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二百零四章 清明上河图

第二百零四章 清明上河图

    林易拿起毛笔,墨汁是现成的,不需要研磨的那种。
  
      他还是头一回在众目睽睽之下画水墨画,说不紧张,那是假的。
  
      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回忆着画中的细节,开始下笔。
  
      “这个华夏年轻人……到底在干嘛?”
  
      “为什么要准备那种底色的纸?不对,那个是布吧?”
  
      “那叫绢纸,是华夏古人专门用来作画的纸。”
  
      “HFR这是要干嘛?不会是真的准备画一幅水墨画吧?”
  
      “太可笑了……”
  
      林易并没有理会下面的声音,而是在继续画着。
  
      画中。
  
      郊外的道路两旁,几株古树盘根错节,小溪旁,一溜骆驼队,远远向城中走来。几匹毛驴,负重累累,随着林易的笔锋,一位马夫出现,将领头的牲畜赶向赶向拐弯处的桥上,后边的驮夫用马鞭将驮队驱赶向前……
  
      虽然只是画了一小段细节,可这已经足够让那些嘲讽的声音完全闭嘴。
  
      紧接着,小桥旁一只小舢板拴在了树根上,几户农家小院随着林易的画笔,有序的错落在树丛中,几颗高树枝上盘有数个鸦雀窝,几个石碾子也被林易勾勒了出来,闲置在打麦场上。
  
      羊圈里有几只羊,旁边是饲养者一大群鸡鸭的家禽圈,简单几笔,便将一个乡村场景清晰的描绘了出来!
  
      右上面,林易开始画一支接亲娶妻的队伍,随着他的画笔,徐徐的从北边拐过来。后面的新郎官骑着一匹枣红马,马后面是一位挑着新娘嫁妆的脚夫、马前一人抱着新娘的梳妆物品盒,前面一乘轿子,处面都用各种草木花卉装饰着,此可谓“花轿”,其中自然乘坐着新娘。
  
      茶馆边的一家农舍饲养着两头牛,虽然就在附近发生了一件如此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两头牛却无动于衷,它们还是悠哉游哉的反刍着,远处田里的禾苗正在茁壮成长,农夫正在为禾苗浇水施肥。
  
      南边一家两口出行,雇佣了两头牲口及驮夫,还有一个脚夫挑着他俩出行所需物品徐徐向东南方向走去。
  
      接下来,林易在茶馆前街道正对面,画了一个酒店。
  
      酒店开在散装货运码头,生意自然很兴隆,随着林易下笔:码头上,货主正在清点要发某地的货物,码头工人正在把运来的货物堆码起来,准备根据运货地点远近,适时安排装卸,正所谓是先上船后起坡。
  
      另一条船也正在卸货,在这一、二百年树龄的大树枝叶缝隙中,可以看到粗大的帆桅及绳索,也应是六、七十吨左右排水量的大船了。酒店与茶馆之间的街道中间,林易画了一个打卦算命的先生,被另一人叫住,似乎想要测算一下什么事情,是婚姻、家庭还是生意,算卦先生听到来了生意,轻快的脚步透露出他的喜悦之情。
  
      ……
  
      林易画的,正是华夏名画《清明上河图》中郊外的那一幅场景,让人不禁感叹,一千年前的华夏,就已经有了如此发达的农商业与养殖业。
  
      他笔下这精细的作品,完全看呆了这些所谓的西方画家、大学教授,很难想象,这样一幅处处透露着人文细节的水墨作品,竟然会被人以如此之短的时间,完美的描绘了出来!
  
      还在作画的娜塔莎蹙起了眉,她感觉下方众人的目光已经离开了她那幅《吹笛少年》,奇怪,怎么回事?
  
      难道是她画的哪里不对吗?
  
      这样想着,金发美女娜塔莎忍不住停下笔,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又顺着其他人的目光,看向了林易的画板。
  
      随后她就愣住了!
  
      买噶的,这……是那名华夏年轻人画出来的?
  
      简直不可思议!
  
      没有错,画完《清明上河图》的郊外部分后,林易换了一张绢纸,又开始画汴河部分。
  
      这一部分比郊外更加难画,因为汴河是当时重要的漕运交通枢纽,商业交通要道,人口稠密,商船云集,需要耗费大量的笔墨。
  
      而画水墨画,又急不得,不然墨汁很容易渲染,进而毁掉整幅画作。
  
      蘸了蘸墨,几艘大船,还有码头,渐渐出现在林易的画纸上,船工、水手,以及往来的货商,大量的建筑等等,都需要耗费时间勾画。
  
      横跨汴河的虹桥,气势恢宏,能够使得汴河流域最大的船舶顺利穿越,桥面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紧接着是街市部分,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专门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
  
      护城河大桥,高大的城门,繁华的内城特色,都在林易的笔下,展现得淋漓尽致!
  
      画尾部分,画风一转,两辆四拉马车急转飞驰,横冲直撞,路人尚未来得及躲闪;以及上税款发生争执的场景,也反应了当时的一些政治特点。
  
      一整幅《清明上河图》,被林易分成了四张绢纸,花费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才完成。
  
      画完画后,林易独自饿的咕咕直叫唤,正准备让工作人员买点儿吃的,结果身边有人递上了一块夹心面包和水。
  
      “谢谢……”林易下意识见过,抬头一看,竟然是那位来自于西班牙的金发美女娜塔莎。
  
      “这幅画……叫什么?”
  
      林易咕咚咕咚灌了口水,“《清明上河图》,是我们华夏古代画家张择端的作品,不过后来由于保存不善,原画已是模糊不堪。”
  
      没有错,这个世界的《清明上河图》,由于一些历史原因,画面已经严重失真,虽然进行了一些修复,但和林易上辈子看过的《清明上河图》相比,还是差了许多。
  
      还有《唐韩滉五牛图》、《洛神赋图》、《千里江山图》等许多华夏古代名画,都因遗失或者保管不善,失去了应有的荣光,也间接导致了华夏国画的衰落。
  
      而林易笔下的这幅《清明上河图》,在国内,乃至世界史上,都可谓是独一无二的水墨佳作!
  
      当工作人员将四张绢纸全部拼接到一起的时候,全场都沸腾了:
  
      “这……就是华国的国画吗?”
  
      “简直是宏伟史诗一般的艺术作品!”
  
      “短短几个小时,能够创作出这种作品?这个HFR也太可怕了!”
  
      “买噶的,让人难以置信……”
  
      “他绝对是一位大师级的画家!”
  
      “神秘的东方艺术魅力!”
  
      “太惊人了……”
  
      一幅《清明上河图》,让无数的西方画家认识了林易,也重新认识了华夏的国画。
  
      主持人走到林易身边:“林,你真是太棒了,我为自己的无知郑重向你道歉。”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林易摆摆手,“没关系,可能你对水墨画的认知比较少,这是一门非常值得研究的艺术。”
  
      “好的,有空的话,我一定会去华夏见识见识。”主持人笑着:“对了,刚才评委会会长想问一下您的意见,是不是可以将这幅画留在这里进行展出,让历届的菲尔丁获奖者都能够进行观瞻?”
  
      “留在菲尔丁奖……”林易考虑了一下,能够让华夏的水墨画留在西方著名的奖项上,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林易点点头:“可以,不过我有权随时收回这幅画。”
  
      “这个当然。”
  
      相比《清明上河图》这样的宏伟巨作,娜塔莎与埃博拉仓促间的作品,就有些不够看了。
  
      “林,你很不错,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咱们能够成为朋友。”
  
      金发美女娜塔莎大大方方的,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有足够的能力,没有人会介意你偶尔的傲慢。
  
      不得不说,看了眼《吹笛少年》,这位西班牙美女的绘画功底也令林易很是钦佩。
  
      如果不是有天赋异禀的双手,林易的画功绝对比不了人家。
  
      互留了联系方式,林易就被兴奋的墨菲教授和格里芬院长,拉去喝酒吃饭了。
  
      国内,网络上。
  
      一首《七里香》瞬间让白晓潇再一次爆红网络,很快有人扒出,热播的动画《灌篮高手》、《火影忍者》的超燃主题曲以及结尾句,都是由白晓潇演唱!
  
      尤其是那首《好想大声说爱你》,获得了日苯年度动漫最佳歌曲,也受到了国内网友的一致好评,这让本就有心退出直播界的白晓潇,人气越发的火了!
  
      可以说,白晓潇是除去明星外,最火的女网红了。
  
      甚至有一些地方二三线卫视,不再顾忌B省卫视的封杀,想要邀请白晓潇去参加节目,却被白晓潇拒绝了。
  
      她觉得现在上学的生活挺好,暂时不想再涉足娱乐圈。
  
      就在这个时候,林易获得巴藜菲尔丁大奖,并且复原出《清明上河图》,惊呆无数国外画家的消息,终于传回了国内!
  
      “原来麻花藤本名叫林易啊!”
  
      “太牛了,国际性的大奖得主,而且是以评委票数第一的资格获得大奖的!”
  
      “菲尔丁大奖很厉害吗?”
  
      “呵,这可是复原画最著名的奖项了,没有之一!”
  
      “菲尔丁大奖不算什么,三年一届的最高贡献奖才叫牛掰好吗?”
  
      “还是麻花藤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