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来之笔

第一百六十九章 神来之笔

    “林,他怎么上台了?”
  
      礼堂里,凯瑟琳几人有些着急。
  
      “连墨菲教授的话都比不上这个叫做柏克·休利特的家伙,林一个学生,能做什么?”
  
      “太乱来了……”
  
      没有人看好林易这个看起来比柏克·休利特还要年轻的华人,但见他转头看向加州艺术学院的讲师、教授们。
  
      开口:“墨菲教授,我能否在你的画作《珍珠女郎》上,涂改一下?”
  
      墨菲教授笑了:“林,不用客气,请随意。”
  
      工作人员送上了油画工具,林易拿起刮板还有油画刷,在这幅画作的额头作了一些轻微的调整,将那颗明艳动人的珍珠刮去,改成了一支树叶草环。
  
      原来珍珠的位置,被改成了草环中一片树叶的影子。
  
      “这才是我心中,《珍珠女郎》原本的样子。”
  
      林易收了笔,将这幅画让了出来。
  
      礼堂中的镜头也对准了这儿,让这幅改动后的《珍珠女郎》,能够被所有的学生、讲师们看到。
  
      “这……”柏克·休利特愣住了。
  
      海勒·布鲁斯大师更是激动起来,“珍珠女郎,好一个《珍珠女郎》!真是太精彩了,短短几笔,这幅画仿佛就被赋予了灵魂,成为了一幅真正的艺术品!”
  
      就连傻子此时也看出来了,这名上台的华人不简单,非常的不简单!
  
      “凯瑟琳,林这么厉害吗?”
  
      “我……也不清楚。”
  
      “太酷了!”
  
      台上。
  
      柏克·休利特有些恼怒:“这算什么?修改别人的画,这也算艺术?”
  
      林易笑了,“那是不是我得现场作画,才能让你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柏克·休利特带着嘲讽的笑容,“你以为你是谁?加州艺术学院已经没有人了吗?需要让你这样的小子,来和我拖延时间?”
  
      林易瞥了一眼柏克·休利特的《向日葵》,摇摇头:“对于这样的作品,还用得着拖延时间?有人吗,帮我拿五幅画板,还有椅子过来,谢谢。”
  
      工作人员立刻给林易送上了几幅画板,还有椅子。
  
      柏克·休利特双臂环胸,冷笑的看着。他很清楚,一幅完美油画的创作不仅需要灵感,还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需要一点点来完成其中的各个部分,并且不能够收到打扰。
  
      这个过程,可能会持续几天,甚至更长的时间。
  
      可在礼堂这么多人的注视下,无论是谁,肯定都会紧张,这样画出来的作品,怎么和自己精心完成的《向日葵》相比?
  
      就看林易蘸着颜料,开始在画板上肆意挥洒着。
  
      层层浓密的云层中,一座雪白的高山,随着林易的笔墨,渐渐浮现出轮廓……
  
      柏克·休利特只看了一眼,就不禁摇了摇头,嗤笑着:“我还是头一回见到,画画从背景开始的。”
  
      林易没有理会他,继续着自己的创作。
  
      在他的笔下,一匹通体雪白,带有黑斑花纹的骏马,被画了出来。它高举着双蹄,似要奔出画中!
  
      而在马上,披着橘黄色披风,袖口带有刺绣的长手套,目光充满了梦想和自信的年轻拿破仑,手指向远方高高的山峰,另一只手拉住昂首挺立的烈马,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圣伯纳山口积雪的陡坡上,阴沉的天空,奇险的地势加强了作品的英雄主义气概,让画中的拿破仑看起来更加的镇定坚毅!
  
      欧文院长唰的一下站了起来,“这是……《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
  
      海勒·布鲁斯大师双眼同样死死的盯住这幅画,相比《向日葵》中朦胧的艺术手法,这幅写实作品,复原起来,显然难度更大,还需要参照许多的历史资料。
  
      例如画中拿破仑的穿着,还有马腹下,依稀见到的士兵以及车轮,都必须符合当时的历史环境等等。
  
      不仅仅如此,这幅画本来是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委托雅克·路易·大卫所画,可后来由于拿破仑的干预,画中对于拿破仑·波拿巴有了一定程度的美化。
  
      当时,正处于第二次反法同盟战争期间,拿破仑率领4万大军,登上险峻的阿尔卑斯山,为争取时间抄近道越过圣伯纳隘道,进入意大利,给予那里的奥地利干涉军队出其不意的打击,最终获取马伦哥战役的胜利。
  
      实际上,当时的拿破仑乘骑的并不是骏马,而是驴子,因为驴子的耐力比马更强,环境上也并没有画中展现的那样恶劣。
  
      这幅画,纯粹是拿破仑用来展现自己“英雄的气概”和“史诗般远征”的工具。
  
      当然,这并不妨碍《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成为世界最为著名的画作之一。
  
      眼看着林易竟然复原了这样一幅艺术巨作,许多的加州学院的教授、讲师们都坐不住了,也不管是不是礼堂,开始涌向讲台,想要观摩林易的作品。
  
      可是完成了一幅《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的林易,并没有停下笔,而是换上了第二块画板。
  
      这一次,林易的用色更加艳丽,红色披风的拿破仑,乘骑着栗子色的骏马,远处云朵山峰的色彩,也更加鲜明。
  
      随后,是第三幅。
  
      拿破仑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红色的披风,座下的骏马却换成了一匹带有黑斑的白马,四周的环境略显黯淡。
  
      海勒·布鲁斯大师似乎猜到了林易想做什么,喃喃道:“不会吧……”
  
      紧接着,第四幅、第五幅……
  
      整整五幅油画,被林易一口气全部画了出来,别说同台的柏克·休利特,就连礼堂里的众多教授、讲师们,也完全难以置信。
  
      油画也能够画得这么快?
  
      哪怕是原作者雅克·路易·大卫,也花了四年时间,才完成了这五幅油画。
  
      可一看时间,竟然花了不到三个小时,林易就画出了这五幅世界闻名的优秀作品!
  
      柏克·休利特的脸当时就白了,面对这样优秀的作品,他的《向日葵》明显还差了一个档次,恐怕也只有那幅获得了菲尔丁奖的《星空》,才能够与之相提并论。
  
      可眼前《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口的拿破仑》,足足有五幅啊!
  
      怎么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