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神豪黑科技签到系统 > 第34章 恶搞的名字

第34章 恶搞的名字


  中年男子看自己开口了,苏叶青也一点表示也没有。
  根本就没有开口和自己说话的打算。
  不由地脸涨的通红。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公司的大老板,什么时候遇到过这么难堪的场面。
  但是今天自己是来谈租金的事情的,说白了就是自己来求人家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中年男子深吸了口气,主动开口道。
  “苏先生,您好。”
  “我是华泰大厦22层楼顺吉公司的老板朱刚。”
  “我想和您谈一下我们公司这季度的租金问题。”
  “租金?这些不都是张经理负责的吗?你直接和张经理谈就可以了。”
  苏叶青摆明了不想理这朱刚。
  这个朱刚自己可是耳熟的很,不就是那个嚣张的“富少”口中的爸爸吗?
  开玩笑,自己刚进这华泰大厦就被你朱刚的儿子给侮辱了一顿。
  现在你这做老子的还好意思跑自己面前来算计自己的钱?
  真是天下的好事都被你们姓朱的一家包了。
  尤其是想到那个“富少”仗着顺吉公司明目张胆的欺负自己心仪的女孩,还想让蒋星轩嫁给他。
  想到这些苏叶青就气不打一处来。
  朱刚看着苏叶青越来越差的脸色,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
  按理说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苏叶青。
  而且看苏叶青刚才对张经理的态度,也不像是为了钱而斤斤计较的人。
  怎么自己刚提到个房租的字眼,对方的脸色就变得那么差呢?
  带着揣测,朱刚忐忑的开口了。
  “是这样的,苏先生。”
  “因为张经理只能按照签订的合同执行,所以我必须和您谈才有用。”
  朱刚偷偷的看了一眼苏叶青,见对方依旧没有任何表示。
  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开口。
  “苏先生,因为今年大行情的原因,公司生意不是很好,所以我希望你能宽裕我几个月的时间,暂缓交租金。”
  “胃口真大。”
  苏叶青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刚才他在门口听到的这个朱刚只是要求不涨那10%的租金。
  现在倒好,见到自己直接连租金都不想交了。
  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苏叶青心里诽谤着,但脸上一点表示也没有。
  似乎真的在认真考虑着。
  朱刚看苏叶青的样子,心里一喜,难道有戏?
  看刚才苏叶青收到七千万转账面不改色的样子,朱刚就知道苏叶青是见惯了大钱的人。
  所以自己才会临时提出延迟交租金的事情。
  苏叶青一直在暗中观察着朱刚的面部变化,看着他暗自窃喜的样子,苏叶青知道这个老狐狸以为自己得逞了。
  “富少你认识?”
  苏叶青知道是时候打击一下这个朱刚了,总以为别人都是傻子,什么都被他算计好了的。
  “是我儿子。怎么,苏先生认识犬子?”
  朱刚更加笃定了,看来苏叶青也是经常出去玩的公子哥,居然认识自己的儿子。
  想着自己那儿子一直喜欢出去玩,到处惹是生非的,想不到关键时候还是有用的。
  看来以后不用管的太严,多出去玩,多认识一些富二代,以后办起事来还是方便很多的。
  这厢朱刚把自己那花花公子的儿子夸了个底朝天。
  那边苏叶青无情的打击的他脸面无存。
  “不认识,电梯门口遇到个自称富少的,说他爸是22层的顺吉公司的朱刚,我一开始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对,对,对,是真的,想不到苏先生第一次来华泰大厦就遇到了小儿,你们真是太有缘分了。”
  朱刚知道自己想多了,但他现在是巴不得和苏叶青多攀上些关系,马屁拍起来是滴溜溜的响。
  苏叶青笑了笑,看了朱刚一眼。
  那眼神带着些古怪,搞得朱刚心里毛毛的,不知道又是哪出了问题。
  就听苏叶青磁性的声音再次响起,非常性感,可听在朱刚耳朵里就跟催命符一样。
  “你家富少可是说了,整个22层都是你家的,我坐个电梯都被拽出来了。”
  “他说了,你家出了那么多的物业费,我能沾光搭个电梯就是万幸了。”
  “就因为我先到,挡了他进电梯的路,你儿子就要揍我一顿呢。”
  苏叶青看着朱刚因为自己的话越来越白的脸色,轻轻的笑了一下。
  “原来你们公司的租金还没有交啊?那没资格坐电梯的是不是应该是你儿子呢?”
  朱刚随着苏叶青说出的一句句话,冷汗不自觉得就淌了下来。
  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朱刚赔笑道。
  “误会,误会,苏先生这肯定是误会。”
  “您在电梯里遇到的肯定不是我儿子。”
  “对,对,对,肯定是别人假冒的。”
  “误会?”
  苏叶青挑挑眉,悠闲的在沙发上重新坐了下来。
  “他可是说了,他爸叫朱刚。”
  苏叶青可不会给朱刚狡辩的机会,敢跟他动手,还想打自己女人的主意。
  苏叶青是不会放过那个“富少”的。
  “苏先生你等着,我马上叫那逆子上来和你赔罪。”
  朱刚看糊弄不过去,只好面对现实。
  拿出手机,朱刚一个电话拨出去。
  “朱富贵,你给我马上滚到30层张经理办公室来。”
  朱富贵?
  苏叶青刚端起茶杯喝到嘴的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
  这名字?要不要这么搞笑啊?
  “爸,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全名。”
  电话那头的人看来很激动,那声音大的就是没开免提旁边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接到电话的“富少”可郁闷了。
  “朱富贵”,这简直就是自己人生的大污点。
  自打自己懂事起,自己就因为这个名字经常被同学嘲笑。
  等长大一点,“富少”也要求家里给自己改过名字。
  奈何他爷爷认死理,说在他出生时给他算过命。
  只有这个名字才能让他平平安安的长大,并且一生富贵。
  因着他家三代单传,谁也不敢拿朱富贵的命运开玩笑,在老太爷的威严下,这个名字一直伴随他到现在。
  挂了电话,“富少”虽然对父亲直呼自己大名的事情耿耿于怀。
  但也知道能让父亲吼出自己大名的情况肯定很严重。
  不知道父亲和张经理谈租金的事情出了什么问题。
  这般想着,“富少”急急的朝电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