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五十章 倒霉的小胖子

第五十章 倒霉的小胖子


  也不知道这酒是多高的度数,反正老王喝完是有些晕乎,与其说是美酒醉人,倒不如说是好运醉人。
  老王拜别了二老,就晃悠悠地往回走,步行约一个小时的路程老王倒是没有借助其他交通工具。
  老王以前的时候是挺喜欢自己走着散散步的,独自散步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思考。
  最近老王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根本没有时间来延续这种优良传统。
  这倒好,拜访了刘老,完成了这几天的一个心愿,倒是让老王心里放松了一些。
  老王虽然和刘老非亲非故,但是他能感觉到刘老发自内心的关心。老王对刘老的感情也不是一般的企业家和投资人的关系。更像是一种两辈人互相欣赏的感情在里面,再加上老王的长辈不在这里,老王心里已经潜意识把刘老当做自己家的长辈。
  这次老王能这么容易地请到一位内府高参做自己公司的顾问,要是没有刘老的面子,自己这个小子辈,恐怕是搭话的资格都没有。
  老王虽然以前离这些核心的圈子比较远,也没有必要对这些内府高参有过多的关注,但是老王知道,偶尔请这些人做个讲座还可以,但是要请这些人做顾问,真正担点责任,不是国字头的企业是想都别想。
  老王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能得到别人这样的关爱,只是知道,在教育培训机器这块得好好做了,不然别辜负了别人的一番苦心。
  你看看人家林老是什么境界,身为内府高参,但是穿着朴素,不好虚荣,以自行车代步,而且老王能从对方身上感觉到浓浓的忧国忧民的情怀,又有由内而外的浩然正气。在这样的人面前,金钱、全力、感情估计都很难能束缚,那除了这些之外,除了真正的国计民生,恐怕也没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屈尊了。
  对了,老王突然有一节东西给忽略了,那林老是内府高参,和林老相交莫逆的刘老又是何等身份?
  老王想到这一节,心里突然一惊,立马清醒了过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道理老王是知道的,刘老总不可能像自己一样平平无奇吧?
  以前老王是被刘老一大把年纪还义务扫街的精神感动了,现在再看来,可能还真的不是那么简单。
  平常的人能在那么好的地方有那么大的一个院子么,而且这个院子的年代很是久远了,刘老从小在这个院子里生活,经历过这么多次运动还能保住这个院子,到底有多难,老王难以想象。
  算了,我跟刘老交往并不是图着刘老的身份,这身份不猜也吧。该怎么来就怎么来,自己肩膀上的责任重大,没有时间想这些俗事。
  任他风吹雨打,波澜壮阔,行事单凭本心。
  老王自从遇到卢卡斯之后就如同打开了奇经八脉,眼界和胸襟和以往也不一样,这种变化有的和卢卡斯有关系,但是老王不知道的是,卢卡斯的出现就是一个引子。
  老王沿着公路一直走,看到前面是一个大学,就信步朝那边走去。
  走进了大学,沿着古色古香的马路,踩着梧桐树叶,老王心里感觉到难得的宁静。
  自从大学毕业之后,已经有五年的时间没有进到大学校园里面了。再次到了一个名校,老王呼吸着的空气似乎都充满了学术的气息。
  看到青春阳光的青男男女,老王仿佛想起了自己的大学生涯,那时候的自己也和他们一样,无忧无虑,压根没有想过踏入社会的压力,没有想过自己会被社会摔打的头破血流,也没有想过自己能有这样的际遇。
  人生就是这样奇妙。
  几乎是在一个月之前,自己还在为鸡毛蒜皮而操心,而现在,老王已经开始将一大批人的未来压到自己的肩膀上了,如果要算上中国的亿万学子,自己要操心的事情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俯仰于天地之间,但求无愧于心。
  老王在逐渐适应自己的角色。
  校园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青春阳光,慷慨激昂,也有一个人坐在角落嚎啕大哭的,这不,老王就看到了一个。
  只见在操场的一个角落,一个小胖子就在摔着自己的包,嚎啕大哭。
  虽然说是小胖子,但是也得有一米七几了,只是胖子不显身高,所以远远看过去就像一个小胖子。
  眼瞅着小胖子离自己不远,老王就打算往前走走,过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老王最近多管闲事上瘾,这次他也想看看,能不能搭把手。
  小胖子穿着一件青黄色的夹克,里面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衫,看得出来,毛衫已经洗的很旧了,灰色的裤子感觉不像是这个年代的人穿的,一双皮鞋。一个包已经被丢在了一边,里面有很多的纸被洒落了出来。
  小胖子看起来有一百六七十斤,面孔很白,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看起来很是可爱,很有喜感,不像一个成年人。这么说吧,把三岁大的胖娃娃成比例放大几倍就是面前的小胖子。
  “怎么了兄弟?啥事过不去了?失恋了?”老王蹲下来,看着对面的胖子,递了一张纸巾过去。
  小胖子苦笑了一下,一个鼻涕泡冒了出来:“人家还没谈恋爱呢。”说着赶紧用纸擦了一下鼻涕泡,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老王,突然感觉到自己还在流泪呢,就用准备用纸巾擦眼睛,这时候又想起来纸巾上还有鼻涕呢。
  小胖子抬着头,一脸无辜地看着老王,估计是在想你要给纸巾就给的多一点,给这么一点算什么啊?
  老王尴尬地一笑,赶紧把一包纸递了过去。
  就在这时,老王突然想起了一个瞬间,这不是更当时遇到大伟时候的场景一样么?
  老王这时候就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没见过男人哭啊?”胖子红着脸说。
  “嘿嘿,不好意思兄弟,我是突然想起了我一个弟弟,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跟你一样,正蹲在地上哭着呢,我这看到你就想起来他,实在不好意思。”老王笑的有点尴尬。
  “哦,你那弟弟也是闯祸了?”胖子抬起头,用纸擦了一下眼泪,惊讶地问。
  “算是吧,自己闯了点祸,也被别人坑了一笔钱,正伤心了被我给遇到了。看样子你是闯祸了,你闯了什么祸?严重么?”老王问。
  “我因为一次实验失误,把我老板的手弄的粉碎性骨折,我也被他开除了,还要我陪不少钱,我研究生刚毕业,我哪里有钱赔给人家啊?”小胖子说完就又大声地哭了起来。
  “啥失误能把人家的手弄的粉碎性骨折啊?”老王疑惑地问。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小胖子白了一眼老王,继续哭。
  “唉,我说胖子,怎么说话呢,我好心来安慰你,你怎么还打击我呢?难道你跟你老板玩的是手掌碎大石?”老王给气乐了。
  “哼,我研究的可是最前沿的生物课题,人造蛋白质和人造纤维,一般人听不懂。”小胖子骄傲滴说完,又继续哭。
  “胖子,你研究的东西这么厉害,怎么你们老板会开除你,还受伤了?”老王笑着问:“对了,你肯定是实验失败了。”
  “啊,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都是好好的,我已经研究出来了人造纤维和人造蛋白质的有效融合,差点就能做成人造肉了,结果我的人造肉突然膨胀,把实验设备弄坏,倒了之后,还把老板的手给砸伤了。”
  “人造肉?这么厉害?能吃么?”老王惊讶地问,没想到这胖子还真的有两把刷子。
  “可能不能吃吧,好像不好消化?”老王问。
  “反正高压锅蒸了40多个小时都不变形,我还偷偷吃过一小块,第二天原封原样又拉出来了。”小胖子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噗,”老王没憋住:“你这不是不好消化,你这是没法消化啊。”
  “你老板是干什么的?”老王笑着问。
  “恩,他是搞牛肉批发生意的。”胖子说。
  “怪不得,你这研究的人造肉又不能吃,还突然膨胀。这吃了不消化到是小事,拉出来就行了,这要是把人家肚子给撑破了,谁能负责啊?”老王笑着说。
  “这肉不能吃,咬不动。”胖子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我是偷偷用电锯锯的。”
  “噗,”老王又没忍住:“你确定你研究的是人造肉?”
  “你看你这人,怎么笑话人呢?我就是想研究人造肉,这不是没造出来么?”小胖子不好意思地说。
  “你研究了多长时间了?”老王笑着问。
  “我刚读研究生时候就在那里搞,应该有两年了吧?”胖子想了想说。
  “搞了两年,花了不少钱,最后弄出来点咬不动,不能消化的人造肉,还突然膨胀把老板的手给弄伤了,你们老板不生气才怪。”老王笑着说。
  “我也知道我对不住他,我也想赔他钱,可我真的是没钱啊。”胖子又大声哭。
  “你要赔人家多少钱?”老王问。
  “你问那么多干嘛?弄的是你能帮我出一样。”胖子埋怨地看了一眼老王,气哼哼地说:“一百万。”
  一百万,又是一百万,难道我遇到的天才都是一百万一个批发的么?
  老王笑着想。
  “你看你这人,还笑,我不跟你说了。”胖子说完,又大声哭。
  “光看手用不了一百万吧?”老王想了想问。
  “他光看手花了三十多万,还有我把人家的设备给弄坏了,设备得八十多万呢。”胖子抽搐地说。
  “恩,人家还不错,把零头给你抹了。”老王笑着说:“那你现在怎么办?”
  “我就想赶快找一个工作赚钱,还给人家,我自己的错我要承担,我还想继续从事我的研究呢,我要做一个生物学家。”胖子无奈地说:“可是我都投了好多简历了,都没有人要我,我改怎么办啊,我妹妹的生活费还得靠我呢。”
  老王看了看前面的胖子,叹了口气,得了,也别再问了,帮忙吧。
  “胖子,现在假如要是有一个工作机会,可以帮你还你的欠款,也能给你一份工资,还能给你提供设备让你继续做研究,你愿意去么?”老王笑着问。
  “你就骗我吧,我都投了一个月简历了,没人要我,你就是看我实在,你就骗我吧。”胖子不相信,继续抽抽着流眼泪。
  “不骗你,只要你说的都是真的,我说的也是真的。”老王笑着说。
  “我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除了我还把我老板的脚弄骨折了之外,其他都是真的。”胖子突然激动地站了起来,大口喘着气,鼻涕泡都忽闪忽闪的。
  “哈哈,我相信你。”老王笑着说:“给你一张名片,你明天联系她,后天去报道吧。”
  老王说着把杨圆的名片给了胖子,微微一笑,就扭头走了。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越走越远,胖子怎么感觉对方朝自己的脑海里越走越近呢?
  胖子看着自己手里的名片,自言自语地说:“算了,我还是试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