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六十章 又是这张脸

第六十章 又是这张脸


  老王扭头一看,这张脸好像有点熟悉,哦,对了,这不是前几天聚餐的时候遇到的那位帅哥么,好像是想追徐少卿的那个。
  真的是冤家路窄啊,吃个饭就能遇到他,吃个饭就能遇到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吃货呢,哪都有。
  “罗阳?”钟小艳淡淡一笑,挥了挥手。
  “小艳姐你什么时候来的东海,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做东?”罗阳看笑着说。突然低头一看,看到了嘴角有一丝笑意的老王,眉头皱了一下。
  “是你?”罗阳问了一句,又好像自言自语,什么也没问。
  “怎么?你们认识?”钟小艳惊讶地说,却没有留意到罗阳的一丝反感。
  “恩,是我,你是?”老王奇怪地问了这么一句。
  “哦,原来你们不认识啊?”钟小艳笑了笑说:“那我来介绍一下吧,这位是王仲夏,是我投资的一家公司的总经理;这位是罗阳,他爸爸和我爸爸曾经是战友。”
  钟小艳没有具体介绍罗阳,也没有把老王介绍的那么清楚,只是随口一介绍,还用不着把双方的底细全部抖搂出去。
  罗阳没有搭理老王,反而笑着对钟小艳说:“小艳姐还是那么能干,又扶持了不少新人,只是在投资的时候要多注意考察,以防上当受骗。”
  “这倒是,投资本身就有风险,我心里有数。”钟小艳好像明白了什么,淡淡地笑着说。
  这时候一个露着蛮腰,婀娜多姿的的妩媚女人摇曳地走了过来,把手搭在了罗阳的肩膀上,看了一眼钟小艳和老王:“罗阳,你的朋友?”
  “一个是我爸爸战友的女儿,一个不熟。”罗阳笑了笑:“小艳姐,我先过去了,回头替我向伯伯问好。”
  “好的,也替我向叔叔问好。”钟小艳淡淡一笑。
  妩媚女人看了一眼钟小艳,钟小艳脸上略微有点不耐烦,这是被无理打扰之后的表情,妩媚女人心里略微有一些不安,赶紧收回了目光,跟着罗阳离开了。
  这次罗阳没有搂她的小蛮腰,让她略微有点失望。
  “看来你得罪的人不少啊?”钟小艳喝了一口橙汁,笑着说。
  “唉,这位也是真的奇怪,我之前真没有得罪过,有一次我们公司聚餐,来了两个朋友,可能有一个朋友是这位公子的心上人,这位公子估计是追求不得,就把火撒到了我身上,让我离那位朋友远一点。我招谁惹谁了我?”老王苦笑着。
  “哦,还有罗阳追求不得的女人?这位可是情场老手,公认的花花公子。”钟小艳笑着说,难得的八卦了一次。
  “恩,是一个女警官,我们一起救过刘大爷,就是和你住一间病房的刘大爷,后来我开蜘蛛派对的时候她又凑巧在现场帮忙,我这不感谢人家么,就请她还有她的一个闺蜜吃了个饭,没想到就被这位公子给记恨上了。”老王一边切牛肉,一边说。
  “你的那位警官朋友叫什么名字?或许我还认识呢。”徐少卿不知道为什么,忍不住问了一句,可能是想知道一些八卦吧,这是好久没有过的事情了。反正这位老弟的事情都很有意思,多问一些也好玩。
  “叫徐少卿,姐你认识么?”老王把一块牛排放进嘴里,期待地问。
  “这个还真不认识。”钟小艳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
  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但是应该不是老圈子里的,可能是新圈子里的,钟小艳心里想。
  “你在东海做生意,怎么连他也得罪了?你知道他是谁么?”钟小艳切了一块鹅肝,笑着问。
  “不知道,也不关心,我一看见他就心里有一丝反感,要是给我选的话,我不想认识他,也不想跟他有什么纠葛。他是谁?难道是东海市市高官的儿子?”老王满不在乎地问。
  “不是。”钟小艳调皮地一笑。
  “那就得了,我管他干嘛,就算是市高官的儿子,我正常做生意,照章纳税,他又能耐我何?”老王光棍地说。
  “嘿嘿,我有时候真不知道你那光棍的心态是怎么来的?王兆东也就算了,一个生意人,但是有些人的能量特别大,超乎你的想象,你不可掉以轻心啊。”钟小艳有点恨铁不成钢地说。
  “没事,我这人吃软不吃硬,别人对我好,我对别人更好,别人要是对我坏,我也不是吃素的。”老王笑着举起叉子上的牛排:“我还吃肉,三分熟的肉。”
  “你就贫吧你。”钟小艳也无奈了,莫非这小子还真的有所依仗?
  老王现在早就看开了,在五年之内,要么他实现和卢卡斯的计划,富甲天下,要么就是一个死,他知道和某些人的矛盾迟早是要面对的。罗阳这些人和老王真正的潜在对手比起来,那就是个小雏鸡。
  看到老王云淡风轻的样子,钟小艳顿时有一丝欣赏,不管是初出茅庐不怕虎也好,是狐假虎威也好,就眼前这份气度,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对了,那个叫徐少卿的女孩是谁?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钟小艳突然想起来。哎呀,管那女孩干什么?又不管自己的事情。
  钟小艳突然有点心跳加快,有点脸红,但是钟小艳毕竟是传说中的投资女神,场面见的多了,很快平复下来,继续和老王聊天。
  晚餐还是比较愉悦的,老王现在是气吞万里如虎,做事但凭本心。钟小艳则是很久没有遇到能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平等吃晚餐的人。不管是不知道钟小艳的背景也好,是假装镇定也好,老王就是这么镇静,这也让钟小艳很是欣慰。
  终于有一个能好好吃饭聊天的朋友,这个要求不高,但是对于钟小艳来说,这个太难了。
  过了好一会,两个人吃完了,钟小艳是两个月以来吃的最多的一次,上次吃这么多是在家里,吃奶奶做的饭。
  在老王的要求下,这顿饭由老王来结账,包括钟小艳的两个保镖还大师兄。
  当老王指着大师兄的桌子说要一起结账的时候,钟小艳都楞了,这一桌子的菜都是他一个人吃的?
  看到钟小艳吃惊的表情,老王也笑了:“哈哈,公司里的同事,就是能吃了点,让姐姐看笑话了。”
  “这可不是笑话,这是本事。”钟小艳笑着说。
  钟小艳的两个保镖看了看大师兄,眼神里略微流露出一丝忌惮。这种忌惮,只有在有的人眼里有。
  “小艳姐?需要我送你们么?我开商务车过来的。”老王问。
  “不用,我们自己也开车过来的。”钟小艳笑着说:“你们路上小心。”
  两个人挥手告别,老王把钟小艳送上车,目送着她们离开。
  “你们见过他那么奇怪的同事么?”钟小艳笑着问车上的两个人。
  大师兄怪异的头发,惊人的饭量和桀骜不羁的态度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线。
  “我看他们不像是同事,倒像是兄弟或者朋友。”女保镖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小姐,他那个保镖不简单,是个高手。”男保镖在开车,冒着这么一句。
  “我也觉得是。”女保镖有些忌惮地说。
  “强子,跟你比如何呢?”钟小艳听到两个人的话有些意外,问了这么一句。
  “小姐,我没有胜算。”强子想了一会,冒了这么一句。
  “我这个弟弟,到底还有多少秘密?”钟小艳笑着嘟哝了一句。
  强子是什么水平,钟小艳心里有数。钟小艳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除了爷爷身边的那两个人,强子就是家里的第一高手了,强子都没有胜算,那黄毛小伙子就不简单了,同样,王老弟也更不简单了。
  要是这么看来,这弟弟说不定还是有和罗阳斗一斗的底气,钟小艳玩味地一笑。
  老王跟大师兄送别了两人,就来到后院,准备开车离开。
  “两位,不好意思,有人发话了,要给你们一点教训。”老王正准备开车门,身后出现一个冷冷地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