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四十九章 内府高参

第四十九章 内府高参


  两个老头说着话的功夫,老王就把热水拎了过来,泡了三杯茶,坐在下面。
  “仲夏小友,以何为生啊?”林老笑着问。
  “以前换了好几个工作,做的比较杂,现在做了点小生意。”老王笑着说。
  “做什么生意?”林老继续笑着问。
  “现在也做的杂了点,不过有一块可能跟您老有些渊源,我们公司做一款语言培训机器。”老王说。
  “育人传智,善莫大焉,不知道仲夏小友做这个语言培训机器是为了教育,还是为了赚钱?”林老笑着问。
  “是为了赚钱。”老王想了一下,笑着说。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是奸商,玷污了教育这神圣的领域么?”林老口气一变,凌厉了起来。
  “我本是商人,养家糊口,天经地义,而且我做的语言机器就像纸和笔一样,是教育的一种工具,如果我做的不好,赚了黑心的钱,市场和老百姓会将我淘汰,我要是做的好,就能正大光明地赚点钱,不怕别人的闲言碎语。”老王自信地说。
  “恩,不错,不沽名钓誉,心里坦坦荡荡,你做的这份生意就是我们莘莘学子的福气。”林老这时脸色变了回来,笑着说。
  “前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低调语言学习机器就是他弄的。”刘老笑着插了一句。
  “哦?竟然是你弄的?你的那个语言学习机要是能弄好,确实是一个大功德。”林老惊讶地看了看老王,笑着说。
  “您老爷听说过我那机器?”老王惊讶地问。心里想着,这位老先生就像是一个老学究,自己弄的这么个新鲜玩意自己都是现学现卖,没想到他老人家还能感兴趣。
  “哈哈,老夫传统又不守旧。你以为我就不会上网么?”林老缕了一下花白的山羊胡,大笑了起来。
  林老的表现让老王很是诧异,您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吧?
  看到老王惊讶的样子,刘大爷也大笑起来:“哈哈,被吓住了吧?这才是这老家伙的真面目,大家都说他规矩大,熟不知,他才是最懂变通的人。只是他的原则性也是最强的,要是触犯了,天王老子的面子也不给。”
  “看老刘对你这么重视,就考教了一下,还不错。”林老笑着说。
  “得,吓我一跳,弄得我立马感觉跟穿越到了民国现场了似的。”老王摸了一把冷汗。
  “仲夏,我来问你,你觉得你的语言学习机器最重要的是什么?”林老问。
  “机器的硬件和软件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现在最关键的是内容,内容的关键是标准。我们现在已经对足够的内容做了分析,现在就是标准的审核问题,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的产品主要是面向幼小初高,针对他们进行语言的培训,标准把不好,容易误人子弟。”老王想了想说。
  “是的,标准的制定除了合法合规之外,还要有一点,就是导人向善。”林老点头说。
  “林老,我有一个不请之请,不知道说出来是不是冒昧。”老王认真地说。
  “我想请您做我们公司的顾问,专门帮我们在教育内容和标准这边把关,而且您有一票否决权,不管是任何需要放进机器里面的内容,只要您觉得它不合适,我们就坚决不放,已经放上去的,您觉得不合适,我们就撤下来。”老往往诚恳地说道。
  “找我老头子可不是什么好事啊,我的脾气一上来,谁的面子都不给,这一点你刘大爷可是知道的。”林老看着老王说。
  “我要的就是您的脾气,在文化这块估计您也是看出来了,我就是半瓶子晃荡的水平,所以需要一个大宗师来把关。只要您能来,在教育这块的权限,您在我之上,别说内容,就是您有一天说要把这个项目关掉,我也绝无二话。这一点我可以写到公司法里。”老王认真地说。
  “外语我是不懂得,我只能看内容,我倒是有一些老朋友,这这些个语言上面有些造诣,也都退休了,脾气也不好,可以做些事情,我可以试着问问。”林老笑着说:“小子,你的承诺可不简单,你的诚心我也看到了,我可以做,但是你可不能骗我,我要是知道你在忽悠我老头子,在教育这行里,你可干不下去了。”
  “林老您放心,我虽然本事不大,良心还有几两,我说得出,做的到。”老王说。
  “恩,我答应你了,不过我们这些人的车马费你可不能免掉。”林老笑着说。
  “这个是自然。”老王笑着说。
  老王不知道林老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潜意识里觉得对方是难得的前辈,若能请来,就是自己难得的宝藏。
  既然对方答应了,那必将是一诺千金。
  反正老王现在请人都是靠感觉,反正从来没有出过错。
  “小子,你知道老林是谁么?”刘老笑着问。
  “我第一次见林老,不知道啊。”老王有些奇怪刘老为什么这么问。
  “你不知道别人的底细你就瞎请人?”刘老故作生气地说。
  “我就感觉林老应该是难得的前辈高人,我怕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老王笑了笑说。
  “你个傻小子,傻人有傻福,能把内府的高参请到公司里,要是以后你敢怠慢我这老友,我可不会轻饶你。”刘大爷半严肃半认真地说。
  “哪能呢?我又不是真傻。”老王笑着说。
  老王听到这里,心里一惊。感觉对方不简单,没想到对方这么不简单。刘大爷说的内府只能是一个地方,那就是这个国家的权力中心。
  这他妈运气爆棚啊,关键这次不仅是一个宝贝啊。林老是秋天地里挖土豆,一拔一大串啊。
  “行了,事说好了,就开吃吧,肉好了。”老大爷笑着说完,站了起来。
  “行,您二老歇着,我来忙活。我得了这么大个便宜,就让我赶紧服务服务吧。”老王咧嘴一笑,就窜了出去。
  一会儿等老王捧着一个陶罐回来的时候,就闻到了一阵酒香。
  “刘大爷,您这酒是从什么地方变出来的?”老王咽着口水问。
  “别惦记,这地儿谁也不知道,能喝上点你就知足吧。”刘大爷得意的说。
  “我觉得你们二老需要注意身体,不如让我来多分担分担吧?”老王盯着那泛黄的酒浆,口水已经流出来一丝。
  “一人三两,童叟无欺。”刘老得意地说。
  林老也大笑起来:“美酒前面无父子,你就别惦记了。”说完小酌一口,闭着眼睛享受起来。
  老王赶紧拿着自己的杯子,小酌一口,也闭着眼睛享受起来。
  五花烂熟,美酒浓香,刚好偷得浮生半日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