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定海神针

第一百一十五章 定海神针

    原本嘈杂的乘客们,立刻就安静了许多。
  
      女保镖和朴恩妍看得咋舌不已,这个家伙什么来头,也太厉害了吧?
  
      “你们刚才也听到了,万一闹到驾驶舱,影响了驾驶员,咱们都得死!”林易眯着眼睛,“反正我还不想死,你们谁要是活腻歪了,我不介意提前送他上西天!”
  
      目光左右看了看:“现在,都给我回自己位置上,系好安全带,快去!”
  
      有一部分乘客对视了一眼,往经济舱退去,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没有动。
  
      “很好。”林易本打算直接动手的,又想了想,干脆把左手上戴得表取了下来,转过身,“你们……谁能帮我保管一下?”
  
      他本意是让空姐们帮忙保管的,却被那名韩国女星朴恩妍伸手接了过去,还冲着林易笑着点点头。
  
      好吧。
  
      “记得还我啊。”林易说完这句,起身,一把拽住最前边一名乘客的衣服,他顿时吓了一大跳,急了:“你要干嘛?”
  
      就见林易虎着脸,揪着这人,一把提了起来,直接像扔沙袋一样砸向了后边拥挤的人群!
  
      哗——
  
      几个来不及躲闪的被砸了个正着,翻滚着撞在了机舱上。
  
      这尼玛……是要大开杀戒啊?
  
      乘客被砸倒好几位,这一下,很多人都站不住了,慌慌张张,潮水一般往经济舱退去。
  
      趁着这个机会,那几名被乘客们围殴或者压在身下的空保们,终于脱了身,一个个身上都挂了彩,还有的已经昏了过去。
  
      剩下三四位勉强能动的,自发的跟在林易的身后,为林易掠阵。
  
      后边的空姐们:
  
      “太帅了!”
  
      “本来以为空保们足够厉害了,没想到真动起手来,简直就跟草包一样。”
  
      “小王呐,不是空保草包,而是暴乱的乘客太多了,双拳难敌四手嘛。”
  
      “那这个小哥哥怎么这么厉害?”
  
      “呃……他可能比较牲口。”
  
      “都快要死了还有心情聊这些?你们几个,赶紧去驾驶舱看看情况。”
  
      “对哦,这么一提,我又紧张起来了。”
  
      “不会真的要死了吧?”
  
      “我还没结婚呢!”
  
      眼看着林易一个人,将一大群乘客全部逼回了经济舱,朴恩妍悄悄问了女保镖一句(韩语):“允贞,这位OPPA,是不是很厉害?”
  
      保镖点点头,(韩语):“是的,非常厉害,七八十公斤的人非常轻松的就扔了出去,我以后的男朋友要是有他一半强,就好了。”
  
      女星朴恩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玩着属于林易的手表,(韩语):“这个牌子……好像是个奢侈品呢。”
  
      女保镖看了她一眼,(韩语):“我是不太懂,不过坐在头等舱的人,身家应该会不错吧?”
  
      朴恩妍笑着(韩语):“你说,把这位OPPA介绍给你当男朋友怎么样?”
  
      “哈?”女保镖道(韩语):“我看是你看上了人家吧……不过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朴恩妍勉强笑了笑,睁大眼睛,拍了拍保镖(韩语):“放心吧允贞,我们都会没事的!这一次如果能够活下来……我就去找那个OPPA表白!”
  
      经济舱。
  
      这儿明显更加的混乱,哭声、怒骂声,还有一些丧失理性的乘客互相殴打、推搡。
  
      “都他吗给老子住手!”
  
      林易上去,分开两个缠打在一块的家伙,啪啪两巴掌,顿时人群安静了下来。
  
      比较激进的家伙基本都是冲进头等舱的那些人,在见识过林易的“牲口”之后,这些人已经安静了下来,至于剩下的那些,基本比较好安抚。
  
      将经济舱已经被人打昏的的几名空保让人拉回头等舱,林易目光扫过经济舱的乘客们,“现在安静一下,听我说!”
  
      乘务长的话被林易重复了一遍,“现在开始,我就站在这儿,你们老老实实的坐在座位上,系好安全带,有受伤或昏过去没办法系的,旁边的乘客尽量帮帮忙。”
  
      听到林易的话,一部分乘客勉强有了希望,但大部分人对于不到百分之二十这个概率,基本不抱希望,哭声、咒骂以及悲恸的情绪,再一次席卷了整个机舱。
  
      “都给我安静一点儿!”林易一身暴喝,总算起了一点儿作用。
  
      之后,林易就不说话了。
  
      他紧紧抓住过道的座椅,就站在那儿,如果定海神针一般,无论飞机怎样的晃动震颤,他却屹立不倒。
  
      看着他这副样子,机舱中的乘客们也仿佛受到了鼓舞一般,恐慌的心情总算是冲淡了一些。
  
      机身持续晃动震颤,不时还猛烈摇晃几下,对于机舱内的乘客们来说,每一分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不过,看着屹立在那儿的林易,所有人不知怎么的,隐隐松了口气。
  
      仿佛那个并不高大的身体,能够带给他们一丝安全感似的。
  
      头等舱的人并不多,加上有空保在那儿,林易并不用担心,所以他干脆就待在经纪舱不走了。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四十分钟过去了。
  
      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林易都感觉快要喘不过气了,精神随时可能崩溃掉。
  
      要不是刚才跟乘客们动了手,发泄了一通,林易也说不好自己会不会发狂。
  
      约一个多小时后,晃动和震颤终于停止了。
  
      广播里传来乘务长激动的声儿:“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飞机已成功驶出强气流区,我们……得救了!”
  
      哗——
  
      顿时,欢呼声与压抑良久的哭声充斥了整个机舱!
  
      很快,就有几名空姐走进来,带着绷带、消炎药物,为受伤比较严重的乘客们包扎。
  
      “谢谢啊。”
  
      “真是辛苦你们了。”
  
      “刚刚的事儿……非常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平常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也不知道刚刚怎么了。”
  
      “抱歉啊……”
  
      重新恢复了理智与秩序的乘客们纷纷道歉,林易也忍不住松了口气。
  
      挑了个经济舱没人的位置,一屁股坐了下去。
  
      哥们儿这算是大难不死了吧?
  
      这么说起来,后福是不是就要到了?
  
      一名漂亮的年轻空姐凑了上来,“这位先生,刚才真是多亏您了,您没受伤吧?”
  
      林易摆摆手,道:“没事的,我没受伤。”
  
      空姐浅笑着:“没关系,我来帮您检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