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七十七章 斗画

第七十七章 斗画


  就在邓大师上门之前,范老爷子就“恶狠狠”嘱咐过林易了。
  千万别客气,面对邓大师的学生,也甭讲究什么五讲四美,什么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那一套!
  记住了。
  能杀错,别放过,有多大劲使多大劲儿!
  范老爷子就一个条件,虐他。
  往死了虐!
  虐到他生活不能自理!
  虐到他痛苦流涕!
  虐到他提起国画就浑身颤抖不能自已!
  看着范老师“咬牙切齿”的模样,林易很好奇,这位邓大师,或是邓大师的学生,究竟跟范老师结下了怎样的血海深仇……
  当然了,这话林易可不敢说出来,不然“怒火中烧”的范老师没准连他一起灭了。
  第二天,看着范老师跟邓国强大师笑呵呵互相问候的模样,林易不禁有些怀疑人生。
  脸上笑眯眯,心中MMP。
  说的就是这种吧?
  林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丫的,国画这个行业真是太可怕了,咱还是老老实实画漫画吧。
  不过,让林易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马大师带来的学生,竟然真的是位学生,一位面相清纯稚嫩的女孩,听说还在上大二。
  长得挺白净漂亮的,特有礼貌,就是人显得有些拘谨。
  邓大师上下打量着林易,冲着范老师:“老范呐,这就是你学生?看起来挺普通的嘛……”
  范老师手一哆嗦,险些将茶杯抖出去。
  深吸了一口气,“噢,我收学生,跟你老邓头可比不了,你的学生,那才叫一个水灵……”
  范老爷子也是够损的,把邓老头给气的够呛。
  邓大师没接这茬,望着林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前辈您好,我叫林易,您叫我小林就好。”
  “那好,小林呀,什么大学毕业的啊?”
  范老爷子往这儿瞥了一眼,林易也不懂是什么意思,老老实实道:“京城XX美术大学。”
  “呦,那大学可不怎么样。”邓大师咋呼了一声,指了指一旁的小姑娘,“这是我的一位晚辈,徐璐璐,是前年的高考状元。这孩子,从小就各科成绩样样拔尖儿,精通英、法、俄三国语言,也拿过不少国际性的竞赛奖项,最近恰好迷上了国画,我就顺手指点指点……”
  吓,英法俄三语?
  还高考状元?
  这是位学霸啊!
  林易不禁多看了两眼,小姑娘徐璐璐腼腆的笑了笑。
  坐了一会儿。
  师母在卧室不知跟范老师聊了些什么,出来沏了壶茶,客套了几句,就上课去了。
  倒是徐璐璐抢着倒了杯茶,双手端到了范老师的跟前,“范伯伯,您喝茶。”
  搞得林易有点儿尴尬了,到底谁是客人啊?
  邓大师伸手摸了摸,“老范,你这沙发质量不行呐,用多久了?”
  范老爷子皮笑肉不笑的,“五六年了吧。”
  “五六年了还不换呐?我家那刚换了一套真皮的,摸着特舒服,改天去我那看看?”
  “不用了,老物件,用着习惯……”
  聊了一会,邓大师从包里掏出一幅画,铺在了桌子上。
  “老范呐,这是璐璐前天刚画的虾,专程拿过来请你给指点指点。”
  可听邓大师这语气,哪里是指点,分明是炫耀来了。
  范老师眼皮子跳了跳,看了一眼画上的虾,转过头,“小林,你来给看看。”
  邓大师顺口接了一句,“年轻人学习学习也好……”
  林易那个无语啊。
  他可算是知道范老爷子为什么会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了,这位邓大师的嘴,实在是有那么点儿不太好。
  徐璐璐看起来也挺尴尬的,可邓大师毕竟是她的老师,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林易上下看着画。
  范老师问道:“觉得怎么样?”
  不得不说,徐露露这小姑娘的画用墨非常老道,画出的虾活灵活现,极有神韵。
  “挺不错的……”
  邓大师似乎没听清的样子,“……挺什么的?”
  范老爷子接了一句,“老邓头,你耳朵不行了,我学生说这幅画挺差的!”
  “啊?”林易一愣。
  徐璐璐也是睁着漂亮的大眼,一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可爱模样。
  邓老头皱着眉,“可我刚刚听到的好像不是这句……”
  “那行,小林……”范老爷子“狠狠”瞪着林易,“你再把刚才的话给重复一遍!”
  小姑娘忍不住失笑。
  林易略显无奈,深吸了一口气,开口:“没错,这幅画很差,简直太差了!”
  “要不……”说着,看向范老爷子,“您老画一幅,给人家小姑娘开开眼?”
  “我画个什么啊我?”范老爷子险些被噎着,这小子学坏了!
  那语气口吻,听着怎么越来越像梓菁了?
  说着,指了指林易,“你来画。”
  “他画?”邓大师这句倒是听清了,“他行吗?”
  “反正不会比你的学生差。”
  邓大师不信了,“呵,老范你可真能吹!”
  范老爷子正等着这句话呢,“要不……比比?”
  “比比就比比!”
  书房里。
  赫然挂着林易昨天重新画了一幅的墨竹图,画边上,题着郑板桥的那首《竹石》。
  邓大师看了这幅画,不禁道:“好画,好字,好诗!”
  范老师“淡淡”道:“还凑合吧。”
  “老范,这字儿不像你的啊?”
  “嗨!”范老师浑身那个舒服哇,“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学生一幅拙作,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看着这两位加起来一百多的老爷子斗气,也挺有意思的。
  “老邓头,说吧,比什么?”
  邓大师看了林易一眼,“这小子刚不是说璐璐画的虾差吗?就先画虾吧。”
  “虾?”范老师盯着林易,“行不行?”
  林易很干脆,“没问题。”
  摊开画纸,范老师给林易使了个眼色,“还记得昨儿老师跟你说的吧?”
  昨儿?
  往死里虐人家?
  林易不禁看了眼那位学霸小姑娘。
  闭上眼,说起画虾,那么就不得不提起林易上辈子,那位国宝级的画家,齐白石老先生了。
  蘸墨,提笔。
  前世所看过的那幅《墨虾》,正是齐白石先生的代表作之一。
  林易此时的笔力,不敢说能百分百复原齐白石老先生的《墨虾》,但经过范老师这段时间的指点,再结合脑中那清晰的记忆,也已经能够画出其中的八九分神韵了。
  邓大师不禁轻咦了一声。
  就看林易笔下的虾,灵动而呈半透明质感,疏密有致,浓淡相宜。
  蘸墨的笔尖在虾头之上,趁淡墨未干之际,点浓墨少许,使其周围形成自然晕染,墨色浓淡相间;再用淡墨掷笔,绘成躯体,浸润之色,使得虾体呈现一种晶莹剔透的质感。
  虾的眼睛也由常用的小黑点画成横点儿,反倒给人一种“虾活了”的奇异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