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四十八章 再见刘大爷

第四十八章 再见刘大爷


  老王通过卢卡斯了解到了M国的史密斯医生可以为小松做脊椎手术,就跟进跟对方的诊所联系。通过联系后发现,要是到对方诊所实施手术的话需要200万美金,但是要是加20万美金的话,对方可以带着设备和仪器来到中国手术,但是需要一个专业的手术室。
  东海市是中国医院最集中的地方之一,老王花了一些钱,约了一间手术室。
  因为前后治疗要花一周的时间,再加上观察和康复的时间就更长了,老王可不想把现在宝贵的时间花在异国他乡。
  安排好了之后,老王就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情。自从上次去过刘大爷的家里之后,还没有拜访过。上次老爷子都发话了,趁现在空出来点时间,赶紧去看看刘大爷。
  老王没有麻烦大家,就自己买了点应季的水果,还把当时大蜘蛛活动的文化衫,帽子啥的准备了一套,给刘大爷送过去。
  老王一大早,就提前打了电话,快到中午了,老王按着约好的时间点,拎着东西晃悠悠地走了过去。
  最近喜事不断,老王心情也不错。
  老王按了下门铃,就等在门口,继续吹着口哨,旁边过去几个美女,都向他投来好奇的目光,还有一点欣赏的意思在里面。
  哥吹口哨那可是练过的,韵律感还是很强的。
  听说在二三十年前的时候,吹口哨是耍流氓的表现。现在你要是敢在大街上吹口哨,胆大的女同志说不定会对你耍流氓。
  年代不一样了,过去的口哨是轻佻,现在的口哨是艺术。
  老王一首曲子吹了还没到一半,刘大爷来开门了。一见面就笑着埋怨:“呦,可算是见着王总的面了,我还以为你不记得我老头子的家门了呢?”
  “刘大爷,您这可就冤枉我了,我这来到这东海市,唯一记得的家门就是您这里,我自己现在都还睡公司呢。”老王笑着说。
  “得,这话听着不假,进来吧。今天你运气不错,能混上口好吃的。”刘大爷笑着说。
  老王跟着刘大爷走进了院子,这一路上就闻着有股肉香味飘了出来,老王几乎是顺着肉香味往前走。
  自从老王离开了农村看,已经好久没有闻到这么地道的肉味了,一个原因可能是小时候没得吃,馋肉;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肉确实不好吃了。
  现在饭店里也有肉,做菜时候的肉香更多夹杂着是调料的味道,老王空下来的时候挺讲究吃,但是有时候还是条件不允许,好多想吃的东西吃不上。
  “老爷子,您这肉可是不一般啊,我这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这跟饭店里的肉可是不一样啊。”
  “哈哈,算你小子识货,我今天来了一个老友,带了一块上好的五花,现在肉在锅里都炖了快两个小时了,马上就可以吃了。”刘大爷得意地说。
  老王扭头一看,刚好注意到别墅门口停着一辆老旧的自行车。
  你还别说,老自行车配着老别墅,还挺有一番味道。
  “我说我早饭没胃口呢,原来这边有顿好吃的等着我呢。”老王都开始咽口水了。
  “看你这没出息的样子。”刘大爷鄙视地看了老王一眼,说完自己也咽了一下口水。
  老王跟着刘大爷进了门,今天李大姐不在,里面坐着一位相貌清癯的老者。
  老人一看进来的是老王这么个小年轻,就没有站起身来,只是头略微点了一下,就算打过招呼了。
  老王看着前面的这位老人,穿着一身洗的泛白的中山装,脚上穿着竟然是布棉鞋,但是也是刷的有些泛灰了,鞋底边上都有一丝脱线,老人精瘦,但是坐在挺的笔直,随意看了老王一眼,老王就觉得一家看透了老王的灵魂。
  “老林,你的肉不怕吃不完了,我这边来了一个小家伙,叫王仲夏,前段时间救我老命的就是他。”刘大爷笑着说。
  “小子,这是我的老友,姓林,名育奇,以前是一名教书先生,现在也是退休在家,没事呢喜欢拿一些好肉来蹭我的酒,你叫林伯吧。”
  “林伯伯好。”老王赶紧放下东西,向老头点了一下头,笑着打了声招呼。
  “你救我老友,请受我一礼。”林育奇老先生站了起来,拱起手来,略微弯腰,朝老王行了一礼。
  这一礼可把老王给吓坏了。
  老王本来对古文化不怎么了解,对方竟然是用这种方式表达谢意。老王能感觉到对方已是个孤傲的老者,定是前辈高人。这老人的一礼,哪里能受得住。
  老王不知所措,急的满脸通红,立马上前,说了一句不敢当,赶紧扶了一下。完了之后红着脸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够,就跪了下去,磕了一个头,站了起来。
  老王的举动把刘大爷惹的哈哈大笑,但是也不管,看他俩如何收场。
  “年轻人,你怎么向我磕头啊?”林老微笑着问了一句。
  “您是刘大爷的好友,就是我的长辈,能救刘大爷是我的缘分,可当不得您的礼,我这不给您磕个头,我心中不安,那就给您磕一个,心里痛快些。”老王这时候心里舒服了一点,就实话实说。
  “知道礼数,又不拘泥于礼数,稚子之心,难得难得。”林老笑着点了点头。
  “等你夸个人可是不容易。”刘大爷笑了笑。
  “小子,别愣着了,知道我的茶在哪里,就去换一壶来,这里的茶可凉了,清清肠胃,正好享受美食。”刘大爷对着老王说。
  “得嘞。”老王就赶紧地说,就朝书房走去。
  刘大爷最好的茶就藏在书房里。
  趁着老王烧水的功夫,林老开始问起了刘大爷:“你这院子,寻常人可进不来,这次为什么对这么个小家伙破例?跟你有旧?”
  “救我一次,心底透亮,有些顽劣,但是胸有韬略,是个可造之材,再加上我俩的缘分,能陪我说说话,也是不错。”刘老笑着说话,感觉换了一个人。
  林老也眯着眼睛,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