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五十三章 惊天棋局?

第五十三章 惊天棋局?


  刘小兰在低调公司确实是大惊失色,八位德高望重的外语专家作为这家新创立公司的顾问,而且顾问团团长就是传说中的那位国学高参,这让她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自己也没有办法做主,就赶紧赶回了学校,向学校汇报这件情况。
  很快,东海市外国语学院的校长杜东来就知道了这个事情,连忙召开紧急会议商量这个事情。
  本来么,仅仅是一个新创立的公司招聘几个外语助理,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很多外交部门来这里要人的情况也是不少,除了外交部的相关领导带队下来之外,还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这么大动干戈。在企业面前,学府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可是这次不一样了。
  东海市外国语学院是属于东海市和教育部共建的高等院校,校长和党高官属于正厅级。到了这个级别的人,总是有那么一丝敏感性,不然也做不到这个位置。
  杜东来让校长助理用最快的时间整理了一份关于低调公司及王仲夏的资料,尤其是把王仲夏的产品信息给搜了出来,当他看到老王他们组织的蜘蛛派对的时候就开始震撼了。
  杜东来前段时间听女儿说过有一个蜘蛛派对很有意思,当天东海市还出动了很多武警和警察维持秩序,当时杜东来也只是把这当成一个笑话来听,但是当老王公司的广告出来的时候,杜东来有点咂摸出味道来了。
  杜东来前段时间去京都开会,会上听到那位大首长在教育系统会议里面抱怨现在补课贵,学生压力大,家庭压力大等课外辅导班的问题,现在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
  杜东来还没有来得及感叹老王的政治敏感性,他在为林育奇三个字惊叹。越是到了他这个位置,他越是知道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
  比如说吧,向杜东来这个级别要是向林老求学问,可能还能进的门去,但是要去求资源,肯定会被连人带东西扔出门来。
  官场里传说中有一个常务高官想去走林老的门路,被林老堵到门口大骂,后来败兴而归。后来竞争高官也没有竞争上去。很多人都在琢磨这个人的政治生涯的结束是不是和林老有关系,或者是林老早就知道了这个常务高官的一些事情,所以拒人于千里之外。
  以林老的地位,加上8位教育界顶尖的前辈,可以这么说,这九个人要是成立一所大学,那么这个大学就会立马成为全国排名前三的外国语学院。
  大师的影响力就是这么大。
  这么多的大拿出山就是为了这个一个新成立的公司?
  可是这位王总确实是平平无奇啊。
  杜东来盯着老王的照片苦苦地陷入了沉思,莫非又是哪个家族的继承人出山捞资历的?
  可是以这个年级还没有从政,在商场做再多的事情也来不及布局了,除非,这个王仲夏也只是一个马前卒,真正的大佬还在后面。
  杜东来手指在桌子上敲了几下,突然开口说:“立马着急各系主任开会,一个小时之后在会议室集合,正科室主任不在,副主任必须到场,刘小兰参加会议。”
  一个小时之后,外国语学院里的各系主任们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疑惑地看着面前的校长和党高官,上次有这个大阵仗的时候是京都来的某位领导。
  “刘小兰先来介绍吧。”杜东来发话。
  半个小时之后,杜东来发话了:
  “我已经和刘书记沟通过了,这次我们各语系要派出自己的得意门生,要学术非常扎实的弟子到这个公司执行外派任务,为期两年,我们取了一个项目名称,叫虚拟智慧教学的校企支援计划,所有完成任务的学生都可以获得留校名额,想读博的优先考虑。”
  “当然了,假如这个公司在两年之内倒闭了,我们的待遇也不会变化,所以学生们不会有损失。大家觉得怎么样?”杜东来问道。
  “我们俄语系没有问题。”
  “我们日语系没有问题。”
  “我们英语系没有问题。”
  ......
  开玩笑,在场的诸位没有傻子,这个公司有什么后台先不管他,就拿一串顾委会的名字都让他们震惊了下巴,在场的很多人都是他们的弟子,还有的人当他们的弟子都不够资格。
  “好,这件事情大家知道就行。我们东海市外国语学院是第一家和这家公司合作的学院,这中间意味着什么,我不说大家也清楚,假如在我们的家门口上还把这个差事弄丢了,连我带你们,都可以不用干了,直接回家带孙子得了。”
  校党高官刘春山笑着说,可是现场的人没有一个人敢笑。
  “这个事情不要过分对外宣扬,大家心中有数就行,教育改革势在必行,哪里是突破口,这么多年了,没人弄出个所以然来,既然这次让我们遇上了,我们于情于理,责无旁贷。”刘春山说完,站了起来。
  “散会,明天一早,人员到齐,我和杜校来开动员会。”
  各系领导没有浪费时间讨论,赶紧出会议室,各自准备去了。
  “刘副主任,你的招生工作先放一放,你全力协助这个项目,项目做好了。你大功一件。”刘春山笑着对刘小兰说。
  “担子有多重,机会有多难得,我们不说,你自己清楚,我们来不及选将了,你遇到了,你就是将。上马吧。”杜东来也笑着说。
  刘小兰做了几个深呼吸,重重地点点头:“定不负刘书记和杜校长的重托。”
  看着刘小兰走出了会议室,杜东来拿出烟来,给了刘春山一支,自己也夹了一支,然后拿出打火机给刘春山点上,也给自己点上。
  “老刘,这次我们可是出了重手了,成与不成可是不好说啊。”
  “我们宁可把这当成一个闹剧,也不能失去这次机会。林老是什么人,你我都有数,我们这不敢说锦上添花,帮个小忙也是我们作为教育工作者的应有之意。若是他们公司的产品能够做成,我们对上对下也都有个交代。”刘春山抽了一口烟说。
  “前段时间的蜘蛛派对,市里的刘海洋处长亲自去了,武警总队派了一个大队长。我问刘处为什么那么大的阵仗。他悄悄跟我说了一句,这是副市长徐国升亲自打的电话。”刘春山苦笑了一下。
  “我不相信有什么巧合,很多巧合合在一起那就是谋划了。不管是谁在背后布的惊天棋局。我们跟上一步,于公于私,都没坏处啊。”刘春山笑着说。
  “不出意外的话,徐副市长这次换届,可能要往上走一步了吧?”杜东来笑着问。
  “往上走已经是定局,只是在本市还是在其他省,就不知道了。”刘春山笑着说。
  “还好这事让刘小兰赶上了,我们才能在第一时间布置,不然的话,就被动了。”杜东来深吸了一口烟说。
  “哈哈,该是我们的就是我们的,其他学校抢也抢不走。”刘春山大笑着说。
  “哈哈,那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