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八十八章 网友惊呆了

第八十八章 网友惊呆了


  聊到这儿,范梓菁想起什么,将一张照片传了上来。
  是林易画的那一副墨竹图。
  画的右侧,题的是郑板桥的竹石: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直播间:
  “这竹子……画的神了!”
  “还有这字,这诗……也是麻花藤写的?有没有搞错,麻花藤也太牛了!”
  “……我就想知道,这么一幅画,能值多少钱?”
  “不知道。”
  “完全不懂,不过,怎么也得好几万吧?”
  “呃,好几万就算了,我还说几百块钱的话,买一幅留着呢……”
  “几百的话我也要一幅。”
  “想什么呢?这诗,这画,几百就买了?这样的话……我出一千!”
  “滚蛋!我一千一。”
  “一千二!”
  “……一千二百五。”
  “……”
  看着直播间网友们欢乐的叫价,白晓潇还是农村女孩的思想,“麻花藤的画,值几万?”
  “几万?想什么呢。”范梓菁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呛了她一句,“我记得他之前画的一幅油画,叫什么《哭泣的女人》,国外被人炒到了几百万美金……”
  “几百万……美金?”白晓潇懵了。
  连直播间的粉丝们都懵了:
  “几百万美金?那不得几千万人民币啊!”
  “吓死我了!”
  “等等……油画?”
  “对啊,范梓菁不会是骗我们的吧?一个画漫画,写歌的,学国画也就算了,画的油画值几百万美金?太扯了……”
  “都疯了吧?几百万美金,我记得国外的顶级油画大师,画的一幅画,也就这个价。”
  “《哭泣的女人》我听说过,是毕加索大师的一幅代表作,可惜后来焚毁了……麻花藤画的是复原画吗?”
  “不管怎么样,几百万美金……我不信。”
  “我也不信,太扯了,要是几万十几万,以麻花藤刚刚那个国画水平,也能马马虎虎接受,但几百万美金,上千万人民币,开玩笑呢?”
  “……我感觉是在侮辱我的智商。”
  “假的吧?”
  直播间没有人相信,可是几分钟之后。
  “我刚刚翻墙去国外网站转了一圈,最近是有一幅《哭泣的女人》,被炒到了大几百万的天价,听说是国内某个叫HFR的大师画的……”
  “这么快?牛人呐!”
  “这下实锤了!”
  “明明是HFR,跟麻花藤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谁能告诉我,HFR是谁?”
  “HFR?哈弗日?”
  “屁的哈弗日!应该是某个名字的简称。”
  “……等等,麻花藤翻译成外语怎么说?”
  “没有这种翻译好吧?这就不是一种东西……或者说,国外连麻花这种食物都没有,怎么翻译?”
  “逐字翻译呢?比如HempFlowersRattan?”
  “……我他吗看到了什么?”
  “真是HFR!!!”
  “麻花藤就是HFR!?”
  “卧槽!卧槽!卧槽!”
  “真的假的?”
  “玩笑开大了!”
  “……好吧,最开始我以为麻花藤是金牌作曲人,结果我错了,他原来是个知名漫画家!后来,知名漫画家又变成了国画大师的学生,好嘛,现在你又跟我说他是画油画的,而且还是位世界级的油画大师!?”
  “我也翻墙去搜了一遍,是真的,不仅仅是HFR《哭泣的女人》被炒到了天价,还有另一幅叫《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也有人花重金求购!”
  “……谁有麻花藤的画,我高价收购!”
  “我比楼上的价格多出一半。”
  “我多一倍!”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灌篮高手》实体版要上市了吧?”
  “对啊!”
  “不说了,我去订购了。”
  “我也去!”
  “……《灌篮高手》是什么?”
  “麻花藤的漫画啊,连这都不知道?”
  “虽然不懂……我也要订一本!”
  尚在筹备《灌篮高手》发行的华育出版社,突然惊讶的发现,预定《灌篮高手》实体漫画的用户,突然暴增了一倍!
  而且订购量还在时刻增长着。
  华育出版社这边都懵了,什么情况?
  网站被恶意攻击了?
  可是也不对啊,谁恶意攻击会花钱去预购漫画本子!
  查了查数据,一切正常,那些预购款也全部到账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搞不明白,但这肯定不是什么坏事儿,总编当即拍板,“通知印刷厂那边,首批发行量增加两……不,三倍!”
  林易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本意是让范梓菁替白晓潇拉一拉人气票,却让《灌篮高手》实体版火了一把。
  直播间里。
  就在所有人都讨论着麻花藤的画到底值多少钱的时候,突然有人刷了一组价值十几万的魔音之心,同时留言:
  “你们谁有麻花藤的联系方式,我找他有事!”
  白晓潇看了这个ID一眼,挺眼熟——秋天的风。
  林易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还挺惊讶。
  “风哥,你怎么会有我手机号的?”
  “跟白晓潇留言要的,你现在人在哪?”
  “……宬都。”
  “有空吗?能不能来趟秦岛,机票我来订,主要有点私事想麻烦兄弟你。”
  “呃……能说说什么事儿吗?”
  “婚姻方面的事情,电话里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能不能见个面?”
  林易苦笑,“风哥,婚姻的事情我也解决不了啊,我自己还没结婚呢!”
  “……放心,我找你帮忙,肯定是你能够解决的。”
  “那……行吧,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傍晚。
  林易跟范老师、师母还有范梓菁提了,大约明天要去秦岛的事儿。
  范梓菁蹙着眉:“这么急?”
  师母也道:“是啊,怎么这么突然?”
  “我也不清楚,有个朋友,说是婚姻方面碰到了问题,非要我去一趟……”
  “胡闹!”范老爷子道:“别人婚姻的事情你能帮得上什么忙?”
  林易无奈,“我也是这么说的啊,不过那位朋友坚持我能帮得上忙,指名了非得让我去一趟。”
  范老爷子皱着眉,“谁呀?不行我问问……”
  师母瞪了他一眼,“你干嘛呀?人家的事儿你瞎掺和什么?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如果真能帮得上忙,就让小林去呗!”
  范老爷子咕哝一声,不说话了。
  师母嘱咐了几句,还给林易带了点吃的,范老爷子则是送了他一支精致的毛笔。
  林易郑重道了声谢,收下了。
  说实话,他这段时间受到范老师的指点,受益良多。
  晚上的时候,范梓菁穿戴整齐,戴了太阳镜、口罩,进了林易的卧室,开口:“有空吗?能不能……陪我出去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