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八十一章 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第八十一章 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林易那个囧啊!
  等范老爷子重新回卧室,范梓菁才小心翼翼的拉着他到书房,关上门。
  “吓死我了……”范梓菁拍了拍高耸的胸口,眨巴着漂亮的大眼,“咱们俩,这下算是确定了关系吧?”
  林易看着这位漂亮迷人的大明星师姐,回想起刚刚那惊鸿一吻……这谁顶得住?
  “不……不行,师姐,咱俩真的……不合适。”
  “到底哪不合适?”范梓菁一只手撑着那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捋着长发,“直接说出来……你改!”
  “我改个什么呀我?”林易哭笑不得,“其实吧……我有女朋友了。”
  范梓菁脸色变了变,“你有女朋友了?那你怎么不早说!”
  “我一直在说我有女朋友啊,可你们……都不相信好嘛。”
  “明明是你连名字都说不出来……”
  “不是。”林易解释道:“我女朋友,也算是娱乐圈的吧,还不怎么出名,为了她的事业考虑,所以我才不想曝光跟她的关系……”
  “也是娱乐圈的?”范梓菁双臂环胸,眯着眼儿,“她叫什么名字?”
  林易犹豫了一下,“白……晓潇。”
  “白晓潇?”范梓菁回忆了一遍,在圈里似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看来真的就像林易说的,还不出名。
  “你们谈多久了?”
  “半年?不对……”林易想了想,“大概几个月吧。”
  “才几个月啊?”范梓菁明显松了口气,“赶紧打电话过去,分了。”
  “那可不行!”林易一口回绝。
  “不行?”范梓菁看起来挺生气的,“那你说该怎么办?”
  林易皱着眉:“要不这样,我去跟范老师解释清楚。”
  “解释清楚?”范梓菁冷笑,“刚当着我爸还有邓叔叔的面儿承认了咱俩的关系,转头你就有女朋友了,怎么解释?我范梓菁不要面子的啊?”
  咬着牙,“跟你说,我的人生里压根儿就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林易那个冷汗啊,“师姐,讲道理嘛……”
  范梓菁恨恨的,“呸!渣男,谁跟你讲道理?”
  林易愣了一下,这话怎么这么耳熟?
  “……我怎么就渣男了?”
  “脚踏两条船,还说自己不是渣男?”
  “我……”林易发现自己解释不清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作为万年吊丝单身狗的自己,也会有被人喊渣男的一天……
  范梓菁美目盯着他,“说吧,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前任分手?”
  “什么呀就前任?”
  “我现在是你对象,她不是前任,那是什么?”
  “……师姐,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不这样,我明儿就搬走,等过上一段时间,你再跟老师说咱俩不处了,这样行不行?”
  “你想跑?”范梓菁眯着眼,“那行,白晓潇是吧,等我找着你前任,就跟她说你脚踏两条船,还强吻过我,看她什么反应。”
  卧槽,太狠了!
  是谁强吻谁啊?
  人生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就这意思啊?
  范梓菁肯定是伤不到自己的,但白晓潇……绝对能够把林易活生生打死!
  “有事儿好商量嘛,这是干嘛呢?”
  范梓菁瞪着她,“那你分不分手?怎么,我是没你前任漂亮?还是没她身材好?”
  扭了扭那凹凸有致的火辣身材,这一点上,范梓菁还是颇为自信的。
  “不是师姐,你看啊。”林易抹了把冷汗,“如果我真是因为你漂亮、身材好,就跟现任分了,这样是不是太渣了?万一……我说是万一啊,以后有个比你年轻漂亮,身材更好的姑娘出现,我是不是也会这么干?”
  “嗯……”范梓菁想了想,“好像有那么点道理,那也行,我给你时间,一个……两个月的分手时间,足够了吧?不过我警告你,记住你现在的身份,从现在起,不准再跟你的前任有任何亲密的身体接触,记住了没有?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两个月?不是啊师姐,我真没法分……”
  范梓菁捂着耳朵,“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林易:“……”
  见林易无语,范梓菁才继续开口:“记清楚了吧?就这么定了。”
  说完,不等林易说话,就赶紧离开了书房,临走时,还故意把房门关的很大声。
  也幸亏范老爷子喝得多了,睡得有点死。
  林易用力挠了挠头,这算什么?
  俩女朋友了,这个……算不算出轨?
  不不不,林易摇摇头,开什么玩笑?哥们跟白晓潇才是真爱,至于师姐这边……最多算是个意外。也别想着什么留下来继续跟范老师学画画了,还是找个机会赶紧溜吧。
  等以后师姐碰着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了,这事儿自然就过去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范梓菁师姐那个身材,那个长相,啧啧……倒也不是说白晓潇长得不如范梓菁,她俩压根儿就不是一个类型的。
  一个甜美可爱,另一个火辣迷人,恰恰颜值都是最为顶尖的那种。
  就好比鱼翅和燕窝,喜欢鱼翅,难道就不能喜欢燕窝了?
  假如能两样一起吃……林易打了个哆嗦。
  不行不行,怎么能有这种思想呢?
  太邪恶、太危险,也太……刺激了!
  晚上。
  吃过晚饭,林易正要收拾收拾去洗碗,被师母一下子叫住了,“哎呦,小林呐,放下,快放下!”
  林易丈二摸不着头脑,“怎么地了?”
  “嗨,你这孩子,都快成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干嘛?今儿你就坐这好好呆着,刷碗的事儿交给师母!”
  自从听说自家闺女跟林易确定关系后,师母对林易简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搞得林易挺尴尬的。
  睡觉的时候,林易照例跟白晓潇通了个电话。
  “晓潇,问你个问题啊?”
  “嗯。”
  “我有个朋友,说她的人生里,没有分手,只有丧偶……你说,这种想法是不是太危险了?”
  “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对对,太危险了是不是……”
  “你的哪个朋友啊,这想法不错……和我一样。”
  “呃……”
  林易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危险了。
  “你突然聊这个干嘛?是想跟我分手?”
  “……哈,开什么玩笑,这我哪舍得啊。”
  蹭了蹭脑门上的冷汗。
  于此同时,魔音年中盛典,正式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