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二百零三章 看不起水墨画?

第二百零三章 看不起水墨画?

    上台宣布奖项的,是一位年迈的老人,他是著名的画家雅各布·塞西尔,也是油画界的艺术大师之一。
  
      “我宣布,今年,获得菲尔丁新人奖的是来自柏林的托马斯·基思,来自埃里温的盖伊·詹姆斯,以及来自苏克雷的……”
  
      没有铺垫,没有悬念,直接念出了一位位获奖人的名字。
  
      收获了奖项的几人非常激动,几位油画界的前辈为他们颁发了奖项。
  
      接着,是菲尔丁最佳创意奖、最受评委欢迎奖以及各种鼓励的奖项。直到最后,才是最令人期待的菲尔丁大奖!
  
      听说这一次菲尔丁大奖的候选人总共有10多位,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名画师,或老或少,其中年纪最大的已经70多岁了,年纪小的还不到20岁,还有几位油画界的老前辈。
  
      和前面的奖项一样,菲尔丁大奖也没有任何的悬念,由一位著名的油画界前辈念出获奖人的名单。
  
      “我宣布获得今年菲尔丁大奖的人有:来自于西班牙的娜塔莎·伊夫,她复原的作品是巴蒂斯特·西蒙·夏尔丹于1734年创作的《吹肥皂泡的少年》,恭喜娜塔莎,我记得去年也是她,获得了菲尔丁大奖,并获得了评委最高的票数,恭喜!”
  
      一名身材高挑,长相美丽迷人的金发姑娘上了领奖台。
  
      林易瞅着有点儿眼熟……对了!这不是昨天被抢了包,却态度傲慢的那个金发美女吗?
  
      搞半天她也是参加菲尔丁奖来的,并且还获得了大奖之一。
  
      墨菲教授笑着:“这位西班牙姑娘还真是漂亮……”
  
      “如果能够年轻几十岁,我一定会去追求她!”
  
      林易看着墨菲教授与格里芬院长YY人家年轻姑娘,不由得心里鄙夷了一句。
  
      “接下来,是来自于墨西哥的埃博拉·奎克里,他复原的作品是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苏里科夫大师于1881年完成的名画《近卫军临刑的早晨》,该画表现了……”
  
      “最后……”这位油画界前辈顿了顿,道:“是获得评委最高票数,同时五幅作品同时入围的奇迹画家,而他,就是来自于华夏的林易!他这一次带来的复原作品,是雅克·路易·大卫先生的著名作品——《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这部艺术巨作共有五幅,分别被雅克·路易·大卫先生花费数年时间完成,画风精美,连当初的拿破仑大帝都对其赞不绝口,这部作品之盛名,足以在世界的历史中排进前三,可见其珍贵!下面,是林先生的五幅复原画作……”
  
      墨菲教授兴奋道:“林,听到没有,你获奖了,而且是评委票数最高的菲尔丁大奖!”
  
      格里芬院长也笑着:“恭喜恭喜。”
  
      林易笑着走上了领奖台。
  
      刚刚上台不久的娜塔莎,蹙着眉紧盯着林易,“是你?”
  
      林易笑了笑:“又见面了。”
  
      “是啊,昨天那个包,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让警方帮我找回来!”
  
      “对于不懂得感恩的人,这是一个不错的教训。”
  
      “你这家伙……”
  
      两人压低声音聊着,搞得中间那位埃博拉·奎克里非常尴尬,好在他看起来已经有五十多岁了,而且皮肤颜色有些深,能够很好的“隐藏”自己。
  
      “接下来,我还要宣布一个消息。”负责颁奖的油画界前辈道:“明年就是菲尔丁每三年一届的最高荣誉奖,这是对优秀复原画艺术家最高的肯定!根据奖项规定,菲尔丁最高荣誉奖一名画家终生只能够获得一次,必须获得过菲尔丁大奖,并且拥有过最少五幅提名过大奖作品的画家,才能够参选。很荣幸,将由我来公布这一次角逐菲尔丁最高荣誉终生奖的提名,那么,这几位画家分别是罗德里克·贝尔、马库斯·罗伯特……以及这位站在台上的林易!”
  
      罗德里克·贝尔以及马库斯·罗伯特?
  
      要知道,这两位都是油画界响当当的大师级人物,和海勒·布鲁斯大师齐名!而后面几个名字,也是油画界响当当的前辈,可没有想到林易竟然要和他们角逐同一个奖项!
  
      “这位来自于华夏的林易……噢,忘了介绍了,林还有一个笔名——HFR,他的两幅作品《哭泣的女人》以及《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曾在复原画界造成了巨大的反响,可惜,这两幅画并没有参选菲尔丁奖,不然也很有可能荣获大奖奖杯。”
  
      这句话一出,台下不少的画家恍然。
  
      “难怪他会获得最高荣誉奖资格,原来是HFR……”
  
      “我还说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厉害的年轻画家,是他的话,就能够解释了。”
  
      “听说HFR的艺术水准已经不弱于那些大师了,真的吗?”
  
      “这也太年轻了……”
  
      看着台上的林易,很难让人相信,他竟然也是菲尔丁最高荣誉奖的角逐者之一!
  
      就连金发美女娜塔莎也忍不住望向这边,没有想到这个毫无绅士风度的东方青年,竟然就是HFR。
  
      颁奖的油画界前辈下去了,换上了一名中年主持人,或许是为了活跃气氛,他将目光锁定在了林易的身上:
  
      “想必大家已经认识这位来自于华夏的年轻人了,说实话,我非常惊讶,因为菲尔丁奖开创至今,除了HFR之外,还没有任何一个华夏人站在领奖台上,我此时很想问一问这位来自于华夏的画家,获得了菲尔丁大奖,甚至得到了最高荣誉奖的提名,此时此刻,你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感受或者心情呢?”
  
      “说实话,我很荣幸!”林易接过话筒,笑道:“菲尔丁奖颁发的对象,是那些对于复原画有杰出贡献的艺术家们,实际上,我们华夏也有非常杰出的绘画传承,它是我们的国画,也被称之为水墨画,例如我国东晋时期画圣顾恺之,他的《洛神赋图》以及《女史箴图》,都堪称绝世,完全不亚于那些被焚毁的世界名作。”
  
      “你这句话太过夸张了,东方的水墨画,完全没有艺术感……”
  
      林易看了主持人一眼,笑了:“对于一个农民来说,你让他理解什么是毕加索,什么是梵高吗?”
  
      “HFR,你的意思是……”
  
      “纠正一下。”林易道:“我并不叫HFR,那只是外国网友对我笔名的缩写,我叫林易,笔名是麻花藤,OK?”
  
      主持人耸耸肩:“好吧,林,这样叫你可以吧?我很好奇,你刚才那句话,是在质疑我的艺术素养吗?”
  
      主持人一边指着自己,一边做了个搞怪的表情。
  
      “抱歉,我并没有质疑任何人的意思,我只想说,请不要对自己不熟悉的艺术妄加评论,而且……这并不搞笑!”
  
      “好的,我明白了。”主持人比了个OK的手势,“那么结束这个话题,按照惯例,获奖的几名画家,将要展现出他们神乎其神的画技,接下来,是艺术家的时间!”
  
      工作人员将早就准备好的画板以及颜料抬上领奖台。
  
      实际上,大奖颁发时间并不长,因为奖项不多,加上也不会制造什么悬念,大约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颁奖环节就会全部结束。
  
      或许是为了拖延时间,也有可能是增加奖项的看点,全部奖项颁发结束后,会由获得大奖的几人进行现场油画创作。
  
      当然了,每年获得大奖的人数并不固定,有可能一次会有多名画家同时获奖,也有可能全部空手而归,一位获奖者都没有。
  
      颁奖台上。
  
      娜塔莎瞟了林易一眼,目光中带着几分挑衅,蘸了蘸颜料,开始唰唰唰的作画。
  
      而在两人中间的埃博拉,还在调试着色彩。
  
      唯有林易,一动不动。
  
      招了招手,林易叫来了工作人员,“请问,这里有毛笔和墨水吗?”
  
      “毛……毛笔?”
  
      工作人员有点儿懵。
  
      “没错,我需要毛笔、墨汁,另外帮我换一张绢纸来,我要这种规格的……”
  
      交代完,工作人员一脑门子汗,下去向领导汇报了一声,然后就去找了。
  
      就在林易等待的同时,娜塔莎的油画已经完成了一小部分,她的油画色彩很是明朗,一名年轻士兵,嘴角上扬,似乎在吹着什么东西。
  
      随着娜塔莎下笔,观众席的画家、教授们终于看明白了。
  
      “我知道了,这是法国18世纪著名画家爱德华·马奈创作的《吹笛少年》!”
  
      “原来是这幅作品,批判现实主义作家爱弥尔·左拉曾说过:我相信不可能用比他更简单的手段获得比这更强烈的效果的了!这幅作品,在美术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这幅作品的美术思潮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这是印象画派的全新创新与发展。”
  
      “没有想到,竟然有人会现场复原这样一幅艺术巨作……”
  
      林易也看了一眼,娜塔莎的作品的确无可挑剔,而且她的作画手段非常老练且迅速,难怪性格会如此的傲慢。
  
      搞半天是有两把刷子的!
  
      这个时候,工作人员才把林易需要的绢纸和笔墨,送了上来。
  
      下边的许多画家,包括加州艺术学院的墨菲教授与格里芬院长,都傻眼了,林这是……要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