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章 林易是傻子?

第一百章 林易是傻子?


  林易每天查资料查的晕头转向,为了准确还原20世纪国内人们的生活环境以及特点,林易通常是查了半天的资料,才用软件描绘出寥寥数张画纸。
  张瑶那边也是没事就坐公交过来蹭饭,理直气壮的,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
  搞得邻居大姐们,还以为林易是换了个女朋友。
  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月底。
  林易正画漫画呢,突然就接到了大哥林洪的电话:
  “易子,在家吗?”
  “在啊。”
  “明天早上我去接你,还住在老地方吧?”
  “对……不是,大哥,什么事啊?”
  “什么事?你小子又忘了吧?”
  “呃……”
  “好吧,上个月跟你说的,这月月底你嫂子她妹玲玲结婚,不记得了?”
  “噢,我想起来了。”
  “咱们家好不容易出了你这么一个大学生,你说你怎么还老不记事?”
  “最近比较忙嘛……对了,大哥,明儿几点?”
  “新娘必须得十二点之前接到,所以越早越好。明个我八点左右到你那去,早点起床,打扮帅气一点,没准能有小姑娘看上呢?”
  “又不是我结婚,我打扮个什么呀?”
  “废话!你要结婚了,爱打扮不打扮,我才懒得管你!问题你今年多大了?还是光棍一条,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辉子都能打酱油了!”
  辉子就是大哥林洪的儿子,林耀辉,今年都上高中了。
  农村人一般结婚都比较早。
  “……还是大哥你厉害,佩服。”
  “我还用得着你小子佩服?甭废话,今天早点睡,明个一早,把自己好好拾掇一下,八点我去接你,明白没?”
  “好嘞。”
  隔天。
  一大早洗了个头。
  林易本打算穿个西服的,但随即一想,西服应该是伴郎和新郎穿的吧?
  小心翼翼翻出范梓菁给自己买的一套休闲服,换上,对着显示屏旁的一小块镜子照了照,不错,挺精神的。
  大概八点半的时候,大哥林洪来了电话,林易从胡同口溜达出去,在马路边看到了大哥停的车。
  一辆大众,十万以内的那种。
  上了车。
  林洪打量了林易几眼,“这身衣服什么时候买的?”
  “没多久,也就上个月吧……”
  “不错啊,你小子会打扮了。”
  “嗨,我打扮个什么啊?”
  林洪打了方向灯,开车起步。
  “最近这段时间怎么样?找工作没?”
  “没找。”
  “还画漫画呢吗?”
  “嗯,还画着。”
  “……实在不行的话就找个工作干得了,有爱好是好事儿,但咱可以一边上班一边画漫画对吧?对了,最近还有钱吃饭没有?缺钱了说一声,咱亲哥俩不说二话,哥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管你一口饱饭总是没问题的,明白吧?”
  从小林易是在大伯家长大,虽说跟林洪林喜不是亲生兄弟,但却是一起长大的,说是亲的也差不多。
  “我明白,不过最近漫画收益挺不错的,真饿不着。”
  林洪点点头,“那就好,对了,这个你拿着。”
  往后塞过来一张红包。
  “里边有五百块钱,一会随份子的时候你就拿这个出来,知道吧?”
  林易很尴尬,一个月前的时候,他还真需要大哥替他出这份子钱,但现在么……
  “大哥,用不着,真用不着,这点钱我还是有的,喏,已经准备好了。”
  林易晃了晃昨晚在超市买的红包。
  林洪皱皱眉,“易子,甭瞎逞强,你那点钱好好给我留着交房租吃饭!份子钱上个月就说好了,哥替你出!”
  被强行塞了个红包,林易哭笑不得。
  甬州区,某宾馆。
  “这不是易子吗?老同学,好长时间没见了。”
  一个瘦高的年轻人,跟林易握了握手,也冲着林洪喊了声洪哥。
  这人叫伍德明,跟林易一个村的,也是同一个县的高中同学。
  林易打量着他,“小伍,你这两年个头见长啊。”
  “还行吧……对了,易子,留个手机号呗,等过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抽空把同学们都凑一块,大家聚一聚。”
  “行啊。”
  互留了联系方式。
  旁边也有人指着林易,“那小伙子谁啊?”
  “你不认识?林易,林洪林喜二叔的儿子,就是那个工地里被砸死的那个。”
  “噢,易子啊,就是村里那个傻子?”
  “……谁说不是呢,那孩子打小搁村里就挺怪的,不爱叫人,也不说话,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不正正经经上,非得去学美术,听说毕业后一直没找着工作呐。”
  “有人说啊,是从小被他爹的魂缠的,聪明倒是聪明,要不怎么能上大学呢?就是这脑子啊,可能不大灵光。”
  “他年纪看着也不小了吧?”
  “二十四五是有了。”
  “就没有人给介绍个对象啥的?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呐。”
  “呦,这谁敢呐,谁家愿意把自己闺女嫁给一个穷叮当响的傻子?”
  可能是因为打小没有了父母的缘故,“林二”性格有些孤僻,不爱与人沟通,久而久之,就被村里的亲戚邻居传成了傻子。
  林洪的意思呢,也是想让林易多跟老家的这些亲戚们接触接触,看看自己这个弟弟到底是不是傻子,不然,以后想在村里找个对象都挺难的。
  “易子,过来。”林洪招招手。
  “这位是咱三叔。”
  “三叔。”林易老老实实叫着。
  “这是表婶。”
  “表婶好。”
  表婶点点头,笑着:“易子啊,最近干什么工作啊?”
  林易老老实实的,开口:“画漫画。”
  “还画漫画呐?实在不行,让你洪哥给你找个工作,好歹是个大学生呐,对吧?”
  农村人,要么做生意,要么上班,反正漫画之类的行业,在他们眼里不是什么能挣钱的行当。
  林易只得嗯了一声,气氛有点儿尴尬。
  过了一会儿。
  “时间不早了,也别搁这儿坐着了,一会新郎该到了。”
  林易跟着大哥林洪,还有叔伯亲戚们,上了三楼。
  三楼,大哥林洪的老丈人,许德逵。今天出嫁的就是她的小女儿,脸上透露出嫌弃的样子:“洪子,你跑哪去了?一大早上不见人,不知道今天忙啊?”
  这位老许,有点儿势利眼,一直不太看得上大哥家,嫌这位大女婿太穷。
  林易听说,这一回小女儿玲玲要嫁的这一位,干的汽车配件生意,在京城买了房,老家的市里也有房子,根据乡里乡亲传的,家里好几千万,老有钱了。
  “爸,这不是接俺弟去了吗?”
  许德逵瞥了林易一眼,厌恶之色一闪而逝,“好了,知道了,赶紧给莉莉帮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