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寄人间雪满头 > 第110章 大结局

第110章 大结局

    楚楚永远都记得那一天。
  
      因为她和唐时的丑事被宋成遇发现,所以她才会转而缠着宋成遇,对宋成遇她说不上有多么刻骨的喜欢,只是宋成遇是唐以念的男朋友,而楚楚那个时候最羡慕和嫉妒的人就是唐以念。
  
      家境优渥的千金大小姐,父母疼爱,还有个这样的男朋友,谁都会羡慕嫉妒吧,楚楚是先认识了唐以念,然后因为总和唐以念一起玩,才会认识唐时,一次醉酒之下,她居然和唐时发生了关系,唐时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楚楚怎么会是他的对手这一来二去,楚楚就成了唐时在外面包养的女人。
  
      其实除了楚楚,唐时在外面还有很多女人,只是他手段高明,任何人都发现不了,唐时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这点楚楚早就知道了,楚楚觉得自己是被唐时给毁了,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唐以念,再加上唐以念又是唐时的女儿,所以楚楚更是恨透了唐以念。
  
      也正因为这样,她才会不择手段去靠近宋成遇,但是宋成遇并没有受她蛊惑,那个男人的定力简直可怕,楚楚知道自己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国色天香,但也小有姿色,对于主动凑上来的女人,宋成遇居然坐怀不乱,可真是……气死她了!
  
      楚楚真的不甘心。
  
      “宋成遇,不要!”我看着宋成遇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东西,忙喊道。
  
      唐时见此也红了双眼,宋成遇跟他妈妈一样,都选择自己死也要保全那个人,他似乎是被宋成遇的行为刺激到了,突然发疯般的冲了过来,就要去抢宋成遇手中的刀,宋成遇一把制服住了唐时。
  
      楚楚见此有些慌了,她下意识用力拽住手中的东西,我感觉到脖子上的东西在慢慢缩紧,宋成遇想要冲过来,突然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划破风声而来,我只听到楚楚痛苦的呻吟声,然后脖子上面的东西跟着一松,楚楚向后倒了下去,我也跟着瘫坐在地,用力咳嗽了几声。
  
      宋成遇冲过来一把将我护住,我往某个方向看了一眼,那里虽然空无一人,但给我的感觉却有点奇怪,还有点熟悉。
  
      “是子弹。”宋成遇看了一眼捂着自己肩膀的楚楚,开口说了句。
  
      我愣了一下,这么说刚刚是有人开枪打中了楚楚的肩膀所以宋成遇才有机会过来救下我的
  
      可是,会是谁呢
  
      我还没来得及多想,宋成遇已经报了警,警察很快赶来,把唐时和楚楚抓了起来。
  
      这一场闹剧,这才算是落下了帷幕。
  
      事后我问过宋成遇,那个时候如果唐时没有冲上去,他被逼上绝境了,他会不会真的为我去死,彼时宋成遇正为宋氏的事忙的焦头烂额,他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然后对我说:“会。”
  
      我挑眉,开玩笑般说道:“可是我听谢瑄说,你之前说过,一定要比我活的久。”
  
      宋成遇怔了一下,微微扭过头去,我隐隐看到他有些发红的脸颊,我有些惊奇的睁大了双眼,难得看到宋成遇害羞,我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正要调笑宋成遇两句,宋成遇突然说道:“这个前提是,我为了你生,也为了你死。”
  
      我愣住,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一顿。
  
      我莫名就有些感动,忙拍了宋成遇一把,转开话题:“傻子,你要不要跟我去s市参加林玫的婚礼”
  
      宋成遇看了我一眼,顺着我的话点了点头。
  
      然后宋成遇又补充了句:“顺便陪你去见见你真正的家人。”
  
      我听到宋成遇的话脸上的表情一僵,虽然之后叶清给我打过许多电话,但我都没接,叶清和叶老爷子回s市之前叶清来找过我一次,他跟我说了许多,许多叶蒹葭的事,其实我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人,因为对于我来说,她实在太过陌生。
  
      我对她没有一星半点的记忆,叶紫是在我和叶霜出生的时候就把我们两人掉包了,所以刚一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来,还没有被叶蒹葭碰过一下,她虽然是我的亲妈,但感觉却是个完全的陌生人。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受叶家,我想叶家大概也没办法接受我。
  
      我听叶清说叶霜被送走了,至于她被送到了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叶清绝口不提,叶家的人也绝口不提,我就没有多问。
  
      就仿佛叶霜这个人没存在过一般。
  
      叶清说叶家的意思是要为我正名,告诉所有人我才是叶家正经八本的千金大小姐,有着叶家撑腰,我以后的生活至少不会再吃苦,我仔细想了很久,还是否决了。
  
      宋成遇跟我说:“不需要叶家,我们两个人就好。”
  
      两个人,也可以变成一个家。
  
      姚奕的事最终还是败露了,他没有收手,陷入进深渊里,被抓了起来,他的下场和唐时一样,但却比唐时幸运。
  
      有期徒刑二十年。
  
      二十年后,他还能重新开始。
  
      宋成遇说站在理智的角度上,他觉得这个判的有些重了,他说这背后可能有人推波助澜,至于这个人是谁……我和宋成遇心照不宣。
  
      姚奕入狱的那一天,我去看他了。
  
      风和日丽,阳光正好,我站在熟悉的位置上,不可避免的想到了唐时入狱的那天,不一样的是那天寒风凛冽,暴雨倾盆。
  
      宋成遇站在我身边,好像也有些恍惚。
  
      我看着姚奕被戴上手铐,他一抬头看了我,我对宋成遇说:“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跟姚奕说两句话。”
  
      宋成遇看了我一眼,脸上带这些不情愿,但还是说了声好。
  
      我走到姚奕面前,姚奕看着我靠近,开口说道:“别过来了,你就站在那里吧。”
  
      我闻言停下了脚步。
  
      阳光垂直照射下来,落在姚奕的身上,光影中,我似乎看到了年幼的他,那个笑容温柔,眸光清澈的男孩。
  
      “姚奕。”我哽咽了一下,叫了他一声。
  
      姚奕说:“念念,我不后悔,真的。”
  
      我看着姚奕,他对我笑了,是那种我所熟悉的笑容,温柔而又干净。
  
      他说:“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为了你做这些,我不管对错。”
  
      我没办法责怪姚奕,我想人这辈子总是要任性几次的,我说:“你一直都很理智。”
  
      “是啊,从小到大,变成最优秀的人,按照父母所希望的那样,学习好,又孝顺,听大人的话,做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而且未来人生的路也很早的时候就被规划好了,要做什么,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但是念念,从来没人问我喜不喜欢这些。”
  
      姚奕说:“没人知道我究竟想要的是什么,我想做什么,工作、恋爱、娶妻生子,从来就没按照过我自己的心愿走,我很理智的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最好,但最好的,未必是我最想要的,这样的理智,换做是你,你要吗”
  
      我无言,姚奕看着我,突然开口叫我:“念念。”
  
      我应了一声。
  
      “所以到最后,你还是非宋成遇不可。”姚奕说:“就像我非你不可一样,我没有资格说你什么。”
  
      姚奕说:“念念,我想,我还是祝福你的。”
  
      姚奕被带走了,我脚步一动,想要追上去,姚奕头也不回的说道:“别过来。”
  
      我脚步一僵,宋成遇走了过来,他伸手挽住我的肩膀。
  
      “就站在那就好,别过来,以前都是我看着你的背影,现在换过来,让你看一次我的背影……挺好的。”
  
      我对宋成遇说:“我很感谢姚奕。”
  
      宋成遇问我:“为什么”
  
      “被爱的一方总是无比幸运。”我说:“我觉得自己其实还挺幸运的吧。”
  
      宋成遇哼了一声,有些不满:“你不如说你是红颜祸水。”
  
      “我看你才是吧。”我对宋成遇做了个鬼脸。
  
      不远处,穆晴站在那里,宋成遇对我使了个眼色,我看了过去,就看到穆晴捂着嘴泣不成声的模样。
  
      “这个时候,她大概没脸见姚奕。”宋成遇说:“姚奕判了这么重,多多少少和穆凌天有关系……”
  
      “别说了。”我转开话题,跟宋成遇一边说话一边走了。
  
      路过奶茶店的时候,我缠着宋成遇给我买奶茶喝,宋成遇皱着眉头,不悦的说道:“你不是早上的时候才喝过”
  
      “你去不去”我瞪他。
  
      宋成遇:“……”
  
      宋成遇摸了摸鼻子,小声抱怨道:“你现在倒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他讪讪的跑过去买奶茶,我看着宋成遇的身影,忍不住低头抿唇笑了。
  
      一辆黑色的宝马从我身边开过,很慢的车速,我看到里面的人,吃了一惊,下意识叫了声:“谢渊”
  
      车子停了下来。
  
      谢渊推开车门走了下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有些尴尬,另一边的车门也人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她问谢渊:“你朋友吗”
  
      “算认识。”谢渊说完走到我面前,他问:“叫我干什么”
  
      我一时间语塞,下意识看了站在车边的女人一眼,女人见我看过去,挑了下眉,飞扬的眉眼间似乎带着些警惕和不善,我问谢渊:“那是你女朋友吗”
  
      谢渊淡淡的说道:“未婚妻。”
  
      我:“……”
  
      “不是林玫,也可以是别人。”谢渊说:“我说过了,对我来说没区别。”
  
      只要不是他最想要的那个人,其实是谁都无所谓。
  
      至少对于谢渊来说是这样。
  
      “那个。”我犹豫了一下,对谢渊说:“谢谢你。”
  
      谢渊蹙眉:“嗯”
  
      “是你吧”我看着他,开口说道:“我知道是你。”
  
      “说什么呢”谢渊有些不悦:“什么意思”
  
      “我知道开枪的那个人是你,楚楚的事,还有两年前的那件事……”
  
      “你在说什么”谢渊皱着眉头说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如果你叫住我就是为了说这些无聊的事,那么你说完了,我走了。”
  
      谢渊说完转身就走。
  
      他上了车,那女人又看了我一眼,然后才跟着上了车。
  
      谢渊很快发动车子离开,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就算谢渊不承认我也知道是他。
  
      “谢谢你,谢渊。”我又说了一声。
  
      宋成遇买完奶茶回来,是我最爱的口味,他看我表情有些不太对,问我:“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只说道:“没什么。”
  
      宋成遇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问,我们这才一起回去了。
  
      谢渊把车开出去了很远,他脸上没什么表情波动,身边的女人看了他一眼,她突然笑了一声问道:“就是她吗”
  
      谢渊沉默。
  
      “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其实我跟她也就有那么一点点的像吧,硬要说起来的话我感觉也不怎么像,而且我身材比她好多了,你什么眼光……”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谢渊就不悦的打断了她的话:“再废话就滚下去。”
  
      “喂!你这个人!”女人哼了一声,一点都不怕死,继续刺激谢渊:“我看就你这脾气,人家愿意搭理你才怪,女孩子都是要追的嘛,我看她自己一个人,也不像有男朋友的样子,你真喜欢人家就放下身段去追嘛,你可别等以后后悔了,黄花菜都凉了。”
  
      女人说完没听到谢渊的回应,扭头看他,谢渊只是面无表情的看车,也不知道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女人气结,有些赌气的说道:“活该你追不到人家。”
  
      刚好红灯亮了起来,谢渊停下车,他扭头看了窗外一眼,斑马线上有两男一女在过马路,其中一男一女走在前面,看上去年纪也不过就十七八岁的模样,充满了青春和朝气,还有一个看上去稍微大几岁的男生走在两人后面一点的位置,谢渊突然恍惚了一下。
  
      谢璨一死,谢渊就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跟唐以念完了。
  
      或许他们从来就没开始过,但是对于谢渊来说,他的确动了心,这是个除了他自己,任何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林玫和身边的女人可能都知道一点,但是她们都不可能真正了解。
  
      谢渊想,就这样吧。
  
      就这样就好,这就应该是他们之间的结局。
  
      唐以念,再见了。
  
      不,是再也不见。
  
      ……
  
      我跟宋成遇一起去了s市参加林玫和贺昀的婚礼,见到他们的时候贺昀正在陪林玫挑婚礼那天要戴的耳环,林玫缠着贺昀问东问西,贺昀好脾气的陪着她,一点都不厌烦。
  
      我看着他们两人的这副模样,忍不住想到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这两人有着不太愉快的初遇,那个时候我说自己是贺昀的女朋友,林玫对宋成遇一见钟情,兜兜转转好大的圈子,最后他们两个看对了眼,总算是苦尽甘来。
  
      林玫看到我和宋成遇十分开心,她拉着我问东问西,或许是因为要当新娘子的关系,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带着一股子说不出的魅力和韵味,我也去见了林父,正好林父也有事要和我说。
  
      林父的意思是把林氏一半的股份和经营权给我,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着实吃了一惊,林父说:“小玫能信任的人不多,你是一个,我年纪也大了,有些事到底力不从心,我的产业都是要给小玫的,当初我培养你也是因为这个,等以后哪一天我撒手人寰了,你这里就当是小玫的娘家吧,要是贺家那个臭小子欺负她,你就多帮着她一些。”
  
      林父好像也看来了许多,我为林父开心,也为林玫开心,但这些东西我是万万不能要的,我想了想和林父说:“这样吧,我暂时接受,等以后林玫和贺昀有孩子了,这些东西就都留给他吧。”
  
      林父欣慰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才刚到s市,马上就接到了叶泽的电话,叶泽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总觉得他这话别扭,大概叶泽说出来也觉得别扭吧。
  
      我敷衍了两句,没几分钟叶清的电话又打了进来,我叹了口气,就带着宋成遇去了叶家。
  
      我和叶霜的事给叶家也带来了一阵不小的风波,叶霜被送走之后没人再提起,就好像这个人根本没存在过一般,叶城和叶霜关系最好,他对我的反应也最冷淡,江宓宓最高兴,还有叶月,叶阳的话倒是少了许多。
  
      我和宋成遇去的时候叶家难得大团圆,就连我从未见过的叶家老大那一边的人也都来了,包括我应该叫做舅舅的三人,至少表面看上去气氛是真的不错。
  
      我对宋成遇说:“其实他们还是更在乎叶霜吧,毕竟叶霜从这里长大,我跟他们之间就有一层薄薄的血缘关系而已。”
  
      宋成遇看出我的心情不怎么好,他握住我的手说道:“可你到底才是他们真正的家人,别想太多。”
  
      家人啊……我有些心不在焉。
  
      叶清跟我说:“你需要适应,我们也需要适应,你不能对我们太苛刻,我们对你自然也不会,家人就是家人,叶念,你那么聪明,应该不难明白这个道理。”
  
      我的名字也从唐以念改成了叶念,说实话我不太适应,叫了二十多年的名字突然就改了,那种感觉真挺奇怪的。
  
      就像叶清说的,我不能拒绝叶家给我的一切,因为这本来就应该是我该得的,原本就是属于我的,我不能推拒。
  
      林玫的婚礼定在五月二十号这一天举行,这个数字很好,想要表达的意思也很简单直接。
  
      宋成遇脸上带着些遗憾的表情,我不知道他在遗憾什么,只是不满的跟他说:“你高兴一点,今天可是人家结婚的日子。”
  
      宋成遇看了我一眼,轻哼了一身,似乎有些不满,还有些赌气,我不知道他闹什么脾气,一时间有些无语。
  
      这男人最近好像有点阴晴不定啊……跟更年期的女人一样。
  
      我想到这点,忍不住笑了一声,宋成遇马上就看了过来,我忙抿了抿唇,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婚礼在井然有序的进行。
  
      我和宋成遇坐在一起,看着林玫身穿婚纱挽着林父的手从红毯的一端走来,贺昀站在另一端安静等待,林父把林玫的手交到贺昀手中,贺昀和林玫相视一笑。
  
      我看着这一幕,突然有些感慨。
  
      “其实他们也挺不容易的。”我对宋成遇说:“林玫是个很有勇气的女孩子。”
  
      宋成遇说:“你倒是还有空评价别人。”
  
      下面就是宣誓的环节,然后是交换戒指,我吸了吸鼻子,宋成遇看了过来,我说:“真好啊。”
  
      宋成遇抿了抿唇,慢慢的嗯了一声。
  
      这一幕,当真美好的让人想哭。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哭鼻子”宋成遇低声说道。
  
      “哪有。”我说:“可能是上了年纪,最看不得这些……”
  
      我的话还没说完,宋成遇伸过手来,我低头一看,愣住了。
  
      宋成遇手中拿着一枚亮闪闪的戒指,在他的指尖发出璀璨夺目的光彩。
  
      我愣住。
  
      “宋成遇”
  
      “一会再哭。”宋成遇说:“嫁给我吧,念念。”
  
      我张大了嘴巴,惊呼一声,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嘴。
  
      “我在求婚。”宋成遇似乎有些不满,他皱着眉头说道:“其实应该再隆重一点,我想你应该会说,连玫瑰花都没有,还是在别人的婚礼上,说我太没诚意……但是我有点等不及了。”
  
      宋成遇说:“我们结婚吧。”
  
      我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刚好到林玫扔捧花的环节,身边一阵骚动,宋成遇看着我,林玫背对着这边,一把将捧花扔了过来。
  
      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我的身上。
  
      宋成遇笑了。
  
      “这就是天意。”宋成遇又说了一遍:“念念,嫁给我。”
  
      周围顿时传来了阵阵欢呼声。
  
      林玫站在上面对我笑。
  
      我想过很多的可能,跟我度过漫漫余生的那个人,到底会是谁呢
  
      小的时候一直以为是宋成遇,只有他。后来唐时入狱,我觉得只要那个人不是宋成遇,谁都可以。再后来我考虑过陆意风,再再后来可能也考虑过其他的可能。
  
      现在呢
  
      现在的话……除了眼前这个我了许多年的男人,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
  
      我双目泛泪,宋成遇眼神温柔,语气缱绻,他问我:“你愿意吗”
  
      我露出笑容,慢慢伸出手去。
  
      我说:“是的,我愿意。”
  
      我愿意,宋成遇。
  
      只要那个人是你。
  
      我想,我大概什么都愿意。
  
      我的余生,非你不可。(http://.vm5.cc)《我寄人间雪满头》仅代表作者陆缥缈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vm5.cc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