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我的世界被入侵 > 11 生命归元

11 生命归元


  真是桀骜不驯啊!
  元成轻笑道:“一群无家可归的可怜虫而已。百越身处楚国境内,一直以来便被楚国压制围剿,自从十几年前,百越遭遇大屠杀之后,还有王吗?”
  “现在的百越很弱小,而且根本无力反抗楚国和韩国。你想要报仇,光凭你们几个,你是在说笑吗?”
  “你的敌人很多,朋友却没有一个,你的敌人很强,不论是夜幕、还是韩王,还是楚国,你想单凭一己之力进行报复?”
  “又能成什么大事呢?只不过是在进行最后的犬吠而已,当猎人玩够了,在凶狠的孤狼,也只能走向末路。”
  元成继续说道:“现在,只有我愿意帮你,也只有帝国才有实力帮你,廉价的尊严和难以磨灭的仇恨,你真的不重新考虑一下?”
  天泽死死地盯着元成,与元成对视许久,才开口道:“你到底想要什么?现在的百越、如今的我,不知还有什么价值,值得你们拉拢。”
  元成道:“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你的敌人,都是帝国一统天下的阻碍,所以,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不过,看似共赢的合作,总有一天,或因为立场或因为利益,也有可能彼此对立成为新的敌人。”
  “所以,对于帝国来说,弱小的盟友、虚伪的合作其实毫无价值。但是,目标一致的伙伴,可以有很多,你可以选择加入帝国,成为帝国的一员,那我们的利益便是一致的。”
  天泽道:“你依旧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元成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直言道:“既然你想听最直白的理由,很简单,当归元帝国一统天下的时候,百越也是天下的一员,帝国需要百越臣服,帝国不喜欢杀戮,但是,前提是自己人。”
  天泽冷笑道:“这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征服他国,还想对方不要抵抗?”
  “你想要一个臣服的百越,但是,从古至今,百越族民没有臣服过任何人,我们有自己的家园,你们都是可耻的入侵者,你们与楚国、韩国没有什么两样,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疯狂屠戮其他国家的子民,既然都是刽子手,又何必伪装成圣人呢。”
  元成道:“这个笑话其实一点都不好笑。看样子,我的确不是一个很好的说客。”
  “那么,我最后在问一句,你是准备成为朋友,还是敌人呢?”
  臣服还是死亡?
  天泽依旧没有回答,现场的气氛开始凝聚,杀戮似乎一触即发。
  隐藏在暗处的罗网杀手们,也开始慢慢靠拢,并布下了天罗地网,只等主人一声令下,便撕碎猎物。
  无双鬼、驱尸魔和百毒王三人也开始防备,随时准备动手。
  天泽冷眼扫视四周,冷笑道:“看样子,如果我今天不答应的话,我们都会死,这就是你的合作?你所谓的投靠?威逼而来的臣服,你确定是帝国想要的。”
  元成道:“强者制定规则,弱者遵守规则。”
  “至于是否是威逼,本就不重要,你以为自己很重要,其实,百越的王,又从来不是你,你只是一个废太子,我给予了恩赐,你可以拒绝,但我不喜欢被拒绝。”
  事已至此!
  天泽已经没有退路,现在的他的确是弱者,他没有选择的权利,但他还不想死,他要报复,这是他活着的意义。
  臣服于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强大的势力,并不丢脸。而且,大树底下好乘凉,他还可以借助帝国的力量进行报仇,何乐而不为呢。
  只不过,当自己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时候,一般是很难转变身份的,除非现实给你上了一课。
  天泽背后的武器收回,气机消散,说道:“好!如果你不怕反噬,我便臣服于你,臣服于帝国。”
  元成淡然道:“臣服?这就是你臣服的态度?”
  天泽眼中杀机一闪而过,止住心中不平的无双鬼、驱尸魔和百毒王三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天泽单漆跪地,低下自己的额头,对着元成行礼道:“百越天泽,愿臣服于帝国,听从帝国的一切指示。”
  元成皱了皱眉头。
  他依旧没有收获“百越天泽”任务完成的提示,但是,在真实之眼的显示之下。
  天泽和无双鬼、驱尸魔和百毒王等人,的确已经显示臣服,其忠诚度的出现就是明证。
  但忠诚度极低,还未超过二位数。
  看样子,想要完成任务,是需要对方真正的臣服,或许是要对方的忠诚度达到一定的数值才能证明,证明对方已经心悦诚服吧!
  呵呵!
  看来,威逼而来的臣服,的确是欠妥,想要借此完成任务,的确不可取。
  不过,经此一番尝试,获得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也算是没有白费功夫。
  天泽臣服,下一步,便是要想办法提高其忠诚度了。
  元成道:“起来吧!加入帝国,我相信你不会后悔今天的抉择。”
  天泽起身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元成走向天泽,边走边道:“为了显示帝国的恩赐,我这就给你解除身上的毒蛊。”
  元成来到天泽的对面,道:“不要心生抗拒!”
  天泽全身紧绷,对于元成的举动当然是有所提防,但没有过激的行为。
  元成伸出右手,按在天泽的肩膀上,轻声道:“生命归元!”
  生命归元,元成的九大神通之一。
  偏向治疗性的神通,使用神通后,可以治疗伤口,还能让断肢者的断肢再生,解除身体上的异常状态(含中毒等)。
  最终,是让目标的生命还原到原来最初的情况。类似复原术,而且,效果更强。
  如果对方灵魂未散,尸骨健在,该神通或许能将之救活;
  当然,该神通一样有限制,以元成目前的世界掌控度,每天只能使用1次该神通。
  元成使用神通后,天泽只感到一股特殊的能量在体内四处流动,全身洋溢着生机盎然的生命之力,不断的修复着他体内的暗伤。
  焰灵姬等人都死死地盯着天泽,看着他慢慢的露出沉迷于享受中的美好神情,都有些诧异。
  看着他脸上因为追求力量的极致,而被蛇族“同化”出的蛇鳞慢慢消失。
  看着他一只与蛇族“同化”而变异畸形的手臂,慢慢也恢复了正常。
  在场众人都惊讶无比,久久无法平复。
  这真的是神迹啊!
  这样的手段,真的是凡人所能掌握的?
  隐巫之首驱尸魔急声问道:“主人,你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何问题吗?”
  天泽摸了摸自己的脸庞,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而体内的毒蛊也全部消失一空,他首次露出满意的笑容。
  天泽道:“我很好!感觉好极了。”
  元成道:“你满意就好,现在制约你的枷锁已经解除,你下一步是准备如何?准备勇闯太子府,绑架了韩国现太子来以此报复韩王安?”
  天泽诧异道:“你怎么知道?”
  这个想法,也只是他刚刚兴起的念头,除了自己,包括自己的手下都不知道。
  那元成是如何知晓的?
  难道他会读心术?
  这可比驱尸魔的“驱鬼噬心”巫术要强大的太多了。
  再加上刚刚的神奇治疗术,这个男人,真的......
  元成没有解释,他说道:“既然你已经是帝国之人,那么,有些规矩,你也是必须要遵守的。”
  天泽道:“什么规矩?”
  元成道:“罗网有罗网的规矩,帝国有帝国的规矩,而帝国的规矩只有一条,那就是忠诚。”
  “帝国可以给任何投靠之人想要的,但对方要拿出足够的忠诚,或许足够的等价利益。”
  “百越现在一穷二白,没有帝国想要的,所以,你们现在只能奉献出自己足够的忠诚。”
  天泽有些不明所以,道:“忠诚?太空旷、缥缈的词语,我该如何做?”
  元成道:“不需要你刻意去做什么,眼前的表现可以迷惑人心,但是心中的所想是难以克制的,你们的忠诚,皆在我双眼之下。”
  “而当你忠诚令我满意的时候,我便答应你,助你复国,让你光复百越之王的荣光。”
  然后,百越便成为帝国安插在敌人心脏中的一把利剑吗?
  天泽心中冷笑不已,却没有显露出来。
  元成继续说道:“你身上的蛊毒,就当做没有解除,你想怎么做,想怎么复仇,便由你自行决定吧!”
  血衣侯囚禁了他十余年,仇恨就像毒药,沉浸得越久,毒性越强,如今天泽出狱,他需要宣泄。
  元成没有理由阻止,也知道自己阻止不了。
  每一个被尽受迫害、有深仇大恨的人,报仇便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意义之一。
  而有些人,如果不吃点苦头,也是难以真正被驯服的,特别是自尊心极度强烈的孤狼。
  “不过,有一点要求,不要做无谓的杀戮,你可以杀任何与当年之事有关的仇人,也可以报复夜幕和韩国王室,但是,绝不能滥杀无辜,不管对象是韩国子民还是百越子民。”
  元成记得,被仇恨迷惑双眼的天泽,已经有些六亲不认,就连被韩王收留的百越遗民,也全部被他用百毒之咒一网打尽。
  这点小要求,天泽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天泽走了,带着无双鬼、驱尸魔和百毒王三人离开报仇去了。
  而焰灵姬则不再单纯是天泽的部下,而是元成与天泽之间联系的桥梁。
  百越巫术,的确有些神异。
  看来,任何力量体系,都有他们的独特之处。
  第二天,
  四公子韩宇,策划了“百越遗民堵王宫大门事件”,他将百越之地的难民被韩国王室收留的功勋让给了韩非,促使韩非脱离了软禁之苦。
  但是,韩宇也成功的让韩王安把韩非给厌恶了。
  对于一个王子而已,被一国之君厌恶,这对于心有大志的韩非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可是,韩非毫无办法,也只能认命,而且,还必须接下韩宇给与的人情。
  对于韩非而言,唯一的好消息便是卫庄带来的,李开已经安全离开韩国。
  但案件却陷入了死胡同,已经难以结案。可韩王安依旧要让韩非尽快结案,抓住叛逆李开,将之处决。
  就在韩非焦头烂额之际,归元帝国的使臣盖聂来访,即将抵达新郑。
  韩国朝堂之上,盖聂持节而入,递交归元帝国的国书。
  韩王安接过內侍递上的国书,认真查阅后,原本有些紧张的神色顿时松弛了下来。
  只要不是归元帝国提出无理的要求,在想办法为难他韩国就好。
  至于两国结亲之事,韩王安不仅仅没有感到不对,而且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七国之中,各国王室之间互相联姻以示友好,那可是常有之事。
  只不过,随着归元帝国强势崛起,便极少与他国王室联姻了。
  此刻,韩王安虽然感到意外,但内心中却更多的是惊喜。
  如果,韩国能与之联姻,这对于七国中最弱小的韩国而言,可是具有天大的好处,而且,两国之间也可以借此缓解一些紧张的局势。
  如果他们联姻了,或许,归元帝国便不会在步步紧逼了。
  韩王安同意了,作为相国的张开地,其政治觉悟极高,对于联姻之事也是极度赞同。
  姬无夜也没有理由拒绝,就算是只想把红莲当做是筹码的四公子韩宇,也没有提出反对意见。
  现场众人,只有九公子韩非神情凝重。他并不想让自己的妹妹嫁到一个陌生的国度去,就算对方是至高无上的王。
  因为,他知道红莲的性子,不适合后宫算计,他也知道,红莲也不会愿意出嫁的,作为兄长,他其实只想红莲开开心心的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可是,这对于王室中人而言,却是最困难的,最难以达成的事情。
  但最终,韩非还是没有出口,因为,他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服自己的父亲拒绝这场政治联姻。
  盖聂静静的站在朝堂中央,冷眼旁观。
  对于这次的出使任务,他知道很简单,也知道这是王上给予他的一个机会,一个给他进入归元帝国朝堂之上的机会。
  鬼谷传人盖聂,如今只是王上的首席剑术老师,这是大材小用了。
  元成也不可能让盖聂永远的当自己的保镖。
  剑术老师,虽然地位不凡,而且是王上的亲近之人,但终归不是鬼谷的归属。
  鬼谷派,最强大的也永远不是剑术,而是纵横之道。
  而盖聂也知道,只有以此赚取足够的政治资本,才能立足于朝堂,立足于天下,才能成为苏秦、张仪那样的纵横家,也才能有机会超越他们。
  他选择加入归元帝国,除了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之外,其实最重要的便是为了天下,为了天下一统!
  乱世纷争,百姓苦不堪言,是时候结束了。
  当然,此次出使韩国,盖聂也不认为仅仅只是为了联姻而已。
  他认为王上是希望他借助此次出使,可以近距离的观察,观察对手的君王,还是他们的群臣。
  知自知彼,百战不殆!
  联姻也只不过是为了迷惑敌人,降低敌人警惕心的手段罢了。
  而他出使韩国的时候,灭国之战,或许已经排上了帝国的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