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接受告白就会变成女孩子 > 62、沙发与思考

62、沙发与思考


  回到家的相良诚不想动弹了,换上室内鞋,直接躺在了沙发上。
  “诶!”先去了卫生间再出来的千叶麻寻非常大声的惊叹声,对着相良诚很气恼的说:
  “相良君,你怎么抢我的沙发。”
  相良诚没睁开眼,不假思索回答:“什么你的,这里是我家,我的才对。”
  “可、可这是我一直躺的地方。”
  是千叶麻寻一直躺的地方,相良诚扒在沙发上,鼻子里嗅到的全是千叶麻寻身上的味道,还能碰到她的东西,穿过的衣服、内衣外衣什么的。
  不过,相良诚实在有点累,中午吃完饭他们三个又去逛了步行街,买了一些没用的东西,捞金鱼、射击,到了晚上八点才回来。
  走了一天实在累了,相良诚现在就想躺着。
  至于千叶麻寻的味道和碰到了衣服,这有什么,相良诚见过千叶麻寻果体太多次缘故,已经麻木了,完全没有反应,连骂人也不想骂了。
  可以说是习惯了,也可以说被改变了,融入了这个世界。
  “那也没规定必须要你躺,谁先抢到是谁的,现在是我地盘了。”
  “咦!相良君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哼!”
  “你可以回房间。”
  相良诚拿起旁边的枕头,把头靠了上去,打算忽略千叶麻寻的意见。
  也不在意枕头上还有千叶麻寻的头发,以及味道更为浓郁的气息。
  “欧亚斯密。”相良诚要睡了。
  “呀!相良君、相良君。”千叶麻寻在旁边大惊小怪。
  “又怎么了,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让给你沙发的。”
  说实话,客厅里的沙发比房间里床躺着舒服,房间床太硬了,曰本人习惯睡硬床,或者直接打地铺睡地板上,他可不习惯。
  “我是没关系啦!”千叶麻寻声音变得很轻,语调降调:“我可以回房间躺着,就是相良君,我忘记提醒你一件事了。”
  “什么事?”
  “我昨天睡太迷糊了,尿到沙发上了。”
  “我*……”
  “还有哦,你枕的那个枕头是我常用的那个,你知道的啦,我睡觉习惯流口水,那个枕头面可都是我的口水哦,没觉得有黄黄的地方,那都是我宝贵液体的结晶……”
  “扑!”相良诚腾的一声起来了,对着千叶麻寻很生气:“你个死女人有你这样不卫生的吗,多大个人了,还尿床,你在搞笑吗?”
  “呸呸呸!”
  相良诚吐掉不知道什么时候沾到嘴里的头发,一直擦自己的嘴唇,要把千叶麻寻的口水擦干净。
  “别急着擦掉呀,我的口水沾到相良君的口水,是不是代表我们间接接吻了呢。”
  “哇哇哇!好刺激,接吻,跟诚君接吻了呢!”
  “呸呸呸!闭嘴。”
  相良诚又想揣她一脚,揣飞她出门,“你这个死女人,这么不卫生,你怎么不早点说。”
  嗅了嗅自己身上,呜呜,真的似乎有一种尿味。
  别人这样说可能是开玩笑,只是想逼相良诚起来,这死女人这样说很大概率是真实。
  这死人天下第一懒,懒到不想上卫生间直接尿在身上很有可能。
  “死女人!”相良诚生气的又骂了一句,不想跟死女人在这里多说,跑回房间拿上衣服就往浴室跑,一定要洗澡,把身体上下洗干净,太坏了。
  “哈哈!又赢了。”看着相良诚吃瘪的模样,千叶麻寻很高兴,舒服的躺在沙发了,高兴了两秒,睡着了。
  洗完澡出来的相良诚,回到客厅想再找千叶麻寻麻烦,看到千叶麻寻已经完全走光地躺在沙发上,打着此起彼伏的呼噜,想想还是决定下次再找回场子,记在账上。
  对,记在账上,上午在电玩城这死女人竟然说他是‘小朋友’,还说是他妈,一起记在账上,下次一并报复。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相良诚报仇记在账上,相良诚回到房间把这两件事写在原主的日记本上。
  很快写完,相良诚躺在床上,已经没有了睡意,拿出小说看了起来。
  看到深夜,相良诚准备睡的时候,上午遇上学姐的情景又浮现出来,他有点在意自己的心理状态。
  刚来这个世界,他抱着想好好生活的态度阳光对待每一个人,结果这个世界竟然有神奇的恋爱会性转规则,让他非常不适应。
  还有曰本文化构建出来的世界种种地方都和华夏不同,让他非常不习惯。
  于是封锁自己,当起孤狼。
  现在距离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了快一个月,原主的记忆吸收得七七八八,不适应还有,但比开始那几天已经好很多,在逐步融入到这个世界。
  也导致,现在的心态和开始那几天不一样,回忆开始那几天,有点后悔立下的flag,当时说要孤狼到底,不要朋友,不要社交,不要接受告白。
  现在看,不要朋友有点点偏激了,人一辈子如果真的孤狼到底,会非常寂寞,不现实。
  朋友还是要有,不多,一两个知心的朋友就够了,有一两个你伤心想要陪伴会从千里之外来找你的朋友胜过一万个虚情假意的‘朋友’。
  不要社交也是很偏激,人怎么能不要社交,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社交,应该是不要不必要的社交,像班上那些幼稚的男女生,不和她们社交没有问题,强行社交也只是做戏,如果遇上品性相同的人,一些社交也是可以。
  至于接受告白,这一点就算别人说他偏激,相良诚也绝不会悔改。
  接受女生告白就要变成女孩子,接受男生告白就要变成受,这怎么能答应,绝不会接受告白,绝不会恋爱。
  想明白了这些,相良诚这几天的烦躁的地方得到一点排解,继续调自己的状态。
  在学校依旧保持孤狼状态,懒得和那些幼稚的小男女生社交,浪费时间,也省事,他可以有很多时间看小说。
  在家里,依旧想办法让千叶麻寻恢复正常人生活,让她们搬走。
  关于这一点,相良诚其实还是很纠结,到底应该用什么心态对待她们两。
  说实话,相良诚跟她们两没有任何关系,相良诚自认为是个好人,但不是懒好人,为了道德感会牺牲自己很多。
  对于她们,她们会有怎么样的未来都跟相良诚没关系,要不是她们住在他家,就算知道了这件事,相良诚连捐钱的想法也没有。
  天下可怜的人非常多,他自己也是可怜人,只会在力所能及前提下提供帮助,要完全负起拯救她们两的责任,那是圣母、英雄的行为,他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只是,还是因为她们两因为父亲的关系,必须住在家里,虽然还是不知道为什么父亲要让她们住下来,但住在家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还是要处理。
  对于千叶麻寻这个又懒、又色、又会怼人的人,相良诚就想让她恢复正常人生活,这样她会自己搬走
  对于惠里的心态,相良诚则是心疼她,怎么会摊上这样的家庭,过于可怜了,会让她还在家时候,给她能做到的爱。
  不算什么道德感作祟,是某种喜欢,他挺喜欢乖乖的小孩,惠里就是一个很乖的小孩,遇上这样的妈妈,还没有自暴自弃,放弃她妈妈,这么善良,实属难得。
  如果惠里跟她妈一样个性顽劣,相良诚绝不会这样对待惠里好。
  等等,话说惠里真的有表面上这么乖吗?
  相处快一个月下来,相良诚怎么觉得惠里有时候跟她妈妈一样有点腹黑。
  错觉吧,惠里这么乖的人怎么会腹黑。
  相良诚摇着头,睡意上来了,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