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克苏鲁的使徒 > 第二百三十四章:百年

第二百三十四章:百年


  第二天早晨,司维刚准备和诺里斯一起出门享用早餐的时候,卡约却在门口叫住了他。
  
  卡约先是从衣兜中掏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一根递给诺里斯。
  
  诺里斯看了一眼香烟的牌子,便摇了摇头,“我这个人口味比较独特,只抽哪那种牌子的香烟。”
  
  “无所谓,”卡约也没有觉得尴尬,只是将其塞入了自己的嘴里,然后点燃了香烟,“司维,今天早上圣十字教堂有一份信寄了过来,说是给你的,你拿着。”
  
  说着,他从接待台的抽屉里面将白金烫色的信封拿了出来,上面的收信人果然是司维的名字。
  
  就算不去看信封里面的内容,司维也知道这一定是奥古坦寄来的,因为圣十字教堂内,除了他,也不可能会有第二个人给自己寄信件了。
  
  接过信封,司维将其拆开,抽出信纸,将其中的内容一同呈现给了诺里斯。
  
  上面的意思非常简单,就是在今天的一个特定时间内,奥古坦希望在某个地方能和司维见上一面。这个地方肯定不会是圣十字教堂,一旦在教堂内产生了争执,肯定会有人觉察到问题所在的。
  
  萨顿目前的住处就在圣十字教堂的附近,奥古坦可不觉得自己能够在这位决议官的眼皮子底下和司维发生冲突。
  
  所以,他专门选了一个没有什么人的地方。
  
  又或者说,是在数周之前,已经被警卫队清剿过的帮派地盘。
  
  被清缴后的帮派地盘是不会有警卫队驻扎的,毕竟现在警察署的力量就有些不足了,肯定没有多余的警力去那些地方守株待兔。
  
  别的帮派成员肯定也不会短时间内重返那些区域,毕竟……不是特别的吉利。
  
  现在这段时间还可能进入那些帮派地盘的,就只有流浪汉和小窃贼们了,即使他们看见了自己和司维爆发冲突,就算说出去肯定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这,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地点。
  
  “司维,你是不是摊上什么事了?”卡约对司维的身份并不是太了解,只知道他的办事效率很高,而且还在决议官的手里救了一次詹妮安,其余的基本就是一片白纸。
  
  在他的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平民能够受到十字教堂的信件,能够收到类似信件的基本都是伯爵起步。
  
  司维确认诺里斯看完了信件的内容后,便将其折叠好,塞进了自己的衣兜内,随后回答道:“放心好了,没事的,在我看来,这种信件往来已经很平常了。”
  
  说起信件往来,司维有些关心沃利斯地区的那位朋友,他说自己平安无事之后还会寄信件的,只不过一直杳无音信。
  
  也不知道他的结局到底如何。
  
  卡约对司维的这句话只能相信,“那好吧,如果有什么难处,一定要和我讲,我不希望詹妮安的恩人遇到了麻烦事之后,我却什么都做不了。”
  
  “好的,没有问题。”司维回答地稍微有些敷衍,“一旦我遇到了什么无法处理的问题,一定会寻求你的帮助的。”
  
  ——
  
  “等……等等!求求你不要杀我!”满脸鲜血,表情之中写满了惊恐的男子疯狂地朝着门后退去,在他的视线之中,那个提着手斧的女人,已经化身成为了比世间任何事物都要恐怖的东西!
  
  这里是被布道者所供出来的万神教信徒藏身处,柏芙丽并不知道这一点,她刚走进来的时候,那些万神教信徒就已经认出来了柏芙丽的身份,二话不说直接开始反抗。
  
  柏芙丽一开始还在好奇,这群人明明只是海盗,但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是传教士。
  
  可是杀到最后,连她自己都不在意这个问题了,对方就是抱着杀死自己的决心动手的,要是自己都下不了手,又怎么坐到现在的位置?
  
  而且这群人作为传教士,实力普遍处于第二第三节点,在拥有裁决者恩赐之力的柏芙丽面前,简直就像是躺在砧板上的鱼肉。
  
  “别杀你?”柏芙丽面无表情,只是那些万神教信徒的血遮住了她大半部分面庞,显得格外诡异和恐怖,“在你动手之前,有没有想过……不要杀死自己眼前的这个人?
  
  “既然你们都是抱着杀死我的心态动手的,我肯定也不能辜负了啊。”
  
  手中的手斧轻轻地贴在了那位惊恐的信徒脸上,手斧上的异种文字闪耀着诡谲的光芒,似乎是对于这群人的鲜血很是享受。
  
  斧刃的冰冷与鲜血的炽热同时刺激着信徒的感官,狭窄昏暗的房间内,充斥着腥臭味。那些已经死掉的人躺在了地上,双目大睁,极为狰狞。
  
  这里面,有小部分人,是直接吓死的。
  
  因为有一部分人是被那个布道者传教之后吸纳进来的,还没来记得见识这个世界最黑暗的那一面,就被柏芙丽草菅人命的景象给吓了个半死。
  
  “不……等……求……”
  
  他来不及说完最后的话,就被手斧抹了脖子。柏芙丽甩掉了自己手斧上面的鲜血,从衣兜之中捏出来一张手帕,开始擦拭自己肌肤上的血迹。
  
  手斧上的异种文字逐渐失去了先前的光泽,柏芙丽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却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踹到了什么东西。
  
  她皱起了眉头,弯下腰,却发现是木质的地板翘起了一角。
  
  貌似是因为猛烈的撞击,导致另一侧凹陷下去,这一侧翘起,可是造成撞击的尸体……并不在这附近。
  
  柏芙丽有些好奇,便用手斧直接将那一块长方形的地板给翘了起来。
  
  在地板之下,有一本日记。
  
  又是一本日记。
  
  司维怀里还有一本属于珂蒂诗·布兰特的随笔集,那一本书的下一页他还没时间去研究,这时柏芙丽又收获了一本日记。
  
  她翘起了旁边的几块地板,然后将那本日记拿了出来。
  
  这本日记,属于奥古坦,记录了他这长达数百年的生活!
  
  没错,奥古坦已经活了数百年,对于传教士来说,只要有恩赐之力,寿命其实并不是特别需要在意的东西,一般来讲都会比正常人长寿那么十多年左右。
  
  可是奥古坦,他已经活了数百年,这肯定和凡帝罗之树有关!
  
  而在这本粗略记录了他这数百年时光中比较重要阶段的日记内,就记载了一些和凡帝罗之树极其重要的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