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二十章 这个楼层会闹

第二十章 这个楼层会闹


  第二天,大家全部都到老王家里聚齐了,现在没有办公的地方,老王家里面也确实挤了一点。
  早会上,老王把产品开发进度表拿出来给大家一看,大家都傻眼了,没办法,那就干吧,只是现在很多事情都比较着急,都是要赶快着手的。
  公司注册的名字大家确定了,就叫这是一家低调的科技公司,大家的一致认定让老孟很是郁闷。
  尽管大伟拍着胸脯说程序在一个月之内全部完善,大家还是觉得要再招俩程序员,因为程序的框架搭起来之后,很多都是水磨工夫的活,一个人确实干不过来。
  接下比较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把公司地点选在什么地方,公司注册、公司选址、接下来的人员招聘,都要受到影响,甚至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影响也是很大的。
  大家简单商量之后,都决定把公司设在东海市。
  东海市中是H国第一大城市,经济发达,市场化程度高,政府对企业发展支持的力度比较大,效率也高。更重要的一点是,人才聚集,消息灵敏,相关产业比较集中。
  要是从未来来看,东海市在合适不过。再说南仓市和东海市只见修了城铁,团队里几个员工同行还是比较方便的。至于老王,直接搬过去,住到东海市就行。
  反正是租房子,在哪里租都是租。
  东海市比较好确定,但是东海市面积大了去了,具体公司地址选在什么地方,那就得好好比较比较了。
  杨春白雪和万辰简单在老王家里整理了一下信息,预定了几个地点,就出发了。
  大伟戴着一个大耳机,一头埋到电脑里就不说话,谁也不搭理。
  大伟看到老王的样品摔坏了,看到老王给的程序,心里着急,争取想在最快的时间之内,把程序给完善好。
  杨圆已经开始筹备公司的各种办公用品了。
  老王按照卢卡斯的建议,先把主要的硬件需求分了几类,和大家简单确认过之后,就交给了杨凯,杨凯立马忙活去了。
  孟来开始起草公司章程和筹备公司成立。
  杨小慧在家里跑来跑去给大家做后勤,忙的不亦乐乎。
  老王则带着李建军出门了。
  他要去拜访下刘老大爷。
  不管怎么说,人家这么痛快地出了这么一大笔钱,老王跟人家通报一下进展是必要的,更何况老王想看看大爷身体好些了没有。
  老王和李建军买了点水果,就去了医院,看到了大爷不在床上躺着,搬了椅子坐在旁边看书。
  “刘大爷,看您这精神头,康复差不多了,可以出院了。”老王把水果往桌子上一放,嬉皮笑脸对说。
  “哼,要不是等你小子,我上午就出院了。”刘大爷笑着说:“大伟怎么没来呢?这是你们的新成员?”大爷看着李建军说。
  “刘大爷,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李建军,您叫他小李就行,以前是我的同事,现在我们要在一口锅里面搅和了。”老王介绍着。
  “建军,这就是我跟大家提起过的,神秘扫地僧刘大爷,也是我们公司的投资人。”
  “刘大爷您好,王哥老师夸您,精神境界高,淡于江湖,是世外高人。”李建军拍着马屁。
  “我怎么听着跟你说话是一个德行呢?”刘大爷瞪着眼睛对老王说。
  “哈哈,那就对了,他一毕业就在我手下待着,别的没学会,拍马屁的功夫到是学了不少。”老王得意的说。
  “哈哈,你小子。”刘大爷笑了:“也别站着了,我的出院手续都办好了,这边还有点东西,帮我一起拿回家吧,你们也去认认门。”
  “好的,正好要看看您隐居在哪里,以后好上门混饭吃。”老王笑着说,正要上去扶刘大爷,刘大爷不让。
  刘大爷的家里创业园区不远,是一个很老的别墅,看上去至少有一百多年了,古色古香。院子不小,有两百平米,一路上,道路两边的的梧桐树往下飘着几片枯黄的叶子,像是在述说着陈年的故事。
  这是妥妥的寸土寸金的地段啊。
  这个院子里平时没什么人,以前我的小孙子还跟我作伴,现在去北京读大学,跟他爹妈在一起了,现在就我一个老头子在,还好小李帮我打扫打扫,要不然院子也是没什么人气。
  刘大爷说着,打开了门,把老王和李建军带了进去。
  屋子里的一切东西都有年代感,老式的家具,老式的沙发,不知名的古董,泛黄的字画。一个桌角还有一个老式的留声机,客厅里一点现代化的东西都没有,隐约间,老王仿佛回到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老东海。
  留声机里仿佛在放那首经典的歌曲:
  夜东海,
  夜东海,
  你是个不夜城,
  华灯起,
  歌声亮,
  歌舞升平。
  看到发呆的老王和李建军,刘老爷子也不说话,仿佛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王醒了过来,眼角还带着泪珠,仿佛在刹那间,他穿越了时空,到了一百年前,又仿佛从一百年前突然传到了现在,片刻的时间,竟然恍如隔世。
  “不好意思大爷,我这思想穿越了,我还以为还是在民国呢。”老王带着歉意说。
  “没事没事,这个屋子从我记事起就是这个样子,大半辈子过去了,一点也没有变过,跟院子外边相比,就像是两个世界,我也喜欢这个样子,一直没让他们动。在这个屋子里面,就好像我的爸爸妈妈,阿公阿婆都在。这人上了年纪啊,就容易怀旧。”
  刘老爷子也是有一些伤感。
  “刘大爷,您的家人不常回来么?”老王问着。
  “儿子和儿媳妇工作忙,孙子没放假,就我一个老头子在。你要是没事就常过来看看,跟老头子我说说话。”刘大爷笑着说。
  “以后少不了要来。”老王笑着说:“刘大爷,您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团队算上我,已经有十个人了,我们现在就在寻找地方,准备把公司开在东海,这离您也近了。除了我过来,您也得经常去我们公司看看,多给我们点革命主义传统教育。”
  “哈哈,你小子,一说话就没溜。”刘老爷子笑着说:“没错,没错,这才几天,你们就闹出了这么多事,赶快给我讲讲。”
  “刘大爷,我跟您说,这几天可玄乎了,我给您一件一件事情说起。”老王来了精神。
  李建军早已经不见外地从厨房烧了水过来,洗了杯子,泡好茶,静静地坐在旁边,看着对面的一老一少,聊得不亦乐乎。刘大爷的笑声几乎都没有停过。
  ......
  老王和李建军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大家伙早就等着了。
  杨春白雪和万辰的效率很高。几张纸往小白板上一挂,几个地方的名字,加上优劣点分析,占地面积,包括房租价格,都是清清楚楚。投影仪还把照片投在了墙上。
  杨小慧早就把吃的弄好了,大家一边吃一边听杨春白雪介绍。
  “咦,最后一个,三百平的面积,闵和区,房租怎么这么便宜,这个写字楼我去过,地段设施都不错啊?”老王指着一个图片问。
  “恩,这套办公区域是便宜,占了一层楼,价钱几乎是市场行情的一半,可是这家租不出去,据说这片办公区域闹鬼,没人要。房东说了,要是我们愿意租,价格还可以商量。”万辰犹豫着说。
  “哈哈,鬼怕什么?关键是便宜啊,明天我要去看看。”老王兴奋地说。
  您这是什么表情,怎么闹鬼的办公楼在你眼里跟香饽饽似的,感情您一点也不怕。
  没错,老王现在鸿运滔天,他还真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