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临之旅 > 第十九章 战场之上只有胜负

第十九章 战场之上只有胜负


  蓦然,陈玄耳边响起一句话,打断了沉思:“那董先将军,你的踏白军,能够统帅多少人啊?”
  这是胡闳休在询问董先了,既然岳云的能力只有八百背嵬军,那也没法强求,只好看看董先能不能加持很多的部属了。
  “呃,我也只能加持两千,这是极限了,再多,加持的能力也会下降,而且,也指挥不过来啊。”知道了岳云的本事之后,董先明显懂事多了,傲气消散了七八分,谦和地回答胡闳休的问话。
  “对了,杨统制的游骑军,也是有加成的,不知道能够加成多少啊?”董先突然想起了什么,盯着陈玄问道:
  “对啊,岳帅的特性可是洞察,不少人都知道,如果杨统制没有这个本事,岳帅怎么会给你一个校尉独成一军?这可是跟岳校尉的待遇一样啊!
  何况,之前在小商河一战,杨统制可是带着百余骑兵,在金营之中游刃有余。
  杨统制你是星君下凡,有这个本事,我董先绝对相信,可是你的那些部属,如果没有战力加成,是绝对不会有这个本事的!”
  嗯?杨再兴也有这个本事?陈玄有些愕然,可是,之前自己扫描得到的信息之中,可没有这一点啊?
  难道,这不是源于身体的特性,而是独属于神魂的特性?
  自己不是杨再兴的神魂,所以,也不会有这个特性?
  可是自己没有,也不能硬说有,这在战场上会引起极大的战损,为了自己一句谎言,让他人的生命来背负,这不是陈玄的性格。
  实话实说,则是会引起几人更大的怀疑,陈玄可不想岳云又来一次猜测了,怎么说才好呢?
  “你们想多了,岳帅看重我,是因为,只要在战马之上,我个人的能力就能变得极其夸张。”陈玄苦笑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
  “我的特性是猛者,只要战力不如我与坐骑合力一击的,都会被打成内伤!”
  哈?!你说什么?我们是不是没听清楚?
  这一下,就算是岳云的眼睛都瞪大了,有人,能够挡得住杨再兴加上战马的全力一击吗?
  如果挡不住,被打成内伤,不就是等死么?!
  突然间,岳云对于当年被杨再兴挑斩的叔叔岳翻感到了一阵阵的同情。
  董先眼珠子一动,想起了杨再兴被擒的遭遇,原来是落入山涧,失去坐骑才战力大损的。
  突然饶有兴味地问了陈玄一句:“那么,听说当年岳帅与你比武,输赢究竟如何?”
  “这个,岳帅的洞察能力太强,总是能够破开我的人马合一,最后没输,我也没赢。”陈玄有些模糊地遮掩了过去,其实这是陈玄自己想到的可能之一。
  “嗯,父帅的确说过,他当初是靠着洞察,每一击都不让叔父使足力道,这才可以压制住叔父的。”岳云也在一边补充道。
  大家恍然,这样看来,杨再兴的个人战力,的确是无敌的,却没见陈玄暗地里松了口气。
  “如此看来,”眯起了眼睛的胡闳休提出了一个意见:
  “我觉得明日战斗,可以让杨统制混入岳校尉的背嵬军之中,由岳校尉带领背嵬军破开拐子马,冲入步兵军阵之后,再由养精蓄锐的杨统制行斩将之策。”
  “嘿,你们文人的心眼就是多。”牛皋有些忌惮地看了胡闳休一眼,自己半武不文的,可是两边都差点火候啊。
  “我可以带领踏白军,从左侧攻击,牵引金兀术的注意力,牛统制,可以带领游骑军从右侧攻击,最后,只要金兀术大旗一倒,胡先生就下令,让所有的步卒出城发动总攻!”
  真要说起来,这几人里边,还是董先具备大兵团作战的经验,毕竟,也曾经统领军团北伐过的,不过最后失败了而已。
  此时说起布置来,头头是道,陈玄也不得不点头,董先和胡闳休想到的法子合并起来,可以说是面面俱到,而且,也将自己的战力作用,发挥到了最大!
  “好,明日,我就换上背嵬军的衣甲,跟在岳云你的背嵬军里边好了。”陈玄欣然答应,不知道,明日,自己能够达成多少次斩将的成就呢?
  “叔父,你还真的答应啊,”岳云有些纠结:“这么藏头露尾的,哪里还有身为绝世猛将的骄傲?”
  听到这话,无论是董先还是牛皋,都有些尴尬,胡闳休也有些不好说话。
  反倒是陈玄笑了起来:“岳云,战场之上,一切为了胜利。你说,金兀术他有十三万兵马,会为了所谓的骄傲,只派两万四千人跟我们打么?”
  “当然不会,”岳云自然摇头:“谁会那么傻啊?”
  “那我们也不傻啊,只要杀了金兀术,砍倒指挥大军行动的大旗,就能胜利,大大减少我军的伤亡,为什么不做呢?”陈玄笑了起来:“难道我的战力,不是属于岳家军的么?还不能用吗?”
  “可是,你可以像之前那样,带着百骑冲锋啊,那样多有男子气概,多威风!”岳云有些孩子气地执拗道。
  “然后,我就在小商河被射成了一个刺猬。”陈玄瞥了岳云一眼,这傻孩子,怎么就转不过弯了呢?
  “呃,我明白了。”岳云有些歉疚地看了陈玄一眼:“金兀术本身就不讲规矩,我们也不必讲什么规矩。”
  “岳云,战场之上,哪有什么规矩。”陈玄是真的有些头疼了:“岳家军的军规,是面对百姓的,那一份仁慈,不是对敌军的!”
  “荣誉和胜利,都是属于生还者的,不是属于失败者的!”
  “好了,大家,回去整顿兵马,今天,会是一个大好的天气。”陈玄笑了起来,眼睛看向了天空,只见一片片鲜艳的朝霞,就像是敌军的鲜血在流淌,美得无与伦比。
  等岳家军吃过早饭,出城列阵的时候,城北十里的平原处,乌泱泱的金兵已经到了,完颜宗弼冷着脸,听着探马和奸细的回报:
  “大王,颍昌的岳家军守将是杨再兴,武将有岳云、董先、牛皋三人。其中牛皋是兵败来投,倒是带了将近一万多人马。”
  “牛皋,不过一败军之将,不足为虑。”在金兀术身边,一个头盔上飘扬着两根豹尾的高大勇士开口了,他就是轻松打败牛皋的粘汗孛堇,现在,正是这三万拐子马的副统帅。
  “听说岳云带领的是岳家军最精锐的八百背嵬军,这一次,要彻底将他们完全消灭,不留一个种子!”
  “嗯,一只精锐军团,不是那么容易建立起来的,尤其是这种出现了军魂的存在!”面目英武的金兀术闻言点点头,认可了粘汗孛堇的判断。
  又侧过头,对实际负责临敌指挥的万夫长,也是自己的侄女婿夏金吾补充了一句:
  “金吾,面对岳云的背嵬军,就算是拐子马消耗过半,只要能够将他们一网打尽,那,也是值得的!”
  “金吾明白!这一次,我就要让那些南蛮子吹出来的大将,见识见识,我大金的军魂军团,拐子马,有多么强大!”抱拳应命的夏金吾抬头,眼中一丝桀骜之色毫不掩饰。
  背嵬军,有多么强大,自己是不知道,但是,拐子马,有多么强大,自己是再清楚不过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能够抵抗拐子马的存在?!
  壕沟、陷阱、溪流、火堆,这一切,都无法难得住拐子马!
  更不要说人马全身披甲,刀枪不入,个个骑士都是来自金国本土的精锐士兵!
  就算岳云的背嵬军厉害,跟我大金的拐子马相当,也有精甲利刃,可再怎么说,不就是八百人么?
  拐子马三万的数量,足以扫平一切!
  当初,要不是长江以南,河流纵横的地形,不是拐子马用武之地,那赵构,早就被大王给抓住了!
  “嘿,岳家军,居然出城了,这是想要跟我们大金的军队野战啊?”蓦然,粘汗孛堇眼睛一眯,笑了起来:
  “好,有勇气,这些岳家军的确是勇士。”
  “不错,的确是勇士,只不过,将领是群蠢猪而已。在城池里边,就算是再残破,多少还有遮挡的凭借,可是野战,我大金才是天下无敌的军队!”金兀术傲然道。
  想当年,七千金兵,面对辽军三十万,都能够战而胜之!
  现在自己可是十三万大军在手,难道还消灭不了区区三万的宋军么?
  “我大金立国,如日方中,正是那冉冉升起的朝阳,而那小小宋国,连皇帝都被抓了两个,算什么东西!”
  “大金立国,如日方中!”夏金吾握拳过顶,大声呼喝,顿时引得拐子马一片应和。
  十三万的兵马,一起大喝:“大金立国,如日方中!”
  士气,肉眼可见地升腾起来,在军阵的上方,连接沙尘,形成了一条黄龙,朝着颍昌张牙舞爪。
  金国果然势大!
  城墙之上,远远眺望的胡闳休,看着那军魂凝聚的黄龙,脸色一片沉重,能不能够打赢这场战斗,看得就是杨再兴能不能破军直入,行险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