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零二章 酸味儿

第一百零二章 酸味儿


  “这姑娘谁呀?”
  “楼下玛莎拉蒂是她的?”
  “也太漂亮了吧……这身材、这长相还有这气质,绝对不是普通家庭能培养出来的!”
  “她喊谁呢?”
  “我去他二舅姥姥的,哪个家伙的运气这么好,能找这么漂亮还有钱的对象?”
  周围的亲戚们咂舌不已,就看张瑶穿着条花边长裙,迈着长腿跑到林易跟前,一把抱住林易的胳膊,“亲爱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林易:“……”
  大哥林洪惊呆了。
  刘爽跟她男朋友惊呆了。
  众亲戚们也呆住了!
  “这姑娘喊的是……易子!?”
  “傻子都能找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真的假的!”
  “见鬼了!”
  “这姑娘是不是眼瞎?”
  “……傻人有傻福呗。”
  这些亲戚的话里头,都带着一抹子浓浓的酸味儿。
  宁可外人发财,也见不得亲戚朋友飞黄腾达,说的就是这么个意思。
  “易子,这位开玛莎拉蒂的姑娘真是你女朋友?”
  “不给介绍介绍么?”
  什么玛莎拉蒂?
  林易这会儿还懵着呢!
  张瑶笑眯眯的,露出浅浅的酒窝,大大方方的:“大家好,我是林易的女朋友,我叫张瑶。”
  林易这才反应过来,“什么女朋友,你别乱说啊!”
  “呵,还藏着掖着?”
  “易子,有这么漂亮个女朋友,怕人抢走还是怎么的?”
  “就是!”
  林易发现,自己有点儿解释不清了。
  张瑶晃了晃他的胳膊,腻着声儿:“亲爱的,你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吗?”
  一句亲爱的,搞得林易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倒不是他矫情,张瑶什么人他能不清楚?平常大大咧咧的,就跟个假小子似的,突然整这么一出,实在让人有点儿受不了。
  指着不远处的林洪,“那个是我大哥,旁边的是我大嫂。这一位是我表舅、还有婶儿……”
  林易大致介绍了几位,张瑶也跟着叫了一圈。
  “小姑娘,你是哪人呐?”
  “京城本地的。”
  “呦呵,本地人,那可了不得啊!”
  “呵呵,还行吧。”
  “对了,小姑娘还上大学呢吧?”
  “嗯,对。”
  “在哪上啊?”
  “不远,就在京城舞蹈学院。”
  “……还是个学跳舞的,难怪身材这么的好!”
  有钱。
  京城本地人。
  舞蹈妹纸。
  关键是长得还这么漂亮!到底让不让人活了?
  周围亲戚那个嫉妒啊!
  打过招呼后。
  两人坐了下来。
  旁边亲戚们还是盯着两人议论纷纷,不时指指点点的,那些个跟林易同一辈的年轻人,包括刘爽的那个男朋友,都是一副极其羡慕的目光,不时往张瑶的身上瞟。
  张瑶剥了一个糖塞进嘴里,压低声儿:“怎么样?兄弟没给你丢脸吧?”
  林易挺无语的,“你还好意思说?万一这事儿被我女朋友知道了,非弄死我不可!”
  “安啦安啦,嫂子如果知道了,我亲自去帮你解释行不行?嗨,这都不叫事儿。”
  “你倒是说的轻巧……”林易翻了个白眼,其实心里挺美的,“对了,那玛莎拉蒂是怎么回事儿?”
  “那个啊,是跟我一白富美学姐借的,专门来给兄弟你撑场子,够仗义吧?”
  “仗义个鬼!你可悠着点儿,万一不小心剐蹭到了,你就等着以后天天吃土吧。”
  “那个啊,没关系,这不是还有林哥儿你嘛?”
  “……我一搬砖的,你觉得我赔得起玛莎拉蒂?”
  张瑶拍拍他,“大不了兄弟陪你一起搬行不行?钱这方面别太操心,就凭你敢拿十万存款全部砸到游戏里的壮烈举动,哥们儿断定,你以后肯定是要发财的!”
  “我一三流大学生,没专业没技能,你说说,怎么发财?”
  “呃……”张瑶想了想,“你不是搬砖的吗?以后肯定能当包工头,特赚钱的那种!”
  林易:“……”
  折腾了一会儿,婚礼总算是开始了。
  主持人应该是男方那边的亲友,新郎家姓王,主持人就一口一个王老板,丝毫不提许德逵这边。
  全程男方父母都是一脸高冷,甚至没跟表现热落的许德逵聊上几句,很有几分看不上的意思。
  上菜了。
  张瑶旁若无人的胡吃海喝,周围的亲戚倒是没说什么。
  起码不挑剔,好养活!
  台上请了几个不太出名的歌手,末了还有俩人唱二人转逗乐,喝酒互动什么的,也挺热闹。
  结束了。
  张瑶兴高采烈的拎着按照老家结婚习俗送的肥皂毛巾,塞进玛莎拉蒂后备箱。
  这回大哥林洪也不开车送林易了,可能觉着他女朋友也有车对吧?
  临走时,林易还记得那些亲戚朋友艳慕的目光。
  反正挺爽的就是了。
  “有驾照吗?”
  张瑶大眼冲着林易眨了眨。
  “就一电驴子的牌照。”
  “……那行吧,还是我来开。”
  坐上一百多万的玛莎拉蒂,这感觉就是不一样。
  摸了摸车座,叹口气:“这车坐着挺舒服的,看来以后得买一辆。”
  张瑶瞥了他一眼,“林哥儿,咱们实际点儿行不行?跑车是不错,但能吃还是能喝啊?有这个钱,不如搁老家县城里买套房,多实在?”
  “这话在理儿。”
  “那是……”张瑶道:“对了林哥儿,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也甭拿搬砖那一套忽悠我,我可不是好蒙的。”
  林易笑着,“那你觉得,我能是干嘛的?”
  张瑶眯着眼,“呵,不怕跟你说,我张瑶看人那是一顶一的准!我可查过了啊,你家那块‘大平板’是个叫什么数位屏的东西,专门拿来画画的。而且你这气质,也不像是什么有钱人,加上你一直把搬砖挂在嘴边上……”
  语气笃定:“所以哥们儿判断,你应该是某工地的建筑设计师,专门画图纸的,怎么样?我说的对不对!”
  林易:“……两个字儿,厉害!”
  张瑶一脸得意,透着几分可爱,“那是……”
  “不过我挺奇怪的,你们搞建筑设计的,用不着到工地考察吗?怎么看你天天宅在家的样子?”
  “……工地的活你可能不大清楚,一般有活了就忙活几个月,没活就一直搁家休息,这个得看情况。”
  林易有个亲戚就在工地干活,所以了解一些。
  张瑶点点头,“好吧,干这一行,收入怎么样?”
  “还行吧,有活的时候能多点,没活了就没钱,凑合着混口饭吃呗。”
  工地的活就是这样,这个林易还真没说假话。
  “这么说林哥儿你也不富啊……”
  林易望着她:“你看我像有钱人么?”
  “……不像。”
  “那不就得了!”
  “可你当初是怎么想的,往游戏里,十万大洋呐,直接就砸出去了?”
  “……别说了,我也特后悔。”
  “看得出来。”张瑶笑了,带着浅浅的酒窝,拍拍林易的肩膀:“没事儿,钱算什么?钱财乃身外之物!有句老话不是说了嘛,千金散尽还复来。”
  “这话说得好!”
  “不过啊林哥儿,今儿兄弟可帮你涨了面子,等下回我有麻烦了,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明白吧?”
  林易点点头,认真道:“放心,有事儿尽管开口,上酒池下肉林,我绝不皱一个眉头!”
  ……哪学的这么些个鬼话?
  张瑶恨恨的,上酒池下肉林,我还用得着你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