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林易,登场了

第一百六十八章 林易,登场了

    “画得真棒!”
  
      “比那个狂妄的年轻人强多了。”
  
      “不愧是墨菲教授的作品……”
  
      虽然学生与讲师们一致看好,作为裁判的海勒·布鲁斯大师却摇了摇头。
  
      他同意担任这场挑战的裁判,显然也是对加州艺术学院有些不满。
  
      “这幅墨菲教授的《珍珠女郎》,画得虽然很不错,但是论起艺术内涵,却没有办法和柏克·休利特先生的《向日葵》相比……”
  
      以海勒·布鲁斯大师的名望,他的话,当然就是绝对的权威,也没有人能够质疑。
  
      有墨菲这位老教授甘当马前卒,剩下的讲师教授们也就没有什么好顾忌的。
  
      反正连墨菲教授的画都不如那名年轻人,自己输了也没有什么好丢人的,加上能够被海勒·布鲁斯这样的大师点评,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很快,又有几位教授、讲师的画被拿到了台上。
  
      能够担任加州艺术学院美术系的讲师以及教授,这些人的油画功底无疑是有两把刷子的,其中不乏令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可惜被海勒·布鲁斯大师指出其中的优缺点后,面对《向日葵》,还是败下阵来。
  
      “这就是加州艺术学院的美术水平?世界四大美院之一?呵,真是令人失望……”
  
      柏克·休利特的嘲讽令学院的许多人忿忿不平,可是面对这幅近乎完美的梵高复原作,生气又有什么用呢?
  
      “我发现,在座的很多人,已经抛弃了艺术的本质,抛弃了美的灵魂,开始变得只知道追寻名利与金钱。伟大画家梵高先生,曾利用艺术向人们传达美的认知,摒弃丑陋的灵魂,使得他的画产生了一种无法超越、无法模仿的艺术魔力。”
  
      柏克·休利特摇摇头,“梵高大师已经不在了,可你们这样的人,身为艺术界的未来,却只知道追捧那些聚光灯下,所谓的明星艺人,却不将真正的艺术放在眼里,这一点,实在令我太失望了……”
  
      柏克·休利特表现得痛心疾首。
  
      这一刻,他仿佛化身成为了艺术的代表,俯视人世中的种种污秽,站在了一种超然的位置上。
  
      台下的林易明白,归根结底,这种人是看不上礼堂里、乃至校园外马路上,那些来来回回,所谓的普通人的。
  
      总有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想法,自我感觉极度良好,沉浸在自我的艺术氛围之中。
  
      当然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
  
      起码当一名优秀的艺术家是足够了,历史上许许多多有名的艺术家,不都是这样的吗?
  
      然而,与他们不同的是,台上的柏克·休利特更加年轻,也有骄傲资本,完全不会顾忌加州艺术学院的面子,将心中那偏执的想法当着媒体的面直接说了出来!
  
      毫无疑问,一旦加州艺术学院众多讲师、教授败在柏克·休利特挑战下的事儿,加上媒体的恶意夸大,被曝光在网络上,恐怕加州艺术学院立刻就会变得声名狼藉。
  
      欧文院长有点儿坐不住了,他让一名工作人员小跑到林易的跟前,“林先生,院长让我来问问您,能不能解决这个麻烦?”
  
      一旁的海勒·布鲁斯听着,看了眼林易,不避讳的道:“林,如果说年轻一代中还有谁能够与柏克·休利特的艺术水平相比较,除了那位在菲尔丁奖上压了柏克·休利特一头的艺术天才,恐怕也就只有你了。”
  
      “还有人能够压柏克·休利特先生一头?”
  
      林易颇为好奇。
  
      “是的,那是一位充满艺术细胞的西班牙姑娘,如果不是我的年纪太大了,恐怕也会忍不住去追求她的……”海勒·布鲁斯摇头笑了笑。
  
      “大师,这心态可以啊,继续保持。”
  
      林易开了句玩笑。
  
      “那么林,你打算上吗?”
  
      点点头,林易道:“这个当然……”
  
      眼看台上的柏克·休利特越发目中无人起来,将自己那愤世慨俗的激烈言论,一股脑倾泻了出来,偌大的加州艺术学院,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压下这个狂妄的家伙。
  
      倒不是说加州艺术学院没有能够和柏克·休利特比的人,毕竟学院的教授、讲师们,更加擅长理论知识,并且能够将这些全部传授给学生。
  
      比教导能力和专业知识的话,十个柏克·休利特也没办法和学院中的讲师教授们相比,他只是在油画方面比较出彩罢了。
  
      眼看着柏克·休利特居高临下的“指点江山”,林易站起了身,一步步登上了礼堂讲台。
  
      “林,是你?怎么……你也要替加州艺术学院应战?”柏克·休利特瞥了他一眼,“本来,我对你还是有着几分欣赏的,你的画我看过,还是有着一定的艺术性,可没有想到,你竟然也变成了世俗名利的追逐者……”
  
      “谢谢。”林易没有动怒,“柏克·休利特先生,我只有一个问题,艺术能吃吗?”
  
      柏克·休利特愣了一下。
  
      艺术能吃吗?
  
      这玩意儿……能吃个锤子!
  
      “OK,我已经看出来了,艺术是不能吃的……”林易顿了顿,“既然不能吃,那艺术又有什么用处呢?”
  
      柏克·休利特眯了眯眼睛,“林,你的问题太低俗了……”
  
      “低俗吗?我并不这么觉得……艺术有什么用处,想必大家都有许多的答案吧,毕竟这里是加州艺术学院,对吧?”
  
      林易的话让许多学生忍不住笑出声来,就听林易继续道:
  
      “艺术一开始的意义,仅仅只是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产品罢了,可是向梵高这样的大师,却赋予了艺术更多的价值。他让某些高高在上……”
  
      说到高高在上的时候,林易刻意望了柏克·休利特一眼,“不愿低下头颅的所谓‘艺术家’们,看到了农民的苦难,底层人的艰难生活,所以他笔下的许多画作都散发着一种悲悯的气息……可是许多的人,还是只看到了那所谓的‘艺术’,高举着‘艺术’的大旗,斥责那些连饭都吃不饱的穷苦人们,无法理解真正的艺术,实在是可笑至极……”
  
      “说得好!”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加州艺术学院的学生们,立刻给予了炽烈的掌声!
  
      柏克·休利特冷眼瞥着他,“对于一个连艺术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我和你争论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艺术是什么?这个界限由你来界定的吗?”
  
      林易反问了一句。
  
      “我说过,光凭一张嘴,只是弱者的行为,如果你真想让我心悦诚服的话,就请在艺术上击败我这幅《向日葵》,否则,只会让我感到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