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就是生活

第一百五十四章 这,就是生活

    回到家时。
  
      亚瑟的母亲因为市政不再为患者提供免费的药物,而病情复发,导致中分,被送入医院。
  
      心情复杂的亚瑟去医院看望了母亲,听着她呼唤自己的小名Happy(快乐),想起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要将快乐带给世界的女人,却是造成自己不幸的罪魁祸首,愤怒的亚瑟用枕头捂死了自己的母亲。
  
      已经彻底陷入疯狂的他,在杀死了诬陷自己的同事后,亚瑟放过了另一名矮小的同事,并坦言,这位同事是唯一一个对他好的人。
  
      这里,可以看出亚瑟并没有变成一个单纯的恶魔,对于自己好的人,他并不会伤害对方。
  
      或者说,在亚瑟的体内,一直住着另外一种人格。
  
      亚瑟一直利用药物以及母亲的叮嘱来抑制着“他”,可是,直到他一次次受到这个世界的不公正对待,发现痛苦的根源竟然是来自于一直深爱的母亲之后,亚瑟才开始认同了“他”。
  
      “他”,就是小丑。
  
      亚瑟受邀,参加了心心念念的默里脱口秀,主持人默里,一直是亚瑟的偶像,也是亚瑟最为敬重的人。
  
      他想要在默里脱口秀节目录制上自杀,来结束自己的一生,也或者说是对小丑最后的抗争。
  
      在路上,化妆成了小丑的亚瑟,独自一人,又一次跳起了那诡异且令自己迷醉的舞步。
  
      他就像是一个被困住的人,通过这种恐怖与优雅结合的舞蹈,来释放自己,只有在这一刻,避开他人目光的亚瑟,才能自信的挥舞双手,享受心灵的宁静。
  
      可是亚瑟很快发现,他一次次诡异的行为已经被警察盯上了。
  
      两名便衣警察试图叫住亚瑟,可是惊慌失措的他拔腿便跑,上演了一出追逐戏份。
  
      在一地铁上,无数身穿小丑服饰,戴着小丑面具的哥谭市居民,高举着反抗贫富差异的牌子,声称打死那三名人渣上班族的小丑,是个英雄!
  
      在这众多身穿小丑服装的示威人群中,警察跟丢了亚瑟。
  
      亚瑟成功来到了默里脱口秀的录制地点。
  
      在他的幻想之中,他曾参加过默里脱口秀,那时的他是一名观众,在谈过自身的遭遇后,受到了默里的肯定与鼓励。
  
      可是,现实再一次击碎了亚瑟的幻想。
  
      主持人默里并不像亚瑟想象之中那样,他并不是一名“慈父”,反而拿亚瑟的癫笑症取笑他,来赚取收视率。
  
      在节目上,已经抱着必死之心的亚瑟承认了自己就是杀死三名上班族,被警察通缉的那名罪犯。
  
      默里非常吃惊,不断重复着:“你是认真的吗,不是吧?你告诉我们,你在地铁里枪杀了那三个男的。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
  
      亚瑟耸耸肩,笑着:“我已经没什么可失去的,默里,没有什么能再伤害我了。这是我的命运,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生活不过是一部喜剧。”
  
      默里凝视着他:“我们直接点,你认为杀死那些年轻人很有意思么?”
  
      “是啊,但是喜剧是(非常)主观的,这不是他们说的吗?而且,在我看来,发生的是件好事,你们所有人,哥谭,这个体制知道的太多了。你们有决定权,你们决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是虚构的,同样用来决定什么有趣的和什么是不有趣的。”
  
      主持人默里点点头:“好吧,我想我明白了。你这样做,是为了造一个运动,并成为一个象征,对吗?”
  
      可亚瑟却摇摇头:“是么,默里,我看起来像个能搞运动作的小丑吗?我杀了那些家伙,是因为他们太糟糕了,足以令人疯狂的糟糕!”
  
      “所以就这样,你疯了。那你杀了三个年轻人怎么辩护?难道他们对你很刻薄?”
  
      亚瑟笑了笑:“为什么每个人都对这种人的死如此不高兴?难道因为托马斯·韦恩在电视上为他们装可怜过?”
  
      这三名上班族都是托马斯·韦恩公司的员工,托马斯·韦恩曾在电视上称这几名员工是年轻有为热心善良的人……可谓莫大的讽刺。
  
      默里继续问着:“你对托马斯·韦恩也有意见吗?”
  
      点点头,亚瑟道:“是啊,我确实有。对他来说,一切都太顺风顺水了。”
  
      “那这有什么问题吗?”
  
      “你看到外面的情况了吗,默里?你真的有离开过工作室吗?每个人都在互相大喊大叫。再也没有什么所谓的互相尊重了。你认为像托马斯·韦恩这样的人,这样安逸的人,会有想过像,我这样的底层人是怎么样吗?不,他们不会考虑任何人,除了他们自己!”
  
      有点儿激动的亚瑟笑着摇摇头:“他们从来就没有过,他们认为我们都会像好孩子一样,安静的坐在那里,认为我们不会变成狼人或是发了疯的畜生……好吧,这就是你们所有人。”
  
      “你有些太自怨自艾了,亚瑟。你听起来好像在为杀死三个年轻人找借口。不是每个人都这么糟糕。”
  
      亚瑟看着主持人,“……你太糟了,默里。”
  
      默里不以为然:“我?我怎么样了?”
  
      “播放我的视频,邀请我参加节目——你只是想取笑我。在拥挤的哥谭市嘲笑一个底层人是很容易的,不是吗?你和其他人一样,默里,一切对你来说都太容易了。”
  
      被冒犯到的默里有些生气:“你不知道我的任何事情,伙计!看看你所做的一切造成了什么后果?亚瑟,外面暴乱频发,两名警察重伤情况危急,今天又有人被杀……”
  
      画着小丑妆容的亚瑟笑着点头,“再来个笑话怎么样,默里?”
  
      主持人默里打断了他:“够了,今天的笑话已经够多了!”
  
      然而亚瑟却突然拔出了枪,指着默里:“我会告诉你你得到了什么,你将得到你应得的。”
  
      默里回过头时,亚瑟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血溅得整台电视机后面都是!
  
      观众们尖叫着,周围一片混乱。
  
      只剩下亚瑟,或者说小丑,面对着摄像机:“晚安,但请永远记住……这,就是生活!”
  
      回到演播室,亚瑟被两名保安和一名员工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