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五十九章 和钟小艳的晚餐

第五十九章 和钟小艳的晚餐


  钟小艳对东海市比较熟,约了一个西餐厅,就在市中心。
  得,一看就不便宜,还是我破费点吧,老王心里想,这于情于理都是得老王掏钱。
  老王知道王兆东不开心,但是老王不管他。王兆东越是表现的若无其事,说明这个人越危险,老王一直是一个护短的人,他要给大伟一个交待。
  要是王兆东这次随便来看看也就得了,钟小艳的面子是无论如何也是要给的,更何况大佬于敏红也在,老王不想在自己刚出山的时候就被人家觉得自己不好打交道,自己以后还得混呢。
  谁知道王兆东竟然想往自己公司里插,是可忍孰不可忍,老王也顾不上许多,立马一巴掌抽了回去。
  或许王兆东也是有着那么点意思想试试自己的斤两,好,不用试了,直接摊牌了,老王心里想。
  这家伙还对钟小艳念念不忘,这是不可原谅的,钟小艳毕竟在关键时候帮助过老王,又是低调公司的股东,提前给钟小艳敲个警钟在老王看来是很有必要的。
  当然这中间的插曲除了老孟之外,其他人是不知道的。老孟此刻心里更是舒坦了。
  大伟和王兆东的事情老孟找就知道了。老王能为了挺大伟直接这么不给面子拒绝王兆东这件事是老孟没有预料的。不管如何,低调公司的产品过硬,将来是不缺投资人的。老王的强势也给了老孟信心。
  这才多久啊,都可以和于敏红及王兆东打交道了,也太快了点吧,老孟心里感叹。
  不管如何,这都是好事。
  四点钟的时候,老王提前结束了工作,就想早点过去,时间早的话就在周围转转,这六点钟吃饭,总不能让钟小艳等他吧。
  老王刚准备出门,就感觉到有点不对,感觉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他就去了大师兄的工作室,看到他正在电脑上查找资料,就把他拉上,以防万一。
  岁月如酒西餐厅在东海市非常有名,是一个老牌的西餐厅,在老牌的东海人眼里很有地位,这钟小艳也是会选地方。
  大师兄不情愿地脱掉了自己的卫衣,换上了一身休闲西服,你还别说,有那么点痞帅痞帅的味道。
  老王还是上午的那身,套了一个薄羽绒,就出门了。
  两个人到了的时候已经是5点半了,老王给大师兄在角落里订了一个位置,随便他吃喝,老王自己则是在约好的位置,点了一杯茶,一边品一边欣赏西餐厅的布置。
  这个西餐厅的的布置很有讲究,所有的布置都是按照三四十年代老东海的特色来的,有可能是这个西餐厅真的有那么悠久的历史,也有可能是花大价钱淘来的旧物件,旁边还有一位穿着绿色旗袍的小姐姐,优雅地弹着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白皙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飞来飞去,优美的旋律就传了出来。
  大师兄在一个靠窗的角落里,一会儿看看窗外,一会儿看看弹钢琴的姑娘,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大师兄是不喜欢喝茶的,自己点了一杯啤酒,并在服务员惊讶的目光中来了一碟花生米,吃的嘎嘣嘎嘣响。
  老王看着大师兄就想乐,不管他,随他去。
  在还有几分钟就6点的时候,钟小艳到了。
  只见钟小艳外穿一件修身风衣,里面穿着一件黑色的毛衫,外加一条灰色的修身牛仔裤,勾勒出了诱人的曲线,把成熟的女人味儿演绎的淋漓尽致。
  钟小艳身后跟着两个身着便衣的助理,男的精悍,女的英姿飒爽,在钟小艳进门之后,就选了一个视野好的地方坐在那里。
  老王站起身来跟钟小艳打招呼,钟小艳微笑着朝老王这边走过来,到了桌前,两个人先寒暄了两句美酒脱下了外套,交给了旁边的服务员。
  “你喜欢吃什么?自己点?”钟小艳笑着问。
  “说实话,我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什么地道,小艳姐要是熟悉的话就帮我点一下。”老王笑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
  钟小艳瞪了老王一眼,选了两个招牌的牛排加几样散点,交给了服务员。
  “今天多谢小艳姐给撑场子,要不然像于敏红这样的大佬哪能到我那小公司呢?”老王端起果汁杯子,先敬了钟小艳一杯。
  “呵呵,你还用得着我啊,你现在是今非昔比了,没有我,照样有大佬去找你。”钟小艳笑着说。
  “那不一样,有您帮忙我这边容易了很多,不然的话大佬难得亲自到场,能来个副总裁就算看得起我了。”老王切了一块小牛排,用叉子扎到了嘴里。
  “嗯,不错,还知道自己的斤两,我还以为今天的王总已经眼高于顶了呢。”钟小艳笑了笑,俏皮地说。
  “您是指王兆东的事吧?”老王笑着问。
  “嗯,你跟王兆东有过节么?”钟小艳问。
  “我没有,我一个员工有,就是元大伟,你也见过。不过是一点小问题,没啥。”老王笑着说。
  “就是那个头发乱糟糟戴眼镜的小伙子?”钟小艳想了想问。
  “嗯。”老王点点头:“大卫在他身上栽了跟头,我本来没想和他这次有冲突,毕竟小艳姐你的面子是要顾及的,但是他还想入股我的公司,这点我接受不了,当时就没压住火。”老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钟小艳冰雪聪明,又是在场面上经历的多,自然明白,也就不再问,就问了问关于顾问团的事情。
  老王就把如何到刘老家做客,又怎么遇到林老的事情简单地说了说,两人也是越说越有趣,禁不住都笑了起来。
  钟小艳表面上装着无所谓,随意聊天,心里面却是惊天骇浪。
  东海市有几家是世家,但是姓刘的只有一个,一直低调示人,跟小一辈的人从来不来往,在政界也不显山露水,大家只知道,现在他家里面是刘老的儿子在外面主事,而且已经是令人仰望的存在。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钟小艳还是希望老王认识的那位老人是一个普通的刘姓长者,那还说的过去,不可能连钟小艳都无法见到的人老王就能随意上门拜访,听口气还很是亲切。
  按说起来,那个刘姓老人跟钟小艳也有过一面之缘,两个人当时就住在同一个病房里,但是当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寻常。假如真的要是那位老人,身边不可能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
  算了,还是回家问问爸爸吧,钟小艳暗暗回想当时刘老的相貌,算了顾及爸爸也不知道,还得问爷爷,钟小艳想。
  “对了,夏弟,你觉得王兆东这个人怎么样?”钟小艳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看着钟小艳认真的样子,老王笑了。
  “姐,你要是问他能不能当合作伙伴,我的建议是要小心。你要是问他能不能做另一半,我的建议是有多远就离他多远。”老王笑着说。
  “瞎想什么啊你?”钟小艳拿叉子敲了下盘子,有些脸红。顿了一下,说道:“我也觉得他哪里有点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现在想来有些事情还真有点问题。”
  “你不会是嫉妒人家长得比你帅吧?”钟小艳难得开玩笑。
  “这都不用嫉妒,他比我帅我承认,那又如何,老弟我又不是靠脸吃饭的,我靠的是这个。”老王塞了一嘴东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得瑟。”钟小艳白了一眼。
  钟小艳没感觉到,不知不觉中,她和老王的关系又亲近了一些,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开始姐弟相称了。
  钟小艳的两个保镖也是意外,钟小艳几乎从来没有过跟一个年轻男子这么愉快地吃过饭,当然,除了她弟弟。
  至于大师兄,才不管这些,他的前面摆满了好吃的,招牌菜点了好几个,正在大吃海吃,也不知道他那瘦弱的身板哪里来这么大的饭量,邻桌的两个美女一边看一边笑。
  正在老王和钟小艳聊得开心时,被后传来一道声音:“小艳姐,这么巧?”
  嗯?这声音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老王禁不住回头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