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变化都挺大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变化都挺大

    “这找老公啊,就是得慎重。就跟买衣服一样,样式好看还不行,料子也得舒服,万一一洗,变了形呢,对吧?”
  
      潘妙妙话中带刺儿,黄茜嗯了一声,貌似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
  
      “女人呐,终究还是要找个归宿的,茜茜,离了之后想过再找没有?有相中的吗?”
  
      “算了吧。”黄茜摆摆手,“我算是看明白了,什么都得靠自己,靠别人终究是靠不住的。我现在只想好好工作,成家的事儿再说吧。”
  
      “别这么说嘛,趁着年轻,还能再挑一挑,对吧?”
  
      潘妙妙说着,突然发现林易做鬼脸逗了自己的女儿一下,两三岁的小姑娘脾气挺大,呜哇呜哇的叫着,双手张牙舞爪,想是要去挠人的样子。
  
      潘妙妙厌恶的瞥了林易一眼,安抚了女儿几下。
  
      林易挺尴尬。
  
      他也是想逗小盆友一下,谁知道这位小盆友脾气挺厉害。
  
      “诶,林易,你结婚了没有?”
  
      潘妙妙突然问了一句。
  
      林易摇摇头:“还没呢。”
  
      “那不正好嘛,茜茜刚离了,你也没结婚,不如你俩凑一对儿,还都是同学、老乡,怎么样,我这个主意是不是挺好的?”
  
      显然,林易的出身大家都是知道的,打小父母就没了,是大伯一家给照料长大。
  
      潘妙妙这话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恶心恶心黄茜。
  
      ……问题是你恶心别人,捎带上自己干嘛?
  
      林易挺不爽的。
  
      “算了吧,我虽然没结婚,但已经有女朋友了。”
  
      “你找的女朋友能有茜茜漂亮?”潘妙妙看了林易一眼:“茜茜高中时候,就是咱们学校有名的美女,好不容易离了,易子,你不打算好好把握这个机会吗?”
  
      林易故意看了黄茜一眼,“噢,我女朋友是没黄茜漂亮……”
  
      又看向潘妙妙:“也就跟你差不多。”
  
      黄妙妙愣了一下,随即变了脸色。
  
      这话什么意思?
  
      是说黄茜比自己漂亮?
  
      眼看着气氛不大对,几位同学出来打圆场:
  
      “嗨,先别聊了,吃饭吃饭。”
  
      “点菜吧,我都饿了。”
  
      “服务员呢?”
  
      正说着呢,酒店经理到了。
  
      看了潘妙妙一眼,低着头:“老板娘。”
  
      “嗯,菜单拿过来。”
  
      酒店经理将几份菜单摆在了桌上。
  
      潘妙妙也懒得跟林易一般见识,这家伙毕竟是村里公认的“傻子”嘛,跟他较这个劲干嘛?
  
      将女儿交给了一名保镖,让他陪着下去玩儿,才招呼同学:“想吃什么随便点啊,用不着替我省钱,茜茜,你也点一个。”
  
      说实话,黄茜已经有点儿后悔来参加聚会了。
  
      不过高中时争夺男朋友,她就赢了潘妙妙,这会儿也不想丢了面子。
  
      “那我就点一个。”
  
      黄茜点了份大虾,同学们也各自点了个菜,轮到林易的时候,潘妙妙却插了一句:“我看也差不多了,一会不够再点吧。”
  
      林易只好耸耸肩,没说什么。
  
      上了菜。
  
      几名同学边吃边聊。
  
      黄茜离林易比较近,或许是刚才帮她说过话的原因,就顺口招呼了一句:“林易,我记得你大学上学的是美术,对吧?”
  
      林易点点头,“嗯,京城XX美术大学,三本。”
  
      “三本那也是本科,真羡慕你。”黄茜叹了口气:“踏入社会之后,才发现一份学历是多么的重要,想进大公司,学历就是敲门砖,没有学历,工作经验再多,人家大公司也不要你。”
  
      林易道:“去考一个呗,现在很多教育机构,拿着高中毕业证,是可以高升本的。”
  
      “哪有那么容易?上学学的东西,都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其实黄茜挺后悔的。
  
      当时年纪太小,只知道找痞帅痞帅的男生当男朋友,以为那就是心目中的好男人。
  
      可是随着婚后这几年生活,她才渐渐明白过来,什么都是假的,一个对你好,能够让你吃穿不愁的男人,才值得托付终身。
  
      因为结婚,还错过了人生中最重要的高考。
  
      踏上社会后,没有学历,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够去干那些卖力气的工作,薪水还不高。
  
      哪怕混进一个公司,也只会是小公司,工资低不说,发展前景也几乎看不到。
  
      潘妙妙望了过来:“我就说嘛,看着你俩挺聊得来的,没准还真能成一对。”
  
      几名同学也跟着瞎起哄:
  
      “林易、茜茜,要不你俩真在一块得了。”
  
      “其实吧,还挺合适的。”
  
      “都是同学老乡,知根知底,总比外边那些根本不认识的,要强得多。”
  
      “你俩年纪也差不多吧?”
  
      “易子,茜茜可是咱们班的班花啊,你丫的赚了!”
  
      林易指着几个瞎起哄的同学,闹道:“别瞎说啊,我女朋友可是跆拳道黑带,要是被她听到了,我是被打的半身不遂,你们也别想好。”
  
      同学们再一次笑:
  
      “跆拳道黑带?你女朋友不会是教跆拳道的吧?”
  
      “一米七八,浑身肌肉的那种?”
  
      “哈哈,张洋你太坏了……立马就有画面感了。”
  
      “我记得林易上学那会儿不爱说话,也挺不合群的,看来完全变了。”
  
      “时间,果然是改变人的最好东西。”
  
      “林易,你那位跆拳道黑带的女朋友,什么时候到啊?也让同学们认识认识呗。”
  
      林易翻了他们一眼:“认识个什么啊,小心真打得你们半身不遂……”
  
      正聊着呢,潘妙妙突然提议,和黄茜身边的一名同学换了个位置。
  
      两女坐到一起后,潘妙妙笑着:“茜茜,好久没见了,不知道你酒量还行不行?”
  
      上学的时候,两女也都是爱玩的那种,白酒不至于,但是啤酒倒还真能喝不少。
  
      黄茜今天没呛了好几次,也有点儿不爽:“反正不会比你差。”
  
      “好,那咱俩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老规矩,猜拳呗,谁输了谁喝,怎么样?”
  
      黄茜也笑着:“行啊。”
  
      潘妙妙道:“这样吧,单猜拳也没意思,咱们加点彩头,输了的要么拿一万块钱,要么喝杯酒,没问题吧?”
  
      黄茜蹙着眉:“一次一万?”
  
      “要是不敢的话那就算了。”
  
      咬了咬牙:“有什么不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