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无敌战神归来 > 第三百二十五章:赌

第三百二十五章:赌

原本宴会就是各个家族明面上的联系友好关系,暗地里的争斗。
  
  如今多这菜品的争斗不多,少这天地人与苏家酒店的争斗不少。
  
  只是这放在明面上的争斗,宴会上还真是不多见。
  
  菜品放上去后,不少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一下两家菜品的区别。
  
  天地人的菜品一直以来都被定远市的人所赞扬,只是另一家……
  
  百里雄风带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告知究竟来自何处。
  
  “这……有可比性吗?”
  
  如果是比天地人饭庄的饭菜口味更好的,似乎不至于因为是个酒店就无人问津。
  
  “说不定是还没被发掘出来的优质酒店呢?”
  
  “既然这两家菜品送上来了,不如慕家主做主来个投票如何?”
  
  慕皓轩有些疑惑,“投票哪家菜品更好吃?”
  
  “没错,各位试吃后投票,若是天地人饭庄的菜品更符合口味,那就由百里家主将剩下的尾款付清后,再给天地人做些赔偿吧?”
  
  “我凭什么……”百里雄风跳起来。
  
  跟他一起参加宴会的妻子赶紧抓住他,免得他真的跳起来。
  
  “就凭你定了菜又临场反悔。”慕皓轩毫不客气地说道,别家族与百里家没有明面上的恩怨,他可是有的。
  
  也不惧怕这些个外人看笑话。
  
  他慕家从不主动招惹别人,但若是别人主动招惹他,他慕家一个定远市一流家族会怕?
  
  百里雄风还想说什么,王君和开口了,“百里家主难道觉得自己定了菜又临场反悔的做法是正确的?”
  
  “百里家作为定远市世家之一,若是作风如此,我天地人饭庄还真不敢在定远市继续开下去了。”
  
  碍于在场其他人打量的目光,百里雄风咽下了这口气。
  
  “那若是这酒店的口味更好呢?”妻子在一旁开口。
  
  “若是这家酒店的菜品口味更合我们的口味,那自然是最好的,说明百里家主选的好。”张天凌笑道,“那么天地人饭庄剩下的尾款就由我张天凌来支付。”
  
  苏离一直在旁边默默无声,这会儿却说到,“这样的赌注还是小了,要玩就来点大的如何?”
  
  “这位小姐好大的口气,看小姐不像是我们定远市的是世家小姐,不知小姐源自哪家?”妻子轻蔑的说道,这个女人当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是谁啊?”
  
  “不知道,不像是我们定远市世家的人啊?”
  
  “看着气质应该背景也不简单。”
  
  苏离环顾了一圈,微微笑道,“我作为东三省苏家大小姐站在这里,不知道够不够格说话呢?”
  
  “苏家!”都是世家的人,自然对世家更为了解,东三省苏家,那背景可是真不小。至少在座的世家,没有一家能招惹的起。
  
  百里妻子没想到自己竟然碰到一个硬茬,一时间哑了嗓。
  
  百里雄风有所耳闻,自己酒店之前可不就是险些怠慢了苏家大小姐。只是一直未见真容,苏离在国外十几年,也一直没有近期的照片,刚才她静静地站着,还真没有认出来。
  
  只是苏家大小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为什么会站在张天凌身板。
  
  百里雄风突然感到一阵害怕,张天凌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才让苏家大小姐默不作声的做他的女伴?
  
  “苏小姐自然是有资格说话的。”慕皓轩低了低头,算是打了个迟来的招呼。
  
  “苏小姐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既然慕家主如此说,那我苏离就不客气了。这打赌嘛,自然要有些赌注才好看,在座的各位都是世家的人,应该也不缺这点钱玩玩。”
  
  苏离笑道,“不如这样,我们投票定胜负,参加这场赌约的人劳烦慕家主做好登记,若是这家酒店的菜品更出众,每人拿出十万就当投资酒店了,十万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大问题吧?”
  
  “当然如果是有问题的也可以选择不参加,只吃不投票就是了。”
  
  “若是天地人饭庄的口味更适合我们,那百里家主不如就支付我们所有人的投资金额好了。”苏离勾唇笑道。
  
  百里雄风一脸愣神,随后瞪着苏离。
  
  “我觉得不错啊。”张天凌将苏离拉到自己身后,“既然百里家主选择另一家,想必是对这一家的菜品有很大的信心吧?那自然是不用担心输赢的了。”
  
  “在座的各位家里也都不缺这十万,比试比试呗,又没什么损失。更何况说不定还能顺便带火一家酒店呢。”
  
  定远市的酒店一直都不温不火的,若是能顺便拉高一家酒店的曝光度倒也不算是件坏事。
  
  多少有点逼迫百里雄风的意思在,但是除了百里雄风外并没有人不同意,虽说这一顿饭无论怎么吃都有可能要花出十万块钱,但也都说了可以选择不参加,自然是乐意之至的。
  
  这大概也是人们的无奈,少数服从多数,百里雄风到底没能扛得住人们的热情,无奈被迫接受了这个令他几乎可以预见结果的深渊选项。
  
  天地人饭庄毕竟是做餐饮行业的。
  
  两家的菜品放的分明,所以在选择两家的菜品的时候会有不同的选择,会有人好奇新菜品的味道,也有人会先选择天地人的老字号。
  
  都是个人的选项,但这也会造成选择的不同。
  
  慕皓轩将参加的家族记录下来,虽然宴会的高潮应该是义卖会,但因为这一场小插曲,让现场的气氛活跃了起来。
  
  于他来说,这场“热身运动”的出现并不是坏事,这会让人们有更多的激情面对接下来的活动。
  
  投票的方式使用不公开投票方式,由各个家族的人做好选择后,侍应生集齐进行统计。
  
  “没想到在成年人的世界还能有
  
  幸见到这样的投票方式。”王君和走到张天凌身边说道。
  
  “还真是稀奇。”
  
  她冲着苏离举了举杯,“苏小姐,久仰大名。”
  
  苏离礼貌的点了点头,与她的酒杯轻碰了一下。
  
  “王老板,在定远市,应该是我久仰您的大名才是。”
  
  两个女人间的火药味大概只有她俩才能闻得到。
  
  “王老板,我在定远市发展的时候,给予过我许多帮助。”张天凌介绍到。
  
  “早听闻天地人饭庄靠着自己走到现在这个位置,实在是佩服。”
  
  “听说苏小姐在国外发展了十几年,事业可是非常有成就,比起苏小姐,我还是有所欠缺。”
  
  张天凌在旁边听得直挑眉,怎么这俩人的对话有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呢?
  
  比起这边两个女人的无声纷争,人们等待结果的想法比较强烈。
  
  十万块钱换个乐子在他们看来并不是亏本买卖。
  
  百里雄风坐在角落,即使这是在角落,但人们的视线总是徘徊在他身上。
  
  王君和同样在视线集中点,酒店的负责人姗姗来迟,他需要来检查下菜品是否安全送到,并且保证使用者的满意度。
  
  为了这桩可能改变酒店命运的买卖,他很重视。
  
  但现场的环境却和他想象的有所出入。
  
  他靠近苏家家主,苏以墨显然没想到这次掺和进来的竟然是自己家的酒店。
  
  负责人打完招呼后,他冷漠的问道,“为什么酒店会向宴会提供菜品?”
  
  若是酒店菜品不尽人意,这场原本与他无关的纷争最后也会牵扯上他。
  
  他很不喜欢这样,苏家一向不太喜欢牵扯到别人的事情里去。
  
  “百里家主来试菜,最终选择了我们酒店。”
  
  “你自己处理吧,我希望别和苏家牵扯上关系。”苏以墨有些头疼地将被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他只想吃个瓜,却没想到能吃到自己身上。
  
  “果然还是天地人的菜更好吃。”
  
  “我觉得这家的菜做的也特色。”
  
  两边持有的不同想法,让苏家主也开始注意起来。
  
  但显而易见,天地人的菜品还是深得众多人的心意。
  
  或许也有一部分人是不想出这十万,但总归最后的结果就是天地人饭庄以高票获胜。
  
  “全场参加数136,天地人饭庄获票108票,酒店菜品获票28票。”侍应生第一次上菜对着这些大权富贵说话,说不紧张是假的。
  
  但毕竟在这样大的酒店工作的,心理素质必然是强硬的。
  
  王君和紧了紧手里的酒杯,虽然她知道人都有各自的口味,但竟然又28票不属于她,这让她难免有点挫败感。
  
  看来饭庄做的还不够好,还需要进行改进。
  
  百里雄风在听到人数的时候好歹松了一口气,136个人,也就是他需要支付一千三百多万,还好不是
  
  特别多。
  
  只是将钱送给王君和就让他很不爽。
  
  酒店负责人在了解了前因后果后,心都要跳出来了。没想到自己摊上这样的事情。
  
  他悄悄靠近百里雄风,“百里家主,今天的事情还希望百里家主不要告知我们酒店的名字。”
  
  今天这一闹,万一被他们知道自己酒店是百里那一边的,光今天那么一出就知道百里家接下来究竟是什么样的路了。
  
  跟着百里别说是赢了对家了,唯恐以后连世家子弟都避之不及,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百里雄风阴恻恻地瞪了他一眼,没有讲话。
  
  事实上下午吃的止疼药现在隐隐有些药效失效的模样,今晚动作大约是大了点,现在下面开始缓缓作痛。
  
  而止疼药在助理手里,他掏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
  
  “马上给我把药送过来。”
  
  助理有些犹豫,“家主大人,止痛药还是不要和酒一起服用比较安全。”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百里雄风低吼到,“叫你送过来就送过来。”
  
  妻子在旁边拉住他,“吃了止痛药不能喝酒。”
  
  但他作为二流家族的家主,面对应酬的场合怎么能不喝酒额呢?
  
  “你要不忍耐一下。”
  
  百里雄风一把甩开她的手,“忍个屁!你来感受一下。”
  
  妻子终于被惹怒了,“百里雄风,今天走到这个地步不还是你自己造的?你不要命别拉上我!”
  
  说完妻子就甩手出去了。
  
  百里雄风一时有点心急,原本就因为赌约输了深受人们的视线,若是妻子现在气愤地离开,还不知道他们能编排出些什么呢!
  
  他急忙站起身,想要拉住自己的妻子。
  
  只是西装的裤子比较硬实,摩擦过那里,让他一下子就哑了声。
  
  他努力维持自己面部表情的平静,一边夹紧双腿。
  
  眼看着妻子走出宴会厅,他有些懊恼的捶了一拳自己的大腿。
  
  “还不赶紧把药送进来!”百里雄风对助理吼道。
  
  张天凌看着他有些怪异的行动,“这老贼怎么了这是?”
  
  王君和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张天凌想笑却又觉得下体抽疼。
  
  “你真狠。”
  
  “没让他断子绝孙那都是他运气好的。”王君和狠狠地说道。
  
  张天凌走到百里雄风面前,“百里家主怎么不去舞池跳跳舞?”
  
  “哦,是张某失言了,刚才看你妻子跑出去了。”看来是没人能陪你跳舞了。
  
  百里雄风勉强撑起一丝笑,“张先生管得还真宽,老夫年纪大了跳不动了还不准老夫坐着休息吗?”
  
  “百里家主说的是什么话?”张天凌垂下嘴角,“张某也是担心百里家主,不知道百里家主最近‘身体’怎么样?”
  
  张天凌加重了身体两个字,百里雄风只觉得一脸难堪。
  
  “既然百里家主
  
  不想跳舞,不如赏脸和张某喝一杯吧?”张天凌递给他一杯红酒,“这酒备的不错,应该不便宜。”
  
  “张某住百里家主‘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如何?”
  
  “张先生真爱开玩笑,只要张先生离开定远市,老夫的身体自然是健康得很!”
  
  “百里家主说话何必如此呛人?张某这可是最真心的祝福。”张天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看着百里雄风手中的酒杯。
  
  在外人面前,面子上的戏还是要做的,。
  
  百里雄风也将红酒一饮而尽,“张先生满意了吗?”
  
  “满意了就麻烦张先生离老夫远些,你阻碍到老夫呼吸空气了。”百里雄风将酒杯放在侍应生的托盘上,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