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以命为码 > 4.生死一搏

4.生死一搏


  这也让他没有第一时间开枪射击,而那少年也注意到窝在角落里的林辉,此时正拿着枪对准他,因为林辉的犹豫,这给了少年说话的机会,他立刻开口说道:”外面有一个老玩家在追我,你如果杀掉我,你也会被外面的老手杀死,不如我们一起来合作。“
  此时的林辉根本没有来得及细想这少年到底是怎么发现自己的,林辉躲在角落之中,并没有任何光芒能够照射到这里,走廊到林辉的藏身处大约有超过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一般人根本发现不了,更何况这人还正被人在后面追着,生命有随时被结束的可能,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发现林辉,这其中是有多么的不正常。
  但此时的林辉显然没有发觉这一点,因为此刻的他也很紧张,哪里可能去想这些细节,而原本打算开枪的林辉,听到对方说话,这子弹是怎么也落不下去,对面的少年要是不说话,林辉还能够开枪,就像人们在吃猪肉,鸡肉的时候,并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可当你要吃狗,猫的时候就不行。
  究其原因,是因为你自己的身边,或者是朋友的身边,就养着这些宠物,他们有名字,他们陪伴你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爱屋及乌,你就会对吃这些东西,感到反感,杀人也是一样,你不跟他说话,还能够当个NPC一样对待,但此时对方开口之后,虽然林辉没有回话,但双方依旧等于有了交流,只要交流这个过程达成,在对方不危及自身生命的情况之下,林辉便再也按不下去扳机。
  至于陌生少年的话,则是在此之后,林辉在真的听进去,后面有老玩家在?这倒是令林辉很是在意,他看了一眼少年,心中快速做着判断,最后决定相信他一把,如果真的有老玩家在,那么自己一个人是绝对对付不了的,再加上此时开枪,声音未免太近,对方很容易就能够听到,那么老玩家必然会注意到屋子里的异样,在对方有心的情况下,自己活着的可能性很低。
  “你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离我的距离不要超过两米,不能够逃出我的视线之外。”林辉依旧不敢全然相信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岁数的同龄人,此时的林辉自然也注意到一点异样,这人的左臂还留着血,怎么思维还能够保持如此的敏捷,迅速,且脸上看不到痛苦的挣扎,连眉头甚至都没有皱一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但此时已经容不得林辉细想,门外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那少年听到林辉的话,立刻找一个地方躲起来,正是厨房后面的壁橱下方,林辉可以很容易看到对方,这让林辉安心一些,起码对方在自己的视野之内,且并没有枪,那么拥有远程武器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林辉重新举起枪对准走廊门口,等待着一个新的陌生人影出现。
  可渐渐的,脚步声却越来越安静,若不是此时整个屋子里都很安静,林辉根本听不见那仅有的地板摩擦声,别墅的大门吱呀一声,也不知道是风吹动的门,而是人的手在波动,林辉手中的枪,一次只能够射一发子弹,所以他必须得抓住机会才行。
  轻微的摩擦声忽远忽近,让人以为那个歹徒在里面跳恰恰,林辉也很难捕捉到他现在此刻到底在哪,突然,一根枪管出现在走廊的边缘,上面则有一个夜视仪,人则没有出现,林辉愣了一下,然后迅速低头趴下,但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那个混蛋,竟然没有提前说,这个老玩家手里拿着的竟然是UC-M21冲锋枪,看来我还是太心软。”林辉在心中暗自痛骂那个长得好看的少年,真没想到,长着一副纯洁的面孔,心里却如此的邪恶,是拿自己当做诱饵。
  UC-M21冲锋枪,其最大的特性便是可以折叠,也就是人在墙后面,然后枪支则可以折叠到墙的另一面,同时安装一台夜视仪,便可以做到人在走廊内,而枪则探出走廊外,如果自己刚才一个动作声音稍微大一点,恐怕一梭子子弹就立刻打过来了吧。
  而那个少年,则躲在厨房后面的壁橱下面,那里是走廊视角的死角,根本不会发现他,自己则会因为在恐慌之中的乱动,而被敌人发现自己的踪迹,到时候,老玩家并不知道屋子里有两个人,只以为是开枪打死了自己的目标,便会离开,那个混蛋,是想用自己的生命为他自己的命铺路。
  想明白这一点,林辉就不禁为自己的仁慈感到气恼,你也不想想,能够活到现在的人,有哪一个是善茬,怎么还在那妇人之仁,他低头的眼睛不由看向那壁橱的下方,只见此时那人的面部也正对着自己,但具体的情况,林辉看不太清,那一处地方是月光和灯光的死角,一片黑暗,没人看的清。
  走廊外伸出的黑黝黝洞口来回扫视着房间,林辉的身上,一层冷汗把衣服都已然沾湿,林辉甚至能够听得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在狂跳,他都觉得即便那个人再不出来,自己也要被自己给吓死,就在此时,那隐藏在走廊之后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
  “嘿嘿,小子,你以为躲起来就可以万事大吉吗,给老玩家设套,当初你那么做的时候,就要有被追杀的觉悟。”
  林辉在黑暗之中听到这番话,心里不由一惊,他不禁联想到那被杀死的一名老玩家,难不成是被这少年杀死的?此时的林辉不免开始庆幸,幸好自己没开枪,不然到底是谁死还不知道呢,而此时,林辉果然看到那少年的腰间皮带上绽放出一丁点寒星,少年正慢慢从趴在地上变成躬身半跪在地上,月光照射在他的背上,他的一只手放在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另外一只手,则抓着那腰带上的寒星。
  那是一把自动手枪。
  “好么,全场就我最菜。”林辉心中不由苦涩的想道,他可真心不想卷入这一场争斗之中啊,你们都是大神,何必为难我这个小卒呢,但此时,他是怎么也不可能逃出去的,只能够握紧自己的枪,希望能够活下去吧。
  就在此时,那黑影从走廊外慢慢腾挪出半个身形,但此时林辉只能够听到脚步声,却不敢抬头去看,因为那把冲锋枪就在最前面,林辉可没有把握在抬枪射击的这几秒钟时间里,对方会任由自己开枪射击,而眼前的这一片微小的视角,根本看不到那陌生人的脚,林辉的心中不免有些着急。
  老玩家显然是贴着墙在走,这让林辉更加着急,因为别墅内的电源开关就在那里,对于新手玩家来说,开灯是禁忌,但对于老玩家来说,开灯无疑是把这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变成了明面上的决斗,看着自己手中这把全手动猎枪,林辉的脸都白了,甚至腿都在无意识的哆嗦。
  林辉为了不让哆嗦的腿在地上敲击发出声音,只能够把腿抬起来,如此一来,林辉此时的姿势无疑是十分怪异的,整个人趴在地上,两条腿抬起靠在沙发上,鞋子脱掉,然后不停的颤抖。
  那脚步腾挪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不远处那个少年却没有任何的动作,显然,对方是打算拿自己的命来换他的命了,林辉心中一急,自己不能够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他必须要找到一条能够活下去的路。
  他的视线在自己身边不停的四处寻找,在他的左手边,是上二楼的楼梯,在他的右手边,则是一个巨大的花盆,再往右则是别墅的一扇落地窗户,在他的前面则是一个木质沙发,背后则是一堵墙,至于电源开关,则在距离自己大约五米左右的范围,只要被点亮,对方第一时间就能够看到自己。
  这些东西怎么才能够救自己的一条命,林辉此时的大脑高速运转,就在此时,他不禁想到一个问题,对方为什么要开灯呢?因为他在屋子里找不到别人,可如果能够让他找到人呢,他是不是就会立刻开枪,而不是去找什么电源开关了?
  想到这一点,林辉的心中不由想出一个十分冒险,但却有可能让自己活下去的计划,他的眼睛不由看向了那个躲在壁橱下面的少年,既然你想拿我的命来换你自己的命,那就别怪我也无情了。
  林辉轻手轻脚的调整自己的方向,将猎枪对准那扇关住的窗户,把手伸得老远,以达到极限臂展,他的右眼勉强能够看到窗户的边沿,林辉此时的大脑一瞬间想到很多,没打到窗户怎么办,猎枪的火花无疑会暴露自己的位置,一梭子子弹下去,自己连个全尸都不会有了吧。
  如果对方眼神不大好怎么办,他没有看到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那个少年,而是顺着火花给一梭子,那自己也得死,林辉的心中百感交集,但此时的他已经被逼到绝境,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办法可以拯救自己的生命。
  “混蛋,我可是一定要活下来的啊。”
  在另外两人根本没有预料到的状况之下,林辉的子弹“嘭”的一声,从枪膛中射出,玻璃应声化成碎片,屋子外头的月光和路边的灯光以更强的亮度涌入屋子之中,将原本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少年突兀的显露出来,而这声音同样吸引到那名老玩家的注意,什么都没说,以极为快的速度对着火星出现的地方便是一枪。
  林辉只觉得手臂一痛,便知道自己是中弹了,他这辈子根本没受过什么大伤,除了出生的那一刻进过手术室,之后便再也没进去过,平时受到的最大伤,也不过就是贴个创口贴而已,如今被子弹直接命中,那钻心一般的痛楚,外加上炙热的子弹所带来的灼烧,若是放在平时,林辉恐怕早就跪了。
  但此时为生死关头,林辉凭借着自己的意志和求生欲,强压下想要叫唤的心情,并努力让自己的理智保持在正常的状态,如果此时他叫出声,对方的子弹会毫不留情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那老玩家往林辉的方向射了一枪之后,便立刻去看那面窗户,双眼也迅速扫视着整间屋子,随即便立刻看到了那个少年,而此时少年也是反应极快,当窗户被射破的那一瞬间,他便开始怀疑起林辉的用途,随即看到自己身上已经沾满月光,便立刻明白对方的意图是什么。
  他一个翻身,从壁橱下面跳到厨房柜台的后面,巨大的翻身动作,立刻引起那老玩家的注意,他不再把注意力放在林辉这一边,他并不知道,屋子里此时有两个人,只以为厨房柜台那边的则是真人,而林辉则只不过是那个少年设下的机关而已。。
  他的枪口瞬间调转到那少年所在的角落,连续四枪,掀起一片烟尘,林辉此时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死还是活,趁着对方开枪的时候,立刻拉动枪栓,借着对方的枪声以遮蔽自己的枪声。
  此时他握着枪的手已经是血流满地,他只能够借着自己另外一只手和嘴去拉动枪栓,而此时那名老玩家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林辉这第二个人,他径直向着厨房的角落走去,此时的厨房角落静寂无声,林辉抓住对方行走间的空隙,双脚发力,让自己半趟在沙发上,用左手托住枪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