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九十章 老麻子写歌

第九十章 老麻子写歌


  第二天,一早。
  林易揉着一阵阵抽痛的脑袋,肚子空空的,嗓子又干,从地板上爬了起来。
  “醒了?”
  钱枫扔过来一瓶矿泉水,“喝吧,能舒服点。”
  咕咚咕咚喝了。
  “走吧,跟我回别墅吃点东西。”
  下了船,女佣们已经做好了早餐,林易也不客气,坐下就吃。
  填饱了肚子,舒服了不少。
  钱枫开门见山,“老麻子,我听过你写的《时间都去哪了》,还有那首《宬都》,我觉得你写出的歌有种打动人心灵的力量!昨天我把跟妻子的故事都和你讲了,你看看,能不能将它们写成一首歌?”
  林易愕然,“枫哥,你的意思是?”
  “我没有别的意思。”钱枫道:“也不是为了祭奠曾经的爱情什么的,那些都太虚,我是经商的,不讲究这个。曾经呢,我的妻子也是一个喜欢唱歌的女孩,不怕你笑话,我是听着她唱的山歌,才渐渐爱上她的。我呢,就想让你把咱俩的故事写成一首歌,看看还能不能挽回这么一段感情。”
  “枫哥,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林易无奈的笑着,“我就是个画漫画的,写歌这种事并不擅长啊……”
  “你个老麻子,少来这套我跟你讲!”钱枫一脸的无赖相,“反正啊,这事儿我就交给你了,你是帮也得帮,不帮啊,也得帮!老哥我就是赖上你了。”
  “不是兄弟我不给你面子啊,枫哥,这种歌真不好写,太难了。”林易一脸的为难。
  “老麻子,只要你能帮老哥这一回,以后但凡你有麻烦,上酒池下肉林,老哥绝对不皱一个眉头!”
  “什么人呐,上酒池下肉林?那我还用得着别人帮忙?”林易无语。
  跟胖子韩笑一样,怎么都是这尿性?
  笑闹了两句。
  钱枫正色道:“怎么样老麻子?写这么一首歌,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肯定不会短就是了。”林易神色严峻,“要不这样……你给我半个小时?”
  “半……半个小时?”
  钱枫无语了,听林易这口气,他还以为得十天半个月呢,搞半天就半个小时啊?
  整这么一出,搞得钱枫都紧张了。
  说是半个小时,大约也就十几分钟的时候,林易伸出了手,“纸……笔……”
  钱枫也懒得让佣人去拿,自己去书房慌慌张张拿了纸笔,递给了林易。
  就看林易在纸上唰唰唰的写着,钱枫凑过去一看,口中忍不住喃喃念着:
  “后来?”
  一首歌写完,林易放下笔,道:“我大致唱一遍,你先听听行不行啊。”
  现场看人写歌创作,钱枫绝对是头一回,感觉挺新鲜的,“好!”
  林易回忆了一下,开口清唱: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歌声一转:
  “栀子花,白花瓣,
  落在你蓝色百褶裙上,
  爱你,我轻声说,
  你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那个永恒的夜晚,
  十七岁仲夏,
  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让我往后的时光,
  每当有感叹,
  总想起当天的星光……”
  “那时候的爱情,
  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
  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在这相似的深夜里,
  你是否一样,
  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你都如何回忆我,
  带著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深吸一口气:
  “后来,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直至最后一句:
  “永远不会再重来,有一个男孩爱著那个女孩……”
  一首歌唱完,钱枫的脸上,不知是笑还是泪。
  用力鼓了鼓掌,“写的太好了,太棒了!”
  “等等啊,还有一首。”
  “……还有?”
  接着,是一首名为《桥边姑娘》的歌曲。
  “暖阳下,我迎芬芳,
  是谁家的姑娘,
  我走在了那座小桥上,
  你抚琴奏忧伤。
  桥边歌唱的小姑娘,
  你眼角在流淌,
  你说一个人在逞强,
  一个人念家乡。
  风华模样,你落落大方,
  坐在桥上,我听你歌唱。
  我说桥边姑娘,你的芬芳,
  我把你放心上,
  刻在了我心膛;
  桥边姑娘,你的忧伤,
  我把你放心房,
  不想让你流浪……”
  林易唱完,盯着钱枫,“枫哥,选一首吧。”
  钱枫:“……”
  半个小时还没到呢吧?
  两首歌!
  敢情这就是你口中的不擅长、太难了?
  ……其实吧,这也不能怪林易。本来他回忆的就是《后来》这首歌,结果想着想着,反倒把《桥边姑娘》给想起来了,为了防止回头忘掉,干脆两首一起写出来。
  《后来》是一首经典歌曲,歌词令人惋惜、心痛!
  而《桥边姑娘》,却又像是为钱枫与妻子的年少相识量身打造的一般。
  钱枫显得特激动,“老麻子,我找你,真是找对人了!”
  说着,就要上来给林易一个拥抱。
  “枫哥,冷静!千万别动手,我警告你啊,别对不起嫂子!”
  钱枫被气笑了,“去你丫的。”
  不闹了,钱枫道:“兄弟,这两首歌我都要了!如果真的能让你嫂子回心转意,老哥欠你一次……对了,我记得你不是在节目里跟魔音主播小小表白过嘛?真的看上她啦,用不用老哥帮你一把?”
  “嗨,不用不用。”
  看着林易的神色,钱枫狐疑,“看老麻子你这模样……已经拿下人家了?你可以啊。”
  “……枫哥你知道就行了,可别说出去了啊。”
  “那可真是恭喜你了……放心吧,我钱枫不是那种爱说道的人!”
  聊了一会儿,钱枫开始带林易参观他的别墅,有钱人的奢华生活也令林易这个土包子大开眼界。
  直到走在一幅油画前的时候,林易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细细打量着:
  “这一幅是……约翰·埃·密莱的《盲女》?”
  “行家呀!”钱枫道:“不过呢,这一幅是查尔斯·伊夫的复原作,后来在搬到这儿的时候,不慎磕碰了一下,有了点儿瑕疵。”
  钱枫指着这幅画,林易这才注意到,画中本该紧紧握着对方的两位女孩,那紧握的手掌处,缺失了一小块,令整幅画看起来有些说不出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