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同龄人

第一百七十八章 同龄人

    最近林易还真没怎么画过国画,不过一直干的也都是画画的行业,刚握上毛笔时还有些生疏,可画着画着,就渐渐得心应手起来。
  
      “还不错,国画总算是没有荒废了。”
  
      范老师还算满意,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先吃饭吧。”
  
      当然了,以范老师在家庭中的地位……是绝对不可能做饭的。
  
      隔了一天。
  
      国画大师——齐咏的家里。
  
      这位大师邀请了范伟老师、邓国强大师以及罗浩大师等三位国画界的大师齐聚一堂,到家中做客。
  
      “老范,你可算来了!”
  
      “怎么才到啊?”
  
      “一会得多喝两杯,啊。”
  
      范老师翻了翻眼皮儿,“什么叫我多喝两杯呐?我说老齐干嘛叫我过来,敢情是你们仨串通好了要灌我,是吧?”
  
      “人家老齐拿这么好的酒灌你,净想好事儿去吧!”
  
      几位年过半百的大师们斗了几句嘴。
  
      邓国强大师,一眼看到了范伟身后的林易,“小林?好长时间没见了,刚来宬都?”
  
      林易笑着:“是啊,邓叔儿,您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有精神。”
  
      “那是……”
  
      齐咏好奇道:“这小伙子是谁?范老头你的侄子?”
  
      “什么啊就侄子……这是我的学生,林易。”
  
      林易:“几位前辈好。”
  
      “好好,老范这学生不错,挺懂礼貌的。”
  
      “嗯,看起来人也实在。”
  
      聊了几句,齐咏大师道:“我的小儿子齐伟,前段时间从珐国毕业了,上个月才刚刚回国。所以呢,我请几个老朋友过来,想让齐伟认识认识叔伯长辈们,也能和你们的学生交流交流,融入咱们国画年轻一代的圈子里,是吧?”
  
      “齐咏,我可是听说了,你们家齐伟可是非常有绘画天分,被巴藜美术学院高分录取的,没错吧?”
  
      “巴藜美术学院的高材生?还用得着咱们几个老头子照顾啊?”
  
      “老齐啊,我看你就是炫耀来了……”
  
      巴藜美术学院可是世界著名的美术大学,排名甚至比国内最好的中泱美术学院,还要高出不少。
  
      说着,齐咏喊了一声,从里屋出来一名年轻人,戴了副眼镜,“爸,您叫我?”
  
      “齐伟啊,过来认识一下你的叔伯长辈。”
  
      齐咏大师介绍了一遍,轮到林易时,也说了,是范伟大师的弟子。
  
      “小林呐,里屋都是我和老邓他们的弟子,要不你先跟齐伟进去,你们年轻人,交流起来也容易一点儿。”
  
      “好的,齐伟大师。”
  
      “跟老邓一样,叫我叔就行。”
  
      “行,齐叔儿。”
  
      林易跟着齐伟来到里屋,进了屋,这儿约有七八位年轻人,还有个林易的熟人,邓国强大师的学生徐璐璐,徐学霸。
  
      齐伟大致介绍了一下。
  
      徐学霸睁着大眼:“林哥?你是陪范伯伯来的吗?”
  
      “对啊。”
  
      齐伟好奇道:“你们认识?”
  
      “嗯,之前林哥教过我画画,他的国画特别厉害……”
  
      “特别厉害?”齐伟听着有些不太舒服。
  
      林易摆摆手,“可别这么说啊,坐在这里的可都是各位国画大师的高徒,搁他们面前,我哪敢说什么厉害啊……”
  
      齐伟瞟了林易一眼,没想到这家伙倒挺识相的。
  
      林易找位置坐了下来,旁边一哥们道:“林兄弟,我叫谢裕东,罗浩老师的学生。”
  
      “你好你好。”
  
      “林兄弟是哪人?”
  
      “豫省的,你呢?”
  
      谢裕东笑了:“我是皖省的,咱俩的老家可是挨着啊,方言也都差不多。”
  
      “看来是老乡了,我们市距离皖省特别近。”
  
      “半个,起码算半个老乡……”
  
      两人聊着,都是农村出身,和齐伟那种正儿八百的京城人不同,都是北漂。
  
      “我是冀省的。”
  
      “我是桂省人,本来不是学美术的,因为爱好,学了一段时间的国画,被齐咏老师收为学生。”
  
      “北漂一族太难了,租房子,一个月的房租都得两三千,辛辛苦苦上一个月班,交房租都得交一小半。”
  
      一名女生吐槽道。
  
      “也不知道国画学了有没有什么用,虽然成了大师的弟子,但国画这门行业,真的步知道该找哪些对口的工作。”
  
      “国画根本没有年轻人的出路好吧?你画的再好,人家一看你年纪,印象分就得扣去一半。现在我也很迷茫,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学国画。”
  
      不少人都在议论着,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身边都是学国画的同龄人。
  
      反观现在的年轻人,学国画的少之又少,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没有就业机会吗?当个爱好还行,但就像刚刚说的,目前京城租个房子都得两三千,年轻人的压力太大,哪有这么多的闲余时间,去学国画?
  
      “国画,是一门艺术,也是国粹。”齐伟皱着眉道:“老祖宗的艺术不能丢,我在巴藜美术学院进修的时候,深切感觉到世界各地的艺术魅力,那种浓郁的艺术氛围,令人陶醉……大家也都是未来国画界的中流砥柱,现在可能困难了一点儿,但我想这应该不是什么难题,未来肯定会越来越好的!”
  
      “说得没错!”
  
      “还是齐伟哥说得漂亮。”
  
      “见过大场面,在世界著名美术学府进修过,就是不一样。”
  
      很显然,齐咏大师的弟子,加上巴藜美术学院毕业,齐咏隐隐有成为国画年轻一辈领头羊的架势。
  
      虽然他进修的专业并非国画。
  
      林易瞟了眼徐学霸,发现她正在玩着手机,刷魔音。
  
      忍不住道:“璐璐,你还会玩魔音呢?”
  
      徐璐璐抬起了脑袋,“噢,是我一个朋友教我的,玩了一段时间,感觉挺有意思的。对了,我申请的主播资格刚刚通过了,一会儿开个直播试试。”
  
      “璐璐,你也玩魔音呐?”
  
      旁边一个大眼美女,名叫吴畅,是罗浩大师的学生。
  
      见徐璐璐点了点头,吴畅眯眼笑着:“我也是魔音的主播,有四十多万粉丝呢。要不然咱俩一起连线,我帮你拉拉人气,怎么样?”
  
      徐学霸眨巴了一下漂亮的眼睛,“好啊。”
  
      两位美女就在房间里开启了直播,吴畅的粉丝还真不少,刚开直播,房间人数都有了好几百,也有粉丝刷礼物。
  
      反观刚刚获得主播资格的徐学霸,直播间里基本就没什么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