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九十一章 返京

第九十一章 返京


  “我本来是专程订了一套油画工具,看看能不能修补一下。不过在认真研究过之后,我放弃了……好吧,油画这种艺术也太特么难了,压根儿就不是我这种人玩得转的!”
  钱枫耸耸肩。
  油画可不是随便画画就完了,浓稠的油性能够塑造一种立体般的质感,还需要考虑油干之后整幅画呈现的效果,没有一定的基础,画出来的基本没有可观赏性。
  “枫哥,你的意思是……这儿有油画工具?”林易倒是来了兴趣。
  画板、颜料、画笔、排刷、刮刀……一应俱全,而且还都是进口产品。
  别墅里专门有一个画室,钱枫拍拍林易的肩膀,“随便玩啊,反正这些东西我也用不上了……”
  钱枫录了林易刚写的两首歌,找人谱曲子去了,就留林易一个人在画室里。
  对照着学过的油画技巧,林易这段时间的画技也有了显著的提高,在画废了几块画板之后,渐渐也摸索到了其中的诀窍。
  等钱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就看到画板上:一幕雨过天晴的自然景色中,色彩舒人心脾。前景上画了两个相依为命的穷女孩,其中一个是盲女,另一个更小的女孩紧紧依偎在盲女怀里,一边抬头在观看天上的彩虹,一边在给盲女讲解她所无法领受到的大自然的美丽。
  云际彩带当空,原野一片金黄,空气是润湿的,在远景的小道上有几头走动着的牛羊,近处有飞鸟起落。盲女只能倾听小伙伴的讲解,她连停歇在她的披肩上的蝴蝶也无从感受。盲女怀着殷切的心情,在谛听小伙伴的描述,而心灵已沉浸在丰富的想象之中,她似乎已嗅到了新鲜的空气,听到了原野里生灵的声音。
  两个穷苦的孩子穿上笨重的鞋子,勾破了的粗布裙子反映着她们的处境,衣裙上的补钉是这两个孩子命运的痕迹。盲女显然是个流浪儿,在她的膝间放着一只小手风琴,她的心声只能通过琴声来向人传达,平时她离不开这只小手风琴,因为它可以帮助她诉说自已多舛的生活与哀愁……
  钱枫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副作品,本来林易说想要给他画一幅《盲女》,他还当是玩笑呢,毕竟油画这种艺术形式可不是谁都能来的。
  可谁能想到林易竟然真的画了一幅《盲女》,而且还这样的出色,简直比自己收藏的那一幅更加惊艳!
  “枫哥?”
  林易直接在画室睡着了,晃了晃脑袋,“几点了,我睡了多长时间?”
  看了看手机,三点多了都。
  钱枫指着画板,“老麻子,这个……是你画的?”
  林易点点头,开口:“怎么样,还行吧?”
  ……何止是还行呐?简直太行了!
  钱枫眼神怪异的盯着他,“我现在很怀疑,到底还有什么是老弟你不会的。”
  “哪有那么夸张。”林易汗颜,“对了枫哥,曲子弄的怎么样?”
  “搞定了,正好让你这个原作者听听。”
  几天后。
  英格兰某处郊区。
  这里不知被谁临时搭建了一个舞台,一名女子在拉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路过时,突然小姑娘指着舞台,大喊:“爸爸,妈妈快看,那是爸爸!”
  女子往台上看去,就看到钱枫坐在一条临时搭建的道具桥上,看着这边,目光充满了温柔:
  “暖阳下,我迎芬芳,
  是谁家的姑娘,
  我走在了那座小桥上,
  你抚琴奏忧伤。
  桥边歌唱的小姑娘,
  你眼角在流淌,
  你说一个人在逞强,
  一个人念家乡……”
  女子听着这首歌,一下子想到了很多,那个时候,有一位看起来傻傻的,天天在木桥边等着,只为听到自己歌声的大男孩。
  是他,回来了吗?
  ……
  林易可没有留在秦岛那儿,确认曲子没问题之后,婉言拒绝了钱枫的挽留,当晚就坐飞机回到了京城。
  俗话说的好,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狗窝。
  看着家里那熟悉的摆设,虽然面积还不到十平,但就是住着习惯、舒服!
  补了一夜觉,第二天。
  早上刷牙的时候。
  “呦,这不是小林嘛,刚回来的?”
  “对啊,张姐,昨晚刚到。”
  “回来了就好,还是家里舒服吧?”
  “谁说不是呢……”
  洗了把脸,“李哥,做早饭呐?”
  “嘿,小林呀?好久没见了。”
  “嗯,上个月有事出去了,这不,刚刚回来。”
  “……一起吃点?”
  “不了不了。”
  跟邻居们打了个招呼,洗漱完,对付弄了点吃的。
  接着开始干活!
  大半个月没在家了,床单、凉席什么的都得重新洗洗晒晒。
  收拾了好半天,忙出了一身的汗,又冲了个澡,换身衣服,对着风扇狂吹,才舒服了一些。
  看来,不装个空调是不成了,太热了。
  反正也不差钱了是吧?
  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点开魔音软件,刷一刷。
  人气主播评选已经开始进入尾声了,魔音主播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票数排名争抢的十分激烈!
  本来经过范梓菁的拉票,白晓潇已经杀入人气榜前十,可这才几天功夫,榜单风起云涌,又快要被挤出前十五了。
  林易那个急啊。
  一咬牙,干脆翻出了曾经的马甲,ID哥只是个传说,刚充钱刷了两组魔音之心,正准备继续刷呢,白晓潇的手机就打过来了。
  “你干嘛啊!?”
  林易:“我没干嘛呀……在家呢。”
  “……你有钱没处花了是吧?没事往魔音里扔干嘛!”
  “我没有……”
  “你甭来这套!当我不知道‘哥只是个传说’就是你呐,啊?要是你再敢往魔音里刷一个礼物,信不信我现在就提着菜刀去堵你家门口!?”
  想想白晓潇那甜美可人,却又咬牙“恶狠狠”的可爱模样,林易心头一热,脱口而出:“晓潇,我想你了。”
  白晓潇的“杀意”顿时蔫了,嗯了一声,声儿略甜,“我知道你也是为了我好,其实吧,人不人气主播无所谓的,我对现在这个成绩已经很满意了……对了,我前些天回过一趟家,给你炖了一些牛肉,就冻在我屋子冰箱的冷冻室里,你回头记得弄出来,化冻了,每次下面的时候加一勺,煮点牛肉面吃,可别再馒头就面条了,听着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