闫昆雄,“教训一个人?你丫当我混黑的呐!”
  “不是的,雄哥您别误会,哪能劳烦您出面啊……只需要找两个小弟就行,给我狠狠虐那家伙一顿,虐得他生活不能自理,虐得他下半生都在忏悔之中度过!雄哥,只管放手干,出了事儿,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艾维是被气炸了,闫昆雄略诧异,“呵,谁呀这是,把你小子气成这么个德行?”
  “别提了,范伟老爷子你知道吧?就是他的一个学生,名字叫林易的,目前就住在老爷子他们家……”
  闫昆雄一听这名字,声儿都有些变了:“……是他?”
  “雄哥你认识?”
  “哦,上次跟梓菁一起到健身房,见过一面……对了,你怎么得罪他的?”
  艾维听着不对味儿,“我得罪他什么啊我?分明是他得罪了我!”
  “……你小子的意思,是让我找人去教训他?”
  “没错,绝对不让雄哥你白忙活,只要你帮我这个忙,回头我求一幅老爸的字儿给你,怎么样?”
  艾维的父亲张大山老爷子,他的一幅字儿,可不便宜。
  “好说好说。”闫昆雄语气带着戏谑,“你找个地儿等我,咱们过去慢慢商量,好吧?”
  “行!”艾维想起那个林易将要受到的报复,就兴奋得浑身发抖,一刻也等不及了,“那么雄哥,我在金豪酒店包间定个位子等你。”
  “没问题,我肯定到!”
  闫昆雄挂了电话,目光变得狠戾起来。
  想了想,又拨出了个号码,“喂,二子,给老子叫上几个兄弟!”
  “什么事啊雄哥?”
  “去金豪酒店,跟老子教训个人!”
  “谁啊,敢惹雄哥?”
  闫昆雄眯着眼睛,“……张洋!”
  没错,就是张洋!
  不然呢?
  就在前两天,林易一挑三,手拧铁管,拳砸转门的事儿闫昆雄已经打听到了。
  在这个刀具管制的华夏,闫昆雄很清楚,像林易这种人是万万不能够招惹的。别看平时高低贵贱分得清清楚楚,可真要把人逼急了,身份顶个屁用!
  弄死一人偿命,弄死十人也是偿命!
  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摩擦,万一某天人家被逼急了,豁出去了,正好顺带着想起你来了呢?
  所以,打死闫昆雄都不会去招惹林易这种人。
  既然惹不起,那么示好总归是没有错的吧?
  想到这儿,闫昆雄看了眼金豪酒店的方向,抄起墙边的一根棒球棍,出门了。
  范老爷子家,老师的卧室里。
  大约花费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一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完成了。
  和罗德里克大师的复原画相比,林易的复原画背景变成了黑色,反而令画中少女,犹如黑夜的一盏明灯,光彩照人。
  除此之外,林易的这副画中的女孩,相比罗德里克大师的复原画,缺少了几分美艳,却多了一些温婉,就如同邻家的女孩一般。
  开阖的红唇,不再是微笑,而是欲言又止,想要述说些什么……尤其是最后,林易刻意在少女的眼部着了下墨,使得少女多了一种含蓄而又惆怅的眷恋、似有似无的伤感,让人不禁想要猜测这名少女是谁?她与画家之间又有着怎样的情愫?
  单这一点,便与罗德里克大师的作品,有了天渊之别。
  “太完美了,这……简直就是上帝的杰作!”
  师母不禁惊叹。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没有错,跟林易的这幅画一比,罗德里克大师的那幅复原画明显逊色了不少。
  如果说之前那幅《哭泣的女人》有些运气的原因,或者说年轻人碰巧来了灵感,那么眼前这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绝对证明了林易那高深莫测的艺术造诣。
  半个小时创作出一幅世界级的名画,这谁能办得到?
  “这幅画……我看跟罗德里克大师的那一幅也差不多嘛。”范梓菁凤目打量着电脑屏幕,得出这个结论。
  虽然两幅画中的少女都很惊艳,但光从长相上来看,还是罗德里克大师那一幅画中的少女,更为美艳一些。
  林易也不否认,“是了,我也是在看过罗德里克大师的作品后,才有了这幅画的灵感。”
  “可不能这么说。”师母摇摇头,“罗德里克大师那幅画是不错,也是一幅不可多得的艺术佳作,但若说约翰内斯·维米尔画的只是那么一幅画,那也不可能从十七世纪,一直流传到十九世纪末,还被公认为世界艺术史上的不朽巨作之一!”
  范梓菁有点儿无法置信,“妈,您的意思是,林易的这幅画比罗德里克大师的复原画还要好?”
  “不,不仅仅是还要好,而是两幅画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师母略显痴迷的盯着电脑上的《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幅画,才是能够流传数百年而不朽的艺术巨作!”
  “艺术巨作?妈,是不是有点儿夸张了?”范梓菁瞥了眼林易,这家伙有这么厉害嘛?
  见女儿不信,师母望着她,开口,“你懂什么?就前几天小林画的那幅《哭泣的女人》,已经在圈子里被炒的火热,昨儿甚至有人叫出了五百万美金的天价,想要买下小林的这幅复原画!这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如果拿出去卖,价格绝对不会比那幅《哭泣的女人》要低……”
  “五百万……美金?”范梓菁瞪着美目,那可是三千多万呐,这么算下来,两幅画加在一起,岂不是能卖出六七千万了?
  林易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画竟然这么值钱,大几千万呐,搁谁谁不心动?
  没有错。
  林易的那幅《哭泣的女人》电子版流传出去后,已经在画家圈子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虽然有不少的人还是对这个华国的不出名画师产生质疑,但随着海勒·布鲁斯等一批油画大师对于这幅《哭泣的女人》艺术价值的肯定,这幅画的叫价也是一路走高。
  就在昨天,有位酷爱收藏的富豪专门联系了师母李雅琴,希望能够以五百万美元的天价买下这幅《哭泣的女人》。
  李雅琴当时都被惊呆了,可惜她也很清楚,这幅画,根本就没有原版,或者说,原版,目前还没有被创作出来。
  因此只能婉言拒绝了那位富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