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山 > 世界首富的万亿遗产 > 第六十三章 教育行业要变天了

第六十三章 教育行业要变天了


  自从大佬们走之后,连续一个星期,老王都没有闲着,东海市外国语学院的刘小兰老师非常配合,八名助理已经到位,老王看了一下,素质非常高,刘小兰为了沟通协调方便,直接在顾问会小院里弄了一个办公位,杨小慧也是公司和顾问会小院两头跑,忙的不亦乐乎。
  顾问团成员内,林老每周没有大事的话会来一天的时间,剩余的老教师们每天来半天,这已经是在考虑他们身体情况下最大的工作强度了。
  老王可不敢把老人们给累坏了,都是像祖宗一样供着。
  就在上周的最后一天,周日的时候,低调公司、新东亚集团、远方集团联合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这次协议暂时对外保密,为了掩人耳目,协议的签署地不是在通海大厦的低调公司,而是在顾问会大院。
  新东亚集团的总裁于敏红、远方集团的总裁杨立白、低调公司的王仲夏在几位顾问会委员及投资人钟小艳的见证之下,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新东亚集团出资100亿,占有低调公司15%的股份,远方公司出资50亿,占低调公司7.5%的股份。
  这是一家低调的有限科技公司在产品没有上市的情况下,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完成初始融资2000万再到战略融资150亿的壮举,打破了H国有史以来的多项记录。
  这是一家低调的有限公司现在估值约670人民币。
  投资女神钟小艳,天使投资1000万人民币,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这笔投资变成67个亿,打破了H国的历史记录。
  当然,有一位神秘的投资人,在低调公司成立的初期,天使投资1000万人民币,如今也收获颇丰。这位老人如此神秘,在投资圈子里竟找不到任何消息。
  当然,还有一个情况,这个消息没人敢传出来或者没人想传出来。
  新东亚集团将派出100个人的专家,协助低调公司做最后的内容测试。
  远方集团远在汉江的生产基地已经做好准备,一声令下,所有的组装就要开始。
  不出意外,半个月之后,量产开始。
  战略融资的信息保密是多方衡量的结果,这个消息压制一段时间是为了接下来的产品上市的需要,产品上市计划已经制定好了。
  接下来的产品销售只在网上销售,线下不设实体店,最大程度上节约了时间,但是为了消费者的利益,还是按照老王的要求,设置了庞大的售后服务小组,小组组长由杨圆负责。
  李建军的市场团队已经到位,是只有10个人的精干军团,这是老王直接从母校用了三天时间选拔过来的。
  远方集团已经派出了市场支援组对低调公司进行对口支援,下周就会到位。
  和国内三大运营平台的前期谈判已经开始,由杨春白雪负责。
  战略融资从来不是简单的多了点钱,而是资源的互补和整合。新东亚集团和远方集团为了这次的战略合作,付出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多的精力。
  老王不知道,在很多看不见的地方,钟小艳在利用自己的人脉,打了很多招呼。
  也就是说,在上周一周的时间之内,低调公司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这种变化还是在大洋底下,但是还有一些人感觉到了一丝蛛丝马迹。
  在互联网时代下,很多信息是守不住的,当然,这也是推广计划的一部分。
  新东亚集团战略入股低调公司,具体资金不详。
  巨头远方公司疑似最近有大动作。
  某芯片公司疑似接到大额订单,两个月之内的生产已经排满。
  低调公司最近大批量招人,低调语言学习机疑似即将上市。
  孟来已经疯了,他从以前的团队中挖了两个人过来,老王又从母校紧急借调了三名研究生才勉强够用。人事这块老王没有办法,只能从母校借调了两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统一交给老孟调配。
  从来没有一个几百亿体量的公司老总向老王一样,别人都在为新产品上市忙的要死要活的,老王此时正在自己的隔音屋子内和卢卡斯聊天。
  现在老王深刻感受到当时做这么一间隔音屋子是一件英明的决定。
  关上门,后面的热闹就和自己没有关系,老王靠在沙发上望着楼下的广场,难得的惬意。
  通海大厦前面的广场已经是东海市名副其实的打卡圣地,做蜘蛛派对时候的大蜘蛛都还在,很多年轻男女已经开始在这里游玩。
  天气逐渐变暖,看到穿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们在公园的各个角落拍照,各自洋溢着青春的微笑,老王也跟着开心。
  “老卢,以前答应你的时候纯粹是头脑一热,直到现在,才觉得有那么一丝可能性。”老王笑着说。
  “说实话,我也是把你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只是你后来一直给我惊喜。没想到你能在这么快的时间里面有这样的基础。”老卢也是欣慰地说。
  “现在看来,你要做点大事,有那么点条件了。”老卢笑着说。
  “五年,3000个亿,还是有难度啊,即便是到时候可以融资解决一部分,但是毕竟自己的腰包要鼓,这还只是钱上的事情,更难的是钱之外的事情。”老王笑着说。
  “是啊,是挺难的。”卢卡斯感叹。
  “难也得干啊,别人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是非生即死。”老王苦笑着说。
  “你这么一弄,教育行业是要变天了。”卢卡斯笑着说。
  “是要变了,就算是我给H国的教育事业做点贡献吧。老卢,你是知道的,我是不打算在教育上赚多少钱的,这个项目就是我进入商界的敲门砖,是交朋友用的。”老王苦笑着说。
  “看着声势这么大,但是我要是靠这个挣了大笔的钱,我没有办法面对林老和其他顾问团的老师们。”
  老王庆幸,他在最后的关头醒悟了一些,不然的话,以后睡觉不太安稳。
  算了,不想这个了,这一关过去之后该想下一关了,现在自己多少有了点底牌,可以打一打了。
  “老卢,你猜我现在最关心的是什么?”老王笑着问。
  “是不是关于小松的?”老卢笑着问。
  “是的。”老王惊讶地回答:“老卢,我现在发现你越来越了解我了。”
  “哈哈,那是自然。”老卢得意地笑着:“我发现你这个人很感性,老师把感情放在第一位,不像是个企业家,但是你的感情的投入往往是几何倍地给你带来利益,这是我难以想象的,也是我们的经济学所不能理解的。”
  “以后你还是仔细了解一下华夏文明学吧。”老王得意的笑了笑。