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天堂画师 > 第二百零六章 为国争光

第二百零六章 为国争光

回到家中,一无所获的柯南,和小兰以及毛利小五郎,又一次发现了那名神秘的墨镜男。
  
  毛利小五郎当机立断,让小兰在这里盯住那个可疑的家伙,自己准备和柯南跑下楼抓住对方。
  
  可话音刚落,毛利兰已经非常干脆的从窗口一跃而下,拦在了那名墨镜男的面前。
  
  墨镜男见势不妙,撒腿就跑,干脆利落的上了路旁停着的车,正准备开车逃离,却不料小兰飞起一脚,直接踹碎了车窗玻璃,并且当场踹晕墨镜男。
  
  不过墨镜男坦承,自己并不是凶手,而是和毛利小五郎一样,都是一名侦探。
  
  他将自己调查的目标照片拿出来,柯南一看,发现似乎是自己在弹子房寻找广田雅美时,碰到的那名高大男人!
  
  墨镜男道,这名高大男人自称是广田健三的弟弟,委托他帮忙调查来城里工作的哥哥,还说那是他唯一的亲人。
  
  这个时候,毛利小五郎几人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按照广田雅美的说法,除了他们父女,广田健三应该没有其他的亲人了才对。
  
  然后墨镜男侦探就开始透露,委托他的高大男人名叫广田明,28岁,身高超过190
  
  “身高超过190的高大男人?”
  
  毛利小五郎当时就震惊了,确认墨镜男透露给高大男人广田健三的住所后,毛利小五郎就确定,是这个男人杀死了广田健三,并且带走了广田雅美!
  
  柯南却感觉到很奇怪,明明自己的发信器贴在了广田雅美的手表上,为什么会碰到这个男人,难道是雅美被杀害了?
  
  想到了这个可能,柯南立刻回去找到阿笠博士,帮他把追踪器眼镜充上电,靠着追踪器,柯南带着毛利小五郎以及小兰等人,找到了那名高大男子居住的酒店。
  
  电梯门口,几人碰到了一位女子,正推着几个箱子离开。
  
  坐着电梯上了八楼,可当他们推开酒店房门时,却发现这名男子已经被杀害了!
  
  这一下的案情,更加扑朔迷离了,而现场的证据显示,这名男子似乎是自杀的,可柯南看着酒店里的箱子,却若有所思。
  
  将所有的线索整理一遍之后,加上警方传来的消息,说受害人广田健三目前还是单身,柯南立刻就将两件杀人案的线索联系到了一起。
  
  虽说从表面上看起来两起案件并没有直接上的联系,但是加上一开始报纸上那起10亿日元运钞车被劫案件,那么这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三人应该就是抢劫银行的蒙面劫匪,不过抢劫成功之后,广田先生独自卷款潜逃,背叛了其他的两名同伙,所以这两人才假装广田健三的弟弟与女儿,着急寻找他的下落。
  
  找到广田先生后,动手的应该是现在死的那名高大的男子,可是这个人现在也死了,那么唯一还剩下的,就是假冒广田先生女儿的那个姑娘
  
  突然,柯南想起了在电梯里见到的那名女子,虽然扮相已经完全不同了,但是身材高矮,和假装广田先生女儿的那名女劫匪,却完全一样!
  
  柯南立刻追了过去,小兰也跟了上去。
  
  两人拦下了计程车,冲着女劫匪上的车追去。
  
  此时的女劫匪已经下了车,她并没有带着钱,而是前来个两名穿着黑衣的男人碰面,而这两人,正是喂柯南喝下变小药剂的黑衣男!
  
  女劫匪也是黑衣男组织中的一员,不过她以10亿元为要挟,请求让她和妹妹脱离组织,却遭到了黑衣男的拒绝。
  
  等柯南赶到的时候,女劫匪已经中枪倒地。
  
  所幸,在女劫匪临时之前,将藏钱的地方告诉了柯南,警方也因此追回了10亿日元,同时柯南也知道了一点儿黑衣男组织的信息。
  
  网上:
  
  “精彩,这一段太精彩了!”
  
  “完全让人猜不到凶手是谁,本来我还以为是仇杀,结果竟然是一开头就透露的银行劫匪。”
  
  “看得人头皮都要炸了,那个黑色组织到底是什么?”
  
  “林教授,快更新啊!”
  
  “什么林教授?”
  
  “你不知道?麻花藤姓林,目前是世界四大美院之一的加州艺术学院教授,网上都曝光了,你竟然还不知道?”
  
  “是真的,麻花藤教授还带着加州艺术学院的教授讲师们,到中泱美术学院进行交流,连中泱美术学院的副校长都证实了这件事儿。”
  
  “卧槽,中泱美术学院?麻花藤也太牛了吧?”
  
  “废话,新闻上说这一次中泱美术学院还邀请他到大学讲课,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没有错。
  
  林易在陪格里芬院长以及墨菲教授吃了顿饭后,两人就带着林易创作的那五幅跨越阿尔卑斯山圣伯纳隘道的拿破仑,和学生们一起,回加州艺术学院去了。
  
  刚刚才下了回京的飞机,林易就接到了中泱美术学院副校长王平的电话。
  
  “林教授,恭喜恭喜,听说你获得了菲尔丁奖,还有明年最高贡献奖的提名,你是第一位获得此荣誉的华人,算得上是为国争光了。”
  
  林易谦虚道:“王校长过誉了。”
  
  “为国争光,有什么好谦虚的?”王平道:“对了,这几天你有没有空?能不能来中泱艺术学院,给学生们上一堂课?”
  
  “啊?”林易都傻眼了,“我一三流美术大学毕业的,给中泱美术大学的高材生上课?王校长,咱别逗了行吗?”
  
  “呵呵,林教授,用不着说这种话。先不说你世界著名学府教授的职称,单是你这菲尔丁大奖得主的身份,在国内就找不出第二个来,给学生们上一堂课,那是绰绰有余,你就别推辞了”
  
  “不是,真是不是我找借口,王校长,您要找我画画,那绝对没问题,水墨画油画都行,但讲课说实话,随便从学校里找来一个讲师,水平都比我要高!”
  
  “你不是教授职称吗?”
  
  “那是名誉教授我最多也就是在加州艺术学院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助教,真正的讲师工作,我并没有参与过。”
  
  林易这也算是实话实说。
  
  “这样啊”王平副校长也是把林易给想神了,又是著名画家,又是教授职称,还刚刚拿到菲尔丁大奖,本来以为他无所不通,其实吧,毕竟还是个年轻人,总会有一些其它方面的短板,可以理解。
  
  “那我和校方商量商量,之后再说,好吧?”
  
  “行。”
  
  挂了电话,林易回到家的时候,白晓潇还没放学。
  
  看了看时间,还早,林易就打了个车,到藤迅化传媒转了一圈,主要是看大话西游动画版的进度怎么样了。
  
  绿光离了婚之后,反倒是一脸的春风得意。
  
  “林大教授,林老板,你怎么亲自过来了?”
  
  “这不是刚领完奖嘛,顺便看看大话西游动画版制作的怎么样了。”林易看了绿光一眼,“咦,怎么感觉你气色不一样了?”
  
  “呵,这都被你发现了?”绿光挑了挑眉。
  
  林易拍了下他的肩膀,“是不是焕发了第二春?”
  
  “去你丫的,谁第二春啊?是我老婆,她打电话过来认错,想跟我复合。”
  
  “你同意了?”林易挺惊讶的,“哥们儿,可别想不开,帽子这事儿,人家能给你戴一顶,就能给你戴第二顶、第三顶”
  
  “滚!”绿光狠狠瞪了林易一眼,“用不着你操心,那女人被我狠狠嘲讽骂了一顿,这憋了一年多的闷气儿,顺畅多了。”
  
  “没关系,咱们公司女大学生多着呢,就凭你大内总管的身份,还怕钓不到一个?”
  
  绿光翻了翻白眼,“你也知道人家是女大学生呐?我一三十的大龄离异青年,霍霍人家干嘛?都说了,兔子不吃窝边草,懂不懂?”
  
  “行,你高尚,你伟大,行了吧?不过咱公司的不考虑,外边的小姑娘,不准备谈一个?”
  
  “这就得怪你了!”绿光不爽道:“我好好的从沪上来京,要房没房,要车没车,凭我这离异单身大龄青年的身份,怎么跟人家谈?先甭说别的,赶紧发了分红,让我在这边买了车房,小姑娘那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绿光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要坚信爱情,钱不钱的算个什么?就像我跟晓潇,就是没钱的时候走到一起的”
  
  “你可拉倒吧”绿光开始爆料林易的糗事:“当初对人家百般献殷勤,各种舔,不然人家那么漂亮,能看得上你?”
  
  “舔怎么啦?起码我舔到了!”林易毫不在意。
  
  “呵,舔狗不得好死”
  
  “翻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绿光在哪里?触电般不可思议,像一个奇迹,划过我的生命里;不同于任何意义,你就是绿光,如此的唯一”
  
  “哥们儿跟你拼了!”
  
  闹了一会儿。
  
  林易看了看大话西游动画样片,皱了皱眉,虽然这部全新的大话西游,人设画质比上一世看过的大话g游要好很多,但还是没有达到林易心中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