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挑战书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下挑战书

    合唱结束后。
  
      凯瑟琳回到人群里,和贝拉几人说了自己发现林易的事儿。
  
      “这不可能吧?”
  
      贝拉蹙着眉,“第一排坐着的,基本都是学院邀请的重要客人,连讲师们都没有资格坐在那里。”
  
      “你是不是看错了?”
  
      凯瑟琳摇着头,“我没有看错,林还在下边冲着我招手,害得我险些忘掉了歌词。”
  
      “他,难道不是学院的学生吗?”
  
      ……
  
      表演结束后,终于到了最重要的时刻。
  
      加州艺术学院是世界四大美院之一,美术绘画当然是重中之重。
  
      约翰逊·欧文院长亲自出面,将海勒·布鲁斯大师以及柏克·休利特邀请到台上。
  
      “大家下午好,我是海勒·布鲁斯,这位是菲尔丁奖的获得者,柏克·休利特先生。”
  
      海勒·布鲁斯大师打了声招呼,除了美术系的学生表现得有些激动外,其它系的学生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毕竟相较于知名度来说,海勒·布鲁斯大师与那些明星艺人们确实没有办法相比。
  
      面对着稀稀拉拉的掌声,海勒·布鲁斯大师倒是没有什么反应,毕竟这个年纪了,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
  
      可柏克·休利特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他是在浪漫之都珐国出生的,天生就有着艺术方面的细胞,在油画方面特别的有天赋。
  
      柏克·休利特最喜欢的画家是梵高,这一次能够获得菲尔丁奖,也是复原了梵高那一幅著名的油画《星空》,又名《星夜》或者《星月夜》。
  
      他此时正处于人生的最巅峰时期,就连著名的海勒·布鲁斯也与他交好,甚至称之为柏克·休利特先生。
  
      可在加州艺术学院,世界四大美院之一,竟然被大部分的学生无视了,甚至连他最看不起的艺人们,都比他受欢迎得多。
  
      别的大学也就算了,可这里是加州艺术学院啊?
  
      海勒·布鲁斯还在说着:“非常高兴,能够回到我的母校,也很荣幸能够站在这个位置……”
  
      一番鼓励性的演讲后,海勒·布鲁斯大师道:“至于画画方面,我就不献丑了,还是交给年轻人吧,柏克·休利特先生,请吧。”
  
      海勒·布鲁斯将话筒递给了柏克·休利特,自己则退下了舞台。
  
      接过话筒的柏克·休利特,环视了礼堂一周后,皱着眉:“说实话,我对你们很失望!”
  
      这句话一出口,立刻就引起了学生们的混乱,角落里的几名记者,更是激动万分,抱紧摄像机,稳稳对准台上。
  
      柏克·休利特严肃道:“这是哪里?这是世界四大美院之一,美术家的摇篮,著名的加州艺术学院!可是我看到了什么?我只看到了对于那些名利的追求,对所谓明星的追捧,还有谁在乎什么是艺术?在乎什么是艺术家?”
  
      柏克·休利特这一番话并没有引发太大的反响,反倒在座的不少学生,对于这个年纪看起来并不算大的家伙,非常不感冒。
  
      “你在说海勒·布鲁斯大师,还是你自己?”
  
      “艺术家,就凭你么?”
  
      “自大的家伙……”
  
      “学院怎么会请这种人?”
  
      显然,许多人并不清楚菲尔丁奖的获得者,代表了什么样的荣誉。
  
      柏克·休利特笑了笑,“只凭一张嘴讽刺,那是弱者的行为!这样吧,我今天,正式向加州艺术学院下挑战书,谁都可以,无论是学院的讲师或教授都行,可以在油画方面向我挑战,请海勒·布鲁斯大师来作裁判,怎么样?我很想看看,这所谓的世界四大美院之一,是不是彻底抛弃了艺术,只剩下对名利、奢欲的追求!”
  
      “这家伙是谁,也太狂妄了吧?”
  
      “他以为他是谁?”
  
      “向整个加州艺术学院挑战,他疯了吧?”
  
      “可恶的家伙……”
  
      整个礼堂中的学生们险些炸锅,学院的讲师们想要请柏克·休利特“下去”,却被柏克·休利特不屑的瞥了一眼:“怎么,你们害怕了?”
  
      这一句,令学院讲师、教授们的动作一滞,的确,礼堂里还有不少的记者在场,柏克·休利特这一番激烈的言辞,明天肯定会出现在各大新闻,现在就将柏克·休利特请下台,那么对于加州艺术学院的名誉来说,恐怕会大为受损。
  
      美术系的学生们开始摩拳擦掌起来。
  
      对于这个年纪的学生来说,能够出风头的事儿,往往令他们心驰神往,尤其是在学院众多的女生面前。
  
      紧接着,柏克·休利特掀开了暗红色的遮布,露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一副油画。
  
      “这是我不久前完成的作品,也是伟大艺术家梵高极其出名的一幅——《向日葵》。”
  
      只见画板上,绚丽明亮的铬黄色把整个画面烘托得满怀激情,花蕊在相叠的点彩下,呈现不同的色泽,花瓣在交叉条纹的烘托下,显得突出而浑厚,背景与花瓶在富有节奏和韵律的笔法下,制造出肌理的粗糙美。
  
      十二朵向日葵在这种豪放又多变的艺术笔法下,像在一团团熊熊燃烧、旋转不停的火球,充满了无穷的生命力,挥洒着对太阳的炽恋!
  
      “这……”
  
      别说学院的学生们,就连美术系的讲师、教授,也被这么一幅画作,惊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不就是油画吗,我来!”
  
      有胆子大的学生,刚站起身喊了一句,就被学院导师瞪着:“回去,坐下!”
  
      很显然,面对梵高大师的复原作品《向日葵》,可不是这些学生的水平能够应付的。
  
      讲师教授们之中也有不服气的。
  
      “我最近倒是创作了一幅油画,可以拿来给大家欣赏欣赏。”
  
      说话的,是一位美术系的老教授。
  
      “是墨菲教授!”
  
      “墨菲教授年轻时就是一位出名的油画作家,他的油画,肯定没有问题的。”
  
      “让那个狂妄的年轻人,也见识见识加州艺术学院的厉害!”
  
      “太狂妄了……”
  
      不一会儿,有人替墨菲教授取来了他的画作。
  
      画中,一名优雅的女子,双臂环在腰前,目光凝视着前方,看不出喜怒。
  
      而在女子的额前,一枚耀眼的珍珠,挂在那儿。
  
      墨菲教授复原的这幅画作,是18世纪珐国画家柯罗先生的代表作品,《珍珠女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